第6章 仙府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3190字
  • 2022-05-12 17:15:51

“老头,出来吧!我知道你还在!”

眼中一道青影闪过,古魔擎天适时而出。

“小子,果然还是瞒不过你!说吧叫为师出来何事?”

齐天呵呵一笑,大刺刺道。

“那是,你藏的这么明显,我要是还看不出来,那还值得你几次三番的救我。”

“嗯,”

古魔擎天似乎很满意他的回答,此刻他不无惆怅的言道

“唉!非是为师想瞒你,只不过我还有一番心愿为了,若此时归去,多少会有些不甘,恨之恨我魔体湮灭,如今不过是依着一丝残念为生。”

“唉,旧事不提也罢,说吧,你叫为师出来可是遇到什么危险?”

“呵!危险,”

如果非要这么说的话,刚刚我确实很危险,不过现在该说危险的应该是她了吧,说着他颇似玩味的呶了呶嘴,不无幸灾乐祸地指了指地上的司宇殇雪。

“魔族,没想到在此地竟也能遇到与我相类之人,小子,这女子是你的仇家?”

齐天摇头,脸上五味杂陈,一脸的懵逼之色。

“那是你的朋友?”

齐天又摇头。

“嗯,竟然还是难得星魔之体,即不是朋友,也并非仇家,倒不如交给为师好了,待我将她魔体转化为魔种,说不得有朝一日,我便可以堕体重生呢!”

“不行,不行,”

齐天可是被他这一句话给呛到,没想到一个魔界至尊居然会惦记上别人的身体,居然还是个女的,还生得这么如花似玉的,唉!你瞅瞅,师父唉,你怎么duol,uo到这个地步了。

“那个师父,都是一个魔界里出来的不是,男魔何苦要为难女魔,你看这样行不行,这魔体的事以后我再帮您老人家找好不好,这女魔头,您就交给我好了,而且有个事情,你可能还不清楚,这女魔很有可能是为了我才会到此的,唉人长的太好看了点,也不见是啥好事啊!”

“嗯,咳!徒儿你不觉得你无耻的样子,让为师很是尴尬吗?”

齐天想了想,好整以暇地说道“师父,既然这魔女杀不得,依着徒儿的意思,那不如就救下她好了,正所谓救魔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种感天动地的好事,怕是只有师尊您这样的上古大德,才能办吧。”

“好了,你无非就是想为师救她罢了,何必说这些虚造之言,为师有一点不是很清楚,她即要杀你,你又为什么要救她?”

“唉!徒儿只能说感觉这种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师父您老人家肯定是懂我的对不对?”

“为师的是真的不懂,别说我活了上万年,万物万法皆是所源其详,唯独情字却从来都未能触及过。”

“不是吧,师父你老人家活了万年,不会还是个处男吧,您的这份定力果然不是我等无知小辈可以匹及的!”

“奥,原来是魔气耗尽导致魔体枯竭,刚才又被你的护体玄罡镇碎了七经所源,若长时间不加以修复,只怕她活不过两个时辰。”

“那就有劳师父您快快救她啊,再不救只怕是回天乏术了!”

“无仿,别人我不敢说,我古魔擎天要救一个人,即便她死了百年,尸骨无存,单凭一缕魂念我都能让她起死回生,”

“要救她倒也不难,只要找个魔气充沛的魔人,在十二个时辰内不间断的给她输入魔气,我在帮她易经伐髓,日后她就不会只是吸收魔气才能存活。”

“那师父您老人家快点传魔气救她吧,我们也好早早地去寻你那魔体肉身!”

“你又说胡话,为师现在不过只是一缕魔念,肉身早已不复存在,又哪里来魔气供给!”

“那您还说的这么牛气冲天,这荒山野岭的让我去哪里给她找个魔人灌溉她!”

“唉,无需多虑,其他人我不说,纵观整个魔界之中,任谁有你的魔气逆天,不要忘了,你可是吸收过“沧海遗珠”万年的深海戾气,魔气更是深入海腹,于别人而言,你便是魔气的源头,那里来的担心可言!”

呀,清啸声激荡而起,几时,齐天已是大汉淋漓。

“快停手,再渡下去,只怕她会爆体而亡。”

再看司宇殇雪,裳衣被魔气激荡碎裂不堪,口中一甜,一口茹雪脱口而出,如今看来像是已无大碍了!

艰难地站了起来,不为别的,单单是这十几个时辰的不动如山,已经是让他腿脚麻木不说,魔气大量的流逝更是让他越发困顿!

“好晕啊!师父现在她应该是没什么大事了吧?”

“嗯,你休息会儿,待为师为她易经移脉之后,这女娃身上的毛病便可游刃而解,修魔也罢,修仙亦不是难事,双脉循环自由转换不说,单单这十几个时辰的魔气贯体就够她在人间界待上个十几年的了。”

“徒儿,你如此为她,莫非你是喜欢她不成,若是她知道,不知道会如何感动涕零啊!”

“唉!她感动不感动的我不知道,我和她之间也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又哪里谈得上为她赴汤蹈火,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既然她没有大碍,那我也可以放心的去了。”

“等等,即然师尊你也说我为她做了这么多,不收取点回报,似乎也太便宜了她,嗨嗨,亲一下总不为过吧!我可是不是那种怜香惜玉的人呢!”

齐天自打离开那处山洞,便独自一人游荡于赵越两国之间,期间更是多次被人当作乞丐鄙视了几次,没办法,此刻他身上是要钱没钱,要气质没气质,唯一能待的地方恐怕也只有深山老林了!

就说这一日,他走的实在是累了,虽说有“沧海独步”这种神奇的功法,却也经不起他常时间的消耗不是,凑巧的是眼前不知道啥时候走过一群过路人来,耳语间总能听见几个词汇,“古府”,“遗宝”,“十大仙门”,这些事现下都不是他该管的,眼下还是先想法填饱自己的五脏六腑再说!

就是齐天这么漫无目的寻找着。

唧唧…

几声鸟鸣响过耳际,像是被巨物所摄,呼叫不止的样子。

寻着声音而去,此刻的他正身处于越国晓望峰顶,脚下除了无止的千倾古木,便是无比深邃的未名深渊。

踏着脚底尚且吱呀做响的枯枝烂叶,约是走了几丈方圆,眼前便是一处巨树参天可供百人环抱的大树,此刻在那数百米高的枝桠上,正有两只灵畜,正一高一低的相互对斥着。

但见那飞在半空,火红羽翼扑棱着,作盘旋状,时而俯冲而下,时而又左右挪移,将身下那参天巨物凌虐于股掌之间。

再看它身下那物,似蛇非蛇,似蟒非蟒,说它灵长吧,却又大的出奇,足足有那吗百丈长短,此刻的它正环木而上,巨口大开做吞噬状,单单是一条炘子就让人止不住的寒颤。

齐天现在关心的并不是这个,眼下他不无失望道。

“妈的,就一只鸟儿,还没巴掌大,吃个鸡毛啊!那条蛇吗,还是算了,自问我没那么大的胃口。”

这里说着,那条蛇已是被那火红鸟气的几近崩溃,就见它巨尾篷然撑起,罡风乍起尤似龙卷风潮翻涌袭来。

一时间场中树木皆被摧折而断,飞沙走石掺杂着落叶惊怒而下。

再看那火红鸟儿却是依旧唧唧叫着,颇似悠闲惬意!

轰,大地随之镇颤,洪水猛兽一般倾巢而过。

回身再看,那里还有火红鸟的踪迹,像是被淹没,于它而言似乎也起不了多大的波澜!

唧唧…想是嘲弄,此刻本该归于平静之时,却冒昧的又波澜又起!

嗤!轰鸣一般的抽舌声响起。

巨蛇复又暴起而来巨口开合间,股股青烟冒起,好似浓雾一般弥漫开来,片刻功夫便是笼罩了方圆百里之地。

“血雾封天”,小子快快去救那火红鸟儿,说不得一场大机缘在等着你!”

这冷不丁的一句提醒,倒是把齐天吓了一跳,差点忘了自己意识之中还存着这忙一位祖宗。

“得,即然师尊您让救,我救救又何妨呢,只不过这毒雾参天的,徒儿我是该从那里着手救它呢?”

“我传你“玄甲金身咒”,待会你进去自然有玄衣护体,可保你百毒不倾,百邪难进。”

“不早说。”

听他这么一说,齐天倒是放下心来,既然有这好事,我又岂能暴谴天物呢,也罢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

说着他便大步而入,瞬息没入青流之??。

四下是扑面而来的腐蚀之气,周身亦是被浓雾隔绝出一道可容一人伸缩的壁垒。

“看来师父果然没骗我,这咒法果然是玄妙的紧,四下转了转,恰巧的是那火红鸟儿就在离此不远的一处浓雾里,火红羽翼铺展着,四下翻飞,不时的喷吐出几道光焰抵挡着那几近栖身的毒雾。”

打定主意,齐天便跨步于前,单手抓起那鸟儿猛的向着高处一扔,看似简单粗暴,却是将七成魔气都集于手掌之中,这一甩之力只怕是能将他摔出天际。

那巨蛇尚且不足反应,适才那到口的食物,却是被他人捷足先登,由不得它不动气,只听一声巨吼,山崩地裂,心肺皆寒不说,此时再想动,却是那里还逃得了。

那巨蟒蛇尾如光速般袭来,眨眼间周身便是已被它捆束住,随着它蛇尾不断的收紧,感觉天旋地转不说,周身更是如血涌枯泉一般,迅速地涌入四肢百骸,片刻便是如冲水的皮球一般,鼓胀而起,说不得少时,他便会爆体而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