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落日祭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2852字
  • 2022-05-15 21:01:24

这里便是所谓的落日祭,晚阳祭台,传说中到了晚上便越发利害恐怖的杀生祭台,没人知道它的历史,太过久远了。

齐天他们此刻身处其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便越发能感觉出四下那丝丝恐怖的气氛在空气中弥漫,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这祭台本身的问题,总之就是透着一股的不寻常。

落日余晖洒落,天空覆着一袭血色,许久原本还是寂静无声的祭台中心,突然间杀声四起,竟是队伍中人,不知道为何突然间就发起狂来,对着身边的众人便举剑相向,似乎是连锁反应一般,接二连三的开始有人厮杀起来,像是被迷了心智一般,一时间乱做一团。

“师尊,这是怎么了,为何他们会突然暴起,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开始杀人?”

“哼!好个杀生祭台,落日祭起,若不闻杀戮何以敬苍天!”

他这话才一说完,突兀的不知道又从哪里拥出一群人来,但见他们周身染血,衣衫破败腐朽,此刻正追着那原本留守在后方的各派长老弟子,开始一个个如收割一般一步杀一人,看着他们狼狈的样子,想来这一路也是遇到了不少的麻烦。

“玄离老弟,快来帮帮我们这些个东西,不知道是人,还是鬼,一个个竟如此的悍不畏死,竟然连飞剑法宝也不能动其分毫,适才一路我等可是被他们杀了不少的门人啊!”

“这是丧魂尸,浑身上下以铁汁浇灌,整个身体坚硬如精铁,任你所有飞剑利器也绝迹伤他们分毫,他们只不过是一个个没有感情的行尸罢了!”

“即是知道此物的由来,想来你定是有降伏他们的办法了,还不速速讲来,眼下才不过几日,已是折损了大半弟子,若是再消耗下去,只怕到不了血幡老祖的巢穴,我等几个便全都死在这里了!”

“要制服他们却也不难,此物虽无六识根本,却是嗅觉灵敏,是以他们都是闻着你们身上流露出来的精气而行动的,只需让他们闻了不到你们身上的精气,他们也就无从下手了。”

“如此那就最好了,玄离老弟,可否先替我们周全一二,待我祭起法宝,通天隐,此宝物能在短时间内隐匿起任何你想要隐藏的人和物,只需躲过此劫,我等再作筹谋才是。”

“空桑师兄说的是啊!”

“嗯!少阳,你带鸣霄宗上下去牵制住他们,我且在这里给你们护法。

“是师尊!”

通天隐却是一道上古遗留下来的隐匿符纂,世间也不过数十张罢了,其上御笔亲批着八个大字,“雾隐朝皇玄通懿旨”眼下有它却也是再合适不过了。

黄纸符录被他夹在两指中间,捏了个诀意,便瞬间有了灵气一般,飞入虚空,随风而涨变得大如匹练惊鸿一般,云翳之光洒落,将众人一一囊括在内,竟是真的再透不出一丝一毫的精气来。

“好!好宝贝,这通天隐果然是诛邪退避啊!只能等他们退去,我等才好再作打算啊!”

“是啊!多亏了空桑师兄啊!若没有此宝的帮助,只怕你我纵能全身而退,也要交待在这不少的弟子啊!”

“诸位客气了!速速休整才是。”

“是啊!几位老兄,以为待在这通天隐中便是安全了吗?适才空桑师兄也说了,这通天隐只能维持两个时辰,若是没有外力扶持,只怕两个时辰尚且不足,眼下段不是你我沾沾自喜之时,依我看我们几个一会儿轮流施法,向着这通天隐灌注修为,以期它能维持的久一点。”

“是啊!玄离老弟说的不错,诸位万不可掉以轻心啊!一旦这通天隐失去作用,你我依旧还是要面对这些个不死不灭的怪物们,大家且都静下心来,尽快的恢复实力才最要紧。

生与死之间又有几分把握可言,现在的荡魔队伍,却哪里还有初来时的意气风发,不过是在苦苦强撑罢了,眼下各派都已是在偷偷向着门派里求援了,此番若是还要祛除血幡老祖的余孽,没有强援的话,怕是难上加难。

“各位如今我们虽避过了这连日来的种种危机四伏,却始终还是要面对这里面诸多的困境,眼下我也知道,诸位似乎都已经在向门内求援了,也是照现在的情况看来,单靠我们这些人,去对付血幡老祖的余部,确实是有些勉强,也怪我们都太过轻敌,现下也唯有走一步算一步了,适才我也统计了下,各派的伤亡情况,除了鸣霄宗以外,玄天教死伤三十人,少阳宗死伤五十人,东疆十九人,琼霄上明宫二十六人,玄音门十七人,墨蕭山四十人,鬼风洞六十人,首商派三十三人。”

“鸣霄宗两人。”

“所以现在我们所能做的便是减少伤亡,以期能等到门内援军的到来!”

“生死影中照乾坤,

阴阳之间留几分,

血海深仇未偿报,

遗恨归来复此身。”

“谁?藏头露尾的算什么东西!”

“哈哈……此去断界天,天高路远,若是没有些许人来助兴,岂不孤单,好说血幡老祖座下,血幡护法,血隐是也。”

“血隐,血幡老祖最看重的弟子之一,尽得其血幡经的真传,手中一串摄魂铃被他摇曳于手心,一袭黑衣,发丝轻扬,眉目间勾勒几许,想来他定是偏爱如此,举止投足间亦是极尽妖娆之怪像。

“血隐,既然你在这里那血浪也应该是来了,即是都来了,又何必躲着不现身哪?”

“哈哈……不亏是名门正派,我还以为这许久光阴,早已不会再有人记得我俩这所谓的左右护法了,今日看来也该是我血幡一脉崛起之日了!

一袭白衣翩然而醉,手中一壶酒,白面文雅,一派儒雅的书生打扮。

“好!好得紧,血幡余孽还有谁都给我出来吧,今日便要将你们一个个诛杀在此,省得让你们再为祸人间。”

“呵呵,说的轻巧,怕是你们没这个本事!血幡门人听着,今日这些个名门正派既然送上门来供我们血食,那我们便却之不恭了!”

血衣招摇而动,竟有上百人之多,一个个皆是以鬼面狰狞而立,手中隐狼刀在握,一副弑杀成性的样子。

“诸位今日我等便与这血幡余孽一绝生死,若不能将他们一一斩尽,即便我等都牺牲在这里又有何妨!”

“好!好一个慷慨激昂,真是好生的让我感动啊!空桑真人是吧,血幡老祖座下秋应风求教了!”

血影参天,四下血腥之气弥漫,只看见场中无数血手张牙舞爪地向着空桑真人袭来,空桑真人乃是天域第一大派玄天教六大长老之一,修为更是早已入化境,真仙境中期的实力又岂是泛泛,只见他手中一把潮红儒剑在手,眼见这番来势,手中剑意突生,就势一挥,将那杀来的血手劈落,一连九剑,招招破敌。

“好好,血狼何在给我杀!

嗷!声声狼吟惊盖四方,一个个通体染着血色足有半人高的血狼,此刻血口微微咧起,血舌狂卷着,乌压压的一大片。

嗷!又是一声狼吟像是下达命令一般,迅速集结的狼群开始了大举的进攻,一时间场中激战声弥漫四野,血狼兵亦是当年血幡老祖的杀人利器,狼群过处,百里内枯骨流落,残肢断絮无数,可谓是尸横遍野啊!

众人与这血狼战在了一起,一个个皆是御起飞剑飞入半空,手中剑诀起势不减,连番杀招尽出,不多时那血狼群中便是倒下了不少的尸体,血狼却也也是不甘示弱,几只与其他狼群不同的血狼便在此时突然间涨大,背部更是滋生出两支血色羽翼来,亦是飞上了半空,血口开合间,将空中那人撕咬殆尽。

九大门派此番来的几位长老,包括玄离真人在内皆是真仙境中期的修为,此刻少阳宗的莫渊长老手中一把折扇四下飞舞,此扇经由玄铁锻造,内里更是被镶嵌了无数机关秘符,隐约间风雷涌动,飞沙走石,将那些个血狼兵杀的四下横飞。

东疆来的是位身体稍胖的长老,自号千玄居士,柏一鸣,他手中使的是一方方天画戟,戟长八尺,堪与一人平齐。

琼霄上明宫来了两位女长老,扶摇,夕瑶,双生之像,玄衣娜体,一位使的是鞭子,一位用的是锦绫。

玄音门,墨蕭山,鬼风洞,首商派,共来了四位长老,萧莫遂,李慕阳,鬼羽,王遗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