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天域界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2369字
  • 2022-05-15 20:53:10

天际一抹鱼肚白露了出来,此刻秘境之中的齐天亦是从修炼中醒了过来,此番经历虽说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帮助,却是让他收获了不少的体悟,灵魂识海一下子扩充了几倍不止,那棵原本早已枯败的虚空古木,一下子又迸发出新生,虽然只是小小的一棵绿芽,好在它还是鲜活起来,只要有足够的养料,相信它还会一天天长大的。

这秘境被渊冥前辈,炼制的着实是适宜,不仅有日月更替,山川河流,四时更替,可谓是一处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看看自己的修为,此刻随着他灵魂识海的扩充,修为亦是也增进了不少,小乘境大圆满,竟是直接迈过巅峰,只差那么一点就可以化为神无境。

“齐天,你带我出去好不好,我想看看爹爹是不是真的不在了。”

“嗯!雪儿,你放心,我们这就出去,想来魔皇陛下吉人自有天相,定然是还活着的!”

齐天几人出了秘境,在这北域持续搜寻了几天,却只是遍地的魔体残骸,破败如炼域一般的景象,呆立在一处断剑旁的司宇殇雪,此刻早已是肝肠寸断。

“不爹爹,你不会死,不会死的!不……这不是你的“魔临”。”

“雪儿!你冷静一下,人死不能复生,日后我会替魔皇陛下照顾你的,想来他也不想看着你这么难过的!”

“不,这不是真的。”

“姐……姐姐!”

“是玄殇,他还活着。”

不远处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此刻爬在地上,脸上缀着一抹痛苦之色,一只手用力的想要撑起身子,却是怎么也办不到。

“玄殇,爹爹呢?”

慌忙地跑来,将他扶起依在身前。

“姐姐,都死了,爹爹和诸位哥哥都死了,是大魔,他一口气吞下去数千人,一只手便捏碎了几个哥哥,爹爹也是被他吃进肚子里了!都死了,若不是几个哥哥拼死护我,我也见不到你了。

“爹爹……爹……”

伤痛难忍,竟是昏了过去!

“雪儿!唉!也罢齐原快来帮我把他带回秘境中再说。”

哎!

此一役魔族元气大伤不说,现下更是群龙无首,一时间分裂为几股势利,几大势利间相互赫战不止。

“师尊这大魔又是谁!那北域之魔莫非不止魇魔一个吗?”

“想必是吧,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所谓的大魔便是祖魔崇枭,一个活在魔界神话中的远古大魔,其人嗜血好杀,所过之处浮尸万里,想不到他居然也出世了,莫非天地间又要经历一场什么浩劫不成。”

若真是这样,徒儿!魔域我看是也不能再待下去了,这崇枭弑杀成性,迟了只怕你我都要葬身在魔域了。”

“嗯!我这就召唤玄冥子龟,与我们一同离开,只是这魔域一走,势必再难回来,况且那玄域界又不容于我们,只是这往后的日子去哪里好哪?”

“哈哈……大丈夫志在四方,依我看不若我们去天域界,那里是上流仙道界的顶峰,其中更是有着许多天材地宝,以及更多的机遇”

“嗯!好就去天域界好了!”

荒古六界,天,地,玄,黄,魔,妖,冥,六界之上又有仙,神,两界处在无尽虚天之上,六界之中若能修得大神通着,只要度过九重天劫,便可直接飞升仙界。

天域界,冥虚山结界处,此刻正有八名弟子守护,他们皆是天域界鸣霄宗的弟子,此刻几人打坐在关门之前。

突的,一道颇为猛烈的飓风尤自结界处传来,飓风猛烈如龙卷,一时间飞沙走石,激扬而起。

“不好,师兄,快去禀告掌门和几位首座,想来这结界处定是有人偷袭而来,定然是要强行闯关了,此刻单凭我们几个断然不会是他的对手。”

那弟子领了命,急忙地御起剑诀,飞快地冲向高天,直奔鸣霄宗主峰而去,

于此同时,飓风中一粒微尘却是早已越过结界,向着结界外飞去。

山阳镇位处鸣霄宗下百里处的,一座颇为繁华的小镇上,这里商贾云集,人流密集,又地处天域第一大国**境内,算得上是一处颇为的富硕地界。

齐天便身处此地,此刻他行走在这人流涌动的大街上,四下观望着什么,这里倒是颇为的繁华,与玄域界中那些小国相比较,实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正走着,眼前却是被人拦住了去路。

看他一身道貌岸然的打扮,一脸高深莫测地笑道。

“施主,凭道有一语相赠,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你是那里来的道士,我不信天命,只听由本心,无须你多言其他!”

说着便是要走。

“且慢!老道姓李,小字瑞廷,乃是太上真君座下第八十九代玄长孙。”

“什么太上真君,我看你像个神棍!”

“唉!施主你的身士由来,老道我比谁都清楚明白,此番你能侥幸通过结界,怕是也不简单吧?”

“你!道长高见啊!不知道道长要跟我说些什么?”

齐天被他点破,不由得仔细打量起这人,但见他玄衣素曲,身宽体胖,与其说他是个道家长青,倒是像个发福的员外。

“无他,老道昨日夜观天象,发现……”

“能不能,说重点!”

“好吧!发现紫薇玄星位移,便知今日你我定有一面之缘,故而我流连此地,便是要指点你一二。”

“请说!”

“这个吗,此番泄露天机,日后必定会招来苦果,你我即是有缘,本不该要你回报,看你的样子,也不是个不知恩果的人,这样吧,老道不要九千九,只要九九八,你且给我九九八十一两银子便是了!”

“我靠!果然还是坑人的神棍!告辞!”

齐天说着就是要走,却哪里走得了,被他拽着不放也就罢了,一会他要是突然倒地不起,自己还得献身说法,当一会肇事逃逸的!

“这个别急吗,万事都可以商量吗,这样吧为了表示诚意,我可以给你指一条去路!”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张类似告示的纸递了过来。

“纳新会,我鸣霄宗创立百年,门下广布,为求发扬祖师造福万众之广义,特于三日后广开山门,招选我道门人,此番纳新,无分男女长幼,唯资质尚佳者皆可入我门下,

铭崖真仙。

“这是?鸣霄宗要收新弟子跟我有什么关系?”

“呵呵!你冒然闯关的事,怕是藏不住多久,时间长了难免会被人发现端倪,不如现在便让他们见上一见!”

“那岂不是自投罗网,你倒是帮我还是害我啊?”

捋了缕胡须,高深说道。

“难道你不知道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

“嗯!有礼!我考虑考虑!”

脚步声响起,还未反应过来,齐天却是早已走出好远去。

“哎哎,你还没给钱呢!”

“先欠着吧,日后我若是还活着,便给你结清!”

“你你你!那有算命还赊账的道理,你这混小子,我老道的钱可赖不掉你!”

“唉!也罢,来日方长,怕是过不了几日,我们还会再见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