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成亲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3426字
  • 2022-05-15 20:52:22

“洛文恕你未免太狂傲了吧,不说你灵羲宗与我千玄门相比矮了一节,单单是今日我手下这几位弟子尽皆是显末境巅峰的实力,而你不过三个人,单凭你化神境巅峰的实力也敢跟我灵若境中期的修者抗衡吗?”

他说着,脸上表情却是越发的张狂起来。

“是吗,谁说我是自己来的呀,眼下我师兄丹辰子亦是也在这城中落脚,只不过他不喜俗世纷扰,故而才派我来的,不知道依他这灵若境巅峰的实力,可对付得了你呢!”

“你!好,此事我千玄门断不会轻易罢休,今日羞辱之仇,我岳某人记下了,哼!我们走!”

“对了!鲜于城主,今日之事怕是你还欠我一个解释吧,还有适才我提到的事情,还望鲜于城主好好考虑才是,若还是如此,那就休怪我千玄门不客气了,告辞!”

一行人气急败坏地走了。

“多谢洛仙长,仙长解救之恩,在下一定会没齿难忘。”

“鲜于城主客气了,依我看这火岩晶之事,实在是不应再耽搁下去,与其留在城里枉生事端,不若由我带回,一来让我灵羲宗看到城主的诚意,二来这千玄门此番势必不会甘休,若能将祸水东引也算偿了城主的美意了!”

“是了,我这就让人拿来,有劳仙长送去宗门了!”

“蕊儿那事,还望仙长多多费心。”

“哪里,定然不负城主所托!”

本以为此事定当圆满,可惜事与愿违,侍夜那岳祖清却又带着人找上门来。

“鲜于风德,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连我千玄门都敢算计,此事今日若不给我个说法,想来这无忧城也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不过小小的一个千玄门,也敢如此的无法无天!”

“你是谁?”

岳祖清看着齐天,此刻一脸的戒备。

“我!是你惹不起的人,也是你千玄门不能惹的人,回去告诉你千玄门,就说这无忧城我保下了,但凡有人再敢轻易来惹事,我亦不会心慈手软。”

“好……好大的口气啊,看你也不过弱冠之年,居然如此的不知天高地厚,我千玄门又岂是你口中的区区小小门派!”

“哼!是与不是,你想试试吗?”

说着他掌中猛的暴起,一道鸿光大盛,此刻他竟是早已突破到小乘之境。

“这是小乘之境,你居然会有如此的实力,看来鲜于风德之所以会突然变卦也是与你有关吧?”

“是又如何!你若是有这个实力,便来直接挑战我就是了!”

开玩笑先不说实力差了这么一大节,此刻看那鸿光的气息,想来也不是他这灵若境中期可以对付的,单单是人多又有什么用啊!”

“好!好的紧,小子我记下了,日后可要小心才是,我千玄门却也不是没有高手的存在!”

“要打便打,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

“你,鲜于城主,我只问你今日我提到的事,你考虑的如何了?”

“这!”

“父亲,让我来说!”

“回去告诉你那好弟子,我鲜于蕊乃是凡夫俗子实在是不敢高攀,况且我与齐大哥早已是有了婚约的人了,就不劳几位费心了!”

“即如此,那就告辞了,今日之事我千玄门记下了,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

一行人来的快,去的也快,这事却是太过突然了!

“那个齐大哥,你别生气,眼下我若不这么说,只怕这帮人依然是不会罢休,现在有你在这,他们定然是不敢再来!”

“唉!话是这吗说,可齐天又能在这里待多久呢,日后若是他走后,那千玄门还能饶得了我们吗?蕊儿啊,你太冲动了些!”

“无妨,女儿即然这样说,便是有我的打算,眼下就看齐大哥肯不肯帮我这个忙了?”

说着她曲身跪了下来。

“齐大哥,你我虽是相处不过三两日,齐大哥的为人,蕊儿却是了解的,现下我无忧城的境况,你也是知道的,我这里有一事相求,还望齐大哥看在我父女的薄面上帮帮我们。”

“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区区小事,你又何必如此客气,有事你只管说就是了!”

“蕊儿这里先谢过齐大哥,我……我想与齐大哥成亲。”

“胡闹!”

几乎是异口同声,此刻震惊的不只是齐天,就连他鲜于风德此时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这还是我那端庄委婉的女儿吗!”

“蕊儿姑娘,这事万万不可,不说别的,你我不过数面之缘,尚且谈不上了解,至于喜欢就更是不可能了,怎么可以轻易就托付终身呢!

“齐大哥可是讨厌我?”

齐天摇头。

“那是蕊儿长的丑配不上你?”

“也不是,只是这婚姻大事,岂同儿戏,况且我……”

“即是如此,蕊儿便放心了,齐大哥蕊儿并无别的想法,只不过是想就此来个权宜之计,也让他千玄门知道,这无忧城日后有你的照拂,凉他们也不敢做的太过分!等此事了了,齐大哥大可离开便是了!”

她说这话时,一脸的决绝之色,任谁都不会想见,她一个弱女子竟会有如此的心胸,为了这座城,不惜以自己的终身幸福做代价!这般舍己为人,可真是让齐天都为之动容啊!

“鲜于姑娘,此事还是再想别的办法吧,这种事关乎到你的一生幸福,断不可如此草率啊!”

“齐大哥,就当蕊儿求你了,此事也唯有此法最为稳妥,就当妹子求你了,齐大哥的大恩大德,蕊儿今生没齿难忘,来世必当结草衔环。”

“蕊儿姑娘你快请起,这事不是我不答应你,实在是不可为啊!

“唉!也罢,齐天,齐少侠,是我鲜于家无能啊!我也替这无忧城数万百姓求求你,此事我虽不愿,却也是无可奈何啊!”

“唉!两位这又是何必呢!”

看着自己的女儿,此刻的鲜于风德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他又岂能看不出,这丫头对齐天的心思,这几日二人出双入对,此事若真的能成其好事,却也算得上圆满了,可怜啊,孩子他并非是你的良人啊,看得出他之所以会推脱再三,那是心里还念着别人啊!

“齐大哥,蕊儿只求你帮蕊儿这一次,事后蕊儿绝不会再纠缠于你,若是担心蕊儿今后的缘分,大可放心就是,等齐大哥走后,说不定过个三年五载此事便不再会有人记起了!到时我再寻个良配亦无不可。”

说实话,看着她这样子,齐天是真的心软了,恍惚间他想到了南宫希芸,那是一个多么活泼善良的女孩,花季之年却因为自己的关系,隋然而逝,心中委实是伤感,对于南宫希芸他是即有情,亦有爱,可惜悔之晚已!

“好罢!只当是我齐天对不住你了!”

“谢大哥,大哥无须在意蕊儿,蕊儿心里现下对齐大哥只有感激,再无别的!”

竖日,整个无忧城内一时间热闹非凡,不知为何,这无忧城主突然间要办起喜事来,就是不知道谁有这么好的福气,能让纤姿国色的鲜于小姐如此倾心相待,着实是让人羡慕的紧啊!

此刻整个无忧城都洋溢着别样的气氛,漫布的红绸,四下锣鼓喧天,来往的行人互相告之着什么。

鲜于家此时内院里,格外忙碌的下人,四下走动着,此刻身着大红嫁衣的鲜于蕊,静静的坐在哪里,耳边听得门外的锣鼓声,心下即有欢喜,亦不免流露出几许的伤感!

想不到我一直不敢想象的一辈子,居然会是这样局面,齐大哥,蕊儿知道是蕊儿痴心妄想,可我还是想这样,也许你会说我傻吧!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的执着可笑吧!

喜事正在进行,一对新人由人领着,缓缓的步入正厅,此刻无忧城主亦是请了不少的贵宾,目的便是想大家都做个见证,便是灵羲宗亦是也有派人过来。

一众宾客在堂,此时的齐天身着红裝,斜肩系着一个大红喜连,当真是意气风发,此刻的他心中虽有无奈,却也不忍再去伤害她。

诸事皆备,司礼呼唤着一对新人便是要拜堂了。

“一拜天地!”

齐天无奈只得拜下。

“二拜高堂!”

“住手!齐天你这个负心汉,居然如此对我,想不到我死里逃生,就让我看你在这里和别人拜堂吗!你对得起我吗?”

一声喝止,锣鼓声戛然而止,齐天猛的回头,看向她。

“雪儿,你怎会也在此,你受伤了?”

此刻司宇殇雪一身狼藉,衣裳破败不说,嘴角更是缀着一抹血迹未干。

“是啊!我不该在这,更不该坏了你的好事,齐天你混蛋!”

见她一副伤心落寞的样子,如风中柳絮一般摇摇欲坠,齐天是真的心疼了,慌忙的走上前扶住了她!

挣扎几下,却是被抱得更紧了!

“无耻的臭淫贼,我恨你!”

任由她抽打在脸上,齐天只是抱着她,那柔弱的身躯,此刻已是越发的冰寒。

“雪儿,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此事实在是情非得已啊!

“情非得已,好个情非得已,我是不是应该原谅你和她,你们是情非得已,那我和肚子里的孩子呢,也算是情非得已吧!

“你知不知道,父皇他死了,都死了!”

近乎崩溃,此刻她歇斯底里的喊着!

“魔皇陛下,怎么会死,你们遇到了什么?”

“齐天,我好怕,我以为你也死在哪里面了!答应我别离开我好吗!”

“好!”

她确实是累了,由初时的愤怒便的有些脆弱不堪,不知她究竟经历过什么,会让她这么一个傲骨凌云的人,一下子变的这么消极起来!

“齐天,我们走好不好!我想回家!”

“好!我们这就回去!”

“齐大哥!”

一抹深情显露,却也只能看着他远去!

“对不起,鲜于姑娘,你嘱托的事,齐天真的是无能为力,等我安顿好我妻子,便会来此向你解释清楚,说着他便抱起怀中早已是沉睡的司宇殇雪急匆匆而去。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痴立良久,身后是一个个议论不绝的人,唉!终究是不可能啊!

哈哈……她笑了,笑的颇似凄美决绝!

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