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魔冢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3028字
  • 2022-05-15 20:44:04

通魔殿上魔皇古幽看着殿内几人,心中思付良久,方才走上前来,正襟说道。

“不知那位是我魔界前辈擎天大德?”

“父皇,这位便是我所说的擎天前辈,他身后的就是齐天,和他的朋友们。”

司宇古幽对上那人,只见他弱冠青颜,面如冠玉,周身洋溢着一派儒雅气息。

再看后者,碎发青扬,任它垂附在脑后,眉目间喜形于色。

浅施一礼,眼下魔族存亡要紧!

“前辈,听殇雪提及,这十大魔器的隐匿之所,前辈皆若指掌,现下正是我魔界存亡之际,还请前辈鼎力相助啊!”

“你是司宇家的后辈,我且问你,这司宇南风是你什么人?”

“不敢有瞒前辈,司宇南风实是我修罗一族祖辈。”

“嗯,看在他曾是我挥下大将的份上,这个忙我断没有推辞的道理,况且我这徒儿亦是与你司宇家有着颇多干系不是。”

“谢前辈,对我修罗一族施以援手。”

“不必,你我倒也不用如此客气!对了徒儿,还不快来拜见下你这未来岳父,日后倒是免不了多麻烦你了!”

说着他看向司宇古幽,一副会亲家的家长模样。

“前辈说的哪里话,若是真能成为一家人,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嗯!”

“岳父大人在上,小婿有礼了!”

说着他便是要行个大礼,一旁的司宇殇雪却是哪里肯让,玉足轻点,堪堪挡过他的下跪之势。

“慢!臭小子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现在叫岳父未免早了点吧!”

“还早,再推延下去,怕是倒时候就不是你我两个人来拜见了!”

“你,滚!”

“好好,你说早,就是早吧,反正到时候难堪的是你,我顶多也就是个人渣败类吧!”

“你再不住嘴,莫非是想失去点什么吗?”

“好好,你别生气,对……什么……什么不好!”

“滚,臭淫贼,我懒得理你!”

说着,人已是跑了出去。

正说着突然有人来报。

“魔皇陛下,大大的喜事,适才我听闻了一件特别离奇的事,并且这事似乎惊动了不少人!”

“何事,大司命这里没有外人,有什么事你直说就是了。”

大司命玄充此刻一脸喜形于色,眉目间几许黑色云纹点缀其中,似乎是为了衬托着什么。

“数日前,就在魔域中曾显现出一道虚渺之光,这光中曾浮现出许多万年前不曾现世的魔域踪迹,想来此处定是藏着一处隐匿的小世界,故而我连夜运用秘术推演,得出两句箴语来,“玄藏之演,未名魔冢”,想来此事定然是天意使然,此时出现在魔域之内,定然是对我魔族大有益处。”

“真若如此,此事却也真是天赐良机,此番可曾听闻那光之所在。”

“便在那魔域之北,极妄之地,离此不过千里,而且这下一道光的显现之时,便是在十天后的魔星斑斓之时。”

“好,确实是大喜事,此事当是重重之重,吩咐下去,明日即典齐魔兵数千,七魔将与几位长老同去,此番定要夺得这机缘,想来此事若成,魔界破关而出的日子便也不远了!”

“是!”

“对了,前辈与他亦会同往吧,若得前辈照抚,想来定然是万无一失了!”

“嗯,此事本帝却也是十分好奇,想来是要走上它一遭的!”

“如此甚好!晚辈这就去安排下去,待明日一同去。”

竖日天际晓整个修罗一族的处地此刻数千魔兵皆是手握玄铁重戈,身披黑麒蟒甲,一个个排列整齐,前方七大魔将在侧,六位魔君相随,巍巍肃穆而立,魔皇古幽身着淡尘铠甲,手中握着一把不世凶刃,“魔临”大手一挥,

“出发!”

百里外齐天等人驾驭着永恒神舟,此刻他立在高处,一脸的忧心忡忡。

“师尊,我有一些担心,万一魔族冲破封印而出,定然会与人族不死不休,一旦如此,那么百年前的那场劫难便又会卷土重来,到时势必又是一场生灵涂炭的残局,可是此事我若是不管于殇雪而言,却又是无情无义,真是让我左右为难啊!”

“唉!徒儿啊!天道不可逆,……当然你是个例外,试问天下又有几个人能如你一般,因果循环,生生不息,我等皆是这局中之人,便如这黑白两棋,生死皆由天,除非哪一天你能超脱一切,真正达到身化无物,物终所及的境界,那时你才能说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

“有些事既是无法改变,无愧于本心也就是了!”

“嗯!徒儿受教了!”

“师尊,你即是要助他们,却为何又要先他们一步,此番机缘,想必您是早已通晓一二了吧?”

“哈哈……却是瞒不过你啊!这玄渺之光我却也是见过的,万年前却也曾进入过其中,要说机缘,却也没错,可这机缘却是要用浮世血海来换的,若非是你,我亦是不会轻易去触碰它!

“你可知此番世界,又称修罗杀场,魔祖之冢,乃是列魔之祖的埋骨之处,其中凶狠不是你能想到的,这些魔族此番进去,不过是妄送血祭罢了。”

“哪……哪你还让他们去,岂不是让他们都去死吗!师尊啊!你不要忘了您也是魔界的一员啊!”

“我没忘,可是,这事你以为我说了,他们就会信我,会就此放弃这次机遇吗?”

“这……是啊!旁人只会说你是危言耸听罢了!”

魔域之北,此刻早已是人流涌动,诸多魔族分差在左右,分不清敌我!

“天儿,等会玄光即起,你即去向西北方向,那里会显出一方玄门,你们别管其它进入就是!”

“莫非这才是真正的魔冢入口?”

“不是,不过这里却是最安全的,此去虽是有惊,好歹能活着出来,至于机缘吗,与生死相比,活着就好了!

约是片刻光阴,灰蒙中竟然真的有一道玄光洒落,隐隐的内里看去竟是真的是一方天地。

“快去,西北方向,此行莫问其他,只要能活着出来就好!”

“嗯!”

齐天应着,人已是飞快地跑向那处玄关,才一近前,人已是没入其中,此行无论生死,旦求无愧于心。

再次出现,此刻的他身处在一处荒芜之地,满眼的疮痍之景,断剑殘垣,一副破败之象,飞雪即下,仿佛间有些许微凉洒落。

“这是?”

“魔陨之地,众魔陨落的地方,一会儿不管你听到或看到什么,都不要理会,记住有些事情你若当真,它便是真的,越是不以为然,诸事在你的眼里都只是虚妄而已!

齐天听着,此刻师尊几人皆是处在某个小世界中,此事是我齐天一个人的事,万不得已我都不想连累别人!

才一说完,忽的眼前一闪,万千魔影作祟,成百数万这是,魔的战场,成千上万的魔人在眼前陨落殆尽,随之又有无数个魔人被杀戮,何其惨烈!何为善恶,杀人者与被杀者之间,存在着某种未知的联系,说不清,道不明。

齐天现在也管不了其他的,他只是记得师尊的话,不管不问,信则为真,无谓者则无惧也。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耳边先是由初时的沸腾,变的寂静无声,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一般漫长,此刻寂静如眠。

轰!天地间仿佛被一盏从无仅有的灯光点燃一般,霎时间变的明亮如初,入眼的一色,万花争艳,先是由初时的光彩夺目,霎时间变的破败萎靡,仿若炼域。

“你可悟?”

这一句尤若機语一般,在心间环绕,当头棒喝一般,发人深省,奇怪这魔域之中怎会有佛门之音传来,莫非这佛界之人也会因一念而成魔吗?

“你可悟?”

一语之间,仿若隔世一般!

“不知是那位高人在此,晚辈齐天误经此地,多有得罪还请前辈见谅!”

“你可悟”

又是一道鸿蒙之音。

与此同时一袭素衣轻染,一番面目显露而出,慈眉善目,佛衣伟岸,一派佛门大德的高僧打扮,白面无须竟似历经沧桑一般坎坷不惑。

“凭僧虚檀,万年前因历情劫,而堕入此魔道,修持万年却也算侥幸修的一介魔祖,于施主而言,亦或许是笑谈罢了!

“实不相瞒,这里便是我魔念下修持的一方小世界,此时之所以你能见到我,不过是你的初心于我而言着实是坚定之至,这数万年来,经历过此境的人,皆是会被这境域卷入其中,从而无法自拔,以至于最后身死陨灭,唯独你却是心智坚定,谢谢,是你的意念让我有所领悟,或许一直以来我都太在乎结果了,从而忽略了许多其他境界之外的东西,所谓因果,不外如是罢了!

这里,如今即是我的超脱之时,亦是你的得失根果,你且往前走,那里便是你的一处因果!

说完,他便如尘烟一般消散,齐天此刻倒不觉其他,此刻的他尚且是一脸的迷蒙,太多事看似迫在眉睫,却又突然间迷影重重,看不清,也不知所云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