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对立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3290字
  • 2022-05-15 20:22:43

“这是?”

齐天有些诧异地上下打量着这副铠甲,有些莫名其妙。

“果然是它,“青漛熯甲”。”

“青漛熯甲”又是什么东西,唉!师尊这东西厉害不?”

“何止是厉害,若是你知道它的主人是谁,怕是要舍不得脱下来了!”

“青漛熯甲”位列天品至尊神器之首,乃是天地初开,鸿蒙之始,被丠天斧劈断的混沌源灵所化,后被主宰天神所获,将之与洪荒玄陨融合所炼制的铠甲,这副铠甲可抵消天地之间任何外力的触及以及伤害,更是可以在铠甲主人原有的修为上,大幅度增加,数值是原有修为的四十倍,修为越高越是强悍。”

“这么说来,这铠甲便是齐原的前身了,那岂不是说这铠甲就是齐原所化?”

“没错,大哥,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她们都说你已经死了,我就是不相信,现在看来我是对的。”

“齐原,你在哪里说话?”

“不就是我了,如你所说这铠甲便是我,我便是这铠甲,如今有了你的血脉精元辅助,现在你和我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血脉同源啊!大哥谢谢你!”

听到他这么说,齐天这才放心不少,当下坦然说道。

“说这些干嘛,我是你大哥,一辈子都是你大哥,你如果死了,我这大哥怎么好意思活着!对了你现在这副样子,可还能恢复原来的模样吗?”

“自然是可以的,只要我想无所不能。”

“那就好!先委屈你一下,等下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你且助大哥一臂之力!”

“嗯,大哥但有吩咐,莫敢不从。”

一行人离了此地,由于齐天实在是担心众位师叔,师妹的安危,故而直接让巨大的玄冥子龟降临在天一教上空,当看到天一教此刻的局面,一时间怒从心起,不由得破口大骂。

“淳于毒妇,给我滚出来受死!”

这一声直惊得大殿中众人,一个个皆是露出狐疑之色,这是?不对,这是那勾结魔族的逆徒的声音,他居然还没死,眼下居然还敢回来,好,好的紧!少商宫一役,杀了我等多少仙道弟子,今日就与他算个总账!

“诸位!谁料想这逆徒居然还活着,眼下怕是还贼心不死,妄图染指我天一教不成!今日我天一教处在危难之时,还望诸位能伸出援手,助我天一教度此难关呀!”

“淳于掌教说的哪里话,今日之事,非天一教一派之事,亦是我十大仙门的劫难,今日若是不能诛灭这勾结魔人的祸根,十大仙门又如何苟存于世!诸位与我杀将出去,与这魔头一绝生死如何?”

“正是”

“正该如此!”

众人一一复合道。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纯阳宗少主冉莫雨,自从少商宫一役,师父与大哥皆是惨死于齐天的手里,他便是对齐天恨之入骨,眼下更是恨不得将他挫骨挖心方才解恨。

一众人出了大殿,此刻望向虚空,皆是被眼前之景,震撼到无以复加。

“快看,那是什么居然有两座大山漂浮在虚空之上,再看底下那是什么,好大的一只乌龟,那巨大的躯体好似无边无际一般,这齐天究竟遇到了什么奇遇啊!”

“淳于羡,你该死啊,想不到你居然为了一己私欲,陷害同门不说,将诸位师叔,师妹,囚禁起来,全然不念师门情义,更可恨的是你居然勾结外人妄杀我等同门,眼下你岂有不死之理。”

“狗东西,你倒怪起我来了,想当初若非师姐一念之仁,好心收留下你,又岂会落下个横遭惨死的下场,如今有赖诸位同道不计前嫌,相助天一教以此荒芜之中重振,未曾想却又是你来破坏,竟是想至我天一教以死地不成。”

她这话说的委曲求全,言语之中更是满是苛责之言,多是构陷之意,怕是想来一招借刀杀人不成!

“哼,别的不说,我就问你一句,师叔她们在哪里,若是你能悔悟,我可以不杀你!”

“呵呵……笑话,哼!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眼下不正是一条将你绳之以法的办法吗,听着你若是想让师姐她们安然无恙的话,现在就给我立刻自行了断,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放了她们,若是你还执迷不悟,那就休怪我不念同门之谊了!”

“你!你该死,还有你们一个个都该死!”

说着他愤怒地一一指向众人,眼中杀意不降反增。

“如此就让我先杀了你们,再去解救几位师叔好了!”

手中一引,一把通体绽白如雪的古刀,被他横操于手,口中威胁道。

“我再问一遍,放还是不放?”

“哼死到临头,还在这里口出狂言,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是吗,纯阳宗的人,又是你们,怎么哪儿都有你们的事,看来是时候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了。”

他说着手中锋白古刀脱手而出,如若匹练惊鸿一般,飞速地袭向适才说话那人,尚且来不及招架,人已是被古刀穿胸而过,连带着整个身体亦是被刀意分解的支离破碎。

“王师兄,你,魔头,你还我王师兄命来!”

“是他心中有惑,我不过是满足他的好奇心罢了,难道你也想知道吗?”

“你!”

“嗯!别冲动,现下非你一人能对付得了他的,眼下仙门诸位前辈皆是在此,你还愁没有报仇的机会吗!”

冉莫雨却是比之前越发的沉稳内敛了不少,此刻他拦住正要发作的那名弟子,言语中却有意无意的将几大掌门都牵扯在内,想必是想让那些此刻尚且在观望的人,都心中有数罢了!

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十大仙门号称同气连枝,又岂会袖手旁观,就见人群中走出几人来,个个衣着考究,鎏金冠,潮轩袍,一个个真仙境的恐怖气息弥漫开来,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来的好,想不到我齐天区区无名小卒,也能让几位掌门齐聚于此,真不知道我是该高兴,还是该害怕呢?”

说着他周身一震,一道尤为夺目的金光猛然间迸射而起,那金光如此的璀璨夺目,让人睁不开眼睛,别的不说,就连几位掌门亦是被这金光所涉,匆忙间躲避开来。

“这是?仙尊境的强者,他竟然提升的如此之快,若真是如此,你我还打个屁啊,实力摆在哪儿,光凭人多也不过是多死几个炮灰罢了!”

“齐天,想不到你成长到如此地步,不过有些话我要说在前头,此事不过是你们天一教门内之事,与我们无关,我等也只不过是受邀而来的罢了,若是不方便的话,我等以后再来拜会就是,告辞!”

说着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上清阁阁主余贯音,此刻他一副闲事莫管的样子,只恐他齐天一个不准,他便随时开溜的架势。

“除了纯阳宗,戳魔岛,的人以外,其他人若是都更余阁主一般,只是受邀而来的话,眼下皆可自便了,待他日我齐天料理了教内诸事,便会一一去拜访的!”

“齐兄说的那里话,有空可一定要来啊,阁中还有事,这就告辞了!”

“请便!”

说着齐天有意地做了个请势,余其他人而言,他也不想有过多的杀戮,这样于天一教而言也多有妨碍,他可是记得师尊临死前的交代的!

“告辞!”

像是突然间有了底气,此刻包括北海浮屠,无极洞天,铭崖寺等亦是一个个起身告退。

“御兽仙门,少商宫,也要与我为敌吗?”

眼下,场中除了已走的几位宗门,此时仍是站着几人,御兽仙门,门主藏天海,门下弟子一个个皆是站在其身后位置,身旁亦是尾随着或大或小的灵兽,看起来有的凶猛异常,有的却是乖巧可爱,一副生畜无害的样子!

少商宫,宫主南宫汝抱养在身不便前来,此刻来的是几位长老及门下弟子。

剩下的几个不知道是那一域的强者,居然也被纯阳宗请了过来。

“我说了,除了纯阳宗,戳魔岛的人以外,不想死的都给我滚!”

“好大的口气,区区一个无名小辈,也敢如此出言不逊,即便你是仙尊境又如何,我们八个人皆是真仙境巅峰的实力,况且我等此来本就是有备而来,谅你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说话的是一位身着红袍的中年男子,一脸的红光带煞不说,就连眉目都是赤红一色。

“是不是口出狂言,一会你就知道了,”

说着他猛的突然发招,未见他多余动作曲伏间,手掌中一股无形吸力猛然间发作开来,那红衣男子尚且来不及反应,已是被他捏在手上,指间微微收紧,一副杀你易如反掌的架势。

“岳掌门,齐天你敢,这可是地域界,逍遥门的岳掌门,你若是敢杀他,只怕整个地域界都不会放过你的!”

“哼,是吗?据我所知地域界核心的几大宗门并无逍遥门这一派,莫不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也能代表整个地域界吗?”

“你!”

他说的没错,确实地域界八大最强宗门,逍遥门连三流门派都算不上,更别说代表整个地域界了,齐天之所以知道这些,不过是从古魔擎天那里所了解到的,至于这几个家伙,一帮鱿鱼小虾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好!齐天你好手断,诸位,今日我等既已与这魔头开了战,便不可能轻易罢休的,眼下我等不如一起围拢上去,即便是硬耗也非耗死他不可!”

“好一起上就是了,也省得我一一对付!”

说罢他手上发力,骨裂声传来,场中一个个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派掌门居然说杀就杀,完全不在乎这一切的后果吗?

将那人猛的抛起,不待他人去救,一道火柱腾空而起,将那岳掌门烧的粉碎,丝毫不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