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出境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3753字
  • 2022-05-15 20:21:21

“玄冥子龟”上古异兽,有移山挪海之能,背负山河,力大无穷。你”

“师尊,你说这大家伙想干么,以它得体型,我们三人的分量怕是连塞个牙缝都不够吧!”

此刻的三人皆是脚踏于虚空之上,永恒神舟早已是被他收起,至于这玄冥子龟,此时它微微露出的头颅上,两颗堪比日月的眼睛半眯着,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玄冥兽,你意欲何为,不妨说出来吧,只要我们能做到,一定会照办不误的!”

“人类,魔族,老龟我九千八百岁,在这通天之海漂流了快一万年了,实在是没意思,若是你们能带我出去,让我这往后余生也能如你们一般自在逍遥,我便可以答应你三件事,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办到。”

老龟娓娓道来,齐天与司宇殇雪却是一脸的问号。

“我说大家伙,你在这都呆了快一万年了,居然都没有走出去,眼下还指望我们能带你出去吗!”

“唉!无妨,想出去却也不是没可能,齐天去把钟皇叫出来,说不定它能知道些什么。”

“嗯!”

金光一闪而逝,原本还是三岁孩童一般的小钟皇,此刻居然变化了不少,个子长高了不说,就连语气也变的沉稳了不少。

“主人你找我何事啊?”

“那个,钟啊!你说这鬼地方我们能出去不!”

“主人,这地方想出去还不简单,只要你能撕裂这空间结界,不就能出去了!”

“这话让你说得多无懈可击啊,好吗,我要是有这本事,还会留在这儿,不早出去了!”

“主人莫急,想来这世间万物都有这相生相克的夙命,这结界也不例外,这老龟身在此数千年又岂会不知,主人只需问它这数千年来,可有某个规律是相互重合的,便可知道这撕裂空间的法门。”

“这个!”

“被它这么一说,我倒是记起,这通天海上,每隔数百年便会经历一次惊天动地的潮汐,连着很长时间,眼下看着也就是这几时了,不知道跟这结界有没有关系?”

“这就对了,主人不如耐心等待片刻,只等那潮汐来时,你们只需沿着逆流而上,便可出去无疑!”

“嗯,眼下也只好如此了!”

又是不知道过了多久,原本还在老龟身上闭目养神的齐天等人,突然间被它叫醒。

“来了,趁现在潮汐来的尚且不强,你们不妨把眼前这两座山削下,覆在我背上,也好做个支撑之力。”

“嗯!师尊让我去吧,自从修为恢复后,加上这几日“沧海遗珠”又在这海底吸收了不少海底的无妄之力,眼下正好拿它试试身手。”

“去吧!”

齐天说着手中长剑化作虚无,一会儿又在别处隐现,此时的它却是大了一百倍不止,巨大的剑刃上寒光浮动,漫说是削去这处山峰,只怕将它揉炼成齑粉亦是不费吹灰之力。

影随心动,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剑如若惊鸿动影间将这两座山峰拦腰截断,与此同时巨龟更是适时上前,以尾间缚着,将它牢牢地锁定在哪里。

尾尖一挑,将这两座大山,皆是摔向了背上,牢牢地落在了上面,此刻齐天四人亦是飞向山顶之上,不多时便见那股潮汐巨浪奔涌着袭来,玄冥子龟亦在此时将周身气罩用起,只见一道以它为中心向外扩大了十几倍的屏障,此刻隔绝开来。

“你们且立住身形,看我与这屏障试试。”

话音未落,潮汐直接涌了上来,险险没过山腹,只是碍于屏障的关系,才没有更近一步。

“师尊。你我也助它一臂之力如何?”

“嗯!“不动如山”!”

罡音入耳,平地而起,一道越发沉重的力量将四下锁定在这屏障四下!

“浑源一气”,给我退了这潮汐,永恒神舟,给我逆流而上。”

气浪翻天,裹挟着永恒神舟飞快的向潮汐方向直冲而去,那潮汐却也非一般洪潮,两两碰撞下,竟然发出金石交鸣之音,似乎也不像看着般柔弱!

“这,不管了,小钟给我燃烧虚空古木,操控永恒神舟,尽快离开这里!”

“是主人!”

萤白之光泛起,将永恒神舟笼罩在内,眨眼间光速一般消失在海平面上。

北海之上,巨浪起伏,片刻间一只巨大到无边无际的巨龟突兀的浮现在海面上,更加让人不可思议的事,这巨龟背上居然屹立着两座高达千百丈的山体,这一切着实诡异。

“哈哈……师尊你我居然真的出来了,现下也不知道天一教如何处境,眼下也只有召来玄火鸟问问了!”

齐天这般说着,口中亦是默念灵引之咒,于此同时方圆千里皆是被这道灵引所牵扯,一处山洞中此刻卷伏在一处湿草垛的玄火鸟,原本还是奄奄一息的脑袋突然间动了一下。

“鸟爷我没做梦吧,这小子居然还没死!”

说着它铺展羽翼,将周身扩大到数十丈大小,轻挥羽翼,片刻间便翱翔于天际之上,飞快地向着北海方向飞去。

巨龟背上的齐天,亦是有感应一般,向着远处望去。

“好像发生了什么,我能感觉到它很虚弱,眼下却是越来越近了。”

不多时,天际突然一声鸟鸣声传来,齐天看着缓缓落下的玄火鸟,此刻巨大的鸟身上,几处大大小小的伤口触目惊心不说,原本还是分外艳丽的羽毛此时也被抻落的没剩几根的样子。

“鸟爷,怎么会这样子,他们居然连你也不放过?”

“唉!鸟爷我这还算是好的,可苦了天一教的一众师姐妹们,现下被软禁在天一教不说,眼下天一教却也是翻天覆地一般,被那淳于老毒妇连合纯阳宗给夺了去了。”

听它说完,齐天已是气愤交加,可恨这淳于羡居然连合外人来对付天一教,真是不知死活,还有这纯阳宗莫不是不想在玄域界呆下去了,也罢今日我齐天就替我师尊向十大仙门讨个说法。

“说的是啊!小子,就看鸟爷我伤成这样你也得把十大仙门搅个天翻地覆才行!”

“嗯!今日便是这十大仙门的陌路。”

巨大的龟身突然间腾空而起,向着天一教处地飞去。

天一教驻地,此刻张灯结彩,一派祥和安乐景象,缘是今天乃是她淳于羡,继任天一教掌教的日子,故此早在三天前就已是广发了请帖,邀请十大仙门前来观礼共庆。

此刻在一处颇为隐秘的地牢中,静水真人与离月,寒陌两位长老,以及一些不肯屈服的女弟子关在了一起,除了她们三个,另外两位长老,无欢,息若亦是在紫陌掌教死后纷纷投奔了淳于羡。

“师姐,你听外面锣鼓喧天,莫不是在操办淳于羡继任掌教真人的事?”

“唉!天不佑我天一教啊,想我天一教百年基业,竟要交付在这无耻之徒的手里,紫陌师姐的在天之灵,又于心何安呢!”

“哼!天一教又岂是外人说三道四的地方,就凭他纯阳宗也狂妄到敢插手我天一教门内的事,这天下就没有说理的地了!”

“唉!师姐走了,若是齐天他还没死的话,或许还能争它一争,现在,你我尚且自身难保,又能做些什么呢?”

说完三人不无惋惜似的,抬头望着窗外那一缕阳光,出了神。

鼓乐声显得格外的喜庆,此刻端坐正殿的淳于羡亦是格外的高兴,下首坐落着的一众仙门掌教,门徒子弟们亦是分外的捧场,一个个道贺声此起彼伏。

却在此时,一声倒喝震破苍穹。

“淳于羡,你这毒妇,给我滚出来受死!”

这声音传自天际,却是威力无比,修为稍微弱点儿的,只感觉胸腹间一口震颤之力,上下搅动着,让人分外的难受不说,心里更是没来由的开始胆怯起来。

“这声音,师姐你听见了没有,像是齐天那小子的声音,他还没死,他来救我们了!”

“师妹!你且稍安勿躁,待会你我见机行事就是。”

“齐天,这就是你那便宜弟弟死后,被埋的地方,说来也是可惜了,真没想到他对你这甩手大哥居然这么有情有义,为了保全天一教,居然拼死与那些仙门名宿据理力争,最后还是被纯阳宗那帮狗杂碎给轰杀在这里,连个全尸都没保全,唉!是鸟爷我对不起你啊!没有保护好他们。”

“说来也怪,就在这小子死后没几天,这片土地突然变的炙热难当,方圆几里之内,皆是泛起了火红焦土,花草绿植皆是被燃烧殆尽,却独独长出一棵藤芽来,没过几天居然越长越大,生长速度快的出奇,三五日光阴,已是长成了一棵高达数十丈的青藤绿蔓,手臂粗细的藤条垂落的到处,却是异常坚硬,即便是用神兵利器也破不开它。”

看着眼前这数十丈的藤树,齐天心里也是异常的难受,自己真是害人不浅啊,每个人都会因为自己去承受本不遭受的苦难!

“莫急,徒儿,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你还记得为师曾对你说过的话吗,你这弟弟非同一般,他可是神器转生出的灵魄,又岂会那么轻易的死去,听我的,现在你去上前,将自己的本源精血注入到这棵藤树里,切记我没叫你停,不可轻易放手,否则便会前功尽弃。”

“那个,师尊你没开玩笑吧,你难道不知道我晕血的事吗,照您老的说法,这么搞下去,我还不得失血过多死在这里啊!”

“休得胡说,我只问你若是我说这样能救你弟弟,你还会犹豫吗?”

“这个吗,唉!死就死了,好吧我去就是。”

齐天依言将自己的右手贴在那棵藤树中心,从微微露出的手臂上可以看清,一条条脉路在手臂上浮现,细若游丝,随着精气的牵动开始有规则地向着藤树进发。

越是小半个时辰,此刻的齐天已是大汗淋漓不说,就连手脚都开始感觉到一丝丝寒煞之气在体内游走,似乎是要把自己那缕此刻微弱到不堪一击的灵魂给抽离出本体一般。

“好了,你且助手吧,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由着它去,记住这可是大机遇,一旦错过就绝没有第二次的机会。”

“嗯!”

就这么站着,越是盏茶功夫,就见那原本青绿色藤蔓,此刻如冲血一般,一条条莹红而起,迅速的攀上齐天的身体,由手臂到腰间以下,竟然直接的将他整个人吞没在里面,外面的人看不清分毫,那青藤蔓纠缠着,越收越紧,眨眼的时间,已是连根错节地收缩成了一棵大大青藤球来,火光隐现,炙热如烈火焦阳,焚烧着那棵青藤球来,不多时,待火光散尽,就见那原本青绿色的藤蔓仿佛被染成了黑色一般,恍惚间乌黑褪去,那棵青藤蔓居然被熔炼似的开始扭曲变形,像是被一位精工巧匠用心磨炼着,片刻眼前突地精光大盛,夺人眼球居然化作一件绕体环身的铠甲来。

甲身精巧异常,非一般能工巧匠能溶炼,胸口与手肘之间完美贴合,双腿之上细密如鳞甲一般勾波荡漾。肩部两两齐平排列着五颗陨铁环络,看上去即精美又霸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