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人间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2352字
  • 2022-05-12 14:57:16

穹高城本是人间界域赵国属地一个附属的小城,而赵国只是整个荒古大陆上七国之一的一个中等国家,它依附于荒古十大仙门的纯阳宗。

荒古十大仙门乃是人间六界玄域界内的十大支宗领袖,分别是,天一教,纯阳宗,无极洞天,御兽仙门,铭涯寺,北海浮屠,东黎剑宗,少商宫,上清阁,戮魔岛。其中天一教因其教中皆是女子,故而多不显于世间,无极洞天本是出自世家一脉,故此门下皆是以同族宗亲为主,归属于越国境内,御兽仙门处在无迹森林之中,其北方更是连接着十万大山,御下妖兽繁多,其门亦是以兜售高阶灵兽晶核或是极品灵兽为主,归属于秦国境内,铭涯寺乃是千年前域外高僧所创,故此远在西土无妄山上万丈高峰之上,归属于魏国境内,北海浮屠一脉处在北方的极海之畔,上古时代有远古浮屠自海中引渡而来,传法于此间海域,归属于瀚海国境内,东离剑宗乃是出自东土一脉,十大仙门之中唯一以剑意入道的门派,归属于炎国,少商宫乃镇魔一族先知,没有人知晓它的底细,亦没有多少人见过其门下,或许你也可以把他们当成一个颇似神秘的传说。

上清阁不过是一帮折尘扫尔牛耳道士,百年来却是长久的驻足于俗界繁华。

戮魔岛却是难得的一股清流既不沾染尘世繁华,亦不理仙门争执,只是一心的除魔卫道,归属于姜国境内。

齐天此刻行走于穹高城中,身旁来来去去的是一个个拥挤的人流,既有贩夫走卒,草莽之士,亦掺杂着颇多文贤雅士,齐天行走于其中看着这四下的高阁暖琇,各式商铺多立其间,冲耳的莺歌燕舞之声,行人交错间堪称是格外的繁华。

话说着这肚子却又突然间咕噜噜叫了起来,唉呀!许是又饿了吧,算起来自打穿越来到这个鬼地方,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心情良好的情况下第一次感觉到饿了,唉!还是先去吃点东西的好,没看我英俊的面庞都消减了许多吗!

正说着齐天迈步向着一家就近的小馆走去,此刻三三两两的亦是不少人出入。

齐天正要进去点它三五个菜,也好饱餐一顿,这时一个怒目凶视的小伙计走上前来,颇似轻蔑道。

“客官这是要吃饭呢,还是要打尖呢?”

“我,吃饭”

“对不起,本店客人已满,你还是去别家吧。”

“满了,不对吧,这不刚刚还喊着三楼雅座吗,怎么到我这,就突然间满了呢?”

看着他那一脸牛逼的样,齐天不无怀疑的道。

“刚才是刚才,现下我说满了就是满了。

齐天又岂会不知道他的小心思,这是看我穿的寒酸了些呀,当庭广众的不好轻易赶人,这才奈着性子跟我在着磨嘴皮子,哼!真是狗眼看人低。”

也是别说是他了,就是齐天自己都感觉到,这来往的人儿一个个挥手躲避的样子,就跟遇到的是支苍蝇似的!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恶心。

他这打扮倒也是无奈,谁叫他自打穿越一来,就一直穿着那件破的就只剩一个肩头还挂在身上,堪称名牌之中的名牌的哈迪达斯体恤,外加一条纯天然磨损的非主流破洞裤子,以及一双已不能说是鞋子的鞋子,外加一头乌黑亮丽的鸟窝头,这模样也着实太犀利了点。

“我小二,有你这样明目张胆的歧视人的吗,其实本公子是个形为艺术家,像我们这样的人穿着就一定是与众不同的。”

“我说客官,你犯的着跟我一个小跑堂的在着打嘴炮吗,总之我们掌柜的说了,不做您的生意,您还是再走走别家去吧。

懒得理这种势利小人,齐天径自向人群走去。

这时一道白光初现,竟似笼罩住他大半个身形,说时迟,那时快,齐天初见那道白光,便已感觉到不妙,随着他源灵识海的增进,神识灌注之下,可谓是一目千里,这恍惚的一道杀意即使它再快,又岂能快的了他脚下的无影fen,shen,仿佛出自本能,恍然间只见一道灰色长影闪过,拉锯般拖扯出一道长长的虚影。

而就在此时,他之前所站之处突然间崩碎开来,轰隆隆噼啪之声不绝于耳。

再看眼前不知何时,立着一名女子,一袭紫衣,黑发如墨般垂落腰际。

“喂!我说美女,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怎么这么狠的心啊,下这么重的手,得亏我躲的快,不然早死在你挫骨扬灰了,你瞅这碎的,印象里我可没有你这一号女朋友啊,还是你觊觎我的美貌,求取不得,这才起了杀心吧,你这又是何必呢!”

那紫衣女子不言,不忿似的一剑直指。

“把我魔界至宝还来,我与你个痛快。”

“什么魔界至宝啊!不懂你说什么,你是不是贪恋我美色的同时又眼花的顺便认错了人啊!我告诉你啊,魔界至宝我没有,玉女心经我倒是有一部,要不我吃点亏陪你练练。

“小贼废话忒多,我再问你一句,你给是不给!”

眼前这女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冷不丁冒出来的,这时候追着我讨要东西,还魔界至宝,我也得见过不是。

“那个小niu,你可能认错人了,看你这神智不清的样,肯定是半道上被人打劫了不是,不会是让人劫财有戒色了吧!唉呀你看…”

齐天这里一通胡言乱语,身边亦是围上来不少看热闹的人,一个个指指点点的,眨眼的功夫便是有了三五个故事版本出世了,什么痴女寻仇怒杀负心人,又说无良淫贼劫财又劫色,还有就是姐夫背着媳妇把小姨子给睡了,这不

人媳妇找过来了!

一个个说的煞有介事,神乎其神的,就连齐天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了,看他那幅心虚莫明的样儿,没准真是那回事也说不定不是!

而那紫衣女子却是早已不耐,手中折剑一吟,嗖嗖又是接连幻化出几十把剑来,成弯月状悬浮在众人头顶之上,剑尖朝下指向众人

“不相干的人都给滚开!”

此话一出那还有人敢在近前,一个个男女老幼抱头鼠窜而去,一时间场中那还有别人,只剩下齐天一个,本来有心假扮个惊慌失措的吃瓜群众的,这会儿鸟都不见一只,这让他情何以堪啊!

“我说你非得抓我个典型吗?

那女子不答,剑却是又近了几分。

“好吧,既然你非抓着我不放,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请你摧残我的肉体时,尽量怜惜点奴家可好!”

“你!找死!”

说着就见数道剑光闪过,几乎是在她尾音刚落便瞬间杀到,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一道残影划过如彗星陨落般一闪而逝。

“小niu,没想到你这么迫切的想得到我,不过你这么主动实在是让人家好尴尬,要不这样今晚你在怡红楼包个场,我随后就到!”

这声音拉的老长,想必他去的也一定是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