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恍惚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3297字
  • 2022-05-14 08:43:08

齐天不知道他究竟睡了多久,似乎自己还活着,而这些都是他关心地,还记得他自爆前,司徒允奋不顾身地扑向自己,那眼神是如此地坚定,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何时在她心里这么地重要。

“啊!这是哪里?”

“主人你醒了?这里是一处被许久遗弃的时空结界,你还记得当日你自爆后,体内虚空古木自动牵引时空乱流,将你的九灵源识和这姑娘转移到此处,恰在此时我又刚好苏醒过来,于是就帮你重塑了肉身,顺便把这姑娘的伤也治愈了!不过你现在魔功散尽,怕是要重新修炼了。”

“无妨,我在意的不是这个。”

微微撑开身子,齐天此刻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越发的虚弱不说,脑子里更是空白一片。

“对了,这结界是谁留下的知道吗,你可有办法出得去?”

“这个我也不知道,还有这结界着实是霸道异常,就连我都看不透,炼不化它。反正依主人现在的身体就算出去也做不了什么,还不如在这里躲个清净,也好修炼下我手中的几件神级功法,”

“嗯,也罢,对了她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还是昏迷不醒?”

“她啊,我不过是封了她的六识七窍,主人若是有事,我放开她就是!”

“嗯!”

齐天站起身,望向四周,这是一处虚无缥缈的梦幻之地,四下飞鸟走兽密布四下角落,境中树木高达百丈,周身闪烁着耀目的萤光。

各类珍稀灵草不胜枚举,四下更是花团锦簇,好一处世外仙谷。

“你醒了,我始终想不明白,你不是一直都巴不得我死了的吗,为何要去救我,想和我一起死是吗?”

司徒允悠悠醒转,正对上此刻一脸问号的齐天,不由地红了脸颊。

“要你管。”

“好,你我就呆在这里几天吧,出去的话,日后再做打算吧!”

一晃已是过去好久,这里既没有日月更替,四时风雨也少有波及,故而齐天也不晓得究竟过了多少天,还是几个月,甚至于一年,他唯一可以确定的事,就是自己是彻彻底底的废了,这些天竟管他没日没夜勤加修炼,却始终都感觉不到有一丝灵力在体内聚敛,甚至于就连他尝试了不下上万次的周天运转都做不到,难道自己真的就是个废人了吗?

他想了很久,很快也就释然了,也罢,做个废人也未尝不是好事,少了不少的麻烦事。

钟皇在他苏醒后,不久便又陷入了自我沉睡一般的修炼中。

这些日子里,齐天除了在境中四下游走以外,不时的去给司徒允送些吃食,两人偶尔打闹一番外,便真的无所事事了,

这境内实在是大的出奇,仿佛无边无际一般,别的不说就这些灵植异草,那一棵没有个上万年光阴,这还只是外层,更深层不知道还蕴藏着什么通天灵宝呢!

境中没有计时工具,齐天只好依着树叶草木的变化,分辩一天的结束于开始。

就说这日,齐天打了只野兔烤了,正要送去给司徒允,这才走到她所居的用树叶和木头搭建的小屋门前,却见她突然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单手捂住了嘴,才一出门,便不住的干呕起来,似乎是碰到什么非常恶心的事。

“那个你怎么了,有老鼠吗?”

他这么一问倒是让司徒允吓了一跳,当下怪罪道

“还不是你,不知道打的什么野味,这几日竟是连番的恶心作呕!却又吐不出东西来。”

听他这么说齐天,情之不妙,心里已是清楚了个大概,当下试探性的问道。

“是不是,浑身无力,老想睡觉,嘴里酸巴巴的,还老想吃些酸的?”

“你怎么知道?”

“完了!”

看着她一脸疑惑的样子,齐天不无认命地说道。

“你要有个心里准备,你肚子里现在可能已经有了一个小淫贼了,而且他可能还是我的!”

“你,你胡说,我怎么会怀了你的孩子,这不可能,就……”

“是啊!我也不想是真的,可现在这个样子,容不得我不相信啊!我看你就认命吧,大不了以后我吃点亏,娶了你就是!”

“不,你休想,我宁可杀了他,也绝不会怀着你的孩子,更不可能生下他。”

“你敢!我齐天的孩子,由不得你作住,我说生,就必须得生下来。”

“你!”

嘭!没来由的震颤,惊醒了两人,才一回身此刻齐天仿佛看见了什么世间最恐怖的东西,只微微呆愣了片刻,他便迅速地拉上司徒允,飞快地向着后方深处跑去。

他的身后一只体型庞大的斑斓巨蟒,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若是换做以前,他俩大可不必如此惊慌,现在,基本上一个已经废了,一个跟废了也不远了。

“都是你,叫你别这忙大声,也不怕动了胎气,现在好了,你和我连个保命得法宝都没有,眼下只有等死得份了!”

“滚,你再提他,我宁可去喂了这巨蟒去。”

“好好,我不提了就是,只不过也不能这样躲着吧,我看不如这样,我去引开它,等我们走远了你再出来,这样就算是我死了,至少你还活着不是!”

“不行,要死一起死,我可不想欠你得!”

“也行,不如这样吧,你去引来它,我趁机逃跑,反正你也不想活了!”

“你,混蛋,好,我去,就我去!”

说着她几步向前,故意露出行踪来,那巨蟒却也是灵敏,几乎是同时便已发现了她,嘶吼一声便是要向她扑来。

“蠢女人,当我欠你得吧!”

那巨蟒却也并非凡品,乃是上古吞天蟒得后裔,身具九颗源灵血丹,相当于九条命一般,肉身更是强悍无匹,现下他俩这个样子,若是没有奇迹发生的话,那可真就是必死无疑了。

齐天想及至此,眼看那巨蟒即刻扑到,说时迟那时快,他一个箭步飞身而上,手中一根碗口粗细的断木被他猛的举过头顶,轰然插下,那巨蟒注意力本不在此,却被他占了先机,噗得一声,蟒尾被一下贯穿,看得出他下了猛力。

“这木头好生的坚硬,莫不是什么神木不成?”

他却不知此木乃上古建木,堪比神兵利器一般。

嗷!巨蟒吃疼,性情变得更加爆裂起来,猛然间抽身回拢,蟒首回撤间绕向齐天,将它整个身躯紧紧盘绕在他的身上,越收越紧,尽是要将他挤压成一滩血肉。

此刻齐天被捆数着,眼耳口鼻都留出血来。

“齐天,你混蛋,又骗我。”

“走,走的越远越好。”

“不!要走一起走!”

“蠢女人,你不是要苍海遗珠吗,我给你就是,条件是你给我滚的远远的,不然我现在就自杀给你看。”

说着他眉心一点殷红泛起,继而变的如金丹般大小,径直飞向司徒允,缓缓的落入她的手心。

于此同时那巨蟒尾部越发的收的更紧,内里的齐天就更加的惨烈,四肢尽数被折不说,五脏六腑都开始移位了。

“不要齐天!”

“啊!哼,死长虫,大爷虽说武力全失,不代表我就会乖乖的任你玩儿,就算是死,我也得让你不好过一下。”

说着张开嘴,猛得朝着巨蟒的伤口处咬了下去,舌尖才一碰触到那纹理,便什么也不顾的吸噬起来。

那巨蟒吃了大亏,又怎么会罢休,奈何齐天死死地咬住它,一时之间竟也奈何不了他。

嗷!似乎是感觉到什么,此刻的巨蟒开始变的越发的暴躁起来。

是吸噬之力,好强大,竟然挣脱不开它。

齐天本是抱着必死之心的,这么一咬,谁想到居然自动催发了体内“九死一生功”隐藏技能,吸噬万法,一切外力本源,皆可收为己用,揉炼为自身根基。

感受到自身的变化,齐天不无兴奋地喊了出来。

“好,好的紧,正愁着修炼无门呢,居然它就送上门来,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眼瞅着那原本还是生猛异常的巨蟒,此刻居然开始变的萎靡不振,缓缓的摊在了地上,啪……!原本还是坚硬如刚铁的鳞甲此时也破败地散落了一地,巨大的蟒身也干瘪成一具骨尸,竟是一点都没浪费。

与此同时,被巨蟒一身精华血肉滋养过的齐天,周身开始浮现出一条条血红纹理来,由脚下遍及胸腹,五观,像是一只有了灵窍的小虫子,在四肢百骸不断的游走,

此刻的齐天是痛苦的,脑子里像是被灌满了东西,变得越发的肿胀,头痛欲裂。

此刻他双手按在头顶,不住地摇着头,一脸的痛苦之色。

“齐天,你没事吧?”

现下他一身隐在血红之中,久之就见他的身体似乎变异一般,变的红光大盛,血光中一条蜿蜒巨蟒挣扎着,像是在蜕皮一般,头顶居然生出两只似龙角一样的触角来,脚下亦是生出两条各有五爪的腿脚来。

化龙,这吞天蟒居然越过成蛟,直接元神化龙了,连带着齐天也跟着转化成龙体血脉了。

嗷!巨龙攀岩而上,虚空中飞舞了着,片刻又回复己身,此时再看这四下,原本还是枝繁叶茂的丛林,一下子被灼烧成了烈火地狱。

“齐天,你还好吧?”

兀自醒转的齐天此时,方才回复清明,摇了摇尚且混沌的脑子,此刻他不无庆幸的说道。

“没事,你也没事吧?”

“没事!”

“好了既然没事,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等下又不知道跑出什么来。”

日子一恍,又是几天,这几日齐天除了把那吞天蟒血脉源力炼化外,其余时间便是研究这“九死一生功”想不到,这九域魔帝居然能参透如此造化,简直就是天大的福利啊!

“九死一生功”眼下他已是转了三回,实力不但回复成巅峰状态,更是又更上一层,灵若境大乘,谈得上是因祸得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