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古魔擎天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2172字
  • 2022-05-12 14:54:25

“哎,都怪我不知你的苦楚,一个女儿家整日里风里来雨里去的杀伐果利,想你是见惯了血腥场面,身上竟也沾染了不少的杀戮之气,唉!孩子杀人对你来说或许不过是眨眼间的一瞬,这于你以后的幸福而言却是大有不利阿,唉!为父的对不住你阿。”

此时魔皇凌厉的双眸中坠着一抹慈爱之色,许是他也为这长女的心思而操碎了心吧。

“父皇不必介怀,是非曲直皆是女儿所愿,又与其他人何干,女儿这一世就一直陪着父皇不好吗?”

她眼中泪花隐现,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愿意去想去做,只不过多事情终究牵绊着你,让你无法去想太多,身为魔皇之女,她只有做的比别人更好,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身边所有的人,因为她答应过娘亲要保护好身边你爱的所有人,而母亲终究会成为她心中所有的痛。

这父女二人正说着话,这时候突然有一黑甲小吏来报,

“启禀魔皇陛下,适才大司命流风已推测到,九大魔器之一的“苍海遗珠”的踪迹,特使我来,禀告魔皇皇陛下是否早做打算。”

魔皇幽暗的脸上蓦然一喜,好!连声叫了几个好字。

“恩,你去告诉大司命就说让他速速前去查探,记住此事要做的隐秘,且不可了走漏风声,以免引的小人觊觎。”

“是,目下这就前去。”

“恩,你且先去,我随后便到。”

齐天却是不知道这些事儿,此时刻他眼中恍惚几事回荡,没想到这里面,事情却是如此的离奇。

待他将诸番事情尽都理清,方才回过神来,此时再看眼前却是幽伏一人,这人一身紫衣,身材伟岸多骁就见那人背对着他,负手而立,黑发飞扬而起。

“哼,能来此地便是与我有缘之人,即入我门,便是天意使然,小子你且对我三拜就是。”

齐天听他说的好笑,我这么不过就是误打误撞地来到此地,这才刚刚进来,你便突然的走出来,莫名其妙地让我拜你,你也是脸皮真厚,还真是好意思开口阿。

那人见他久未有动静,目下一冷道

“怎么我魔界至尊要做你师傅,难道你还看不上我吗,哈……你倒是无知无畏的可笑阿!

我去你才无知呢,魔界至尊很了不起吗?

齐天心里颇是恼火,这还啥都不知道呢,你这人就嗖的冒出来,连个思想准备都不给我,你不觉得这太突然了吗。

当下他语气不善地反问道,“喂,我说大爷,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刚才又是从那里冒出来的?”

“恩,你叫谁大爷,张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有那么老吗。”

说着他回过身来,齐天却是木然的一呆,我去这不就是刚才幻境中人吗,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突然又活过来了,不是乍尸了吧,难道是他死的太惨,刚刚又看了我生得比他还是英俊的面庞,这才会阴魂不散地又跑了出来,莫不是要借我的身体回魂不成。那可怎么办阿,

齐天心里打着鼓点,一双眼睛盯着他看了又看。

“那个,大叔,我有病……”

“你别看我现在能走能跳的,其实一到晚上我就大口大口的吐血,抽筋,身上好像是有一条条虫子撕咬似的,直叫人生不如死阿!”

“这些又与我何干,你是生是死皆是你的造化,我只是问你拜是不拜?”

一语说罢,他便不作大问。

齐天想了想,得!是生是死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既然他说要拜,那就拜拜吧,指不定这么老家伙有什么怪癖,就喜欢看人磕头的样子呢。

当下他整了整衣服,屈膝下拜,

“大帅哥在上,请受小帅哥我一拜。”

哈哈……

他这举动不仅惹得那人大笑不止。

“我说这帅哥一辞出于何说呢?”

“帅哥呀,是我们家乡对于心里最爱最崇敬之人的一种别称,我这么说您可明白了吧。”

“恩,还算你知恩识趣,你且过来,我这里有一物赋予你。”

说着他曲手成指,猛然间点上齐天的天灵穴,只感觉一道道意念如洪水猛兽一般穿透虚掩由自混沌中来,一时间齐天只感觉整个人要疯了一般,身体都不受控制一般开始变得扭曲,狰狞,这便是意念贯体的痛苦吧!

漫说是他齐天了,便是任他仙族强者,一时间让他接受如此多的意念,纵然是那天纵奇才也一定会被流窜的意念逼疯掉的。

还好这擎天或许是有意为止,只见这一道道意念甫一进入齐天的源灵识海,便如有意识一般不断的去开阔那本来如鸡蛋大小的初始元灵,眨眼的功夫那片源灵石海便是变得如沧澪巨海一般浑厚,缓缓的竟呈现出一派磅礴之势,当真是了得啊。

齐天从梦中醒转,说是梦他自己本身却尤为的清醒,所谓的庄周梦蝶亦不过如此,这一通意念贯体,他整个人尤是混沌中走来,一路的迷蒙初现,一些事近似懵懂,却又似乎了然,这种感觉说不出的怪异,就像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自己一般。

睁开眼睛,面前的擎天古魔已是老态竟显。

“小子,本君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日后如何便看你的造化了。”

“哈哈哈哈…我擎天一生当不负此。”

一言吟罢便如苍风云露一般化做飞灰浑然扫去。

眼前又是一荡,荒古大阵运转开来,齐天此刻周身盈转于一道冲天而起的虹光之中,渐渐消逝于虚妄之间。

罗刹海上一道虹光直冲天际,海中一叶青莲绽放出魔样光彩,此刻在那半人高的青莲之上立有一人,却不是别人便是那魔皇之女司宇殇雪,一脸寒妆如陌,此时她正对着虚空中的一道频视窃窃私语,

“父皇那人已然被这突然开启的荒古大阵裹挟向人间界域,现下我该如何,还请父皇示下?”

魔皇古幽的虚影闪现,此时他一脸的挪移之色,许久他这才决绝似地微叹道。

“唉!也罢我这就去召集七魔将以及八位散游长老,或许集合我等数人之力的联手一击,能助你挣脱禁止,直入人间界域也为尝不可,记住你此去务必要拿回魔界至宝“沧海遗珠”再者必须将那夺此机缘之人杀了,务必不让我魔界两族所打算暴露于人前,只是你此去,孤身一人,行事万望小心为上,人间界域虽不比其它,却也是非同小可啊!切记…切记…”

“女儿知道,还请父皇放心便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