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天涯海阁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2509字
  • 2022-05-13 12:25:16

“哼,嘴里没句话是真的!”

“天地为证,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啊,不信你问师姐好了!”

“哼!你们之间的事,拿我做什么托词。”

宣觅儿这里一脸的不忿,奈何齐天一直对着她挤眉弄眼的坏笑着,实在是不想管她们之间的事,还是去迎接几位前辈好了!

“哎!师姐你别走啊,你倒是给我做个证啊。”

“齐兄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惹人羡慕啊!”

正说着自身后走过来几个人来,那说话之人却正是东离剑宗的大弟子王少阳,以及纯阳宗冉氏两兄弟,御兽仙门的阚清儿,萧风遂等人,此刻他们皆是聚集在甲板之上,一众青年才俊不时的取笑别人几句,或是讨论一下最近各自的近况,以及一些修行中所遇到的奇趣异闻。

不多时少商宫连同戳魔岛,上清阁的人皆是都陆陆续续地来到,亦是也都在甲板上聚集起来,眼下只有铭崖寺一行却是早早地行在了众人前头,这一路怕是得有三五天的路程吧。

“各位,我们阁主有请诸位到下面的厅中一叙。”

众人这里正各自相谈甚欢,不想此时身后走出一行气质温婉的宫装女子来,皆是衣着考究,举止优雅,谈吐间透露着不凡韵味。

“你们阁主又是那位,何事又要见我们?”

“我们阁主便是这北冥神舟的主人,天下最富盛誉的鉴宝之所,天涯海阁的现任阁主,叶轻浓!”

一听这天涯海阁的名头,王少阳几个立时就不淡定起来,开玩笑吗,天涯海阁的名头试问天下有几个人不知,又有何人不晓啊!整个玄域界最大的法宝鉴定场所,交易场所,那一年一度的鉴宝会更是众多名门大家分外推崇的盛会,而这叶轻浓本人,更是为天涯海阁增添了几分神秘之色,传言她八岁即任成天涯海阁第十代阁主,历经七年商海沉浮,终是成为即她师父柳轻语之后的另一鉴宝大家,据说在她手中阅过的法宝,无论是品阶,灵性,适宜之属性皆是一眼即可娓娓道来,所详之精细,可谓今古奇才啊!”

“天涯海阁很有名吗,为何我从来都没听过?”

听他这么说,王少阳几个一时楞在那里,此刻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就连宣觅儿与南宫希芸都是一脸的鄙夷之色,弄的他是老大的不好意思。

“奥,也难怪齐兄初入我仙道界,有些许之事不了解,却也是情理之中,这天涯海阁本是我仙道界的一脉传承,专门是以鉴宝为业,历界的阁主又都是出自女流之辈,故此又称其为闺阁大家。”

“嗯,如此说来这小丫头倒是颇有些道行,见见也好。”

说着他当先一人迈步而入,众人也是只有无可奈何的份儿。

要说这北冥神舟却也是精巧非常,上下九层,这第一层至第三层,都是经年被以上古符印封锁着,内外更是有小仙境强者守护着,旁人莫说进去,只怕是靠近少许都会被无形的压力所震慑的退避三舍。往上一层便是阁主的修寝之所,还往上便是一座装饰奢华的会客大厅,上三层住所则是仅供百人留宿的客房,再有就是甲板上那可容下百人的眺望台了。

此刻那颇为奢华紧密的会客厅中,十大仙门的长老,弟子们聚集一堂,大厅的深处一方龙纹雕栏围幕遮挡处,纱帐内里,一袭白衣,素染清辉,那白衣衬托下的女子,此刻芳容被一掩青玉面具遮盖住,却只是观其神,目其态,便可以知晓这女子的倾世容止。

“诸位,仙道界的朋友,在此我代表天涯海阁,感谢诸位能给小女我几分薄面,此次邀请诸位只是因为我天涯海阁每年一次的鉴宝会,已是定在了此处,并且于明日正午时分举行,到时还请各位定然都要莅临才是,还有就是此次北海一行,小女子亦是带了几位高手,想位这北海仙门略尽绵薄之力,还请诸位前辈应允了才是。”

“那里,即是阁主有心相助,我等又岂会拒人于千里之外,只是此行路途之上,还要叨扰阁主一二了。”

“无妨,此行各位的吃喝用度,大可放心就是,我天涯海阁虽不比诸位前辈畅快江湖间来的随性,却也是小有薄资,各位只管安心就是。”

“如此老朽,待大家谢过阁主。”

玄农子谢罢,那女子却是旁然立起,微带笑意道。

“诸位请自便,小女子还有俗事未理,这就失陪了。”

“无妨,阁主自便就好,切莫引我们误了大事!”

众人一一见礼,待那女子隐退之后,正厅上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鼻而来,随后一盘盘美味佳肴被端了上来,色欲熏香不说,口腹之中更是与之共鸣般,竟起了饥饿之感,着实是享乐啊!

众人这里被激起口腹之欲不说,单说这叶轻浓此刻回转闺房,那原本祥和的语调突然间变的寡淡起来。

“君师,这些个玄域界的人杰中,可有你我要找的人?”

一袭黑影处在黑暗中,恍惚间一声比之语调更为神秘的声音响起。

“有,不过我实在是看不透他的深浅,甚至于他从何处而来,我都无从知晓。”

“欧,能让号称鬼辩阴阳的鬼君师都束手无策的人,不知是那一派门下的弟子呢?”

“哼哼!说来也是可笑,这一众女子身后又如何混得下一个男人来,想来天一教如今可算是出尽了风头啊!”

“君师说的是那名叫齐天的人吗?好,我知道了,我这就派人去拜访他,也好事先与他接触”

咚咚,敲门声响起,正要休息的齐天此刻懒意洋洋地走到门前问道。

谁啊,我已经睡下了。

“齐公子,我是碧儿,奉我家阁主之命,特来献上薄礼一份,以做明日之筹资,还有我们阁主让我告诉你,日后若遇麻烦,大可来我天涯海阁,以后你我两家还是要常走动的好。”

吱呀一声,齐天打开门,换上一脸的倦意使然。

“嗯!阁主一片深情厚谊,就说我齐天记下了,只是这常言说的好,无功不受禄,不知道碧儿姑娘可否坦诚相告,你们阁主心里到底是何打算,实际说来我齐天不过只是一个初入仙道界的无名小卒,能得你们家阁主如此抬爱,想必定然是有原因的吧?”

“公子莫要多想,我们阁主还言道,天道无常,玄机难测,公子亦不要妄自菲薄才是。”

这丫头言语间颇为周密,实在是套不出个所以然来,也罢既然是送上门的好处,又岂有不收之礼。

“这是我天涯海阁,至尊宝卡,是以玄水紫金晶熔炼而成,专门用来储存法币灵石之用。”

“这是何物,银行卡还是信用卡?”

“公子所言的银行卡,信用卡,碧儿着实是没听说过,想来公子初入仙道界可能还不了解,仙道界不同于世俗界,以黄白之物做为流通易换之纽带。而我们仙道界则是以灵石,灵丹,或是其他等值之物,例如法宝,天材地宝皆可作为交易的筹码,这些东西一旦大批量流通起来,又着实的要费心安放,为此我天涯海阁特别寻访了百余位炼器高手炼制出这至尊宝卡来,此卡是以五种颜色来区别级别大小,分别是鸿蒙玄黄色,曜日赤冥色,天启紫金色,姣白云水色,木离兀青色,对应着五行灵力,内里更是构造出一方咫尺天地,类似于储物须弥芥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