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魔神再现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3795字
  • 2022-05-12 20:42:41

“哼,好的很,不识抬举,那就休怪我手下无情了!”

说着他右手轻抬少许,手心处一股黑芒隐现,内里更是噼啪作响,竟有雷电掺杂其中,微微轻笑道

“我这紫影魔殇,倒是刚参悟不久,就是不知道实力如何,两位美人若是有性趣倒是可以来试试。”

“当我们怕了你这魔人不成。”

说着秋若琳已是杀招大起,半空中那方玄水蛟龙身上原本还是密集着鳞甲的地方,此刻竟是衍生出一条条足有一人高下的尖厉骨刺来,尤似生出千百只手脚一般让人见而生畏,只怕要是被它缠上,还不得被搅得粉碎。

头颅间一袭桡骨金琢,微露着一双凶芒必露的眼睛。

嗷,蛟龙吼啸着扑向那魔族太子,巨口开合间一股扑鼻血色笼罩向四方,翼公子尚且不作回应任由那玄水蛟龙将他吞没,巨大的蛟龙口上翼公子傲然俯视。

“哈哈,我且去会会这条蛟龙,几位小美人可不要想我啊。”

说着他手中作势欲出,紫影魔殇脱手间变得圆如玄月归天,雷电随之响候,噼啪炸响于九霄之上,嘭嘭嘭…一道道紫电竟皆劈落在那玄水蛟龙身上,蛟龙铮吟,刹那间皮开肉绽,与此同时那腹中的翼公子更是狂暴而起,手中牵引紫电,挥手间已是劈裂裂心腹百味,五脏六腑更是被他毫不怜惜的劈斩殆尽,轰隆一声,紫电穿透蛟龙体外,皆连爆破开来,爆炸之声响彻周天,随处可闻。

蛟龙那巨大身体轰然倒塌成数股,随风湮化成烟。

高天上翼公子额角龙角浮现,魔纹虚恍,两翼张开,铺展着,双臂抱拳而立。嘴角微微上扬道。

“怎么样,我可配的上尔等!”

噗,口中一甜,邱若琳此刻已是中伤不起,此刻她斜靠在一名女子身旁,娇颜上眉角苦皱,强撑着骂道。

“魔头,还我的玄水蛟来,即便是死,我也要与你同归于尽,”噗,

她这里激动不已,却是又牵动伤势,一时间咳血不止。

“秋姐姐莫要动气,切让小妹来会会他!”

灵念催动下,“破月山河镜”,倏地飞起,才至半空已然便的如屋宇一般大小,内里间一道光阴之力飞射而出,微微逆转间,已是将因果牵引,须知时间事,皆由因而起,由源而灭,就见那丝牵引之力,飞转间已是将那翼公子裹挟而去,直直的没入镜中,万万没想到这镜子竟还有如此妙用。

“山河逆转,斗转星移。”一语道尽诸般因果,此刻内里的翼公子手中紫影光华殆尽不说,与外界微一的一缕联系亦是被隔绝在外,也不知道那帮手下现下是如何处境?

“也罢,我且试她一试。”魔影重重,在外人看来不过眨眼的功夫,于他而言,却早已经,上下左右前后的转了一大圈,任他使尽浑身解数,亦是难以撼动这几无实质的虚空结界,似乎为他量身定做一般,方圆之内只余这数米的禁止之地,没办法他也只好就此作罢,这该死的禁止,破又破不得,打又打不得,却是该如何是好呢。

“哼,以为这样就困得住本公子吗,等我出来看不把你这小美人好生厚待。”

“哼,以为这样就困得住本公子吗,等我出来看不把你这小美人好生厚待。”

“无耻,”

独孤莺被气急,正要再施手段,眼前却是一恍间,被人拦腰抱在胸前,与此同时适才她所站之地,亦是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声乍响所包围。

带她回转天暝,已然是看清了来人,

黑发散束于脑后。

此刻一脸痞意的齐天,努力的使自己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啪,掌音回荡不止,此刻的齐天楞在哪里,手抚着那尚且开始肿胀的侧脸!

“你这悍妇,我好心救你,你不思回报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打我,真是毫不讲理,”

“救人,好,就算你是在救我,可你的手放在哪里…哪里的,分明是有心轻薄于我!”

独孤莺此刻还在为适才自己的一时大意而后怕,露了踪迹给那魔人不说,还被这淫贼占尽了便宜,那支手儿动来动去的,还说自己不是淫贼!

齐天一时之间被她驳的无言以对,面上尴尬道。

“事出紧急,难免会有些身体上的接触,江湖儿女又何必在乎这些小节呢!”

“你不在乎,我在乎。”

“那就是没的谈了!”

这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倒是颇为的融洽,全然不理那刚刚才从镜**来的魔龙太子。

“喂,你们两个人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这样子本公子可是很没存在感!”

“别吵!”几乎是异口同声,试问当你在专注的做某件事时,都不会想让别人在中途打扰。

“好了,好了,小子依鸟爷我看干脆你也把她收在帐下得了,反正加上这两个都已经是好事成双,也不差再多一个不是。”

啪!“谁,谁打我,神兽的脸,也是尔等可以轻易触摸的?”

“我,叫你出言不逊!”宣觅儿本来躲在那里,却也是不愿意多过问太多,不想这liu氓一般鸟儿,却又满口污秽之词,居然还拐带上她来,一时气不过,这才一掌抽了下去,亏的玄火鸟儿体质逆天,否则以它现下巴掌大小的身体,还不得抽成肉泥啊,饶是如此玄火鸟儿亦是被抽的飞旋了几个弯,头晕目眩地立足了身体,这才开口骂道。

“呔,这不讲理的丫头,鸟爷我招你惹你了,偏要找鸟爷的麻烦?难不成真是你心里有鬼,此刻见齐小子美人在怀,吃醋了不是?哈哈…”

“一”

本来还一副心知肚明,料事如神的玄火鸟,此刻急忙的收住它那颇有些张狂的笑声,故作伪装道。

“唉!事事无常,怎可竟如人意乎!”

这装逼的样子在几人看来却是格外的好笑,若非处在如此环境,只怕是早已笑作一团!

南宫希芸适时的走了过来,

“魔族,龙魔太子,好大的胆子,竟敢独闯天一教,只怕是活的不耐烦了!”

啪啪…接连击了几下掌的翼公子,此刻却是分外的有了兴致。

“好好,这次的出行,果然是妙趣横生,本公子却也是越发的喜欢人间界了,它日待我魔族扫荡了六合,必然要多多流连此地,哈哈…”

“哼,无耻之徒吃我一剑!”

宣觅儿事先发难,冰璃子剑化作漫天冰锋横扫而来,一剑无悔,光影竟起,随着那股剑意横流直直的杀向那所立之人。

翼公子手上却仍是闲庭信步一般,待那剑意迫及眉梢之时,右手一阵魔纹泛起青紫光晕,自他眼中可见冰锋层层碎裂,与此同时那股魔纹迸发出耀眼的青紫之光,光芒化为千珏魔刀,幽深似海一般微微轻吟着。

“常言说的好,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这千珏魔刀自它出世起除了百年前的那场人魔之战,便久不曾显于世间,今日也该是它招摇饮血之时了!”

千珏魔刀被他的念力所引,一时间战力激昂起来,那宽大的刀身上隐隐有黑暗魔龙的影子在其间浮动。

嗷!魔龙嘶吼着牵带着魔刀飞杀向众人。

魔气悬盖下,只感觉天昏地暗,隐隐间有风云雷动,尤若战鼓惊驰,震慑人心,咆哮的龙音更是震聋耳溃,几人皆是捂住了耳朵,苦苦支撑着。

齐天此刻见宣觅儿处在哪里,心里着实担心她万一不敌有它那可如何是好,“

也罢,师尊你待我不薄,我也不会看着你最喜欢的徒弟去死,现下只好麻烦师父你老人家帮我隐藏一二,万不得已千万不要让她们知道我身付魔气的事情!

“嗯”识海中古魔擎天轻点了一下头,繁手之间轻划而许,既而又回转虚瞑之中,口中隐隐有诀意吐露。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魔刀快要劈斩而下时,此时的齐天已是将魔气用转周身,魔神虚影闪现,原本正常的身形亦是随着魔气的充斥,而逐渐的变大,外人看来他还是他,不过就是在他高大的虚影下却并未掺杂了什么,那些飘身在体外的魔气早已是被遮挡的干净彻底。

巨大的魔影,奔向那把魔刀,右手曲起在胸前以肘间对上那魔刀,一挡之下,已是将那股杀意格挡,魔刀亦是被打的倒飞了出去,见势不妙,翼公子适时飞起,操手间已是直取那飞退的魔刀,嘭,魔刀巨震余势不减不说,便是他亦是被震的虎口裂开,血光泛起,推势之大,被波及的他亦是被魔刀之上的那股格挡之势震飞了出去。

噗,“好霸道的魔气,这怕不是上古的魔帝降临此间,却是为何会对一帮人族如此眷顾,想来是存着什么意图,嗯,魔帝之威可不是我能惹得起的,现下还是早早的退避为好,说不得他老人家生起气来,那捏死我,还不跟玩似的!”

“好啊,即是前辈在此,晚辈退避就是,还请前辈莫要累及我等,这就告退了。”

说着他蓦然飞起,一道涟漪升起,他竟破空而去,想来手里亦是有什么逃生之法。

一在他走后,一道尤为高亢醒目的女音响起。

“魔人突然进犯我天一教,纳新大会现下提前结束,所有在秘境中的竞选着,皆会被传送回广场,切记莫要再多做走动!”

诸事散尽,此刻的几人亦是不免一阵后怕不已,这次试炼死去的人不说,活者的人亦多是非常的侥幸不易啊!

眼前一黑,本自消耗过多的齐天,此刻却也是支撑不住了,身子一软,他适时的倒在了身旁独孤莺的怀里,连带着她亦是被压倒在地,此刻一脸羞愤的她,正努力的想要撑起这可恶的家伙,怎奈她适才真气耗损,一时之间却实在是毫无办法,不免无助地看向二女,以及那只此刻一副深谙此道,对此情形颇为欣赏的玄火鸟儿。

“哎呀,坏小子还不快起来,这副样子成何体统!”

却是久不见他回应,南宫希芸这才不情愿地走了过去,蹲xia身去,语带生气道。

“好了,我不怪你就是了!”

“哎呀,不好了,齐天晕倒了,连气息都微弱了起来,莫非是刚才他使用了什么禁术不成?”

闻听此言众人皆是围了过来,将齐天扶起在一处石岩下,亦是如她所言双目紧闭,气息几不可探。

“怎么办,齐天你不要死啊!我这就让师父和几位掌门来救你!”

说着她转身面对着虚空大喊道。

“师父,几位掌门,你们快救救齐天吧,为了救我们他真的快死了!”

说罢却是又伏在齐天胸前哭泣着,叫喊着他的名字。

“南宫师妹,莫要着急,等下师父她们来了,兴许会有办法救他的也说不定!”

宣觅儿此刻亦是一脸担心之色,先前对齐天的偏见亦是一扫而空,此时亦是守在齐天身前,不无忧虑地安慰道。

“不担心,你叫我如何不担心,在我们正危难的时候,他总会挺身而出,为了救我们他现在就快死了啊!”

一语把心痛道尽,此刻不说她二人,就连独孤莺几个女子亦是不免悲戚起来,玄火鸟则是一脸的惋惜之色,悠悠呓语道。

“没想到你小子如此的命短,日后身边少了你一个吵嘴抖乐的人,鸟爷我不知道还能不能适应的过来!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