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伏杀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2700字
  • 2022-05-12 20:41:26

光影浮动,不过眨眼的功夫,当三人再次睁开眼的时已是在秘境之中。

与此同时,天一教一处偏僻之处,一身笼罩在黑甲中的少年语气沉冷道。

“去了试炼之地,呵呵,那倒是好事,梦灵使何在?我要你做一梦境出来,本公子也要去凑个热闹,倒是要这些自命不凡的人族,晓得我们的厉害!”

“是!”他这话说罢,褐发阴戾的长衫老者越众而出,微微扼守道

“公子放心,试问天下谁人可以躲过我的梦境侵扰,属下这就做法便是!”

“这是那里啊,这笼罩天地的巨大林木,真就是无边无际吗?”

“这里是无尽森林,试炼者的第一关卡,无尽森林里有的是魔兽,巨妖,鬼魅之灵,等下你我都要小心才是。”

她这话说的不假,此刻见齐天与南宫希芸二人一脸迷茫的样子,宣觅儿出言提醒道。

“奥,想来师门的底蕴也差不到哪去,师姐你见多识广,接下来我们该怎么走?”

迷雾遮盖下,四下的视野也不过一两米长,现下莫说是齐天了,就连一直淡定者的南宫希芸亦是一脸的浑噩之色,想来这连日里的风波,确实也是累了。

话音才落,一道柔音绕梁而下,言语低迷,像是蛊惑,又像是在警告众人一般。

哈哈…天一教倒是舍得这几十上百的人族诱饵,哼,我偏就上当,看你们如何消受的起!

“谁,在这里装神弄鬼的?出来!”

听声音似乎是个极为艳丽的女人声音,莫不是又有**,齐天如是这般想着,下一秒一个长的奇形怪状的动物一下子自虚无中显露出来,这怪物尖嘴猴腮,似猴非候,似妖非妖,光秃秃的脑袋上缀着一抹猩红之印。

齐天被这突如其来的怪物给吓了一跳,一想到刚才心里幻想的美境,脸上不由的一红,气急败坏的正要发作,倒是宣觅儿皓腕一抬拦住了他。

“不急,这是噬妖,专以魅音来**途人,再趁其不备取其阳气,吞噬其身。”

“哈哈…没错这小妮子倒是有些见识,看来今次的试炼之地却也来了不少的能人。”

那噬妖说话间极尽谄媚之态,俄首弄姿的样子倒颇有几分世俗俏妇的引魅之色,一副对时势混不在意的样子。

“哼,跟它说这么干嘛,长这么丑还出来吓人,恶心似了!”

这话说的极为刺耳,那噬妖听来就更为的难堪!

“你说谁丑,哼,无礼的丫头,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呵呵你长的倒是可人儿一个,一会看我不挑花你的脸,在上面画个王八如何呢?呵呵!”

“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南宫希芸二话不说自袖中抽出一把盈尺的宝剑,不见她有多花销,不过只是简单的抽与刺,那剑在她手中便像是活了一般,招招皆中要害,噬妖儿被她逼得急了,身形一顿,既而消失不见,几乎是眨眼间又在她身后出现,爪刃抛乎间已是近在咫尺,眼瞅着就似要逼近她那如花似玉一般的娇颜上,说时迟那时快,就见宣觅儿此时轻剑一引,剑意盈尺间转化为凝实,几乎瞬间便已是挡在了那爪腹之下,轻轻一挑,勾勒间已是将她二人挪出在两米开外。

与此同时齐天体内魔气集聚成殇,招手间一把魔刀已是被他凝聚成形。

“躲开,看我血影魔刀的厉害!”

巨大刀影飞速旋转于百米开外,刀气斜斩向四面八方,片刻间已是快要逼凌己身,噬妖儿见此刀影却是不躲不避,脚下虚踏少许,已是消失不见,刀影虚恍竟似劈空而去,大地起伏,山影掠动,碎石崩碎飞溅而起。

二人看不出分晓,不过单凭这刀气的威势,就不敢小窥于它。

宣觅儿适时飞落于地,子剑轻吟间已是化身千万,剑影浮诛,几无藏身之处,却还是不及她灵巧诡变,此刻宣觅儿见久无成效,脚下一点,一把逐水之剑被她轻易的隔空摄取了出来。

“水月光天,掠影成杀,”剑意飞掠,密布周天,交织间已是穆然成阵,好似怒水漩涡,扭转间奔杀四方,噗,一把剑斜刺里直插天际,恍惚时宣觅儿已是手执子剑,剑上尤缀着一道血色虚影,微微挣扎而许,已然是没了气息。

“好好,师姐果然是惊艳绝伦,如此幻妖也都被你所伏,看来师父她老人家选你做接班人亦是慧眼识珠了。”

“好了,多余的话就别说了,现在我们还是去看看那些个闯阵者的境况吧!”

宣觅儿对齐天可谓是讨厌至极,若不是先前借着他由头,这才好不容易把那无谓桃花散去,此刻她真不愿意理会这小子。

三里外一个临时搭伙的小队,此刻四五个女子望着眼前横卧的几具死尸,几个刚刚还是鲜活的生命,眨眼间即是香消玉殒,此情此景又怎不叫人莫名恸怀啊!

“玉儿莫哭,我大楚国的公主,断不该如此胆小怕事。”

楚冰纤此刻虽是嘴上说不怕,面上也还算得上沉着,保不**里却还是七上八下的越发没了底气,位居楚国?七公主的她,自小便被父皇与众人捧在手心,何时又会有怕意之怯。

身后的白衣女子,清丽之颜上,此刻缀满了惊恐,伏在一具尸首上哭的梨花带雨的,身前不远处此刻正有一场

打斗在进行,一袭紫衣莹缀着少许冷陌,此刻与之对敌的是一只身达数十丈高的六翼魔狼,宽大的翅磅上刺芒凌厉,狰狞间那本是布满雪白毛发的狼身,突然间生出一节节类似于骨金一般紫金灵甲来,密布全身,竟是将周身皆护在内里。

司徒允儿此刻对上这六翼魔狼,倒还算是游刃有余,此刻她皓腕之上环星点点,摇曳间已是操纵着数十块大如岗顶的石头,飞速地在那六翼魔狼周身旋绕不下,不时的游击而起,震裂于虚空之间。

反之那头六翼魔狼则是格外的吃力,每每都是险之又险地躲过她数次袭来的杀招。

嗷,六翼魔狼见久之自己着实也难以占的分毫便宜,怒吼一声六只巨大的魔翼突然间全都做张开状,飞羽挺拔间,嗖嗖…如飞星斗逝,眨眼间已然化为万把雕绫羽箭,这箭吟自虚空,好似万千星河为之恻隐,一引挥发而近,四野亦是被这威势锁定。

司徒允儿看着这密如烟雨的羽绫箭,目下却是不急不燥,脚下一点纤尘幽若足下星河,几番折转已是在高天之上,黑发激扬,魔气隐露。

“天地阴阳,魔转星河。”

这几句箴言方才吐露,便如九天幽潮激荡而起,所过之处皆是被它所牵扯,洪水猛兽一般瞬间扭转开来,连接天地的巨大风暴潮流一般席卷向那股箭流,两相碰撞间,虚空大地都唯之颤抖,嘭嘭…

爆裂声不绝于耳,一袭紫影划破天际,白芒挥落间,影刃百斩,一时间六翼魔狼被杀的避无可避,嗷,一声接一声的啸音破开须弥,竟自震颤着整个秘境,嗖嗖,几乎是刹那间,一把剑已是**心腹,揪心魔狼不甘的吼啸着,身形一顿,好似烟云一般寸寸湮灭于时空之中。

司徒允此刻傲立其间,微微风起,将那秀发吹拂而起,飘逸间已然是仙子临尘一般。

“哼,若是哭有用的话,天地间又岂会又那么多的不平,人世又怎会有这么多的悲欢离合!”

此刻尚且悲咛的女子不仅有些萎靡地看了看她,既而又是无比悲伤地望着眼前那具尸首。

“宁儿自小便与我一同长大,她虽然是俾女身份,却始终是亲如姐妹一般,若是知道此行的凶险,我断然不会要她一同前来的!”

“好了玉儿,事已至此,我们还是将宁儿早些安葬了才是!”

楚娉玉此时虽是诸多不舍,却也不得不面对这份伤痛,眼下她们该考虑的是如何以最快的速度避过那群翼魔狼的追杀,一旦群狼赶来支援,即便是她们五个也只是徒添伤亡的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