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再遇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4086字
  • 2022-05-13 11:15:27

玉盒轻启,一道紫气冲天而吟,紫光中一条巨大龙影飞旋而起,四下游弋着!

“紫气化形,龙影成蜃,这是地品高阶秘宝,能有如此强劲的紫气环绕在左右,龙神紫影更是成形已久的样子,这莫非就是荒古遗册里说的希灵秘宝,“玄天宝鉴”此物专门用来发掘灵气,真玄之气,甚至于仙气等灵感之气,内里空间更是巨大无比,亦可以用它来储存灵气,久之待那灵气沉淀为灵力,更是助益良多啊,若是有谁将它贯满的话,实力那可是堪比千劫以内的真仙境强者啊,故而你也可以把它当作一件法宝来使用。其中诀窍真可谓是妙用无穷啊!好好…”

一连说了几声好,想来紫陌真人是不会再犹豫的了,地品真宝啊,那可是仅次于天品至尊灵宝的真宝啊,任谁都不会轻易将它拒之门外的!

“真人,此宝可还称心,那徒儿入门之事是不是可以定下来了!”

“嗯,本座就权且收下你了,想来为了我天一教未来的发展,列位先祖在天之灵,亦是会体谅我等一二的,那就这样吧,淳于师妹去通知众门下,就说我天一教今日破例收下一名弟子,便是这位齐小哥,日后他便是本座的二弟子了,与觅儿同列我天一长院弟子。”

“是!谨遵掌教之命!”

哼,天杀的小子,算你走运,渊冥仙府你倒是洪福齐天,就是不知道这秘宝之事一旦泄露出去,到时连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哈哈…

修真一途,岁月无止,眨眼光阴,三天时间已是悄然而至。

这一日本是天高云淡,春风如细柳一般轻抚人面,齐天犹自屋中醒转,意味深长地伸了个懒腰,这才起身走向门外。

“唉,又是新一天的开始了!”

“师姐…你还没起吗,师父可是交代我们早些去弥天殿守着的!”

这没来由的一嗓子,对于宣觅儿来说却早已是习以为常,三天里自打第一天开始这无理的小子就对自己开始了没日没夜的精神摧残,除了每日里一大早叫她起床以外,到了晚上就更是吓人,居然还一个人整夜的待在他门前,不时的伴随着他的傻笑连连!

“师姐,你还不起吗,一定是昨日里睡的太晚了,这样子对皮肤可不好呦。”

颇似无奈地翻了个身,实在是不愿意如此就屈服下去,可那声音如琴音绕梁一般,四下都被这声音弥漫,自己想躲也躲不掉啊!

“齐天,你混蛋,这吗多师姐妹为什么只盯着我一个人,师父都不过问我早起或是晚起,你倒是来多什么嘴,滚!”

“好吧,其实我来是想告诉你,半个时辰前无家来了几个人,看样子又是为了你而来。”

“什么,唉等着!我这就来!”

谁会想到原本顾虑太多的紫陌真人居然会突然转变了态度,不仅让他入了门,居然还破天荒的让他和宣觅儿住在了对面,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此刻由不得他不去多想什么。

宣觅儿这里梳洗打扮后,便随着齐天一行往弥天殿走去,一路上这混蛋叽叽喳喳的,比那liu氓一般的鸟儿还要烦人!

“那个师姐你跑这么急,莫非你真是看上无家那小子了?”

“滚!你知道些什么,我是怕他们又说些什么,万一师父她老人家再被人说的动摇了,我不就真的被动了!”

“也是,不过你老是这么防着也不是办法啊,我看不如这样吧,其实要拒绝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死心,让他彻底绝望也就是了,这样师姐如今谷中来了这么多的少年英才,你不如挑个略显顺眼的,与师父和无家那小子编个说辞,就说你心属谁谁不就行了!”

“滚,混蛋,这不一样还是不行!满肚子坏水,再要废话看我不打你!”

“好好,我是混蛋,我不管你了还不行,师父那里你自去交代就是了。”

“你…”

“这位师姐,这人是谁啊,竟然敢在天一教内如此的放肆?”

“奥,师兄莫怪,这人是我天一教掌教师伯前日里新收的弟子,本门长院二师兄,齐师兄。”

“什么,天一教不是素来只收女弟子吗,缘何会有男弟子在此,莫非是天一教改了规矩,这可就奇了!”

“哼!”齐天不理众人都在看他,这天一二弟子的风彩,依旧还是没精打采的装睡着!

“小淫贼,是你啊,你怎么会在这里,是来找我的吗?”

齐天被这声音惊醒,这才睁开眼睛,是她。

“丫头是你啊,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几日不见你倒是越发的光彩夺目了,嗯!”

说着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起来,一袭紫衣,长发披肩而缀,清新夺目之气溢于言表,只见她赤着双足立在哪里,玉足下不施鞋履,却也不见她有任何不适,三寸金莲下却微微有盈光缒显,想来她是有什秘法可以御气而行吧。

“看什么啊!这人儿就没个正形!”

南宫希芸此刻是格外的高兴,心心念念的人儿,失而复得不说,这讨厌的人儿居然还如此的会讨人欢心,眼神之中喜悦之情不言而喻,就连嗔怪都变的如此的ai昧了。

“我说丫头啊!你可是那里不舒服啊,怎么扭扭捏捏的不像男人样儿?”

“你,你才不像个男人样儿,人家一个姑娘你说什么呢!”

“哎,这就对了吗,我还是喜欢da,da咧咧的样子,看着也舒服不是!都是自己人,在我面前有必要装的这么小鸟依人吗?看的牙痛!”

“你,哼,不理你了!谁跟你是自己人?”嘴上随说着狠话,心里却是美滋滋的甜,他刚刚说了什么,自己人,他把我当成自己人吗?

“那算了,刚好我也有事要做,师父那还等着我呢。”

“你等等,”见他要走,南宫希芸却也是急着追了上去,一只手已是牵在了齐天手臂之上,玉颜娇花轻轻靠上齐天肩头,被齐天这不解风情的又给推了出去,这一幕颜色让人看来不免皆是眼前一愣。

“这又是哪家姑娘,却与这人如此亲热至此,难不成两人是一对情侣不成?”

“二师兄真是不检点啊,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还如此放纵,唉!日后还是离她远点的好!”

两个人一路打打闹闹的,倒是格外的引人注目。

弥天殿中,此刻宣觅儿吞吞吐吐的也不知道究竟讲了些什么,总之殿中的几人除了震惊,还是震惊,特别是无忧儿,早已是气急败坏,一连说了几个不可能,却仍是难以置信。

“哼!我倒要看看,这阴险的小子,究竟用了什么手段,能让我觅姐姐如此的倾心于他?”

无欢此刻亦是一副颇显颓废的样子,神色黯然道。

“如此,我祝师妹与这位齐师弟早结连理,一生幸福!”

“觅儿谢过无师兄成全之美意!”

这边齐天还不知道这些事,等在殿外许久的他,忽听殿内有人叫他的名字,这才走了进来。

“齐天,你还怵在那儿干嘛,还不快过来拜见几位前辈!”

“是,师父,晚辈齐天见过几位前辈,”

说着齐天一一抱拳行李,在经过无家一方时,两道酌人心魄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看的他一阵恶寒不已,顺着那目光回望过去,就见一男一女两人目光凶狠地望着他,那样子跟五百年前我亲手杀了他们似的。

“哈哈,前日里听门下报于我,我还不信,没成想今日一见却也是真真的无疑,我说紫陌掌门,这便是你说的得意弟子了吗?天一教果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这番话说的满是讥讽之意,任谁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有意挑衅啊!此事也就是他纯阳宗敢这样,别人谁会贯着你!

“哪里哪里,正所谓穷则思变,一味的迂腐只会越发的误人误己!”

“好了,好了,诸位莫要再争了,这事毕竟是天一教的家务事,我等确实也不便过多议论,还是在此地好好游山玩水的好。”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少商宫五老之一的玄农子,这和事佬当的倒是格外的称心。

一抬头却见南宫希芸这丫头居然也和这小子走到了一起,当下呵斥道。

“芸儿,你去哪了,为师到处找你。”

南宫希芸此刻与齐天站在一处,见是师父叫她,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齐天,又恢复成适才小鸟依人的模样。

“师父,芸儿去四下走走,不想让我遇到了他,你瞧他便是在仙府秘境救我之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玄农子悠然看去。

“原来是他,如此为师还要亲自谢过他才行!”

说着他亦是上前向着齐天拱手道。

“齐小友,别来无恙了,若非芸儿她提醒,我倒还真想不起来当**也在秘境中呢,芸儿贪玩成性,在秘境之中还多亏了齐小友三番四次救她于危难之间,老朽这里不盛感激,在这里谢过了!

“前辈客气了,这一声谢着实是不敢当!任谁在那危难之时,亦都会伸出援手的。”

他这里二人正说着话,身后不防一袭红衣曼妙的无忧儿亦是也走了过来,明眸间一丝敌意不言而预。

“这位想必便是宣师姐口中的齐师兄吧,忧儿这厢有礼了,不知道齐师兄家籍何处?家中父母亦做何营生?”

齐天望着这小姑娘,眉目间春水抚弄,哼,丫头心里憋着坏是吧?看我如何让你对我另眼相看!心里想着面里却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儿,皮笑肉不笑地回敬道。

“呵呵,师妹是问我吗?唉,说来惭愧,师兄我自小父母双双被贼人害死,家道中落之时,我亦不过襁褓中也,时有忠仆王老伯,日里以乞讨为生,每日里wen饱不济,勉强养育我一十三年,三年前王老伯去世后,我便四处漂泊,久经辗转,幸得老天垂怜师兄我啊,得遇高人传习仙法术数,如今又拜在师尊门下,师兄我也是苦尽甘来了!唉!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啊!”

他这一番煽情讲述,本身就是借鉴前身世界里那些个玄幻小说,初来主角命运悲苦沉浮,历经劫难,方才三五红颜相伴左右,逆天无始亦都撼动过天地。

与他们不同的是,齐天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他亦不会知道未来他又会归于何处,生机无限,前尘却渺渺茫茫。

一通胡说,于齐天而言却讲的有声有色,别人听来真就像是处在一旁同样是历经坎坷一般,此刻众人脸上皆是一脸的惋惜之色不说,南宫希芸与宣觅儿更是娇颜之上泪盈可见,想来亦是被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了!

“想不到齐兄居然还有如此悲惨的身世,实在是令人惋惜啊!”

东离剑宗此番来的还是秘境中那几个人,此刻与齐天正说着话的便是东离剑宗大弟子王少阳,身后依次是,北鸣风,古亦扬亦都是同门师兄弟。

“是啊,如此说来齐兄有此境遇,倒也是天意使然了!”

戳魔岛,上清阁两方依旧是水火不容之地,你方唱罢,我登场。

“确实,齐兄弟不知道这渊冥仙府究竟有何妙处,这所谓的仙府传承又是何物,不知可否透露一二呢?”

青阳子寻声问道。

他们两个人的年龄加起来都有两百多岁了吧,此刻左一个齐兄,右一个齐兄地叫着,倒是也不觉得不妥!

“那个两位前辈,叫我齐天好了,晚辈断然不敢与两位前辈同辈论处。”

“哈哈,是我二人冒昧了!”

“至于传承一事吗,我师父自会告诉各位详情。”

他这推皮球的功夫倒是了得,既不得罪任何人,又很好的保护了天一教的利益,想来别人是挑不出个理的!

众人这里正说着,外围却是有人来报。

“启禀掌教,门外一百三十五位候选人,已是全部到位,只等掌教和几位前辈莅临,也好考教众人实力。”

“嗯!可以开始了!”

紫陌真人正身而起,浅施道礼。

“诸位道盟与我一同前去观礼可好?请!”

“请!”

紫陌真人先人而行,身后几位长老亦是紧随其后,仙道十门来的这些个掌门,长老弟子亦是饶有兴趣地跟了上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