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舌斗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3940字
  • 2022-05-12 20:33:59

一众人御剑而行,几百里脚力却也不在话下,不多时隐隐可见苍峰绝壁下的一缕幽谷,闪耀着夺目的清辉。

“这位姐姐,下面可就是你们天一教总地了?果然是气势恢宏啊!”

“哼,花言巧语你这种无耻之徒,也配对我天一教品头论足!”

“是是,姐姐说的极是,可是呢就连我这种无耻之徒望见这等普天之下最神圣的地方,都会不由自主的心生愧意,自惭形秽之余本心更是一下子变得纯洁了许多,想来这就是此地神圣壮严之处!”

一句话说的是圆run通透,要不说齐天是段子界的一朵奇葩,区区几句话说来,片刻光阴那原本还是一脸寒妆的女弟子,此刻被恭维的喜笑颜开不说,心里亦对他这个无耻之徒的定义,却又是松懈了几分,一路上两人嘻嘻哈哈的聊个没完,把玄火鸟儿给羡慕的啊!酝酿了半天,才不好意思的对着自己面前的女弟子说道。

“那个姐姐,你多大了!”

“闭嘴,你这只大鹦鹉,嘴里竟是些污言秽语,再要废话,小心本姑娘割了你的舌头给我师父下酒喝!”

“唉!一样都是被抓的,你看看人家两个,鸟爷我不服,你这是对我的鸟格侮辱,我要去投诉你,你是在歧视神兽你知道吗?”

玄火鸟此刻真的是气炸了,一路上喋喋不休地控诉着自己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无奈这丫头就是一油盐不进的主,任他口若悬河,人家就是爱答不理的看着你,最后一人一鸟都沉默了。

御剑而下可见群山环抱中,一方玄铁重门高高屹立在谷口处,四下更是翠影叠峦,果木鲜花一应俱全,鸟语花香好一副人间仙境。

飞剑退去,另有三两女弟子迎了出来。

“觅师姐,你可回来了,掌门师伯找你的紧,叫我三人出来迎你来了!”

“嗯,师父她唤我何时?”

“不清楚,据说是无家有人上门来了,像是与上次无家的少公子有关,想来是好事吧,”

“真有此事,好,几位师妹把他俩带上,我去看看就是!”

众师妹应了声是,便都跟在她身后一个个心里皆是如是这般想着,想来是那无家公子看上觅儿师姐了,莫不是托人来说亲的,嘻嘻!

她们是这样想的,宣觅儿也是这么猜的,一想到此,心里不仅忐忑不已。

“唉!这惹事的丫头啊!”

“呵呵,宣姐姐日后若是我大哥有意娶你做我嫂子,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我这傻哥哥啊?”

一想到那日走时无忧儿偶然调笑时说过的话,她就没来由的心里产生一种抗拒之意,想来她是从未往这方面想过吧!

齐天看了看,将众人的表情一一收在眼底,心里不由窃笑道,

“呵,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现下情敌都找上门来提亲了!”

一旁chuan息了大半天的玄火鸟此刻却是突然来了精神,不无幸灾乐祸地开口道。

“我说小子需不需我教你几招,现下你小子的情敌都找上门了,你要是还不主动点,这仙女一样的小丫头可就是别人的了!”

“无妨无妨,他来是来了,别人答不答应还是一回事,现在说这话早了点!”

出了那玄铁门直往西走,经几条玄关密室,再入弥天殿,殿高数十丈,宽可百里见方,殿前有一门微开半缝,此刻搭眼过去,内里紫烟缭绕。

几人进入内里,宽广明亮的大殿上,分落着两排四五米高下,如荷叶一般尾部托起,以供倚靠之用。

正首位坐着的宫装女子,约是三旬上下,俄婉端庄,仪态万芳,想必这便是天一掌教了吧,下首坐着的,是一位打扮艳丽女子,年纪要比天一掌教大一点,眉羽间更是柔情似水,脉脉含情似的让人不敢直视。

“哎呦,这可是好了,如今觅丫头也来了,这事正是两两结合的大好姻缘,不知道紫陌师姐,你还有什么意见没有?”

那女子像是经常出入这里,此刻见是宣觅儿几个,娇颜一展,吃吃的笑了起来。

“淳于师妹,觅儿的归宿,由他自己绝定,如若真是如你所说一般,两个孩子皆是心属对方,师姐我又岂是强加干涉。”

“是啊,是啊,听师姐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不劳淳于师叔惦记了,觅儿的终生大事,是觅儿一个人的事,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至于无家师兄,只好劳烦师叔转告一声,我宣觅儿日后即便是以后要嫁,也只能是他人了,无师兄少年英姿,天下与之匹配的又何止一二人,还是早些断了此念的好!”

“呵,我说觅儿啊!师叔虽说在教中时日不多,却也算是看着你长大吧,要我说那无家公子也算得上我荒古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武道一途更是出类拔萃,与之匹配却也是一段良缘佳话不是!”

淳于羡本是个松散惯了的人,平日里又多是在外游历四方,四海八荒又都被其走了个遍,这其中亦是结交了不少的仙道友人,此番若不是受了那无家长老托付,她也断不会理此闲事,明里她虽对这掌教师姐言听计从,实际心里是一百个不舒服,资历不说,单单只是因为她是前掌教的关门弟子,这天一掌教之位就轻而易举的唾手可得了!她心里不服也罢,仇恨也罢,也唯有用逃避去回避这个不争的现实。

“哈哈…”

“何人敢在我弥天殿放肆!”

齐天这笑声还未尽,那边淳于羡却早已是怒声呵斥起来,一边骂着,四下搜寻着什么。

“是你,你是何人,何故在我天一教内大声喧哗,还有是谁把你放进谷里的?”

“我,我叫齐天,我之所以笑,是因为想到堂堂天一掌教的首徒,居然沦落到要去高攀无极洞天的地步,难道不是很可笑吗,身为本教长老,不以光大天一教为荣,居然还如此的放低自己去抬高别人,岂不是可笑吗?”

“你!师姐莫要听他在这胡言乱语,我这可都是为了两派的和睦相处着想,况且这觅儿与无家那也是门当户对不是!”

“哼,好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啊,好话都让你说尽,却也是更快了暴露了你排内攘外的心机啊!”

“你,一派胡言,师姐这究竟是何人,奥莫不是师姐不欢迎我回来罢了!这才找个野小子来处处针对我,好好…算师妹我多管闲事了!我这就去回了那无家长老,日后若是两家再横生枝节,可别怪我没提前说一声啊!哼!”

淳于羡是真的生气了,自己好意之举,竟被他人随意揣度,真是大大的羞辱啊!

“师妹莫急,事情我也是尚且不知道呢,这人来历你我暂且不提,单是觅儿这事你我就不便过多干预,一来儿女之事,皆都讲究个缘分二字,既然觅儿不允,此事我看也就罢了就是,劳烦师妹再去好言回复无家长老,师姐我这里谢过了!”

说着紫陌真人双手合团道了声谢字,听她这么说淳于羡却也是不好再生气,语带韫怒道。

“也只好如此了!”说着眼神瞪向齐天,给了他一个狠辣的警示。

“还有觅儿,此人是谁,来我天一教做什么?”

宣觅儿见师父如此帮衬自己,心下不仅一松。

“奥,师父他是我和几位师妹在后崖抓到的,此人不仅满嘴的污言秽语,居然还公然tiao戏众位师妹,我等念在他家中无人奉养老母亲的份上,故才饶他一命,旁边这只大鸟,亦是他的同党。”

“非也非也,适才姐姐所说只不过是误会罢了,其实我这此来的目的,是想用一个消息,换取一个愿望的,并且这个消息还关乎到整个天一教生死存亡的大事。”

“嗯,本尊信你就是,快说是何等消息,让阁下如此的兴师动众。”

“这个吗,真人你得先发誓才行!”

“好,我发誓就是,小子若是你敢戏弄本空,就只有死的份,”

“这个吗,如果我说三日后的纳新之日,会有小股魔族趁机来倒乱,各位可信?”

“魔族,哼,魔族不是都被封印魔界,百年未曾出现过,小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淳于羡此刻是一百个看不上这厮,不单单是为了适才他顶撞自己,以她看来这小子与她那掌门师姐倒是颇为投缘的样子,真是气不过啊!

“我吗,如果我说我得到了渊冥前辈的秘法传承,你可能也不信吧?”

齐天说着右手微抬间一把剑自虚空显现,剑意流转间,四下风声鹤唳,起手间一剑斜指向大殿正门一角,轰…剑意呼啸而起,速度之骇绝人寰,直插而入,剑入木七分有余。

“凝虚化实,心影成剑,嗯,果然是渊冥前辈的成名绝技,能够在区区月余时间就将渊冥前辈大半生所学领悟至此,阁下的资质还真不是一般的才绝之辈可比啊!”

语气中少有的欣赏之味,想来今日齐天的表现确实也折服了不少人!

“小子不要转移话题,究竟这魔族之事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这个吗,前辈请恕晚辈有难言之隐,有些事着实是不能说。”

“哼,你分明就是做贼心虚,想来你或许就是魔人的间隙,来我天一教不知有何目的!”

“哎,师妹,以我看来这位小兄弟不像是什么坏人,师妹是多虑了吧!”

“世道险恶,师姐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好了好了,此事他既然不想说,那就算了,至于魔人之事,三日之后自会知他所言真假,觅儿去叫你静心几位师叔来一趟,我们有要事要商量,另外叫人去荒古十宗走一遭,就说我邀请他们来我玄心圣苑参加纳新圣会!”

“是,徒儿这就去!”

宣觅儿此刻是真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了,这突如其来的大逆转不说,这不正经的野小子却又是谁,现下居然还不时的对自己使眼色,也不知道是想干嘛,还有什么魔族,渊冥仙府,他又何时会出现在哪里?

好了好了,此事他既然不想说,那就算了,至于魔人之事,三日之后自会知他所言真假,觅儿去叫你静心几位师叔来一趟,我们有要事要商量,另外叫人去荒古十宗走一遭,就说我邀请他们来我玄心圣苑参加纳新圣会!”

“是,徒儿这就去!”

宣觅儿此刻是真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了,这突如其来的大逆转不说,这不正经的野小子却又是谁,现下居然还不时的对自己使眼色,也不知道是想干嘛,还有什么魔族,渊冥仙府,他又何时会出现在哪里?

“小子既然若你所说不假,我便圆了你的愿望又有何妨,只不过本座还真是不知道我能给你什么?”

“这个简单,晚辈不要什么荣华富贵,只求真人能收晚辈做个关门弟子,日后必定尽心为本教谋事,不知道真人可能成全!”

齐天是早有打算得铺垫了这许久,现下把底牌都量出来由不得她们不细思量。

“胡闹,我天一教自立派以来,皆是以女子立门,历代祖师更是四令五申非女子不入我门,违者皆已背叛师门论处,小子你打的如意算盘啊!是何居心啊?”

“师姐还是早些将这厮赶了出去,莫让他污了我天一千年声誉。”

“嗯,阁下所求恕本座不能应允你,别的不说,只是我天一一脉皆为女流,收下你一名男弟子确实是不妥啊!”

“真人,晚辈也知道是强人所难,真人大可放心,若是晚辈能有幸入我教门,只在谷外逗留一处就是,并不与谁冲突太多!而且晚辈这里还有一件法宝要赠与真人,算作晚辈的见面礼吧。”

说着他手中又是一弹,一方檀木镶金玉盒被他托于掌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