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天一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4095字
  • 2022-05-12 20:39:04

此一役渊冥仙府破败于纷扰之地,此刻十大仙门诸人却也是走的走散的散,纯阳宗天元长老回身看了眼消逝一空的秘府境地,叹息一声便头也不回的去了!

“哼,你哥呢,不是让他过来吗,若他在此,我等何至于如此的狼狈!”

“徒儿不知,只是我早已用传音入秘之术留言于他,却久不见他回复我!”

这二人不知,百里之外的一处庄园里,几名艳贯歌姬围拢着一个少年,极尽feng骚之媚态,那少年左右环抱一人,****着指间微微托起一名娇嫩女子的香腮,

“来,你来喂大爷我喝酒,伺候好了爷有赏!”

“是,大爷”

唇与唇缓缓贴合,柔滑爽溺!

“哈哈,好,有赏,有赏!”

“哼,什么骨肉亲情,在他眼里不过都是狗屁罢了,还不是想从我手里得到这件宝贝,我偏不让他称心如意,哼,哈哈…喝酒…”

另一边天一教此刻业已准备回返天一,此时那一众白衣飘然而立,不远处无极洞天一方一男一女走了过来,一红一白两道欣然神影款款走来。

“三位真人,我叔父有意请三位前辈入我无极洞天一叙,并且家父亦有些许事情需要与贵教掌教详谈,还请三位前辈这里稍做周全!”

“不必了,此行我师姐妹三人已然是受伤不清,何况这秘境所遇之事属实震撼非常,诸般所见还需向掌教师姐有个交代,这入府之事我看就免了吧,日后有待我等身子好些,再去叨扰也是不迟啊!”

“前辈说的那里话,即是如此那晚辈二人也不便在打扰,说不得日后再见又是何年,秘境一役小妹无忧承蒙前辈与众师姐妹照料,不盛感激可否容我兄妹二人与师妹等人好好告个别啊!”

“这…只怕是不妥吧,我等门下皆为女子,若是与公子同地所处,只怕会招惹非异!”

“无妨,无妨,我这呆头呆脑的哥哥不上前就是,晚辈区区小女子一枚,却也不会有人非异什么。”

说着她身姿一转,竟自跑向那片空灵之处。

“宣姐姐,小妹我就要回去了,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你,还有我哥哥他也是很舍不得你啊!只不过他嘴太笨,自己又说不清,这不只好委屈我这当妹妹的亲自跑一趟了!”

听她在这里如此打趣二人,本是笑脸相迎的宣觅儿,此刻却也是满脸的尴尬不已,本是一池羞涩的脸上,此刻缀满了寒霜,“无家妹妹说得那里话,我与无师兄不过初见几回的样子,他又怎会生出不舍之念,看你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竟也会说出如此轻薄之言,烦请告诉令兄,觅儿一生只以天一教的兴衰荣辱为念,儿女情长之事只会徒增贪念,还请无师兄另觅佳偶,厚爱之情,觅儿是断不肯接受!”

“好了,好了觅姐姐我错了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的要不理忧儿了,我这就回去告诉那呆头呆脑,让他少在哪儿痴心妄想了,我觅姐姐天姿国色又岂会轻易折服与谁,竟还敢对姐姐起了念想,还是早早死了这份心吧!”

“呵呵…你啊你…怎生得如此灵牙利嘴啊!”

倾城一笑可夺天地之魅果!

“哥哥,我尽力了,怪只怪你生的太过平易近人,生就一脸的花心样儿,别人只会说你是轻薄之人,这可与他人无关啊!”

一行人打打闹闹渐行远去。

“芸儿,走吧,此次你偷跑出来已是犯了你爹的大忌,如今你还要滞留在此,怕是你爹那里师父我也不好为你开脱了。”

“师父,我只是在等一个人,一个肯为了我不顾一切的野小子,虽说他是可恶了点,但本质上还是好的,我就想问问他说过的话还算不算数?”

天一教又名圣心别苑,处在无忧花海之中的一处深谷中,谷上群峰林立,至高处有七座险峰,分列七方,对应教中七位长老,千首,望月,勾星,空尘,幻雪,灵机,百折七峰景立。

百里外的一处悬崖下,泉水叮咚,数百米开外,密布着大大小小的几十处天然形成的温泉池,温热的泉水随波逐流而下向着更深处流淌而去。

哗啦啦的水声激荡而起,溅起一人高的水花。水花飘落之际一个少年显露出来,只见他半身chi裸着露出水面,轻靠在池边一处花草密集之处,仰首望向天际,一副怡然自得的悠闲样子。

“小子,如何鸟爷我没骗你吧,这“羡鱼活泉”可是顶级的温养活泉,更加还是疗伤温养体脉的绝佳之选,也就是你了,别人我都不惜的带他。

“嗯,不错,鸡毛啊!做的很好,果然不枉我放你出来一趟啊!”

玄火鸟的内心是无比的恨啊,可恨归恨小命还握在别人手里呢,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说的是啊!鸟爷我都八百年不曾出来了,人世间的风花雪月也是许久未曾体会过了,唉!实在是命苦啊!”

这一人一鸟呆在这崖下,周身皆沐浴在温泉之中,好不快活惬意。

与此同时天一教里却是格外的忙碌起来,不为别的,只因为每十年一次的天一教特招新员之日,此事关乎天一教的兴盛大计,自然是要特别布置,里外都要打点好才行,这事也就交在了才回来不久的静水真人手里。

除了世俗界一些名门望族,皇朝显贵以外,此事亦是吸引了个别宗府世家前来,名里说是来观摩此间盛况,实际里却不知道在酝酿着什么,这事紫陌真人倒也不去深究它,来者即是客,故此今年的迎新仪式较之以往都显得格外的隆重。

再说回齐天,此刻他踏在玄火鸟背上,飞掠于高天之上,一袭紫衣飘逸不凡,束发挽在脑后,云空万里,真该是遨游四方的时候了!

嗖嗖,剑流兀止竟皆杀向这一人一鸟。

“小子我早说了,别装逼,装逼迟早会遭雷劈的,你还不信,你也不想想就凭鸟爷我这千尺真身,一旦显世试问没有几个人会不多看两眼的,如此的显山露水,别人不抢你才怪!”

这些个剑意倒是不足为惧,想来一只上古荒兽连股剑意都玩不转,那它真不如死了算了,不过是它玄火鸟心里不忿罢了,所以处处都要挤兑他两句。

“何人敢闯我玄心圣苑,速速离去,否则别怪我等手下不留情!”

光影符黎,几把飞剑悬浮在半空,白衣素色纤纤一指可破尘,八名女子分散开来,成包围状将齐天二个禁制在中间。

齐天不说话,只是颇有兴致地看着她们,玄火鸟儿却是liu氓习性的惯了,痞声痞气道。

“哎,我说丫头几个,这是要干吗,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还要劫我鸟爷的色不成?”

“无耻!”几人皆是齐齐举剑,对准了齐天,本是吃瓜群众的齐天不依了。

“我说姑娘们,你们瞎啊,这吗大的鸟没看见是吧,我可是老老实实站在这,一句话都没说呀!”

“一派胡言,tiao戏我们姐妹几个不说,还当我们是无知吗?不过是一只体型大了点的鸟儿,又如何会说话,分明是你在故弄玄虚,再不说你是谁,休怪我们姐妹可是要吓狠手啦。”

齐天此刻可真是吃瘪的不清啊,现下那倒霉的玄火鸟儿又在哪里,东游西逛的一副路人甲乙丙丁走过N次的样子。

“我靠,无语真是太无语了,这缺德带冒烟的主儿,你就不能少坑我一次吗?”

“那个,几位姑娘我呢其实是一位旅游爱好者,最大喜好就是游山玩水,,这只鸟呢是我抓来准备烤了吃的,你看它硕大无比的样子,估计够我吃上个三年五载的,今日就不打扰各位了,多有得罪,这就告辞了…”

“胡言乱语,哼不说清楚,你们谁都别想走!”

“靠,卑贱的小娘皮,给你们脸了是吧!再要阻拦大爷我的去路,爷就都把你们一个个都收了,呵呵全都做爷我的三三妻四妾好了!”

“苍天啊!”此刻齐天心里正是一百只曹尼玛疯狂掠过,这卑鄙的玄火鸟儿,这不是借刀杀人是啥?

“无耻淫贼,吃我们一剑,今日不把你挫骨扬灰,岂不丢了我玄心圣苑的骨气!”

七把剑分多个角度,齐齐袭来,杀意渐盛想来她们是真的怒了!

齐天本不愿意与她们纠缠,却还是逼不得已的也只好出手了,苍海独步运转开来,那些个剑意虽是凌厉,却也不及他速度的万分之一,一只手游弋其间,左右腾挪之余,亦稍稍留神莫要伤了她们。

嗖嗖,仅仅只是区区两根手指七把剑竟是奈何不得他,一根藤蔓被他握在手里,另一只手却仍是游刃有余地应付着几人的纠缠,藤如蛇影划过几人腰间,皓腕,腿系,勾连着猛然收紧,一行七人,一个跑了,六个却是被绑在了这里,此刻六人以一种扭曲到奇怪的姿势站立着,这场景真个是羡煞旁人,格外的香艳啊!

“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你都能想到,鸟爷我服了,嘿嘿,正所谓万恶淫为首,我说小子,你可得怜香惜玉啊!哈哈…”

“你…杀了我们吧,我们姐妹宁死也不受此侮辱。”

这几个本还是二八芳华女子,平日里又都呆在这山上,又怎会经历如此苦难,此刻一个个皆是哭的梨花带雨的,把齐天看的那是一个汗啊!一时没忍住,一脚踹在了尚且还在威吓着那些个无知少女的玄火鸟身上,竟是把它踹出好远去!

半空中传来它不甘的吼叫“啊,鸟爷我还会回来的!”

转过身去,齐天调整着自己的表情,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像一个充满善意的大哥哥。

“好了,我对你们这种黄毛丫头没兴趣,更不会对你们有啥不liang的企图,只不过连日来的赶路,实在是太辛苦,想休息而已,我这就走就是!”

齐天说完,却也是说到做到,已是迈开步子要走的样子,却在此时异变突生,待他反应过来时,一把冰漓剑已是横在胸前,若不是剧情不允许,他是真想把那段酝酿许久的台词说出来!

“曾…”

“师姐,就是这淫贼闯我天一教境地不说,居然还抓了我六位师姐,师姐你可一定要替我们报仇啊!”

一袭白衣素妍宫装下,身姿摇缀,好似那仙女临凡,一下子把齐天看的痴了,仙姿玉若眉影间一丝杀气莹缀。

“无耻狂徒,还不束手就擒!”

齐天置若罔闻,只是有些呆滞地看着,正要说些什么,也好解释下初衷,

“小子,我知道你是想支开我,想一个人独受了这六位姿容艳丽的女子,可也不能下这么狠的手啊!真是有异性没人性啊!”

它不说话还好说,这么一通yi淫下来,只怕齐天即便是长着千百张嘴此刻也是说不清了!

“死!”

“等等,我投降,我认输还请几位姐姐饶我一命,看在我年纪轻轻的份上,更何况我家里尚且还有七十岁的老母等着我回家供养她呢,若我是一死,只怕她也久活不了人世,几位姐姐可怜可怜我吧,我知道错了!大不了你们抓我回去,做牛做马都好!”

齐天这一通哭爹喊娘,眼泪鼻涕一大把的!

这便那适才逃跑的女弟子此刻已是给那六人松了绑,七人此刻皆是一脸的鄙夷加同情,看这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感动到!就见那几名女弟子分立两侧,皆以中间那女子为主,沉吟良久。

“也罢,几位师妹,还是将他们捆了回去,交由师父发落吧!”

“是,都听大师姐吩咐!”

齐天两个此时被五花大绑地放在了剑尾,与那玄火鸟儿两两相看着。

“我说小子,你干嘛不连那女子也一块办了,如今还要受这等鸟罪?”

“你懂什么,小爷我这是放长线钓大鱼,你想想,如果说我只不过是以放弃几颗小树代价,从而去换取拥抱整个森林的机会,那这交易你说我划不划得来!”

“奥,原来如此,早知道我也跟着你多演几场戏了,也好让她们更加的信任你!”

“你还是拉倒吧,你不害我,我就阿弥陀佛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