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魔神再现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3592字
  • 2022-05-12 20:33:17

荒神之匙爆发出夺目的光芒,星河冉冉,虚空逆转诸天万象,生死轮回亦不在话下。

逆流漩涡下,什么血月魔镰,不过渺小之光皆是被它搅碎在时空逆流之中,那些个魔兽,魔魂,亦不过是蝼蚁,亦同时被吸入其中绞碎为飞灰。

生死存亡之际,往往潜力多被激发的超乎常态,可一旦你放松警惕,那些潜力也会随之消逝,好比现在仙道十门此刻就不再是初时的qi心协力,隐隐的有些人已开始显露出不支之态。

“诸位切莫要放松警惕,荒神之匙不同于别的法宝,一旦我方法力接济不上,魔帝暂且不说,那些失去控制的时空乱流就能把我们绞成飞灰。”

一语话毕,众人这才警觉,赶忙收拾心神,勉力支撑起来。

“哈哈,尔等蝼蚁竟敢杀我魔子,魔孙,好,本帝就暂且了结了你们,再杀入人间界,绞它个天翻地覆。”

巨大血球应声而破,血海浮沉,魔帝脚踏在血海之上,血水洪流一般冲向那诸天星辰,一时间星辰竟碎,周天星火坠落,魔帝一怒,浮尸万里。

齐天此刻也是着急万分,恨不得自己也如那傲世大能一般,与之打个痛快。

“师父,你老人家道是说话啊,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

“办法是有,就看你敢不敢做了!”

“这个时候就不要搞什么高深莫测了,快说来听听吧。”

“好徒儿,若是让你去与他对搏天地,你可敢应战?”

“什么,师父你老人家是年纪大了,又糊涂了不成,您老人家都打不过他,却要我这虾米一般的人儿去和他打,我疯了不成!”

“你看,我说你还不信,不要忘了你体内可是含着一海的魔气呢,修为又岂是魔帝之阶,只怕尊你一声魔神都不为过,只可惜你不能运用得当,况且你识海空间有限,一旦让魔气贯冲全身,只怕你会爆体而亡,现下只有先封闭你的六识五感,以你本命精血召唤亘古魔神,到时漫说是魔帝,即便天界诸神降临亦奈何不了你!只是你精力有限,怕是也撑不过一个百息,而且一旦魔神离体,你的源灵识海亦会受损,一旦你神魂缺失,便与白痴无异,你可还要救他们?”

“救,为什么不救,我可是主角命,又岂会那么轻易的去死呢!”

齐天只是稍作犹豫,便是下定决心!

“即然如此,你且闭上眼睛,待我为你封闭六识五感。”齐天依言闭上双眼,再次挣开始,却早已不再是他,赤目红光染尽血海浮沉,魔神一出,天地俱动,神佛退避,掌御星河,环宇之下皆为蝼蚁,蔑视苍生,谁敢不服。时空乱流,哼!于他而言不过是柔风细雨,血海沉浮,吹毛即破。

巨大魔影撑天而立,高达万丈,翻手间星河在手,时空亦是破碎为须弥碎片,散落向四方,掌隙之间血海萎靡不振地流淌其中。

“魔神饶命,饶命啊!小人这就退避!”

巨大魔影早已是不耐,

“死!”一字如幾语,满天星河为之倾倒,时空亦被其震颤,杀音即起,烈焰突生,“无尽魔火”密布在魔帝周身,惨叫声此起彼伏,想来他是命不久矣。

魔帝已死,众劫乃消,那巨大的魔神虚影却也不知归于何处,与此同时魔界幻魔一族禁地,极尽腹地,一声长啸,响彻地表。

“不,不可能,是谁毁了我的血魔fen身,魔神这本不该存在于世间的恐怖传说,不,这不是真的!”

噗!一口极怒之血脱口而出,此刻方才看清这是一个周身隐匿在黑暗中的高大魔影,想必他便是真正的九域魔帝了。

齐天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自打他失去知觉后,接下来发生的事,他几乎是一无所知,等到他再次清醒时,只感觉周身虚虚荡荡的,像是没了肉体的灵魂。

“小兄弟你醒了,可还认得老朽?”

面前站着的是一位一脸和蔼可亲的结发老头,这老头身高八尺,一身玄衣包裹着他那瘦骨嶙峋的身段,倒是很符合小说中所描绘的所谓世外高人的形象。

“那个,这是那里,老人家你又是谁?”

“我,我便是适才在洞中与你说话之人,老朽自号渊冥,百劫真仙是也,”

“你就是渊冥真尊,怪不得我觉得声音如此的熟悉呢。”

渊冥真尊倒是挺喜欢他的性格,不拘泥于小节。

“呵呵好,老朽看你也是个直性子,有些话我就直说了,千年前我四下游历之时,遇见这老魔,那时他正大肆收敛血气为己用,更甚者他竟屠了整个城的民众,我气他不过,只是修为实在有限,最后虽拼死将他重创,却也是实在是无能为力,无奈只好以肉身精血为引,将其封印在这紫薇仙府中,等待他日有缘之人,将他消灭于此间,也好全了我这一世肝胆。

齐天听他娓娓道来,却是越发的佩服起他来,

“前辈一世英雄,当得起万人敬仰,只是也不知道现下那魔头死了没有?”

“自然是死了,否则我也不会如此来见你,小兄弟即然你是消灭了魔帝,了却了我的心愿,如今我这一缕执念也是再无牵挂,临走之时,我定然要送你一份大大的谢礼,这紫薇仙府你且留着,此仙府乃是我以己身千年修为祭炼,死后肉身所化的心府秘境,此心府秘境如今已然成为一件法宝,品级亦不在天品之下,另外适才你所救之鸟,亦非凡间之灵,此乃上古荒兽,“赤目玄灵”百年前它偶经此地,我以传音入耳之数诓它来此,如今早已经是百年光阴了,现下我也将它交附与你,百年里有它在此,我倒是也少了些孤寂,这玄火鸟儿野性难驯,我且传你些个禁法,你好稍加控制,呵呵,想我渊冥一生阅尽苍生,如今却也落得个身陨道消的地步,可叹啊!唉也罢,我这仙府中还有我多年领悟的剑法心得,仙法秘录更是多不盛数,你且都收着吧,少年人,我劝你一句,诸事皆空则为本我之道。

话音才落,那渊冥真尊徒然如星雨一般消逝于此间。

“前辈你一路走好!”齐天此刻真是被他感动到,这和蔼的老头竟是有如此的胸襟气度,由衷的让人心生敬意,双膝跪地,齐天由衷的拜了三拜,这才起身,正要别想,眼前却又是一黑。

他不知道的是刚刚的那一切,皆是发生在梦中,现实世界里,这渊冥仙府此刻早已是四处崩塌不断,灵植异兽亦多被仙道十门中人顺走个干净,到处游走的无非都是些浑水摸鱼之辈,此刻齐天斜躺在一处,无人问津不说,身上更是被某些人践踏起大大小小的脚印。

一声鸟鸣划破喧嚣,高天之上一只参天火鸟,羽翼挥展竟自扑向齐天所在的位置,巨爪伸展开来尤似玄罡,将齐天整个抓在掌中,飞掠向高空,与此同时一粒微尘紧随其后沾染在齐天眉心之处。

再次醒来时,齐天此刻方才放下心来,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啊!庆幸之余齐天不免四下打量开来,唧唧,依旧还是这般吊儿郎当的样子,玄火鸟儿此刻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双翼别在胸间,好个人性十足。

“喂,小子,我且问你,适才与你说话那老头可死了吗,他可留下什么话没有,或者有没有说过自己某年某月犯下的过错,一直以来都会良心不安,活得很挣扎什么的,想起要放了什么人和鸟的?”

“没有!”

“不可能啊,他就什么话都没留下吗,良心都被狗吃了吗,啊!把鸟爷我折磨成这个鸟样,连一句正式的道歉都没有吗?”

玄火鸟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没有”

“啊!太可恶了,鸟爷我要气死了,小子我再问你这老小子真的什么都没留下,例如咒语之类的,好歹他留句话也行啊,让我知道我究竟还要在这鬼地方陪他多少年?”

“渊冥前辈说你可以走出这紫薇仙府了吗,而且他还说他此刻已是无牵无挂了。”

“哼,他倒是走的潇洒,等等刚才你说什么,鸟爷我可以出这鬼地方了,哈哈…这句话可能是鸟爷我听过最好听舒服的声音,好好,小子不枉我救你一回,今日就暂且别过吧!”

“只怕是不能如你所愿了,渊冥前辈湮去之时,把你也划归给了我,现在我便是你的第二位主人。”

“什么,你说什么,啊…哈哈…哈哈…就凭你也配对鸟爷我指手画脚,想做鸟爷我的主人,也不看看你毛长齐了没有!哼,看在你之前救过我的份上,鸟爷我就不与你计较这些了,日后若是遇到什么麻烦,大可报鸟爷我的大名即可!想来人妖两界都会给我几分薄面的。”

它这里说着,却该是依然要走,无奈齐天只好催动这灵血契约,那边本自张开羽翼,正要飞起的玄火鸟突然间颈上一紧,像是有什么东西绑在了脖子上,突然间收紧了半寸有余。

“啊!渊冥老头你死都不放过鸟爷我是吧,好…好…看我杀了这小子,你我来个鱼死网破!”

巨大羽翼扑天而起,巨爪扫下,阴风扑面,齐天原本所站之处,此刻荒芜竟现,飞沙走石脚下亦是立足不稳,巨爪狠厉如尖峰利塑不可硬撼啊!

玄火鸟儿正要将他一把亡于爪下,一时间那灵血之咒又起,啊!巨大鸟身在虚空中折来折去,依旧还在持续在收紧着,呼吸都开始紧促起来,周身血液亦开始干枯不止,竟是难以抑制分毫。

“啊!好好…小子我服了,快些收了这血咒,日后我都听你的就是,你说往西,鸟爷我绝不往东去,你看可好?”

齐天现下倒是颇为得意,这桀骜的鸟儿,还真像适才前辈所说的野性难驯,也罢既然它已经服软,我倒也不能逼得太紧,也好诸事了解,现在还是想想以后的路该如何走下去才是!

“喂小子你别不说话啊?你知不知道你故作深沉的样子很像那老不死的,鸟爷我害怕,你行行好,别这吗对着我好不?”

“好了好了,既然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还在大错尚未铸成之时悔悟,我也就原谅你吧,日后你我还需多多培养下感情才是,既然今日是你我正是成为主仆的第一天,为了纪念这个日子,我觉定给你取个好听一点的名字。”

“不要啊!…小子我可告诉你不要这么色眯眯的看着我,你这个样子准没什么好事!本鸟死都不会承认你取得名字!”

“就叫鸡毛好了,也好时时警惕你遇事一定要沉着冷静,慌个鸡毛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