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魔帝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3641字
  • 2022-05-12 20:31:45

无瞻自惊异中回转心神,正要再说些什么,木然他脸上一紧。

“不好,诸位还是快快躲藏的好,此地魔气浓郁,四下更是森罗阴郁的紧,想必有魔物在此作祟,依我看来这魔气之中霸绝之力渲溢不下,想来非是一般魔怪可比,确实非我等俗界小修可以轻易撼动。现下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他这一句话倒是把刚松了一口气得众仙门中人吓了一跳,不说别的,刚才凶不凶险,眼瞅着九死一生啊!现在却又要经历一次,甚至于比他早更加的恐怖,这不是要把人逼入绝境吗?

呼呼…魔影翻天映照而下,虚空中那颗玄血球突然间开始四下翻飞,魔影起伏竟皆向那颗巨大的血色球体膜拜,奉献着自己的一切,乃至血肉。

魔光出自血球冲天而起,内里更是魔血翻涌,嗖嗖…血球之上随着魔光的出现,一道道魔影不断从内里飞出,瞬间实化,凝成一具具血狼魔身,而后品象却是更加参差,直立起来有七八丈高的黑紫魔熊,背生双翼,足有数十丈长短,双头蛇身的玄翼魔蛇,巨耳蝙蝠,三叶魔馨花约是上千只魔兽,紧随而来的玄符魔兵亦是步容小窥。

“遭了,是魔兵围剿,这里想必是哪位魔皇级强者的修炼之地,好巧不巧的被你我赶上!”

“哼,魔皇,你们也太小看这幕后之人的实力了,嗯,让我用夺天魔眼一观,看他是那位故友。”

“不好,是他,竟是这只老怪物,没想到万年过去他还是活了下去,这逆天的主若是在此,谁还能活?”

识海中本来沉默的古魔擎天,冷不丁开口唏嘘道,齐天突听他这么说,不仅好奇问道。

“你说他是谁,真有这么恐怖吗?”

“恐怖,不应该用绝望来形容他的存在,虽说这里只是他的一具fen身,却也是分毫无差的恐怖存在。”

“原来只是一介fen身,看把我吓得。”

“一介分fen身,你太小看他了,九域魔帝,成名于荒古之前那场神魔之战,那一战高阶神魔陨落殆尽,唯有他幸存了下来,虽说肉身尽毁,三灵已失,却挡不住他那天纵奇才,单凭一缕魂念硬是让他又堕体重生,沉寂百年终究又重登魔帝之巅峰。归功于他所修习的魔功,“九死一生功”修习此诀需经历九死巅峰来成就这一生之旷世之能,故而人们都称他为九域魔帝。

想来为师功至万劫也不过是魔天境,全盛时期亦不敢撼其毫发,更别说当下还是如此的窘境了。

那些魔兵,魔兽像是被人施了生灵血咒,一个个皆是誓死如归得样子。

“九幽苍冥,唯我魔帝,一统环宇,谁可匹敌。”

声震旷野,尚在观望的仙道众人却是个个胆寒欲裂,“魔帝”上古高阶天魔不是都陨落殆尽了吗,怎么如今还会有魔帝在世,若真是如此,漫说是我仙道十宗这数百人,就是整和整个玄域界的修真者,依就奈不了他分毫。”

“无瞻小师父,你有何高见?”

听人问他,此刻尚且在领悟真义的无瞻和尚,缓缓睁开眼眉,沉思良久,

“诸位莫急,且等我用“菩提自在他心观”一瞧,若真是魔帝在此,你我再走也是不迟。

“啊…我的眼睛…眼睛…”一声惨叫尤为凄厉,那本来神清目明的北海少年僧突然间捂住双眼,不住的哀嚎,想来必然是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

“哼,愚蠢的人类,竟敢窥伺我等,也不看看魔帝的真身也是尔等可以观视的吗,兀那小秃驴简直是不自量力。”

“你…众道友给我杀了这些魔人,为我师弟报仇!”

此刻站在一旁的观心老和尚早已是怒火中烧,咬牙切齿地就要拉上一众门徒上前去报仇雪恨。

一只手拦在了他的胸前,颤抖着支起半边身子。

“师兄,快走,此地非是久留之地,此等老魔,亦不是我等百人可以对付,这里留给师弟我,你快带着几位长老速速离开,晚了只怕我等都得死在…”

“噗”话没说完又是一口浓血吐了出来,

“师弟!”

“哼想走,问问我的血月魔镰答不答应!”

话音才落,就见魔群里忽的飞出一团黑雾来,辅一出现便直上高空,黑雾凝实化为一股虚质之态。

“哈哈…”笑声沉重,好似掀起万钧之柱般摧枯拉朽。

“本尊乃魔帝麾下,四魔尊之一,无道鬼常,尔等还不速速领死。”

“哼好大的口气,让我纯阳宗来领教下!”

“不知死活”玄月勾镰杀意轻吟,嗡嗡…血影浮动,那血镰竟是一分为二,眨眼间整个天空都被其渲染成血色,血镰铮吟着呼啸而来。尤似血浪封天,杀神临世。

那两把勾镰才至半空,突然一转,分袭而去,一击朝着纯阳宗,另一边则杀向铭崖寺一众。

但见那血色镰刀周身血色弥漫,圆刃两端摇缀着两抹黑环,镰身更是雕攥着大股的魔纹,如勾红之月一般,狠厉而下。

纯阳宗却也是不敢怠慢,就见五位长老各手执一件法器,或剑,或鞭,或是一方玄体金印,此刻皆是泛着卓熠的光辉。

四人齐齐飞起,迎上那把血怒狂镰,嘭嘭…爆裂之声不绝于耳,四大长老与之战在一起,血镰翻飞杀的四长老屡屡败退,下方天元长老则是不停的念动五老真言,五位长老心意相通,一损则俱损。

细密的汗珠布满盈角,此刻天元长老才是真正明白那些所谓的高阶大魔的恐怖。噗…口中一甜一口浊血脱口而出,与此同时半空中赫战不久的四人也随之齐齐坠落在地,俯身咳血不止,周身皆被那血镰摧折,伏由,申珏两位长老,更是各被销去一臂,一足,此刻两人不住的挣扎着。着实是凄惨啊!

再看铭崖寺一方,此刻的无瞻被观心几人护在中间,手中禅杖却是迎风而起,佛光普照众生,与那血镰魔光相互映衬。不断的抨击着。

天一教也适时出手,静水真人手中拂尘一引,玄光乍起,银丝搖贻间牵引数丈,揪扯向那血镰,余下二位长老亦是不凡,离月真人手持一把碎月寒暝剑,飞身而起,白衣飘洒一剑劈下,流水潺潺,激流一般漫向血镰,嚓嚓…冰封之音响彻,这水居然还可以冰化,把那把血雾魔镰尽皆冰封在剑意之中。

寒陌真人使的是一缕白绫段,七寸有余,微微抖起间有玲音入耳,想必是缀着铃铛,所谓流烟葬尽青山客,满目飞纱竟狂言,此刻她素手微扬,绫段随风飘然而起,风影恍惚时,悠然而长,变的大如匹练,笼罩向那血镰,如水般柔软异常,那勾红血镰虽是霸道,在其中亦是无所遁形,加之离月,静水两位真人的左右夹击,境况竟是突然间有了缓解。

两把血月魔镰像是有了灵智,见一时之间,却也占不了多大的便宜,于是血光一弹,挣脱开束缚,双双回返天际,血刃一转环音咬合在一处,拼接成一把S状蜿蜒血器。血光大盛,尤盛从前。

“哼,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你们不知我血月魔镰的厉害,看我“狂魔破星镰”。”

双镰合击,巨魔归天,高天之上巨大魔影挺立,中心处一把魔镰被裹挟其中,魔影狰狞,呼吸间隐隐有天雷cao动乍鸣。雷电交织劈在魔镰之上,血镰随即幻化变得大如山峰,血雨飘落,潮汐如虹染尽浊荒。

“三位长老,快退,这凶物之霸绝,非我等可撼,强行抵御,只会徒增伤亡。”

不知谁喊了一声,待众人举目看去,早有一人飞上高空,剑雨平地突生,化为巨大遁甲,瞬间遮挡在三人之上。

东离剑宗,是他们,没想到东离剑宗竟还有如此底蕴,想来他们立宗千年,若无手段,决然不会久存于世。

巨大魔影潜身而近,直逼剑意遁甲,才一触及便嘭然乍响,惊雷滚滚,烈焰滔天,长久下去只怕它经不起雷火烈焰的摧残,不久也会步那纯阳宗的后尘。

“东离剑果然厉害,老朽不才,少商玄农子也来讨教了。”

少商宫是少有的修真异类,其门下多以奇淫巧计著称,此刻这玄农子就与别人大相径庭,一把钥匙被他自袖中取出,仔细看那钥匙中纹路堆积成册,些许时空之力排斥在外。

“这是…荒神之匙吗?想不到我擎天久不出世,连这等稀有之物业也已现世,看来日后这场天倾之祸是在所难免了!”

“什么天倾之祸,师父您老人家究竟在说些什么啊?”

“师父,师兄,小心啊!”

这一声喊叫,不仅把齐天吓了一跳,就连场中的众人亦是满脸的疑惑。

“师父,芸儿在这里啊!”想不到费尽心机都没有找到的人儿,突然之间就出现在眼前,玄农子此刻是真的放下心来,念在同为仙门十宗之一的份上,二来此刻南宫希芸业已被找到了,本不应该多管闲事的他,却又不得不插手。

“芸儿,你还是来了,也罢,为师就为你和你师兄,以及众位道友拼它一拼,或许你我命不该绝也说不定啊!”

荒神之匙被他拿在手中,时空之力,我少商宫刻苦钻研了上千年,功夫不负有心任终是被我们发现,时空之门的缝隙,又经过上百年加以祭炼,终于将二者容为一体,这把钥匙便是操纵时空,隔绝一切的门户,只是这时空之力过于霸道无常,以我之力尚且不足开启,诸位若是还有气力,可否助我一臂之力,兴许天道怜悯众人,你我吉人自有天相也未尝不能啊!

齐天此刻也是赶上前来,这丫头还真是冒冒失失的,不仅暴露了自己,就连他也无可幸免的被发现了,现在唯有连合在一起,才有可能存在生还的可能。

魔帝现世,众界皆乱,于其到时死,不如今日亡,好歹我等不负天人,诸天万界,我等皆可无愧苍生。

众人心里如是这样想着,那边血色镰刀亦是扑天盖下,

轰,遁甲碎裂,天一,东离两教亦是不能幸免双双坠落而下,周身血色糜烂,不知生死。

血色镰刀杀势不减,依旧追杀而近,百米,十米,

“诸位快些助我打开时空结界,将这魔物早早驱散为妙。”

正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一时间兀论老幼伤残,一个个皆是聚敛丹田真元合而一气,融为一股玄罡之力竟皆灌输在那把时空之匙上,片刻间,只感觉周天摇动,诸天星辰皆以此为基垒,迅速的勾连在一起,一股逆流漩涡初显,转自星辰长河,扼守间自心体深处感知亘古之深远,宇宙之??穷奥妙。

在它面前,诸天万界皆为蝼蚁,世间生灵皆作腐朽,什么魔帝,魔尊,妖皇,冥帝,皆不过众生之外的棋子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