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无瞻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2591字
  • 2022-05-12 20:31:08

这突然出现的一众人,恰好被一队妖兵发现,不待他们动手,那少年僧手中禅杖却又是一举,口持佛诀道。

“大梵天音”梵音四散,数百人所站之地竟凭空生出一道椭圆形屏障来,百米开外稍有碰触雷音即响彻云空,电光霹雳扫落,一旦及身便会被雷电轰成飞灰。

屏障中,仙道众人尚且未从适才的险境中反应过来,对于这些个形似猛兽却又诡异异常的怪物,他们是真的不敢轻易面对,这可是妖兵啊,妖力是惊人的恐怖,一名妖将的实力就堪比小仙级别的强者,算算十大仙门中的几位数得上的长老也不过是丹心境的强者。

“不可能,妖族不是早在千年前就已经没落了吗,怎么还会出现那么多妖兵?不好我等可能入了别人的幻境,境中一切都是由这幻境的主人在操纵,虽说是幻境,这幻境里的一切却都与真实无异,一旦你在这幻境之中受伤或是死亡,那现实世界中你也一定是个死人了,刚才攻击我们的那些妖兵,想必就是秘文中所载的幻灵了,是以真仙级强者的意念,召引远古魂灵加以阵法辅助构成一方幻想之境地。”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纯阳宗大长老天元真人,此刻他面色忧虑,不无忧心地说道。

此话一出,在人群中一时激起千层浪,人群中皆是一阵阵唏嘘莫名之声,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诸位莫要惊慌,诸位可能还不晓得我这位小师弟是谁,他便是北海浮屠一脉最小的佛灵尊,区区十五载便已灵悟了涅,那可是仅次于小仙境的强者啊!他的师父惠岸禅师更是得道于百年前,如今已是涅槃境大成,半步大能的存在。

而我铭崖寺则也是出自这北海一脉,故此我二人皆以师同门相称,他适才所使的亦是我佛门至上心诀“大日如来经”诸位大可放心就是。

一语道尽,众人这才静下心来,此刻十大仙门众长老皆是围坐在一起,相互间商讨着什么。

“诸位此刻你我皆被困于此,不知无瞻小师父可有退退敌之法,我等也好全身而退不是。”

天一真人倒是越发的自我感觉良好,每每紧要关头总要彰显其仙门之首的派头,熟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贫僧倒是有一法,就看诸位可愿听小僧调遣了,要说这幻境,也并非如天一长老所言,牢不可破,而我这“大日如来经”亦没有师兄说的如此罕若匿闻,这眼前这屏障不过能支撑半柱香的时间,小僧能力有限,还请诸位见谅,如今若是诸位能放下成见,联手共御外敌,只需给贫僧拖延他百息光阴,小僧笃定定可参破此中机要。”

话说到这份上,就算诸位再不愿意,也必须忍着冲动使出全力的配合了。

“事关生死,小师父放心,我等定然尽心辅佐。”

众人这里商量过后,就等那一时三刻此间法力耗尽,众人再愤然出手,争取在先机之上,多拖延几分时间。

轰,屏障外在百名妖兵的轰击下,那禁止竟开始一丝丝的龟裂,缓缓消逝于须弥。

“杀”一声呐喊天元真人率先飞出,手执一把玄铁短剑,剑刃森寒,身后四人更是紧随其后,法宝尽出,杀招叠起,竟是杀出一条百米长的血路。

紧接着便是天一教几位长老,飞剑祭起于半空之上,一套合击之法,被他们使的轻巧异常,未见他们多做使力,不过提,抖,挂,勾,了了几式,便能发挥其最强功效,门下女弟子倒也是不凡,十余人竟也杀的左右退避。

其余几派亦是强劲,东离剑宗处在高处,人未在前,剑已离身飞驰,横绝四野。

御兽仙门几人,连合其余两派,除仙音长老外,皆人手一器乐,或笛,或铉,或琴,或熏,古乐参风,如合谷浩月,悲夙清风。

铭崖寺等人护在那无瞻身前,迫使妖兵近前不得,此刻那无瞻闭目良久,好一个枯木禅心,周遭事,身前景,虽在我心,却不及我思,我悟。

一息,五息,十息,那无瞻依旧还是坐着,全然不理周遭诸派已是强弩之末。

“我懂了”

“诸般晦暗,皆出于我心,我心明则暗由心明,我心恶则诸般恶来。诸法万象不及本身心静,一叶菩提,渡化万千空灵。”

“看我破这执幻是也”

“大日如来,晦暗未明,一胆孤心,可渡苍生,一切法,如念观心。”

佛音起,八方应和,“万象衍生无常果,需知因果渡化之德,阿,弥,陀,佛”那一声佛号庄严万丈,好似苦海明灯,慈悲在世。

佛音所到之处霞光万道,扶摇折径,匹练般划向八方,此刻场中无论人族,还是妖族,皆是被这祥瑞之光点化,竟皆放下手中兵刃,一阵风来,激扬着层层烟化。

所谓一花一草一世界,一岁一叶一枯荣,相教于仙道界以修为积攒来提升境界,佛门则是以境界来划分修为,一朝得悟因果,便可超脱尘世,执此一念惠济苍生。

话分两头,齐天此刻的心态真可谓是糟糕透顶,唉!谁会想到这才出虎口,却又入狼窝,现在的境地只怕比刚才好不到哪去,魔影重重,巨雾参天弥漫四野。

“我说丫头,你这宝贝是不是失灵了,怎么就把我们带到这鸟地方来,那些个到处飞的,你不是不知道那是什么吧,那可是魔啊,还有那一团遮蔽大半虚空的血球,想来也不是什么好鸟儿,我看你不要叫南宫希芸了,你叫南宫乌云好了。”

“哼!还不是你让我穿来穿去的,现在又说这种话,以为本姑娘想救你啊。”

“嗨,你这丫头倒是嘴硬的紧啊,即然如此那你干脆就一个人走好了,何必还要跟我这淫贼一块,难不成你天生就有受虐倾向?”

“呸!你才是天生的下流坯子一个,若非是你冒犯于我,我又怎么会沦落至此,所谓恶有恶报,这都是你应得的报应。”

“好了,好了,小爷我没空和你打嘴炮,现在还是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的好,一会说不定会有那么几个不怕死

替我们去趟趟这浑水。

齐天这里精打细算,运气却也是着实的好,这不就在他话音刚落时,离他躲避的巨石不过百米之地,突然间一阵光影激荡,像是被谁拨乱一般,道道涟漪依附着推向一边。

“诸位想必我等皆是侥幸都过了一关,这里想必就是那另一关的考验,这位前辈却也是厉害的紧,试问天下又有谁有如此的魄力,竟是算尽这里的一切,并且布置的如此巧妙,说他是无心想必你我谁都不会信。”

话音才落,眼前便浮现出几百人来,他们或站,或坐,一个个皆是狼狈不堪,想必适才定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师父,师兄…呜呜…”

“别说话,先看看再说!”

“你,放开我,我就要去找师傅和师兄,让他们和你这淫贼好好算算帐才好。”

听她这么说齐天却是不怒反笑道。

“好啊,你尽管去说好了,我是无所谓了,就怕到时候这事情传扬出去,只怕到时候你的名节不保不说,还要连累你师父师兄跟着你一起被人耻笑,怎么说呢,虽说我们俩也实在没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可保不准别人会乱想啊,你说呢,我的乌云小姐?”

“你,哼,我恨死你这小淫贼了!”

这丫头许是真被气坏了,事关贞洁由不得她不小心对待。

“切,恨我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

啊!一声惨叫好不凄凉。

齐天此刻望着手背之上那道血痕泛滥的左手,不无沉重道,“苍天无眼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