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提升

清晨新郑城内,一处平常的房顶之上,一人盘膝而坐,迎着初升的朝阳,缓缓吸收着天地间第一缕紫气。

丝丝缕缕的天地至阳紫气,似受吸引缓缓自寻梦七窍吸入体内。

体内七经八脉早已经在《明气武典》与《漂浮手》,两大气宗绝学的造就下,异常坚韧,丹田内真气凝结成团,随着初阳紫气的加入,逐渐趋于液化。

此世之人,遵循的乃是炼精化气的路子。先天之前每日打磨自身肉体经脉,配合含有精气的食物壮大自身而凝练真气。

当真气达到一定数量之后,量变引起质变,从而真气化作液态真元,借助质变之时一瞬契机从而引动天地之力罐体,达成先天。

但是人类从来都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种族,虽然天下修士万千,绝大部分都走的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的路子。

亦有天资聪慧之人,另辟蹊径从而极快的速度,短时间内成为一代强者,当世最为出名的莫过于数百年前自道家分裂而出,自成体系的阴阳家。

阴阳家修炼乃是强行引动天地之力贯体,这个过程极度凶险,虽然提升极快,一个普通人若是方法得当,抛开实战经验不谈,甚至可能一夜之间能够使人成为站在世界顶峰的强者。

天地万物相生相克,任何人任何事若是一个人想要得到多少,必然相应的就要失去多少东西,阴阳家虽然提升极快,然而粗糙直接的方法失败率亦是极高,因此阴阳家门人,尽介选择的乃是精神力都极为强大的天才。

阴阳家势力虽然在当今天下不弱,可是信息的闭塞,以及天才少年的稀缺,致使阴阳家变成了犹如纵横家一般,高层实力强大,然而中下层能人却是极度稀缺。

一切皆因所行之道的不同罢了!

《明气武典》与《漂浮手》尽介乃是练气绝学,更是经历无数人推演完善,才得以彻底成型。

虽然两本功法,都有其缺陷。《明气武典》乃是容纳天地万气为用,因此修行速度极快,然而天地间元气各有属性,阴阳五形相生相克,全数吸纳,清浊之气混杂人体不过肉体凡胎如何能够承受。

创造《明气武典》的前人,在原本气功基础之上更是添加了一层秘法,将体内吸纳之废气化作浊气,凝聚于中丹田,然而人力终究有尽时,随着功力的不断加身,体内浊气越积越多,最终化作沉疴而致使练功之人修为越深,伤疮越重,最终英年早逝。

历代《明气武典》的传承者,尽介很难将其练到极限,超越创功之人。

而《漂浮手》亦是气功之大成之作,其走的乃是练清排浊的路子,人体犹如一座等待开发的天地,清浊之气交替而变得平庸,《漂浮手》凝练清气,排出体内潜藏浊气,因此功力越深,身躯内清气越盛,清浊两分,清气上升为天,浊气沉积为地,暗合天地大道。

体内浊气越少,自身遍越难以被浊气所化的大地束缚,犹如天地双分一般,最终练功者必将难以稳住自身,而逐渐脱离大地,漂浮在空中,直至身躯难以承受内外压力而爆体而亡。

两部功法若得其一,寻梦自是不敢如此没日没夜的修炼,毕竟练的越快修为越深死的越快。

但是两本功法,若是同时修炼却是可以弥补各自缺点,虽然此时寻梦仍然不能将两部功法融会贯通,走出自己的路,但是却是可以极快的增强自己,为未来打下良好的基础。

两本功法之路相比于当今天下流行的两种修炼道路却是都不相同。

可以说融合两家之长,虽然初期提升极快,但是后期却是一步一道坎。

先天境界强者当世不少,但寻梦一个先天与普通人突破先天不同。寻梦若是想要突破先天,必定要走出自己的路,而且要将自身所有经脉打通,融汇一体,形成独属于自己的功体。

自身精神修为,更是要凝聚成元神之境,方可能突破先天。

不过虽然突破条件苛刻,但是一旦达到先天却是寿元过千年,移山倒海踏空而行更是易如反掌,可谓陆地神仙。

根据寻梦的猜测,这个世界恐怕也只有曾经无敌于当世,威压天地的道家创主老子李耳,以及以一身强悍实力,行走于诸国传道讲学的儒门始祖孔子孔丘曾经达到过。

初升紫气不过是一瞬契机,不过一刻间的时间,吸收完紫气的寻梦缓缓收功。

“终于,我也可以算作一个小高手了。真气液化,却是可以初步做到真气离体攻击了,如此却是该有些动作了。”

心中暗自想着自己日后的道路,以及接下来的计划,寻梦看着渐渐爬升的初阳,仿若自己此时的处境一般,不由出了神。

一阵房门打开,门轴摩擦的刺耳之声打破了寻梦的思绪。

转头看去,只见焰灵姬走出房子,站在不大的院子内,抬头看着房顶之上的寻梦。

清早遍能够见到美人绝世之姿,的确是一件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

纵身跳到院子内,看着已经与昨天判若两人的焰灵姬,却是让寻梦对于血衣侯有了新的看法。

昨日之人,精神憔悴,似是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在带焰灵姬归来的路上,寻梦曾经检查过焰灵姬的身体,并无外伤。

而却让一个美丽的女人,憔悴不已,甚至作为一个高手的焰灵姬,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足可见血衣侯的所作所为对其精神如何残忍。

看着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的寻梦,焰灵姬不由一阵不自在,感受着寻梦身上不同于昨夜的气息。

焰灵姬悠悠说道:“你变得不同了。”

寻梦毫不在意的随意道:“也没什么,只是功力提升了一点点而已。你也变得不同了。”

焰灵姬低头审视了一下自己,并未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什么意思?”

寻梦摸着下巴,故作思索道:“变得更漂亮的,哈哈……”

说着便笑了起来,即笑自己有了这么一个漂亮的侍女,更笑自己方才话多少有些恶心人。

不过对于当世之人,纯朴的性子,焰灵姬并未多想,只是淡淡的道:“多谢夸奖!”

话语落,只见焰灵姬眼神一变,脑海想起昨夜寻梦所言,嘴角上扬,露出一抹动人心魄的笑容道:“那我亲爱的少爷,今天您有什么安排吗?”

寻梦只觉得心跳加速,有些窘迫。随即转身摆了摆手,糊弄道:“也没什么安排,你先做早饭,咱们吃完饭再说。”

等了数吸,却见焰灵姬并未动作,也没有言语,寻梦有些奇怪的转过身,问道:“怎么了,有问题吗?”

焰灵姬用略带委屈的声音回答道:“我不会做饭。”

此言一出,寻梦只感到一阵头痛。暗道自己这是找了一个什么样的侍女啊!

有些郁闷的寻梦,抬步向厨房走去。

焰灵姬有些奇怪的问道:“你去哪?”

寻梦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道:“还能去哪,我这侍女没啥用,只能少爷我自己做饭了,毕竟饿肚子的感觉不好受。”

焰灵姬看着走进厨房的寻梦,眼中疑惑之色却是更浓了。

曾经她只是一个百越普通部族的小女孩而已,一朝觉醒体内先天异能,而致使整座部落付之一炬,跟随自己长大的弟弟也在那场大火中下落不明。

而她自己也因此被人当做怪物,当做宠物送给过许多人,直到被百越的太子天泽收留,并教授了她百越顶级巫术之一的火媚术来掌控自身的力量,也因此焰灵姬一直把自己当做天泽的所有物,天泽便是自己的主人。

然而,寻梦的所作所为,却是有些颠覆了焰灵姬的认知。

自以为是的,把自己带回来遍要做他的侍女,本以为又是一个好色之徒罢了,未曾想竟然在拒绝他的命令之后,焰灵姬本以为寻梦会责怪或者惩罚她,然而他竟然并不在意这些似的。

或许焰灵姬都不曾意识到,对于寻梦这个比她小不少,自称自己是少爷的人,有了与他人不同的看法。

看着在厨房内忙碌的身影,焰灵姬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不知多少年都未曾露出的笑容,这并非是施展火媚术的那种笑容,而是打心底开心的笑容。

心中不由想到自己一生都难以面对的场景,自己自己失去的亲人。

看着生个火都弄得灰头土脸的寻梦,焰灵姬莲步轻起,指尖一缕火焰凌空落入烟台内,顿时熊熊大火燃烧。

“打火机还真是好!”

寻梦暗叹一声,遍开始准备食材了。

看着寻梦仍然有些稚嫩的面容,焰灵姬不由想到:若是自己弟弟还活着,也就比眼前的寻梦大一点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