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焰灵姬

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挂于九天之上,月下一人小心翼翼的奔行。

不时停下脚步倾听四周动静,不断的躲避着训练有素搜索的士兵。

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面容,焰灵姬不断的在脑海深处搜索着这个正抱着自己的男人,或者说男孩更加合适。

对于焰灵姬而言,眼前这个男人的确相比自己只是一个小男孩而已。

虽然那因为剧烈的奔跑而散发出来的气息,让焰灵姬感到无比的安心,但是他那虽然被黑布遮挡,但是仍然掩饰不住的稚嫩脸庞却是逃不过美人的眼眸。

绕过三四条街之后,寻梦停下脚步,闭目静静感受着四周空气中的波动。

确定彻底摆脱了追兵之后,寻梦这才纵身连续翻越四五处围墙,回到自己的住处。

推开房门,抱着焰灵姬来到桌前,一屁股遍坐了下来,倒了一杯不知什么时候煮的茶水,寻梦撤下面罩一饮而尽。

虽然如今自身修为不弱,但是也不能说有多么强大,毕竟有脑海中那柄破刀的指点,虽然剑法提升很快,可是修为根基却仍然薄弱。

遇到一般高手自可以战而胜之,哪怕是此时的卫庄想要杀他也不容易,但是若是面对闻名天下的强者却是仍显不足。

粗重的呼吸夹杂着湿热的气息打在被寻梦抱在怀里的焰灵姬胸口,虽然软玉在怀,但是寻梦却也只能坐怀不乱。

毕竟身体发育还未完全,有些事情还是得克制的。

伸手拍了拍焰灵姬细滑的手臂,寻梦有些失落的说道:“我说美女,你是不是该下来了。我可是很累的。”

打量着眼前少年人,虽然并不十分英俊,可是其身上却散发着一股她从未见过的气息,焰灵姬不知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但是却让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心的感觉。

“你就这么着急让我离开吗?让我再靠一会好不好。”

焰灵姬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贴着寻梦的耳边悠悠说道,纤细的玉手抚摸着少年人的胸膛。

寻梦只感觉一股无名之火,直透丹田,运功一震,强行将焰灵姬震开。

看着飘飘然落在地上的焰灵姬,寻梦一拍额头,抱怨道:“大姐,你就不能正常点吗?我可是废了千辛万苦,把你弄来回来给我当侍女的,请你尊重一下你未来的少爷好不好。”

话语落,侧过身子,翘起二郎腿,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自斟自饮起来,不过飘忽的眼神,却时不时的往焰灵姬身上偷瞄。

“咯咯……”

焰灵姬微步走到寻梦身前,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拿起茶杯却并未饮用,而是仔细的把玩着。

美眸略带笑意的看着寻梦说道:“口是心非的小弟弟,今天谢谢你救了姐姐我。以后可不要冒这样的险哦!”

对于寻梦虽然第一次见,或许是因为他救了自己,亦或者是从寻梦身上,看到了昔日自己弟弟的影子,焰灵姬并没有多么深究为什么他会出手救自己。

当时自己身处之地,可是整个韩国都谈之色变的血衣侯府,不管寻梦是否目的真的如同他自己所说的,乃是为了让自己给他做侍女,都不重要。

寻梦抬头看着美艳动人的焰灵姬,心底却是如遭火焚,不过作为曾经每当深夜,见识过不少动人心魄美女的寻梦而言,焰灵姬或许身姿与长相并不是最好的,可是却是最吸引人眼球的存在,如此美人如何又能看的够呢!

放下杯盏,寻梦笑着打趣道:“那美人你是在关心我吗?”

“你要是这么想也可以哦!”

玉手轻点寻梦的额头,焰灵姬凑近身子,寻梦只感觉鼻头一热,立刻抬起衣袖,擦了擦因为上火而留下的鼻血。

看着寻梦的窘迫模样,焰灵姬不由心情舒畅,随即眼色一变,认真说道:“好了,不逗你了。谢谢你救了我,姐姐我也该走了,以后祝你幸福哦!”

说着便转身欲要离去。

突然一阵清风吹拂起焰灵姬修长的裙摆,寻梦不知何时已然挡在焰灵姬眼前。

伸手抓住焰灵姬的手腕,寻梦淡然一笑道:“你可是我的侍女,又怎么能够这样走了呢!若是如此,我岂不是亏大了。”

焰灵姬却是不为所动,随意道:“哦!那弟弟是要姐姐我做你什么样的侍女呢!是暖床的吗?”

对于眼前这个充满诱惑的女人,寻梦此时心底却是不由感到头痛,美人谁能不喜欢,但是如此一个祸国殃民的尤物,却是让年级轻轻的寻梦感觉到有些招架不住。

“嗯!若是你自愿的话,我也可以勉为其难的答应。”

输人不输阵,虽然不能实战,但是气势上还是不能输给未来侍女的,这可是关乎自己威严的大事,寻梦又怎能退却半步。

“呵呵……,就是不知道,弟弟你行不行呢!”

“行不行只有试过才知道,不过在此之前,为防万一,还是委屈美人你了。”

话附落,只见寻梦握着焰灵姬手腕之处,一道青色真气闪过,顺着焰灵姬手臂直入焰灵姬丹田。

本来焰灵姬若是全力应对,自是不会被寻梦如此简单得手,只是焰灵姬高看了寻梦的节操,亦低估了寻梦的实力。

眼见目的已成,寻梦松开美人手腕说道:“这一道乃是我独有的真气,只要你离开我十张之外,必然经脉尽断而亡。”

看着美人面色不善,煞气凛凛的样子,寻梦接着说道:“放心,这道真气受我控制,只要你听话不会有事的,而且或许还能帮你提升实力的哦!”

一番内视之下,见情况的确如同寻梦所言一般,真气盘踞丹田之内,无论自己怎么调动自身功力驱逐都不见成效,更有甚者寻梦这道漂浮真气更是在不断吞噬焰灵姬自身功力壮大自身。

心知形势比人强,虽然脱离虎口,却又入狼窝。

或许寻梦还不能所做狼窝,但是如今受制于人却是事实。

在这个世界,能够成为强者,而且经历失败还能够活下来的,无一不是心性坚定,能屈能伸之人。

面对寻梦的出手,焰灵姬却是不动声色,缓缓转身来到床前,妩媚一笑,轻轻掀开被子躺了下去。

对着寻梦勾了勾手指,诱惑道:“公子何必如此,小女子愿意做你的侍女还不行吗?今晚就让我帮主人暖床好不好,主人该就寝了哦!”

然而,这一次寻梦却不如先前一般对焰灵姬着迷,眉头一皱冷冷说道:“不要叫我主人,哪怕你是我的侍女,你也是你自己,人首先要学会善待自己。你以后可称呼我为少爷。记住,这世间的人没有人,能够成为别人的主人,万物本就平等立世,你先要学会自尊,自爱,这才有资格做我的侍女。”

话附落,寻梦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独留下,一脸懵逼的焰灵姬。

板着脸,一路来到卧室不远处一处简陋的拆房之内,寻梦盘膝而坐,顿时一口长长的呼吸传来,轻轻拍了拍胸口,寻梦顿时原形毕露,整个就一个浪子的做派。

“这装一下,还真挺帅的。就是不知道,焰灵姬有没有被哥哥我的帅气所吸引呢!”

微微一笑,心中吐槽了一下自己异想天开,随即闭上眼睛,开始运转功体修炼起来。

这早已经成了寻梦生活的一部分,以修炼代替睡觉。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除了那一次因为太过于紧绷神经而昏睡了一次之外,寻梦早已经很久没有躺下认真睡一觉了。

玉兔高挂,房间内的丽人,眼神复杂的看着寻梦离开的地方。心中不由泛起了一丝丝波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