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偷来的侍女

一路狂奔,不时查探一下背后卫庄有没有追来的寻梦。

在绕道了几条街之后,终于回到了租借的小屋之内。

关上门,拍了拍胸口。平复一下,不知是因为让卫庄丢了面子,还是因为狂奔而兴奋的心情。

扒掉身上有些脏了的衣服,寻梦来到床前,弯腰自床底拿出一个漆黑的木箱子。

箱子极其简单,运劲于手,用力一扭,将其上崭新的锁扣掰断。

打开箱子之后,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套漆黑如夜色的麻衣,以及一柄漆黑的长剑。

不过与普通的长剑不同的是,这柄剑只有一面开刃,而另一面却给人一种厚重之感。

似剑非剑,似刀非刀正是一柄单锋剑。

这柄剑非是名家打造,更非什么神兵利器,而是寻梦花了一株钱,在集市之上,找了一个打造农具的工匠,花了一天时间打造而成的。

对于神兵利器,寻梦自然是喜欢的,然而此时的寻梦,一无自身势力,二没有富裕的钱财,想要自己打造一柄适合自己的单锋剑亦没有合适的材料。

也只能用这一柄剑暂时代替,虽然只是一个普通打造农具的工匠,然而或许是因为身处战争年代,手艺并不算差,这柄剑也就与普通士兵所用制式武器差不多的水准。

不过寻梦已然很是知足了。

盘膝坐在床上,运转功元,将自身情况调节到最佳状态。

一个时辰之后,已然月近中天,此时正是人们熟睡之时,寻梦换上早已经准备好的黑色夜行衣,将这柄破破烂烂的刀锋挂在腰间。

打开窗户,观察了一番。见四周寂静无声,随即翻身越过窗户,踏着皎洁的月光而去。

已然来到新郑一段时间的寻梦,也见识过了这个时间人们的生活情况。

或许是因为人的惰性的原因,在紫兰轩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寻梦渐渐喜欢上了这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奢靡生活。

只是紫兰轩的服务的确是不错,然而却收费也很高,寻梦不止一次的吐槽过,紫女的黑心行为。

但是,这里没有物价局。一切以实力为准,紫兰轩人家可以收费那么高,不仅仅是其服务好,更多的还是紫兰轩背后之人强悍而已。

对此,寻梦亦有了想要找一个侍女的想法。

要求也不是很高,能歌善舞,多才多艺就行,最基本的一点,便是要长的好看。

然而,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在去了不少地方,都没有找到合适自己的,要么就是价钱太高,寻梦他买不起,要么就是价钱合适但是寻梦看不上。

在思索良久之后,寻梦结合自己所知信息,也有了比较适合的目标。

而今夜便是行动之时,不过寻梦此次不是去偷盗或者拐带。而是前去解救自家未来的侍女。

一路踏着月光,穿行于新郑琳琅盲目的房舍之间。

不久之后,寻梦来到一处高大奢华,占地面积极大的府邸不远处。

在确定了一下自己并没有来错地方之后,寻梦熟练的翻过府邸不远处一座破败的宅子院墙。

这里传说乃是韩国某一个贵族的府邸,不过后来其得罪了当今韩王最终落了一个满门被灭的下场。

而这座府邸,也自此荒废了下来。

翻过院墙,寻梦来到一处残破不堪,房门都不知哪里去的房间内。

掀开房间内床边的一块地板,入眼只见一个漆黑的足以让一个人顺利通过的洞口映入眼帘。

这座地道,正是这三天寻梦每天白天都在忙活的事情。

而地道的另一头,却是通向了不远处那座富丽堂皇的府邸身处一处地牢之内。

小心的查探了一番,见这里并没有任何人的寻梦,随即弯腰进入地道之内。

为了安全,一路直上寻梦并未打起火把,而是寻着记忆以及地道走向快去穿行。

一刻钟后,寻梦遍到了地道的尽头。

侧耳倾听,地道尚未打通的这一端,并未发现有异常的声音。

伸手贴着墙壁,感受四周,在确定安全之后。

寻梦拔出单锋剑,运转真气顿时长剑如同切豆腐一般,直没剑柄,说着地道口径画了一圈之后。

真气一吐,顿时封闭的通道打通,露出外边的情景。

只见洞口处有一点杂草遮挡视线,寻梦探头出去看了看。

这是一间封闭极严的监牢,四周关押犯人的围栏都是用青铜铸成,四周墙壁更是用铁水浇灌而成,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亦不为过。

只是建造的人恐怕也不会想到,有一天有人能够直接打洞进去这里吧!与四周不同,地面之上只铺设了一层青砖用来防护。

也因此给了寻梦可趁之机。

自地道内探出身体,只见在地牢角落的草席之上,你个绝美的女子此时正在抱着双腿,一双明媚而又充满诱惑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寻梦。

脸颊之上,两道清晰可见的泪痕标志着,不久前她哭过,而且看胸前湿润的衣服,哭的还很伤心。

寻梦走上前,对着女子说道:“跟我走吧!离开这里。”

“你是谁,为什么来救我。“

女子似乎受到了极大的精神摧残,虽然眼睛仍然明亮,但是颤抖的声音,以及寻梦走上前时那微微抖动的身子,却是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悯。

“嗯,你不认识我。焰灵姬我知道你,时间不多,你跟不跟我走吧!”

见寻梦叫出自己的名字,焰灵姬明白对方应当并无恶意,顿时方才紧绷的身体一松,瘫软了下来。

“我……没有力气了。”

眼见如此情形,寻梦只能仰望苍天,暗叹一声:造孽啊!

弯腰穿过焰灵姬柔软的腰肢,触摸着腿上细腻的皮肤,一把将她抱了起来,随即从地道退了出去。

焰灵姬能够身在此处,不得不提两个人,一个韩国九公子韩飞,一个焰灵姬的主人,或者在寻梦看来她曾经的主人赤眉龙蛇。

前些时起,赤眉龙蛇重出,挟持了韩国太子,九公子韩飞受韩王派遣营救太子。

然而中间因为意外,韩非最喜欢的妹妹红莲公主也落入赤眉龙蛇手中。

为了解救这一个太子哥哥一个红莲妹妹,韩非不得不与赤眉龙蛇进行交易。

而交易的筹码便是,当初放赤眉龙蛇出来的韩国血衣侯,也是这座监牢主人的白亦非给赤眉龙蛇天泽所下的蛊毒解药。

然而,天泽在交易之中临时贪念心起。迫使韩非不得不与血衣侯合作,最终韩非大获全胜,妹妹和哥哥都救了下来。

而作为天泽的手下的焰灵姬,则在交战之中被血衣侯擒获。

也是确定了这件事,在想到适合自己的侍女之时,寻梦第一时间遍想到了这个柔情水,热情似火的女子。

这才花费如此心力就她出来的原因,而在寻梦看来,自己救她出来,那焰灵姬就是他的人了,自然不管花费多大代价都值得。

毕竟,在这个时代,虽然美女不少,但是如同焰灵姬如此有趣的,却是只有这一个大宝贝啊!

不久之后,紧闭的监牢大门缓缓打开。

方才从大将军姬无夜府中归来的白亦非,想到这个似火的焰灵姬,不由心中起了涟漪,便要看望一下。

未曾想打开牢门所见到的,却是空空如也的牢房,以及中间那个巨大的洞口。

“查,究竟是何人所为!”

一声怒喝,白亦非怒火中烧。随即白衣军倾巢而出,整座新郑城都陷入混乱之中,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