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无奈的少年与白毛

作为当今七国之一的韩国都城新郑,哪怕韩国在七国里怎么算也是最弱小的国家。

但是都城的繁荣却也不是普通地方可以比拟的,在这个战乱不休的时代,能够在一座城市之中拥有如同后市娱乐会所的存在,而且生意还不错,足以说明这个地方的繁荣昌盛。

紫兰苑一家经营在新郑市中心的娱乐之所,平日里看似只是一所如同的商家买卖,然而寻梦却根据自己的那一部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记忆知晓这里却是不简单。

作为贯穿整个春秋战国时期的战争贩子培训基地,鬼谷子所创立的纵横家,当世的传人便是这里的幕后老板。

也是寻梦来到新郑的第一个目标。

紫兰宣二楼一间包厢之内,一名身穿华服的年轻人放浪形骸的侧卧在桌前。

手中捧着一杯方才热好的兰花酿,晶莹的酒水摇曳着少年俊俏却似乎仍未脱稚气的面容。

不远处,一名仪态端庄的少女轻抚琴弦,悠扬的琴音传入寻梦脑海,闭目静静享受着眼前的这一切。

自从来到此世,寻梦遍未曾如此悠闲过,在来到新郑之后,粗略的打探了一番之后,遍想要好好放纵一把,不过当他踏入紫兰苑之后,却是发现原来享受人生真的可以使自己心情愉悦。

或许是一直以来紧绷的神经在紫兰苑这种环境之下得到了放松,亦或是这几天上好的伙食补足自己身体的亏损。

体内不断精进的真元也在这几天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随着根基的突破,脑海中那柄神秘的破刀,也传来了第二段信息。

却是一套剑法,以及两部功法,初始了解这三样信息之后,寻梦却是欣喜若狂。

剑法虽是只有一套,可是却直指剑道本源,而且剑法的名字亦是让寻梦浮想联翩,其名曰:单锋。

这个名字也让寻梦想起了脑海之中的一句话:刀剑殊途同归,单锋主宰未来。

不管是不是与这句话的出处有关,寻梦亦知晓单锋剑法没有弱的,只有修炼不到家的人。

而两部功法亦是练气之法集大成之作,一者曰:《明气武典》,一者曰《漂浮手》。

在得到三样东西之后,寻梦遍在新郑租下了一件不大的房屋,平日里白天遍在刻苦练剑,而夜晚则会来到紫兰苑,一边默默练气,一边观察着这里的情形与变化。

不管韩国形势如何变化,可是作为事件的多发地之一,紫兰苑却是必然处于中心的位置。

而如今距离上次秦国使臣入韩被杀已然过去了一个月时间,这个年代虽然很多人都拥有武功,甚至是传说中的法术。

但是道路的难行程度却也大大的制约了信息的传播,就在昨天晚上,寻梦才听说秦国军队调动的消息。

心中盘算了一阵,自己要等的人却也快要来了。

看着弹琴的彩蝶,寻梦摆了摆手,示意其来到身边。

对于寻梦这个奇怪的人,彩蝶却是感到很是奇怪。

初始寻梦来到紫兰苑,彩蝶只当做是来寻乐的公子哥而已,然而其初来遍要点紫兰苑头牌弄玉姑娘。

如今的弄玉早在几个月前遍不再接客,本以为寻梦会闹腾一番,这种事紫兰苑也早已经经历了无数次。

然而,寻梦却是毫不在意的点了自己。并不用陪其喝酒,每日只是准时的过来听个曲,自斟自饮一杯酒而已,而且并不会多喝,更没有如普通客人一般对紫兰苑的姑娘动手动脚的举动,显得十分有分寸。

这也让寻梦成了紫兰苑最受欢迎的客人,毕竟没有人不喜欢如此简单的赚钱方式。

自琴台起身来到寻梦身前,跪坐下来的彩蝶,很是熟练的为寻梦捏着肩膀。

“先生今日何故中途停下,不听曲了?”

闭目享受着彩蝶的服务,寻梦心神放松,慵懒的回答道:“听多了也无趣,吾也算明白,想要听弄玉姑娘的琴音却是有些难了。”

彩蝶心头一动,对于寻梦彩蝶还是很有好感的,虽然年纪轻轻,可是却也是谦谦君子做派,这对于久经风尘的女子而言,却是吸引力很大。

不过,对于紫兰苑内的秘密,彩蝶作为紫女的左右手却也是知晓一二,见寻梦此言劝解道:“先生何必纠结于此呢!弄玉妹妹已经赎身了,若是先生想要听曲紫兰苑内的姐妹彩蝶可以帮先生介绍哦!”

寻梦微微一笑,似乎对于彩蝶的话语并不在意的说道:“不过只是一个念想而已何必在意,不过有一事吾却是挺烦心的。”

对于寻梦,彩蝶这段时间接触以来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基本对别人以及对自己都很是宽容,万事不挂心的样子,如今竟然会有烦心之事。

彩蝶不由好奇的问道:“何事呢?”

“唉!没办法,吾手中金银却是不多了,紫兰苑可真是销金窟呐!”

看着摇着头,感叹的寻梦。彩蝶不由被其逗笑了。

眼珠一转,彩蝶心中生出一个主意,随即建议道:“先生若是愿意,紫女姐姐也是可以让先生赊欠的哦!”

闻听此言,寻梦连连摆手,意有所指的道:“欠账这事吾却是做不出来,吾还是想点办法弄点钱吧!紫女姑娘的帐可是不好欠呐!”

就在寻梦话语方落,只听到房门外传来一道性感的声音。

“先生说笑了!”

伴随话语,只见紧闭的包间房门缓缓被人从外边打开。

一个身穿紫色高开叉长裙,神材丰满而充满诱惑的女子摇曳着身姿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彩蝶见状立刻起身,来到紫女身边,躬身一礼。

将彩蝶扶起,示意其先行出去之后,紫女这才缓步走到寻梦身前。

眼见紫女来了,寻梦坐直身子,并未起身,拱手道:“紫女老板亲自前来,却是让吾受宠若惊啊!”

虽然说的是客气之语,然而观寻梦姿态,却似乎对于紫女并不在意。

见寻梦手中酒杯已然即将见底,紫女伸手拿起酒壶,给寻梦重新斟满之后这才说道:“先生今日来可在小女子这里消费不少,紫女特来感谢!”

“哈!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紫女姑娘何必见外。”

“只是不知先生对于我这紫兰苑服务可还满意?”

“满意,自然满意。”

虽然口中说着满意,然而寻梦心头却是不由暗自吐槽:“能不满意吗!隔壁就有一个少白头提着剑站着呢!“

对于何必之人的存在,寻梦早在数日前遍已经察觉到,虽然不知这白毛什么想法,但是今日来自己实力的提升,也让寻梦并不触那个白毛。

“先生如此照顾小女子生意,紫女想准备一份礼物好送于先生,不知先生是哪里人,小女子也好准备!”

寻梦心头一动,已然知晓自己的到来已经引起了卫庄以及韩非的注意,而如今秦国大军压境,自己这么一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却也的确有些碍眼了。

心念一转,遍有了对策,随即回答道:“紫女姑娘却是客气了,吾不过是来自云梦泽的一个游学之人罢了,不必如此麻烦了。”

话语落,寻梦遍感受到一股凛冽的剑意隔着墙壁扑面而来。

紫女见状眼神也不由一凛,对于寻梦的看法也有了变化。

对于这个情况,寻梦心中亦有所预料,作为当代鬼谷传人,对于云梦泽又岂会不知,而提起这里亦是寻梦想要逗一逗这个白毛卫庄而已。

只见寻梦一拍桌面,顿时張身而起,身影急闪间,一把抱住紫女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眨眼间遍来到琴台之旁。

只闻一声轰隆,方才寻梦坐着的地方,一把妖异的长剑插在那里,包间的墙壁之上破了一个大洞。

一个年级不过二十出头的白发少年,冷着脸从破洞处走了进来。

来到长剑旁,拔出宝剑横指着寻梦冷声道:“你是什么人?”

被这突来变故震惊的紫女,心神不由一阵,等再反应过来之时,已然被寻梦抱在怀里,久经历练的紫女对于此等庆幸,也不过呼吸间遍回过神来。

感受到寻梦那在自己腰间作怪的手,紫女随即遍欲挣脱,然而却是出乎意料的没有挣脱开来。

只见寻梦贴着紫女的耳边轻生说道:“别动,这个白毛不简单。等会你见机不妙,赶快跑。”

湿热的呼吸打在紫女脸颊之上,顿时令紫女俏脸一红。

寻梦看着眼前白毛卫庄言道:“想知道我是谁,那得看你懂不懂礼貌了,如此破坏他人财产,还真是没教养。”

对于寻梦的所作所为,卫庄尽收眼底,纵使心性沉稳,然而寻梦其言其行无一不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既然不肯说,那便受死吧!”

话语落,卫庄手中鲨齿遍化作一道长虹,直袭寻梦脖颈而来。

“快走……”

眼见卫庄夺命一剑,寻梦手臂一震,顿时将紫女抛出窗外,随即抄起身旁琴架,运转真气于双臂,向卫庄砸去。

眼见寻梦如此不按常理出牌,卫庄临时变招,鲨齿横于胸前硬接寻梦之招。

只见木屑横飞,方才还在响奏的古琴顿时化作破木四散开来。

一招未能建功,寻梦提气呐掌顿时一股沛然真气透体而出,直袭卫庄面门。

被寻梦如此无奈打法,弄得有些措手不及的卫庄,立刻变招。

左掌击出,强行接下寻梦刚猛掌力,鲨齿运劲斜劈,这一下若是中招,寻梦必然遭受重创。

却见寻梦足踏天罡,身影一闪,遍避开这夺命之剑,眼睛扫过四周,见房门之处有一盆用来洗手的热水放在那里,

眼神一转,随即功元尽提大喝道:“接我天地失色。”

闻听此言,卫庄顿时打起精神,鲨齿横空做防御之态。

然而,却未见寻梦之招,眼神扫视之下,只见寻梦已然来到房门处。

一脸笑盈盈的看着卫庄,随即隔空一掌。

只闻破空之声,撕裂周遭空气,卫庄鲨齿亦全力出手。

一声惊爆,整座包间化作木屑横飞,寻梦身体腾空倒飞而出。

就在卫庄欲要乘胜追击之际,只感觉一股温热气息传来,下意识的一剑下劈,只觉脸上一热,顿时被浇了满脸的热水。

自从下山以来,骄傲如卫庄何时受过如此对待,顿时暴怒。

提着鲨齿便要将寻梦斩于剑下,然而再看之时,哪里还有寻梦的身影。

数个呼吸之后,只见紫女满脸笑意的自外边走了进来,挥手打发了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之后,看着被淋得如同落汤鸡的卫庄却是久久不语。

然而,紫女那极尽全力憋的通红的脸上,却是暴漏了其真实的想法。

“哼……!”

见紫女如此样子,卫庄冷哼一声。收起鲨齿随即转身而去。

看着一片狼藉的包间,紫女想到方才卫庄的狼狈模样,不要眼带笑意的喃喃道:“有趣的少年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