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秦国边关武遂,寻梦一行车马,行驶在戒备森严的军营之中。

从韩国新郑开始,已经走了几日,终于到达秦国势力范围。

寻梦的心绪也不由得变得有些兴奋,看着马车外,正在训练的士兵。

不得不感叹秦国的强大,绝非是巧合。

军容整洁,治理严谨,从过往士兵的面容中,不难看出秦国军人对于自身的认同感。

能够做到如此程度的无一不是精锐部队,如今身处之地,正是秦国左庶长王翳。

平定千军,重甲一方,正是对于这支军队最好的形容。

然而,左庶长王翳的军队,本应当长年驻守太原一代,如今却是出现在里,了解秦国军力分布的盖聂与嬴政不由,心中泛起了波澜。

寻梦对于这一条嬴政归国之旅,本就已经做好了打算,对于这训练有素的军队,并不愿多想,脑海中却在不断的回忆着关于王翳的资料。

“尚公子,将军此时不在中军,通知您前去军备营帐等候。”

前去通传消息的士兵的话语,将寻梦的思绪拉了回来。

对于这样的变故,寻梦似笑非笑的看着嬴政。

身为人臣,然而在知晓嬴政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如此无礼,这是一份下马威,亦是一剂响亮的耳光打在了这位年轻的王者脸上。

紧握的拳头,表示着此时嬴政的愤怒,一双冷眼,杀机毕露。

看着这一切的寻梦,伸手拍了拍嬴政的衣袖,示意其不要动怒。

随即轻声说道:“如今我们已经身在军中,只能见机行事,他没有直接动手,足以说明问题所在。”

对于寻梦的话语,嬴政仍然有些不愿相信,王翳本为秦国名将,如今却如此对待秦王。

可以说形同谋反,而寻梦的话亦是给其下了定论。

不过看着寻梦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嬴政思虑再三,也不的不压下心中的怒火。

在士兵的带领下,向军备营帐而去。

营帐内,看着跪在身前的王翳,嬴政心中却是既愤怒又不解。

就在方才,刚刚步入营帐之内的嬴政与寻梦一行人,未曾想,本应该身在中军营帐的王翳,却出现在这里。

见嬴政到来,王翳却并未行礼,而是赐给了随嬴政而来的士兵酒水以做奖励。

就在士兵答谢赏赐之时,王翳突然出手,将随同而来的士兵尽数斩杀。

盖聂与寻梦见状,立刻握住长剑,小心戒备,虽然面对汹涌而来的军队,两人也只有饮恨的份。

但是王翳一个人在此亦有把握在王翳发出军令之前,将其斩杀。

看着跪在地上的王翳,寻梦眼中却是凝重了几分。

“左庶长王翳拜见王上,迫不得已,王翳甘受惩罚。”

看向嬴政,见其亦有所犹豫,碰了一嬴政手腕,示意其该表态了。

从进入大营开始,嬴政遍察觉到诡异之处,心知王翳不可信任,但其方才举动,却是让嬴政有些不解。

抬步来到王翳身前,伸手将其扶起,嬴政道:“寡人想听听将军想如何解释。”

随即走向营帐中心主座之上,缓缓坐下,看着王翳。

而盖聂此时却是心中正在想着王翳如此做的原因。

嬴政外出去往新郑的事情,并未公开,而其下落亦是机密。

一国国君,只身一人前往敌国,上一个如此做的,还是数十年前的楚王,不过其去的国家正是如今的大秦。

最终落了一个,客死他乡的结局。

如今嬴政之行为可比昔日楚王,为确保其安全,知道的人越少,越是安全。

而传令的士兵,自然应该保密这个秘密。

每个人看法是不同,或许韩非会将士兵囚禁关押,但在场之人,却都非迂腐之人,这世间唯有死人才是最能够保证秘密不被泄露的存在。

所以,这些士兵都得死!

果不其然,王翳娓娓道来。正好应征了盖聂的猜想。

“将军费心了。”

王翳的解释,让嬴政心中稍微解除了一丝困惑。

作为王者,自然要有王者风范,轻声宽慰,是对于这位为了大秦征战数十年的老将最基本的尊重。

“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王上在军营内,恐怕仍然危机四伏。”

“依照将军之间,当如何行事。”

“末将愿为王上分忧,如今有计二则,希望王上甚行。”

“讲!”

“一则,王上可以亲笔书信,送给咸阳心腹。让他们前来接应。

二则,王上仍然需要隐藏身份,李斯大人乃是秦国使臣,王上若不介意,可以先假扮李大人的随从。”

闻听此言,李斯顿时大惊失色。深受儒家熏陶,君臣之礼早已刻印在李斯骨血之中,再加上李斯性格谨小慎微,面对王翳的建议,立刻跪倒在地。

“这怎么可以!臣惶恐。”

恭敬的拜倒在嬴政面前,以李斯之才,如何不知晓,这才是现今最稳妥的办法,但是君臣之别,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让嬴政假扮自己的手下,可谓是大逆不道。

却见嬴政摆了摆手,示意李斯免礼之后,这才拍板定论道:“无妨,就按照将军的建议行事。”

见嬴政采纳了建议,王翳立刻道:“谢,王上抬爱!”

“你可以称呼寡人为尚公子!”

“是!尚公子与李大人休息的嬴政,已经早已备好,可早些安歇。”

看着与嬴政对话的王翳,寻梦心中自由定论,记忆虽然早已有些模糊,但如今这位战功赫赫的将军的种种行径,却让寻梦起了疑心。

烛火映照着有些颓废的人影,嬴政独自一人坐在营帐内,送往咸阳的书信早已经写好。

嬴政却不知该将他送往何处,幼年继位,在权利的漩涡之中,摸爬滚打了数年的少年,此时想来,自己竟然早已经是孤家寡人。

有些烦躁,想找个人诉说,细细想来,却不知该找谁,又该从何说起。

一阵脚步声,打乱了嬴政繁杂的思绪,寻梦提着一壶酒,缓缓走了进来。

并没有让在营帐外守护的盖聂通传,而是不合礼数的直接走了进来。

“哎呀!心情不好就要喝点酒嘛!不要为难自己,人嘛!一定要善待自己才是。”

转身见到是寻梦前来,对于其并未通传这件事,嬴政并没有计较。

毕竟,一个能够提出,律法凌驾于君王之上的人,不要指望他对于君王有多么大的敬畏心。

自从当上秦王之后,嬴政身边遍再也没有了能够平等对话的朋友,这一次韩国之行。

无论是韩非,或是寻梦都是嬴政想要拉拢的人。

而与韩非的知礼不同,寻梦的种种行为,种种举动,虽然确实无礼,但是那平等对话的神情,偶尔还会挖苦几句嬴政的话语。

让早已经在权利漩涡之中,经历种种而变得冰冷的嬴政,久违的感觉到了,朋友的那份温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