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官道之上,四辆马车缓缓而行。

最后方的马车之上,黑色的幕布笼罩其上,马车内被困锁的人,冷漠无情的眼中,怒火冲天。

然而,现实往往最令人感到无力。

曾经,身为越国太子,面对诸国联军,唯能苦苦支撑。

一身才学,却终究在权利的斗争之中,耗损实力。

最终,当天泽下定决心,杀死自己那个无能的父亲之时,已经为时已晚。

面对诸国联军的围攻,天泽最终亦如过去消失的国度之中的君王,沦为时代的失败者。

本以为此生在无希望,只能在那阴暗的地牢之中,了此残生。

韩非的出现,给了天泽一个机会,一个报复昔日仇人的机会。

脱困的天泽,心中早已被仇恨蒙上了黑暗的面纱,甚至不惜杀害那些曾经的百越移民。

仿佛老天已然认定天泽只是旧时代的淘汰品一般,诸般算计最终却败的如此简单,如此让人难以接受,仿佛他的一生都将在失败的阴影之中度过。

马车缓缓而行,走的不紧不慢,在踏出韩国边境之时,马车却停了下来。

为首的第一辆马车之上,焰灵姬撩开车帘,走下了马车。

周遭训练有素的士兵,警戒着四周,防备有可能出现的意外。

来到囚禁天泽的马车让,士兵在焰灵姬的命令之下,将盖在铁笼之上的黑布掀开。

突然而来的阳光,让天泽短暂的出现了一阵失明,待适应了这刺眼的阳光之后,天泽看着站在马车旁的焰灵姬,神色却是复杂无比。

她如同从前一般美丽妖娆,褪去的火魅服表明着她将迎来新的人生,过去的点滴却让天泽难以释怀。

曾经眼前佳人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作为她的主人,天泽拥有焰灵姬的一切,可惜他并没有珍惜。

人总是很奇怪的生物,当拥有之时,总是会下意识的忽略身边在意他的人,而每当失去之后,却后悔不已,这或许便是人的本性吧!如今已然太晚了,当失去的时候,遍已经无法挽回。

“少爷让我告诉你,你可以走了。“

看着曾经自己服侍多年的主人,自己此生最大的恩人,焰灵姬神色复杂,但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她明白现在自己的身份,寻梦是个很好的人,亦是很大度的人,但是在有些事情上,寻梦的心眼却是很小,小到哪怕有可能发生的事,也会将其灭杀,防范于未然。

“他竟然不杀我,为什么?”

寻梦的决定,天泽很意外,他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能够在此时放了天泽,足以说明天泽,对于寻梦仍然有用,当一个人有了用处自然遍不用死了。

“少爷他说不想让我伤心,他希望你回到百越旧地,你想要复国,他可以帮你。但是从此我与你遍再也没有关系。”

“他为了你竟然能够做到如此程度?”

在这个时代,乃是属于强者的时代,女人不过是强者之间互相交易的筹码。

纵使如同韩非与卫庄这般,拥有大才之人,终究时代的局限性,让他们能够接受寻梦的条件,而紫女亦因此被选择性的抛弃。

如此种种在这个时代并不少见,比如送给子楚的赵姬,例如如今的紫女,在天泽眼中,焰灵姬也不过是属于自己的一件筹码,若是有足够的好处自然可以交换。

想到寻梦的话,焰灵姬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对着天泽悠悠说道:“他不同的。”

简单的话语,直白的表达,天泽亦明白,焰灵姬无论身心,已然归属于寻梦,在无转圜的余地。

“好,我会回到百越,希望他也信守诚落。”

此时的天泽已无选择的余地,只能接受寻梦的条件。

对于这样的妥协,天泽并没有多大的负担,毕竟寻梦的条件与天泽最想要做的事情,可以说是如出一辙,寻梦这个条件几乎是完全的帮他着想一般。

作为曾经联合一同攻伐百越,致使天泽亡国。

如今能够帮助天泽复国的也只有秦国,也只有秦国拥有这样的实力。

对于寻梦如何说服李斯,适当他这个秦国罪犯的,天泽并不关心,这是寻梦的事情。

虽然失去了焰灵姬这个手下,却意外的换得秦国的支持,这笔买卖当今天下恐怕无人能够拒绝。

见天泽答应了,焰灵姬吩咐士兵打开囚车,顺便也将后方马车的无双等人一同放了。

看着脱困的天泽,焰灵姬拿出了几个锦囊,交到天泽手里。

“如果你真的想复国的话,这是他给你出的主意。而且他答应可以帮你一次。这是我最后能够为你做的了。谢谢你!”

话语落,焰灵姬遍转身回到了最前边的马车之上。

看着焰灵姬的背影,天泽握着手中的锦囊,想要挽留,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最终,化作一声叹息。带着无双等人,离开了,而离去的方向正是天泽曾经的故乡,昔日越国,如今的百越之地。

在第二辆马车之上,盖聂与李斯正坐在车辕之上,两人并未言语,道不同不相为谋,两人分别出自儒家与纵横家,理想观念各有不同。

对于李斯而言,此时的盖聂可谓仕途亨通,而他自己却只是获得了一个机会而已,对于鬼谷传人高攀不起。

而盖聂本就话少,李斯的为人盖聂心中清楚,并不愿意与其深交,在弥漫着沉沙的风中,两人仿若都未曾看到对方一般,沉默而又有一丝奇怪的默契。

马车内寻梦与嬴政相对而坐,寻梦双腿之上,放着黑白双剑,手中拿着一张崭新的丝帛缓缓擦拭着锋利的剑身。

“先生可真是痴情之人!”

对于寻梦让自己赦免天泽之事,嬴政并没有为难,而是信守承诺的帮助寻梦完成他的承诺。

不过这份人情,却是需要寻梦还的,只是如何还那要看嬴政的想法。

对于一个君王而言,一个能力极强的人,哪怕他忠心耿耿,若是其无欲无求,而且越发完美,那这个人越难以得到君王的信任。

昔日大秦武安君白起,忠心耿耿,为大秦立下汗马功劳。

但追求完美的他,却也成了昭襄王最为忌惮的存在。

军中至高的威望,手中仅次于秦王的权利,当初秦国几乎所有的统军之人,尽介都是白起所提拔。

其大秦勋贵白氏一族的出身,使得当时老秦王忌惮不已。

近乎完人,一心为国的武安君,几乎毫无弱点。

因为没有弱点,武安君一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也因为没有弱点,秦王不得不赐死武安君,只因为没有弱点的武安君,让秦王感到了不安。

而寻梦则不同,其对权势的不认同,让嬴政刮目相看。

因为不在意权势,方能够说出法制这一几乎大逆不道的言论。

因为不在意权势,寻梦对于君王的认同感,与忠心程度必然大打折扣。

初始嬴政还担心如何使得寻梦彻底归心,然而寻梦对于美女的执着,对于焰灵姬的柔情,却让嬴政对其观感提升到了新的高度。

人有情,方能够尽心,而情亦是让一个人最为羁绊的事物。

“王上却是误会了,劣者放天泽,的确是为了焰灵姬,不过他死了对于劣者才是最好的结局。”

“那先生为何要放了他,还要大秦助其复国?”

嬴政对于这一点是最想不明白的,放了天泽已然是极大的恩情,但是帮助其复国这等几乎可以说是全心全意帮助天泽的事情,与寻梦自己所说的,想要天泽死,有着本质的区别。

微微一笑,寻梦透过车窗,看着天泽离去的方向,解释道:“当今天下大秦一统六国之事,几乎已成定局。但是即便如此,若是一场场大战之下,即便诛灭六国,秦国必将损失惨重。

而六国之中,以韩国最弱,楚国最强。

楚国地广人稀,战略纵深几乎可以与如今秦国比肩。

而昔日百越之地,大多被楚国所占领,百越之地的旧民,一直都有在反抗楚国的统治。

这时候天泽的出现,将会给楚国带来新的波澜。

一个平稳的楚国,与一个内乱不休,各个势力纷争不断,不断内耗的楚国王上选择哪一个呢?”

寻梦的话,让本就雄才大略的嬴政不由眼前一亮。

嬴政怎么也没有想到,寻梦的目光早已经看向了如此长远之处。

而其对于尽快解决,秦国内部纷争的信心,也不由变得成竹在胸。

“先生以为,现今回到秦国寡人该如何……。”

马车内,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着,马车外,对于车厢内的对话,李斯与盖聂都听的很清楚。

随着谈话的深入,两人对于寻梦的看法亦在不断的改变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