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本以为帮助韩非与卫庄,顺利的解决了这一次危机。

应当会收获韩非的好感,亦或者卫庄那一点点善意。

但是脖子上,冰冷的触感,一丝丝能够感觉到的锋锐之气,却让寻梦心情很是不好。

鲨齿那足以吹毛断发的剑锋,近在咫尺。

一旁看戏的人,神色各异。

见并未有人,为自己求情,即使是自己乖巧懂事的小侍女焰灵姬,也是靠在窗前,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完全对于他家少爷的生死漠不关心。

寻梦一直认为自己做人不算成功,可是却怎么也想不到会如此失败。

看了一眼,手持长剑指着自己脖子的卫庄。

寻梦有些恼怒了,一个不怎么生气的人,若是发起火来,那么其必然是极其愤怒的。

“小白毛,你最好把剑拿开,否则江湖中人若是知晓,流沙是如此不讲信用的组织,那让人以后如何看你呢!”

对于寻梦的话,卫庄仿佛并未听到一般,鲨齿紧握在手中,心底却在考虑要不要现在将这个讨厌的人砍死。

很犹豫,按照卫庄的想法,砍死寻梦是自己一直的诉求。

但是此时的寻梦已然不是最初那个少年,攀附上秦王这根粗壮的靠山。

卫庄纵使有心,亦得考虑砍死寻梦之后所要面对的事情。

紫女一直是流沙的核心人物之一,未曾想一场意外,竟然被寻梦趁虚而入,从墨鸦率领的百鸟手中脱困回来的卫庄,面对寻梦那近乎苛刻的条件。

鲨齿瞬间遍出窍,第一反应便是将寻梦砍死以绝后患。

“别人怎么看,我并不在意,不过杀了你我会很高兴。“

摇了摇头,对于卫庄的反应,寻梦并不奇怪。

在最初提出条件之时,寻梦遍已经想到了这一点。

令寻梦意外的乃是韩非的态度,带走紫女这件事在被韩非知晓之时,从初始的意外,再到落寞,最终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沉默之后,韩非竟然同意了寻梦的条件。

无论是卫庄还是张良对于寻梦的无耻行径,纷纷表示了谴责。

鲨齿也架在了寻梦脖子之上,韩非知晓只要自己不同意寻梦那苛求,卫庄必定立刻就会挥剑砍了寻梦。

但是韩非却不能这么做,也不敢这么做。

他手里没有牌,博弈的双方必然需要一定的筹码。

但此时韩非的手中并没有足以动摇寻梦的事物,反而寻梦投靠了秦王。

即便盖聂作为卫庄的师兄,并不见得会站在寻梦那边,但是秦王的态度韩非赌不起。

当今的秦王韩非看得出来,乃是一位不下于昭襄王的雄主,其心中所想,结合其对于寻梦的态度,不得不让韩非细心考量寻梦的重要性。

“卫庄兄,放手吧!算了。”

似有万般无奈,但是最终却化作一声无奈的挣扎。

紫女韩非放不下,但也不的不放下。纵使心有不甘,也只能接受现实。

伸出手指夹着鲨齿,将其远离自己的脖子,看着情绪低落的韩非。

寻梦拿起桌上的酒杯,对着韩非道:“韩兄放心,紫女姑娘劣者必然照顾妥当,吾如此做也是为了紫女姑娘好,毕竟在这个乱世,漂亮的女人越是容易香消玉殒。”

抬头看着寻梦,这一刻韩非似乎苍老了许多,转头看向沉默不语的紫女,心有万般话语,也只能归于平静。

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韩非眼中怒气炽盛,看着寻梦说道:“这一次韩非输了,只是我想请问,若是先生处在韩非的位置会如何抉择。”

对于自己的未来,韩非早已经预见。可是他是韩国公子,没有选择的余地,从求学归来至今。

韩非屡破奇案,其所展现的才能,无论是放在哪个国家,都可谓称得上一时之选,但是当今韩王,韩非的父亲,对于这些都仿佛视若罔闻。

整日醉生梦死,韩非纵使有心却也无力。

看似自己已然是韩国司蔻,执掌刑法,手中更是有流沙这般地下势力。

但一次次面对朝堂博弈,一次次的只能选择退避。

真实对韩国做出的改变,却是微乎其微。

这一次见到秦王嬴政之时,韩非遍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可是依旧他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左右斡旋,还得将未来必然成为韩国最大敌人的嬴政,安全送回去。

哪怕因此赔上了紫女,可是却也无可奈何。

看着不负往日自信的韩非,寻梦露出一抹笑容,对于韩非的问题寻梦的答案亦如往日。

“韩兄何必如此,若是吾,那么第一件事便是杀掉韩王,以及诸位皇子,届时与姬无夜合作,成为韩国新的王。”

对于寻梦的看法,韩非早已知晓,只是韩非自己却做不到,但是对于寻梦之后如何做韩非却是想了解一下。

“之后呢?”

“哈!之后便是变法图强,铲除姬无夜了,不过我想秦国以及其余五国不会给韩国这个机会,若是逼不得已,我会以韩王的身份,举国投靠秦王,毕竟在劣者看来,韩国民众只要在,韩国遍在,对于普通人而言,那至高无上的王座之上坐着的是谁,其实并不重要。”

有些不解,亦感到有些荒缪的看着寻梦,在场之人却神色各异。

在焰灵姬看来,寻梦的确很有可能会这么做,毕竟寻梦对于权势并不看重,反而对于民众的生死却似乎更加在意。

而紫女则想到了,因为战争而流离失所,迫使堕入风尘的紫兰轩众姐妹,能够不通过战争,而结束争端,或许才是上位者最应该做的事情。

脑海中不由得产生了寻梦的做法或许才是最正确的决定这般荒缪的想法。

对于寻梦话,卫庄或许是在场最为认同的人。

决与择无论如何选择,保存实力才是崛起的关键。

例如曾经的秦国,在百余年里不断折服,谋求自强。

坐看各国征伐而耗损实力,当山东六国醒悟之时,已然为时已晚。

秦国早已经成了六国无法撼动的存在。

“我明白了!”

有些落寞的转头看了一眼紫女,韩非起身淡淡回了一句,随即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见韩非离开,卫庄知晓今日的结果已定,作为一个理智的人,看着寻梦道:“日后,我们必然还会再见,希望到时候你还能成功。”

“那劣者拭目以待卫庄兄的再次相遇。”

原本有些拥挤的房间,变得宽敞了起来。

流沙众人做出了选择,寻梦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

最少在寻梦眼里这是皆大欢喜的结果,虽然可能现在的韩非会很不高兴。

见众人离去,房间内只剩下寻梦与焰灵姬,以及舍不得自己的弄玉三人。

紫女看着寻梦,神色有些复杂的说道:“弄玉想要陪在我身边,我想带她一起走。”

对于这件事,是寻梦期盼的,美女没有人会嫌多。

“紫女姑娘如此简单的要求,劣者又怎么忍心拒绝呢!一起走吧!离开这个地方也好。”

一旁弄玉,见寻梦同意,微微一礼道:“多谢公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