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乱世

荒芜的大地之上,夕阳映照着一排排人影,有老人有孩童,亦有瘦骨嶙峋的女人。

崎岖的土路,因为近段时间的雨水,而变得泥泞难行。

偶尔有年少的孩子随手抓起路边本已经不多的青草,塞入口中,努力的咀嚼着这本应该是牛羊等牲口的食物。

或者说,这并不能算做食物,只是为了活下去,他们不得不吃下去这些东西。

一阵马匹奔驰的声音自远而近,传入正在咀嚼青草的孩子身旁,孩子下意识的回头望去。

当看见马匹的一瞬间,本已经麻木呆滞的双眼之中,爆发出了一种本不应该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强烈贪欲。

挺身挡在道路之上,按照孩子以往的经验,这样或许能够让奔驰的马匹停下来。

而在他身旁的老人和妇女,看着孩子如此极度危险的行径,却并未出言制止,而是纷纷拿起身旁的武器。

或者说那可以算武器的话,有破旧的锄头,亦有人随手捡起一块石头,人们眼神亦如那个孩子一般,紧盯着奔驰而来的马儿。

若是成功了,那么今天的以及以后几天的食物也将不再发愁了。

然而坐在马上之人,人们似乎都下意识的忽略了他的存在,就在孩子满心期待的看着那似乎已然熟透的马肉之时,以往成功的经历这次似乎不再那么管用。

孩子只感觉一阵疼痛感袭上心头,随即眼前景物似流云一般飞速划过,再看清周遭事物之时,这才发现自己早已经距离方才数十丈之外。

怀中一枚硬邦邦的事物,紧紧的贴在自己破旧的上衣之内。

伸手拿出那件东西,映入眼帘的却是早已经不知多少天,都未曾见过的馒头,虽然其上已经有不少霉斑,然而这股来自五谷的香气却让孩子欣喜若狂。

张开因为久未进食,早已经干涸开裂的嘴唇,狠狠地咬了一口,眼角一滴欣喜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滑落。

就在孩子欣喜有了食物之时,在他背后,一名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的妇人,眼中危险光芒闪动,捡起了地上不远处的石块,高高举过头顶。

一阵血光闪过,妇女缓缓倒地,手中的石头也随着妇人失去力量,而滚到道路一旁的草丛之中。

周遭被孩子手中食物吸引过来的人们,眼见如此变故,纷纷做鸟兽散。

孩子眼见如此情形,习惯性的将手中硬邦邦的馒头,几口遍吞了下去,哪怕因为馒头太硬,让本就微微作痛的咽喉,疼痛不已,孩子也拼命的吞下了这为他提供生命的馒头。

见孩子平安的吞下食物,寻梦回头,将手中方才自地上摄取而来的枯树枝扔掉,快马而去。

离开丛林的寻梦,在多方打听之下,方才知晓自己当时所在的地方,乃是秦国函谷关附近。

本欲借此混进秦国,然而寻梦未曾想到的是,此时的秦国早已经有了户籍制度。

作为陌生人,走到哪里都是特别显眼的存在,而自身的路引凭证,对于外来的寻梦却是极度不友好。

已然经历数百年战乱的天下,老秦人早已经有了一套甄别敌国间谍的流程。

不过离开丛林半日不到的寻梦,又不得不再一次遁入丛林,而这一次不同的是,搜寻他的不再是那群杀手,而是一帮训练有素的士兵,以及手无寸铁的普通人。

万般无奈之下,寻梦只得翻山越岭离开函谷关,经历种种方才离开秦国。

离开秦国,一路根据自流民口中知晓了韩国所在的方位之后,寻梦遍直线向韩国而去。

只是一路所见之景,却是让寻梦对于这个时代有了新的认识。

天下诸国长年征战不休,可谓是全民皆兵,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战争做准备。

而在这样的时代,生活最为艰难的莫过于边关的百姓。

出了函谷关之后,道路上遍渐渐出现了不少,拖家带口的流民,有的人缺胳膊少腿,有的是年少的孩子与妇女,而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边是饥饿。

初始寻梦还想过帮助他们,然而作为曾经生活在一个和平国度的寻梦,不曾想到的是,人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有时候连动物都不如。

当寻梦拿出食物之时,他便成为了这一路之上所有人的敌人,人们为了这寥寥无几的食物,将寻梦团团围住,不仅要他手中的食物,更有已经疯狂的老人欲要置他于死地。

初始寻梦只是退避,直到有一日寻梦见到了他在从前的人生中,只在书本中看到的情景。

本已经饥饿的流民,却在道路一旁煮着一锅美味的肉食,而在不远处,一名瘦骨嶙峋的妇人,看着燃烧的火焰,轻声哭泣。

然而,眼中不时流露的贪念,以及不断蠕动的喉咙,却是让寻梦不寒而栗。

从这时起寻梦这才明白,有些人是救不过来的,在这个错误的时代,一切的怜悯只能伤害自己。

而若真的想要帮助他们,也只有让这场持续数百年的乱世,早点结束方才是正道。

有了目标的寻梦,在路经韩国边城之时,顺手牵了一匹看起来不错的马,遍直向韩国都城新郑而去。

在那里,或许能够遇到那个数千年都不会再出现的人,那个独属于这个时代独一无二,自古无人可超越的人:大秦嬴政。

昔日三家分晋,韩国所得之土地人口,本就不少。

然而多年来,面对不断增强的秦国,韩国的土地不断的被其蚕食。

如今之韩国,在寻梦看来,也不过与曾经那个以一种腌制食物而文明当世,与其同名的国家好不到哪里去。

一路快马加鞭,不过三日。寻梦遍来到了当今世界最强大的七个国家之一,韩国首府政治机关中心新郑。

看着不远处巍峨耸立的城墙,虽然不如前些时间所见到的函谷关那般雄伟。

然而,独属于韩国的风格却是显而易见。

不同于老秦人的粗矿与务实,韩国的城墙却是及其精致,虽然不能够与曾经生活过的国度所建设的相提并论。

可是却也有其独特的魅力。

城墙外偶尔有逃难而来的流民,很快就会被军士带走。

城墙内偶尔传来两声吆喝之声,亦有年轻貌美的女子,偶尔能够透过城门处领略其风采。

与城内的繁华不同,城墙外却是一片严阵以待。每一个想要进入城内的人,都要经过极其严格的盘查。

而这种盘查却也只针对那些穿着破破烂烂的平民。

寻梦观察了良久之后,遍牵着马向城内走去,来到城门处,负责盘查的士兵伸手拦住了欲要继续前行的寻梦。

“请出示你的路引!”

看着眼前的士兵,寻梦却是不予理会。

学着方才一个身穿锦服的公子哥的做法,直接忽略了士兵径直向城内走去。

士兵欲要阻拦,却被深藏早已经在此执勤两年的老兵拉住了。

“你疯了吗?这位公子,一身锦衣,看起来便不是简单人物,你拦住他,不怕他治你的罪吗?”

士兵看了一眼渐行渐远的寻梦,转头看着老兵,思索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问题所在。

在这个世界,很多人出生便是贵族,而贵族自然天生便拥有凌驾于众人的特权。

相对比一名军队中寂寂无名的士兵,若是贵族老爷们生气,直接出手杀了他也不过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想通关翘的士兵,拱手对着经验丰富的老兵道谢道:“多谢大哥提醒,否则小弟我……。”

老兵摆了摆手,随意的说道:“你是新来的,以后注意点就好了。”

眼见如此,士兵转头看着推着独轮车来到眼前的老者,开始了新一轮的排查。

牵着黑色的马匹,寻梦一路缓慢而行,感受着这古朴的城池。

观察着新郑城内之人的一举一动,不知过了多久,寻梦已然在新郑游荡了半天左右。

在西市将跟随自己一路的大黑马卖掉,换成金币之后。

寻梦来到了自己找了一天的地方,新郑城内最大的娱乐会所:紫兰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