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箭矢如同下雨一般,划破紫兰轩单薄的窗纱,不多时整座紫兰轩已然被源源不断的箭矢所淹没。

大厅内,紫女与寻梦静静的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这就是你的对策?”

对于寻梦的行径,纵使紫女已然做出了选择。

但是仍然不由自主的出言嘲讽,非是故意,而是不忿。

毕竟任何人,都不会对一个落井下石的人产生好感。

哪怕曾经紫女对于寻梦,印象不错,也改变不了人的天性。

“紫女姑娘何必如此,劣者所等的人这不就来了吗?”

冰冷阴寒的气息,缓缓自被箭矢破坏的破洞处开始弥漫。

已然处在炎热的夏季,可是纵使已然夜深,但不应该如此寒冷。

身着单薄长裙的紫女,纵使内力不弱,但是也不由感到一阵冰冷。

两人心知,自己等待多时的人,来了。

冰冷的寒气博发,不多时整座紫兰轩,已然化作一片冰天雪地,阵阵寒气刺骨,仿若寒冰地狱一般,让人感到恐惧。

眼睛盯着紫兰轩那被人从外边打开的大门,寻梦心神紧绷,刚刚拿到手的黑白双剑,不由握的更紧了。

与玄翦不同,虽然同样是绝顶高手,但血衣侯白亦非的威胁程度,却远远高于黑白玄翦。

玄翦很强,但意识混乱的他,弱点太过于明显,想要杀死黑白玄翦,寻梦可以想出无数种办法。

白亦非则不同,一个神志清明,几乎毫无弱点的高手,任何人都不敢小觑。

绝强的剑术,诡异的秘术,使得白亦非的形象,在寻梦眼中仿佛化作一座高大的城墙,挡住了寻梦追寻的脚步。

寻梦是一个及其倔犟的人,既然出现了困难,何必纠结,战胜克服困难,这便是寻梦的选择。

韩非的选择在寻梦看来很是迂腐,但同样面对挑战之时的寻梦与韩非,又有何不同,或许本质上,两人都是相同的吧!只是看待问题的角度,以及做出的选择略有不同,从而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一袭红衣,雪白而又茂密的长发,表示着白亦非已然年岁不小。

细嫩而又俊俏的脸庞,却让人仿佛看到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阴郁冰冷,是寻梦对白亦非的第一印象。

亦如黑白玄翦的双剑,白亦非亦手持双剑而来。

不过却是一红一白两种颜色,与黑白玄翦白剑主守护,黑剑镇魂不同。

白亦非的剑是纯粹的杀戮,血红的剑身,是倒在此剑之下的生灵鲜血所染红,亦如从前雪白的衣衫,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另一把白剑之上,那一丝丝血丝代表着白亦非,今日亦要用鲜血为这柄白剑增添新的红色。

“有趣的猎物,竟然能够将捕猎的猎人斩杀。你们让吾感到了诧异。”

看着寻梦手中的黑白双剑,足以说明这里不久前发生的一切。

黑白玄翦失败了,对于其实力白亦非是认可的,两人不过伯仲之间,即便白亦非想要杀了玄翦亦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但是如今黑白玄翦死了,死的悄无声息。

眼前之人竟然好似不曾受伤,高傲如血衣侯也不得不正视眼前这个少年人。

挂在腰间的布袋还在滴滴答答的流着鲜血,冰冷刺骨的地面,鲜血化作一朵朵妖艳的冰花,诡异而又妖艳。

“侯爷之能果然厉害,只是不知侯爷对于玄翦的死有何看法?”

无聊的问题,白亦非看来一个死去的杀手,已然失去了其所拥有的价值。

知晓寻梦在拖延时间,但是白亦非仍然想要看看他拥有何种后手。

“一个死人而已,吾并不感兴趣。不过对于能够杀死黑白玄翦的你,却是让我提起了兴趣。”

“侯爷却是缪赞了,我对侯爷也是很感兴趣。”

看着对峙的两人,紫女的心神却是紧绷到了极点。

以寻梦的为人,其必然留有后手,不过毕竟太过于年轻,面对与黑白玄翦相比更加冷静冰冷的血衣侯。

紫女对其亦并没有多大的信心,只不过卫庄还未归来,不得不答应寻梦的条件,而做出的妥协。

眼前的情形却是有些超出紫女预计,紧握的链剑,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紧张,微微颤抖的手臂,表明着她内心的不平静。

只听寻梦接着说道:“不知侯爷,对于百越宝藏可感兴趣。”

寻梦的话让白亦非有了些许诧异,天泽已经被韩非交给李斯。

而押解之人便是鬼谷传人盖聂,传闻此时秦国也已经派遣高手在赶来的路上。

对于当今知晓百越宝藏之事的寥寥几人,天泽的重要性白亦非如何不知。

但秦国的强大,也让白亦非忌惮不已。

“你想要用天泽换取你们的生机?”

很简单的博弈,互相交换条件,觉得合理,遍可以完成交易。

而寻梦开出的价位,的确让白亦非很是心动,不过贪婪永远是人类最强烈的欲望。

白亦非并不相信寻梦会如此简单就将天泽送给自己,而且此时的天泽属于秦国,即便强如血衣侯,也不敢直接出手对付有盖聂护卫的秦国使节团。

而寻梦的接下来的话语,也表明了其态度。

“侯爷却是误会了,劣者的意思乃是百越的宝藏,侯爷日后还是不要再想了比较合适。”

“你所依仗的便是这小小的毒药吗?”

自从踏入紫兰轩之时,白亦非遍察觉到,整座紫兰轩弥漫着一股奇特的气息。

无色无味最能使人忽视,在白亦非眼里这种毒药的确惊艳。

但是对付不知药理的黑白玄翦或许可以,但是用来对付长年炼制蛊毒,与毒物为伴。

身怀至极寒冰内劲的血衣侯看来,却是不太够。

“哎呀!竟然被侯爷发现了,那劣者岂不是要失败了。“

满脸惊讶,眼中露出惊恐之色,不可思议的看着血衣侯,双腿微微有些打颤。

仿佛在告诉白亦非,被血衣侯揭开了底牌,已然穷途末路。

看着眼前的寻梦,白亦非的嘴角不由露出了,一抹诡异笑容。

对于一个长年喜爱以猎杀强者而为自己的生活增添乐趣的人,当将猎物逼到绝境,看着猎物垂死挣扎的样子,却是白亦非最喜欢做的事情。

然而,却见寻梦,脸色一肃,眼神凛冽而又充满嘲讽的看着白亦非,略带嘲讽的语气,问道:“侯爷,真以为这遍是毒药吗?”

轻轻的话语,映入白亦非眼里,却不由心头一寒。

连忙运转寒冰真气查探自己情况,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寻梦,以防其出手偷袭。

白亦非的种种行径,落入寻梦眼中,看着运功的白亦非,越发的欣喜。

查探了一番的白亦非并未发现自己有何问题。

但是逐渐无力的握剑之手,却告诉白亦非自己中毒了。

精通各种蛊毒的血衣侯,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输在了毒物的身上。

看着渐渐失去力气的白亦非,寻梦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表达着对于失败者白亦非的鄙夷。

“侯爷以为劣者所用的是毒物吗?却是太可笑了。

侯爷今日败给的不是区区在下,而是侯爷那趾高气昂的傲慢呐!”

悲酥清风一种不同于当世药物的东西,在研制其之时,寻梦想过很多种方案。

《明气武典》之中记载的毒药也不在少数,但是寻梦的研究对象乃是对付武功高强的高手。

任何毒药都是对身体有害的,因此会被人的身体本能所排斥,这也是武功越高,普通毒药越是难以对其产生作用的原因。

武者本就是不断强化自己,蜕变自己的过程,人体的本能亦是在不断的强化之中不断变强。

但是寻梦的方向却是,让药物能够规避这种本能,哪怕毒性不大,但是只要人体本能的免疫力不被激发,那这种毒几乎可以说是无解的存在,哪怕其并不致命。

得益于那个信息爆炸时代的产物,因此才有了悲酥清风的诞生。

相比较于普通人,悲酥清风的受众更多的是武功高强的强者。

内功越是深厚,身体机能越是强悍,当身体免疫本能无法激发,而强悍的身体机能,会使得毒素以极快的速度席卷全身,这便是为何武功越高,中毒越快的原因所在。

默默的运功想要逼出毒素,但越是逼迫,毒素却蔓延的越快。

白亦非手中双剑已然握不住跌落尘埃,也代表着命运从这一刻,将不再由他白亦非所掌控。

“侯爷不必惊慌,劣者是受人所托,只要侯爷退兵,自当无碍!”

“你就不怕我事后清算。”

虽然受制于人,但是骄傲的人总有其坚持。

不过寻梦对于这种坚持很是认同,却不会去学习,在这个乱世只有活着才是最基本的诉求,生命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之时,才有话语权。

“劣者自然怕,所以劣者请了一位朋友保护吾的安全。”

话附落,只见焰灵姬提着明珠夫人,破空落在大厅之中。

看着被焰灵姬犹如一件破布,扔在地上的明珠夫人。

白亦非鄙夷的对寻梦道:“你可真是卑鄙。吾败了。”

“多谢侯爷赞赏,那么就请侯爷退兵吧!”

一掌打在丹田之上,一道真气注入白亦非体内。

看着熟悉一幕的焰灵姬,不由露出了笑容。

“侯爷放心,这道真气不过是以防万一,日后还需要许多事情,希望侯爷帮忙,这只是一种对你我良好关系的一点保障而已。”

看着寻梦递到眼前的丹药,白亦非并未查探其真假,一口吞了下去。

事到如今,寻梦已然不需要外增添任何手段。

缓缓起身,白亦非捡起掉落的双剑,仿佛又回到了那骄傲的血衣侯爷,并未言语,高大的身姿,稳重的脚步,向紫兰轩之外走去。

走到大门处,白亦非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寻梦,眼中怒气腾腾。

不管是白亦非还是寻梦都知晓,今天这场闹剧结束了。

“我会记住你的。”

“哎呀!让侯爷这般美男子惦记,劣者总感觉不太合适。“

话毕,两人纷纷转身背过手,并不再看对方一眼。

见讨厌的冰冷男人离开,焰灵姬美目扫了一眼明珠夫人,缓缓走到寻梦面前。

伸出手指,递在寻梦下巴,喃喃道:“我亲爱的少爷,你可真是下作,不过我喜欢。”

随即转身走到紫女身边,挽起紫女玉臂,向紫兰轩二楼而去。

寻梦摸了摸光滑的鼻梁,自我怀疑道:“看来我对你还是太纵容了,你家少爷可是正经人。”

紫女与焰灵姬两人不由回头,纷纷给了寻梦一个鄙夷的大白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