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自怀中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布袋,伸手将玄翦的六阳魁首装进袋子里。

看着失去头颅的尸体,寻梦心情却是极度复杂。

这不是寻梦第一次杀人,曾经面对层层追杀,寻梦遍杀了很多人,可是这一次却不同。

曾经杀的人,寻梦都会告诉自己,那些人该死,杀了也就杀了。

但是眼前这具尸体,在寻梦看来却是一个可怜人,若是按照寻梦的想法他是不想杀掉玄翦的。

可是在这个乱世,每个人都没有自由选择的权利,玄翦如此,寻梦亦是如此。

在嬴政眼里,玄翦是杀害赢氏宗族之人的凶手,必须死。

在卫庄与盖聂眼里,玄翦曾经杀害无辜,死不足惜。

在寻梦这里,玄翦的确有罪,也的确该死,但是他却也是个可怜人,一无所有,曾经得到过幸福,然而却被这吃人的世道所毁灭。

化身修罗,却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若是可以,寻梦想给玄翦一个赎罪的机会。

然而,如今却是再无可能。

“你还真是虚伪啊!可笑”

心中嘲笑着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以及那一份可笑的善念。

弯腰捡起掉落的黑白双剑,将剑拿到眼前。

这是一把充满杀气的古剑,握剑刹那,一股狂暴的杀意直透寻梦脑海。

猝不及防,并未做准备的寻梦顿时眼前犹如置身烈火地狱。

无穷无尽,自双剑诞生之日起,被双剑斩杀的人影,向寻梦扑来。

寻梦想要出手,却发现自己竟然动态不得。

万分焦急之际,却见一道刀光自寻梦眉心急射而出。

顿时周遭空间,化作点点星光消散,身影再次回道紫兰轩之中。

“好厉害的剑,怪不得玄翦如此强大。”

原本煞气腾腾的双剑,此时犹如温顺的小猫,握在寻梦手中,一股奇特的感觉袭上寻梦心头。

感觉手中之剑,仿佛与自己融为一体。犹如自己手臂一般,随意操纵。

“难道这就是人剑合一,亦或者兵器认主。”

对于长剑,寻梦一直以来都认为那不过只是由人操控的一件兵器而已。

但是来到这个乱世的寻梦,却是不得不思考这个问题。

长剑有灵,唯有认主方能够运用,这原本是存在于神话之中的事情,寻梦初始也曾想要见识见识有灵的兵器。

本以为只有韩非的逆鳞,拥有剑灵,未曾想黑白玄翦竟然也拥有意识。

或许这就是普通长剑与名剑的区别吧!

一阵脚步声,打乱了寻梦的思绪。

闻声望去,只见紫女与张良缓缓从楼梯走来。

年轻的张良,还没有以后一代贤相的城府。

看着倒在墙角的玄翦尸体,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看向寻梦的眼神不由变了。

玄翦的强大,在张良这段时间查看卷宗之时,已然了解不少,本以为纵使紫女与寻梦连手,也要经历一场大战,未曾想,寻梦竟然如此简单的遍解决了玄翦。

同时心底对于寻梦的看法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亦将寻梦列为最危险的存在。

卫庄很强,但他很骄傲,骄傲的人会给自己设置障碍,然后战胜他。

这样的人,纵使能力再强,他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可以推算出来,然后应对,因为这样的人有底线。

但是寻梦不同,从初始的引诱,再到把握时机的偷袭,最后那不知真情还是假意的承诺。

无不表示着,寻梦的行事风格。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身为一个强者的风范与坚持。

而且,张良相信,这只是寻梦计划中的一个而已,若是偷袭未成,玄翦没有上当陷入混乱,寻梦必然留有后手,甚至不止一种准备。

紫女同样有这样的疑问,不过与张良不同,对于寻梦,紫女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这几天通过焰灵姬,亦对寻梦有了新的认识,甚至一度紫女认为,若是寻梦与韩非位置对调,或许如今的韩国,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紫女不明,若是偷袭失败,不知先生是否留有后招。”

焰灵姬曾经告诉紫女,在寻梦面前,任何事都可以直说,只要他想说,都会给予答复。

而若是寻梦并不想提及,只要不逼问就可以。

而这一点对于与卫庄以及韩非相处久了,经常跟那两个人打哑迷的紫女而言,却是令紫女好感倍升。

毕竟没有几个女人愿意,整天去猜测男人们的想法。

“哈,紫女姑娘说笑了。若是玄翦不中招的话,那劣者也只能跑路了,劣者相信,紫女姑娘必然会与子房为吾断后的。”

看着寻梦插科打诨的样子,紫女心知他并不想多说。

给了寻梦一个大大的白眼,走到玄翦尸体旁,开始熟练的处理起这具尸体,毕竟作为风月场所,若是死了人的消息传开,紫女的生意也就别做了。

张良看着寻梦挂在腰间,仍然还在滴血的布袋,有些忧虑的对寻梦说道:“紫兰轩之外的士兵还没有撤退,接下来不知又将来此的是谁。”

寻梦看着温文尔雅的张良,调笑道:“作为韩国世袭家族,相国嫡孙,子房会不知道,门外的那些士兵是何人的兵马。”

“先生是言血衣侯白亦非。”

“自然是他”

血衣侯一个在韩国可谓威名赫赫的贵族,第一任血衣堡之主,凭借手中一红一白两柄长剑,成为韩国自古以来,第一位女侯爵。

这即使放在天下其余六国之中,亦足以堪称奇迹。

传说女侯爵武功极高,容颜不老,但是如今见过这位女侯爵的存在,早就已经化作黄沙,散落在过去。

当今血衣堡之主,乃是白亦非,平时一身红衣,继承女侯爵的双剑,使得血衣侯雅然有成为韩国第一高手的潜质。

身为夜幕四凶将之一,手握韩国最为精锐的十万兵马,可谓是在韩国举足轻重的人物。

名义上如今的韩国大将军姬无夜,乃是夜幕的主人,可是以血衣侯的实力,哪怕是姬无夜此时已然权倾朝野,想要拿下白亦非也是几乎不可能。

其与姬无夜更多的是合作关系,而非从属。

如今卫庄前去找寻七绝堂助力,已然过去了数个时辰,仍然不见归来。

很显然,对方已经将卫庄托住。

秦王嬴政方面,由寻梦提供的易容之法,假扮成为了盖聂,想来此时已然离开新郑。

来自秦国的压力已然解决,但是夜幕的威胁却是迫在眉睫。

“先生可有应对之法。”

张良绞尽脑汁,却并未想到解决的办法,实力的差距,已然到了纵使是智者也无法以巧思弥补的程度。

卫庄的实力在此时的张良眼里,已经是极其强大,但是作为流沙第一高手,却迟迟未归,虽然对卫庄有信心,但也不得不让张良忧心。

见这位日后名留青史的相邦无计可施,寻梦嘴脸勾起一抹诡异笑容,对着张良说道:“如今王上交托的任务,我也完成了。劣者也该告辞了,如今紫兰轩已经成了众矢之的,两位还请各自珍重。告辞!”

寻梦突然的言语,却是让张良一阵错愕,不由愣在原地。

的确,按照寻梦的说法,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寻梦并非韩国之人,亦非流沙之人,如今想要离开,也是无可厚非的。

收拾完玄翦尸体的紫女,刚刚清洗完双手,闻听此言,不由一阵苦笑。

脑海不由回想起,焰灵姬与自己聊天时,评价寻梦的话。

寻梦每做一件事,每说的一句话,都有其想要得到的东西。

在紫兰轩消费,是为了与自己以及众人结识。

挑衅卫庄加深众人印象,救出焰灵姬是贪图其美色,最少在紫女看来便是如此。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接近秦王嬴政,为自己的未来铺路。

包括诛杀黑白玄翦,乃是秦王的命令。若非如此,紫女相信寻梦很有可能作壁上观,不予理会。

想到焰灵姬对自己所说的话,寻梦这个人挺好说话,前提是让他要提起兴趣。

“先生有何条件才肯出手,还请明言。”

被紫女叫破心中算计,寻梦不由感到一阵尴尬。

摸了摸鼻子,寻梦直视紫女眼神,有些不解的问道:“劣者相信,紫女姑娘不可能如此了解在下,不知是谁出的主意呢?”

对于寻梦的坐地起价的做法,紫女可谓是及其鄙视,不过却也拿寻梦没有任何办法,如今火烧眉毛,自己这边却是毫无对策。

形势比人强,纵使不喜,也得耐着性子。

“先生之才,会猜不到是何人指点我吗?”

寻梦彻底无语了,初始带着焰灵姬来到紫兰轩,本以为紫女与焰灵姬,不过是互相客气的相处,未曾想如此短的时间,两人关系竟然如此要好。

或许这便是女人之间的友谊吧!

毕竟这个世界,如今与寻梦相处时间最长的便是焰灵姬,而对于这个美丽的女人,寻梦一直都未曾欺骗过半分,亦在其眼前未做过半分掩藏。

只是没想到,焰灵姬竟然将自己给卖了。

已然开门见山,寻梦遍不再隐藏,直接了当的说道:“劣者一生只对两件事物感兴趣,一者:绝世的佳人。一者:至强的武学。就是不知道,紫女姑娘打算以何种事物作为报酬呢?”

两样东西,很平常。平常到,只要是江湖中人,都会感兴趣的两样东西。

而流沙之中,毕竟作为紫兰轩这种风月场所的老板,美人自是不缺。

但是寻梦的要求却非如此简单,紫女想来恐怕也只有自己以及弄玉可能符合寻梦的要求了。

置于武学,紫女根本遍不做考虑,一者流沙如今虽然在新郑势力不小,但高手也只有寥寥几人。

以寻梦的眼光恐怕也只有,卫庄的鬼谷绝学,能够满足其胃口,但这可能吗?

“你想要弄玉。“

“紫女姑娘却是误会了,吾对紫女姑娘的兴趣,却远远大于弄玉姑娘。”

“你身边有焰灵姬这样的美人,为何还要如此多的佳人。”

“哈!美人谁会嫌弃多呢!不过我想紫女姑娘误会了劣者想法,美人劣者自然喜欢,但是在这乱世,如紫女姑娘与弄玉这样的美人,必然遭受别人觊觎。

而韩国不久的将来,必然化作一片焦土,劣者也是在帮助姑娘而已。”

一旁的张良,此时却已然是急得冷汗直流,韩非的心或许韩非自己都未曾看清楚,但是作为韩非的好友,张良看的很明白,紫女对于韩非的重要性。

如今寻梦的行为,可以说已然触动了,张良的底线。

“先生却是有些过了。”

虽然愤怒,可是长久以来家族的教诲,儒家之学的熏陶,使得张良仍然能够很好的保持仪态不失。

看了张良一眼,心中却是一叹:如今的张良还是太嫩了。

对着紫女拱了拱手,寻梦道:“既然如此,那劣者遍告辞了。祝两位好运!”

言罢,遍转身离去了。

就在寻梦走到房门前,正欲打开房门之时,却闻。

“慢着,我答应你的要求,不过我不能拿弄玉的自由来换。

只要你能够挡下血衣侯,解除这次危机,我便是你的人了。”

一旁的张良,顿时焦急道:“紫女姑娘……”

不待张良说完话,却已经被紫女所打断。

“九公子与卫庄他们输不起,也不能输。”

紫女的想法张良明白,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劝说。

正如寻梦所说的,韩非手里没有多少牌可以打,别人可以输十次百次都无所谓,然而韩非却只能一直赢,哪怕输一次,那也将万劫不复。

看着眼神坚定,大有日后荆轲,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寻梦不由头大。

“紫女姑娘何必如此消沉,未来姑娘遍会知晓,劣者为何如此要求了。这一次,劣者自然不会让人毁了紫女姑娘的心血。”

见寻梦表态,张良狠狠的看了一眼寻梦,似要将其刻印进脑海,随即转身上楼去了。

既然寻梦拿了好处,自然这件事就要由他一人承担。

不得不说,少年时期的张良,还是难改稚气,有些任性了。

“你打算如何应对?”

“嗯,劣者早已经准备好了后手,就一个字,等”

“如此被动,不怕他们强攻吗?”

“非也,不是怕,而是他们早已经准备好了强攻。”

话语落,只见一只只弩箭,划破空气,从外边射了进来,径直插在了紫女脚下。

“现在该你表演了。”

“那就请紫女姑娘稍后片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