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失败,就凭你吗?”

紫兰轩内,黑白玄翦强势而来,欲要一举除去当今秦王嬴政。

昔日的长安君,如今被黑白玄翦所控制的一缕怨魂。

看着眼前口出狂妄之语的寻梦,讥笑之态一览无余。

“当然,我的确不是长安君的对手。不过我有个问题,想请问一下长安君,不知可否。”

寻梦很坦然,亦很放松,仿佛眼前之人,非是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落网杀手,而是与自己熟识的旧人。

不过微微有些打颤的双腿,却是表明了此时寻梦的内心并不如其所表现的那般平静。

黑白玄翦可谓是此时身在韩国的第一高手,鬼谷双剑合璧,亦不敢与之对敌,单枪匹马与之交战的卫庄,更是被黑白玄翦犹如打人打小孩一般,差点砍死。

虽然对于卫庄,寻梦一直都是小白毛小白毛的挑衅,那是寻梦知晓卫庄绝不会杀了自己的前提下。

但卫庄自身的实力,寻梦却是极度认可的,能够将骄傲的卫庄打败,玄翦的强大已然无需多言。

“什么问题?”

此时的黑白玄翦,混乱的意识,自九幽爬出来的复仇之魂,在几个混乱不堪的意识体交战中并未彻底觉醒。

黑剑镇魂,镇的是剑下亡国,亦是玄翦自己那被复仇怒火,炙烤的可怜孤魂。

失去理智的玄翦,是这世间最为锋利的凶器,亦是罗网最为依仗的存在。

但是,犹如阴阳家所言,这世间一切事物都有阴阳两面,玄翦亦是如此。

最锋利的剑,最强的人,但越是强大,弱点必然也最为明显。

玄翦那沉睡的意识,便是寻梦最大的突破口。

作为秦国的长安君,成蟜是骄傲的,是高贵的,生前成蟜无论是在秦国,或是在山东六国。

都是站在人族金字塔尖的那群人之一,而如今死后的一缕残魂,亦是如此。

八玲珑,一体八面,八面一体。八种意识共存于同一个身体内,其自然有高低之分。

身体本就是玄翦的,所以玄翦最强,但他那已然死去的心,下意识的认为自己已然死去,陷入沉睡之中。

其余七种意识,无论是幼童对于死亡的惧怕,侍女对于主人依赖,老者对于上位者的服从,杀手对于命令的执着,都促使着他们臣服于成蟜这个血脉上天生就高人一等的存在。

在玄翦自沉睡中醒来之前,成蟜的意识,便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亦是此时的玄翦。

“我想请问长安君,你认为你现在是谁呢?”

很简单的问题,可是成蟜下意识的感到一阵狂躁,属于生物本能的危机感,让成蟜周身杀气不断暴动,本就不大的空间,在这股冷冽的杀气映照下不由冷了几分。

“我是谁,我是成蟜,大秦未来的王者。”

狂暴的怒气,化作怒吼,发泄着心中的不甘。

快速而又直接的一剑,代表着成蟜已然处于失控的边缘。

足下轻点,身行乍退,避开成蟜或者说玄翦,简单而又迅捷的一剑。

虽然思维混乱,但是顶级强者的本能,却也让寻梦不由感到了一阵压力。

脱离玄翦攻击范围,寻梦眉头紧锁,运掌纳气,随时准备出手。

虽然心神紧绷,但是寻梦却表现出一副自信之态,轻佻的对玄翦讽刺道:“长安君成蟜早就死在了秦国,而你还记得魏纤纤吗?”

熟悉的名字,残酷的现实,成蟜残魂骤然听到自己已死的消息,顿时狂暴数分。

当一个人日后,他的魂魄会脱体而出,归入虚无之中,而当这个人怨气冲天,心中有未了之事的时候,那么他的魂魄也将下意识的忘记自己已然死亡的消息。

依附在他人的身上而仿若曾经一般存活,这是自古以来人们口口相传的传说。

从前寻梦亦是不信鬼神之说,但他自己的经历,这个诡谲莫测的世界,无不表示,或许传说不仅仅是传说。

成蟜的意识觉醒,昔日种种袭上心头,一股滔天怨气爆发,顿时整座紫兰轩为之一颤。

外边包围着紫兰轩的士兵们,只感到一阵阴风过境,一股黑气自紫兰轩内升腾而起。

九天之上闷雷滚滚,仿佛召视着不属于人间天地不容的存在即将降世。

而在玄翦脑海深处,一团沉睡的意识,散发着强大的气息,周遭几团相对弱小很多的意识,在这股气息之下瑟瑟发动。

听到熟悉的名字,最为强大的意识仿佛受到召唤,气息越发强大,阵阵波动搅的识海犹如汪洋大海一般,惊起滔天巨浪。

成蟜那觉醒的意识,仿若感受到威胁,顿时遁入识海深处,欲要阻止那禁忌般的存在苏醒。

一具身体,两种及其强大的意志,在体内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战斗。

眼睛紧盯着气势如虹的玄翦,寻梦功元尽提。

察觉到玄翦周身气势的变化,玄翦原本杀气腾腾的眼神也暗淡了下来,寻梦眼一凛。

等待若久的机会终于来了。

功元尽提,全力出手,尽赋予一掌,身影化作一道流光,雄浑一掌打在玄翦心口处。

仿若狂风暴雨一般,一阵紧接一阵的劲力透体而出。

千重叠加之下,化作一股足以断石分金的震颤之力,直透玄翦心脏。

两股正在体内针锋相对的意识,感应到躯体损伤,立刻本能般融为一体,顿时昔日威名赫赫,罗网天字第一杀手,再现尘寰。

迷茫的眼神化作幽冥之眼,死气杀气充盈周身,一股墨色剑气,犹如藤蔓一般透体而出,欲将寻梦捕获。

面对如此危机,寻梦却是仿若未觉察到,体内最后一股劲力尽数倾泄而出,只见玄翦,一口鲜血喷出,身影化作流光倒飞而出,撞在紫兰轩高大的围墙之上。

塌陷的胸口,带血的嘴脸,已经无法撑持的身躯,足以说明,曾经名震天下的绝顶杀手,世间最顶级的剑客之一,在寻梦的层层算计之下,已然落败。

寻梦看着已无再战之力的玄翦,伸手一招,插在地上的长剑,顿时出窍。

握剑在手,踏步向玄翦而去,边走边喃喃道:“正面中了我一剂碎心颤,纵使强如外功大成者亦得饮恨,更枉论你一个防御低下的剑客。”

心脏乃是一个人动力的源泉,而碎心颤本就是劲力叠加,直透内府之招,面对这一掌,除非当世人道顶峰强者,否则即便是强出寻梦一头的玄翦这般强者,只要这一掌打实,也必死无疑。

“你为什么……知道纤纤。”

口中不断的涌出鲜血,召视着玄翦的生命已然走到尽头,人生中最开心的日子,一点点浮上心头,这或许便是回光返照吧。

心中的不解,化作细语,看着来到身前的寻梦,玄翦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看着眼前这个即将死亡的男人,寻梦解释道:“纤纤的爱情,值得传颂,她是一个伟大的女子,我也是偶然得知而已,你曾经为她而死,遍不应该再执着,你的仇,未来我会替你去报,魏国便是我对你的祭品。”

曾经为了纤纤,玄翦毅然放弃了罗网杀手的身份,只想安安静静的陪伴爱人。

命运弄人,或许当玄翦最初成为一名杀手之时,便已经注定了他永远也不配得到别人的爱意。

纤纤为了玄翦,甘愿死在了玄翦眼前,那一刻被爱情捂热的心,再一次变得冰冷,比以往更加冰冷绝望。

玄翦想报仇,但是纤纤与自己的孩子却成为玄翦最大的顾虑,最终孩子死了,玄翦也死了。

罗网却不想玄翦就此死去,他被从地狱中拉了出来,再次成为了一件杀戮的兵器。

玄翦不想再杀人,因此他选择了沉睡,任由几缕残魂操控着自己的躯体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而如今,一切终于结束了。

看着寻梦缓缓举起的长剑,这把剑并非名剑,只是一把极其普通的制式长剑,但玄翦觉得这是自己最好的归宿。

“我的剑送给你,希望你能够守护住一切。谢谢你!”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纵使杀人如麻的杀手,曾经也是为了爱人孩子奔波的丈夫,他曾经是一个好人,却被迫不得不踏入黑暗,如今终于放下一切。

紧闭的眼睛,嘴脸安详的微笑,迎接自己最终的审判。

“愿你来生做个普通人。安息吧!”

一道剑光闪过,鲜血染红了紫兰轩,精致的墙壁,在黑暗中艳丽的血色,仿佛化作点点星光,接引着玄翦前往心中的乐园。

那里没有战争,没有杀戮,唯有幸福与温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