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告别了韩宇,马车缓缓向驿站方向而行。

车厢内,盖聂闭目养神,脑海却是浮现昨日寻梦之言。

“盖聂先生剑术高觉,然人力有尽时。面对围攻,纵使先生亦得饮恨。”

“盖聂必然在倒下之前,带走对方。”

“谁生谁死,在劣者看来一点都不重要,关键是目的是否真的达到。”

“先生之目的为何呢?”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有人的地方便有争斗。人族自诞生之日起,遍在不断的争斗,与天斗,与地斗而到如今,与人斗。

数百年的战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多少孩童还未见识这人世美好,遍被无情的战火摧残。

而秦国即将是结束这场战乱的开端,这便是劣者所求。”

寻梦之言,盖聂亦认同。但是对于寻梦这悲天悯人的态度,却是表示怀疑。

但为人处世,论行不论心。只要行为于天下有益,其目的为何,在盖聂这里并不重要。

眼角余光扫过身旁李斯,盖聂却是陷入了沉思。

李斯的作为,对于鬼谷传人而言,盖聂并不反对,但也不认同。

在这乱世,人才的确是及其重要,但是李斯的种种行径,却也表露出其追逐权利的野心。

野心对于一个人很重要,有了野心才能够成就一番事业,而野心便是催动人不断向目标攀爬的动力。

李斯的野心,盖聂看的很清楚。而他也能够给予李斯他想要的东西。

李斯之才寻梦给予的评价是,当世仅次于韩非的法家大才。

“李斯追逐名利,这样的人不会忠于任何人,只因他只忠于他自己的欲望,有了欲望才能够认真工作,一个国家,一个帝王需要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才是上位者最应该招揽的人,他会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前提是上位者能够给到他想要的东西。

对于帝王而言,这样的人才是最欲要的人。

毕竟,上位者要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有能力的人,才能够办实事。”

脑海中回荡这寻梦对于李斯的评价,盖聂心中以有了对策。

一句话总结便是,李斯可以用,而且要重用,不过却不能信任。

紫兰轩内,原本的喧嚣已然褪去。平日里莺歌燕舞的姑娘们,也已经被紫女安置到别处。

一处房间内,紫女与寻梦看着不久前还鲜活的生命,如今却已然化作冰冷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之上,寻梦拿起床上干净的床单,为这可怜的姑娘眼前,那充满惊恐与错愕的眼睛。

转头看着两人不远处静立的张良出声询问道:“子房先生,可知小白毛去了何处。”

张良看着眼前正色的寻梦,询问道:“卫庄兄,前去七绝堂找寻帮手了。可有不妥之处吗?”

“鬼谷纵横,双剑合璧,天下间当无人可以小看,但如今盖聂先生随着秦使李斯离开,小白毛却孤身在外。紫兰轩已然成为了一座孤岛。”

紫女满脸愁容看了一眼张良,此时整座紫兰轩之内,拥有战力的也只有紫女以及寻梦两人,张良的武力值,早已经被紫女所忽略。

“如今只能祈求上天保佑了!”

有些好笑的看了紫女一眼,寻梦笑着说道:“紫女姑娘竟然还相信老天爷?”

耳朵微微一动,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入寻梦耳畔。

“这不老天爷收命的使者来了。”

一对对装备精良的军士,不断从禁卫军大营之中走出,精致的铠甲,锋利的长戈预示着这些兵士乃是韩国最为精锐的部队。

一辆豪华的马车,伴随军人整齐的步伐,缓缓停靠在紫兰轩大门前。

自马车上,一人身着华贵锦袍,足踏金丝皮靴的少年走下马车。

抬头看着紫兰轩雕工精致的牌匾,一抹残忍的诡笑划开嘴脸。

“我亲爱的大哥,二弟我来送你上路了。”

军士排列整齐,伴随脚步声已然将紫兰轩围的水泄不通。

面对如此阵仗,少年人相信,今天自己必将达成心愿。

推开紫兰轩大门,抬步走了进去。

“快去禀报侯爷,计划已经开始。”

伴随军士指挥官的命令,斥候快速奔跑而去。

一片漆黑的大堂内,门窗紧闭,一人负手而立,静静的等待对手的到来。

一柄长剑矗立身前,紧闭的眼睛,稍微有些急促的呼吸,不知是对对于对手的畏惧,亦或是对战斗的渴望。

吱呀……。

一阵推门声传来,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边推开,一阵冷风伴随冰冷到极致的杀气,席卷整座房间。

“你终于来了!”

伴随话语,华贵少年踏着沉稳的脚步,走入房间内。

眼神紧紧盯着寻梦,少年打量了一番四周,见只有寻梦一人,并没有自己今日的目标,不由眉头一皱。

“你知道我要来,那个人呢?”

“他已经回到了他所在的地方,而你我已等候多时,长安君成蟜。”

昔日长安君成蟜作为当今秦王嬴政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因嬴政幼弟的失落,使得嬴政对于幼弟的感情,全数转嫁到回到咸阳之后人世的成蟜身上。

初为秦王之时,兄弟二人可谓是,兄亲弟恭好一派和谐景象,赢氏宗族各位族老仿若见到了昔日穆公兄弟一般。

但当一个人身居高位,而享受着身边人的吹捧,至极的权利让人沉醉,当发现自己或许可以拥有更高的权利之时。

名曰欲望的毒药便开始扩散,在欲望的侵蚀下,最终成蟜与嬴政走上了一条相背而驰的道路。

成蟜失败了,成功者得到所有,失败者失去一切。

成蟜被此时手握罗网这件凶器的秦国相邦吕不韦所清算,在生命最后的关头,求生的信念,对于失败的不甘,使得成蟜的记忆附身在一把剑之上。

这是一把凶剑,亦是罗网最为锋利的凶器之一,黑白玄翦,白剑守护,黑剑镇魂。

成蟜成为了黑剑的奴隶,而如今为了弥补当初的失败,这个阴魂不散的幽灵,借助黑白玄翦的力量再次归来,誓要报复曾经的兄长。

“你认得我?”

“我并不认识你,而是想要告诉你,今天你将重蹈覆辙,再次失败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