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哒哒哒……

马匹踏在新郑街头坚硬的石板路上,两边行人见到马车,纷纷自觉的让开道路。

非是无人挡道,而是人们认识这辆马车,与韩国马车不同,秦国的马车相比韩国的马车更加宽大,更加方正。

而如今身在新郑的秦国人,也只有为查秦国使臣被杀一案,来到新郑的新任使臣李斯。

紧随马车的是一辆用黑布遮盖,钢铁铸造的囚车。

囚车旁,随同李斯一起入韩的秦国悍卒分列两旁,牢牢把守着囚车内的犯人。

不知为何,往日的新郑城门,今日却未见开放,一对对身披铠甲的韩国士兵,不断在大街上巡视。

给原本喧嚣的新郑城,凭添了几分肃杀之气。

马车来到城门前,正欲出城,却被韩国驻守城墙的士兵拦了下来。

“混账东西,大秦使节的马车也敢阻拦。”

见马车被拦住,李斯走出车厢,守城士兵见状立刻解释道:“李大人,城内出现叛逆分子作乱,姬将军特派我们互送大人到驿馆暂避风险。”

说着一旁士兵,压来两名方才捉住的嫌疑人,展示给李斯看,表明情况属实。

“本官有要务在身,移交重犯,不得拖延,请放行。”

看了一眼城门处,装备精良的士兵,李斯强硬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一旁盖聂,静心观察着眼前这一切,沉默不语。

周身气机凝实,随时准备出手。

见士兵并未动作,李斯接着说道:“况且,有大秦第一剑客盖聂先生在,何须你们保护。”

见李斯不识抬举,顿时士兵纷纷出动。将马车四周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盖聂的右手握紧剑柄,眼神冷冷锁住在场士兵。

杀气在周身环绕,遍欲强行闯关。

就在盖聂即将出手之际,一阵马蹄声,传入两人耳畔。

循声望去,却见一贵公子,坐下高头大马,缓缓而来。

盖聂与李斯一眼遍认出,此人正是韩王四公子韩宇。

自韩国太子被天泽所杀,这位四公子遍成了,韩国王位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

如今出现在里,必有所图,盖聂与李斯对视一眼,心领神会,一切静观其变。

而在紫兰轩,不过清早遍已然是一片喧嚣。

作为风月场所,本应该当夜幕降临,方才生意红火的所在,今日却是一反常态。

二楼一处精致的包厢内,寻梦半躺在焰灵姬怀內,享受着佳人手法娴熟的按摩。

一旁一名俊俏少年郎,看着一脸享受模样的寻梦,却是有些不适应。

悠扬琴音清响,琴台旁弄玉一双巧手,认真的演奏着乐曲。

“阁下遍如此悠闲,一点都不担心秦王的安全吗?”

少年似是极度不适应眼前奢靡的环境,出言提醒道。

“子房何必担心,有盖聂在王上怎么会有问题呢!可不要小瞧鬼谷传人,小心卫庄小白毛提剑砍你。”

焰灵姬细心的剥了一枚葡萄,送到寻梦嘴边,一口吞下这亲爱的小侍女精心准备的葡萄,寻梦闭目回味这来之不易的待遇。

“阁下投靠秦王,如今却对秦王置之不理,若是秦王有个闪失,阁下所求恐要落空了。”

不想搭理张良,寻梦悠哉悠哉的听着曲,感受着焰灵姬细心的服务。

对于弄月的琴音,寻梦仰慕已久,一直都没能亲耳聆听,如今趁此机会能够免费在紫兰轩消费,如何不好好享受呢!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未曾想韩非离开之前,还给自己留了一个监护人,便是眼前这位韩国相国张开地之孙,日后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比的张良张子房。

想到韩非,寻梦眼角扫了一眼张良,戏谑的问道:“子房,韩非走了多久了?”

“已然有一个时辰了。”

虽然不知寻梦为何突然问起韩非,张良仍然回答道。

“那就好,可惜了,唉!韩非我会想你的。”

看着寻梦那故作悲伤的样子,韩非有些不解。

清晨韩王召令韩非入宫,虽然不知原由,但君命大于天,韩非只能跟随使者入宫觐见。

如今不过走了一个时辰而已,寻梦却是这副姿态,让人不由感到不安。

拍了拍焰灵姬柔软的腰肢,寻梦坐起身来,眼睛扫过正在抚琴的弄玉,随后说道:“弄玉姑娘,劣者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不知可否?”

弄玉弹琴的双手缓缓停了下来房间内悠扬的琴声哑然而止。

“先生请讲!”

微微恭礼,弄玉回道。

摆了摆手,寻梦随意的说道:“不必多礼,我想请姑娘去一趟韩王宫,告知红莲公主,她亲爱的九哥哥进宫找她玩去了,可否。”

张良眼前一亮,看着寻梦心中却是思索其用意。

“好的,先生。我这就去”

见弄玉这就要离开,寻梦转头看着焰灵姬,柔声道:“我亲爱的侍女,麻烦你跟随弄玉姑娘一块前去,帮我……”

说着贴着焰灵姬的耳畔,悄悄吩咐着入宫之后如何行事。

等寻梦说完,在看向焰灵姬,却见焰灵姬美目含煞,怒气冲冲的样子,寻梦连忙解释道:“别多想,我可是正经人。”

看着寻梦那耍宝的样子,焰灵姬并不想搭理他,给了他大大的一个白眼,随后起身拉着弄玉一块离去了。

见屋内只剩下自己与寻梦两人的张良,思索着寻梦的目的,随即道:“先生这是想让红莲公主帮助韩非脱困。”

“哈,韩非脱困不好说,不过是保证韩非不要这个时候死了就行。”

“多谢先生!”

看着帅气的张良,彬彬有礼的样子,寻梦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不由一阵不痛快,身边这些人,好像颜值都挺高,就自己普通了一些。

扫去心头杂念,寻梦起身向屋外走去,打开房门却见紫女站在二楼的栏杆旁,静静的看着紫兰轩内热闹的场景。

“紫女姑娘生意还真是好啊!”

听到寻梦调侃的话语,紫女白了寻梦一眼,有些担心的说道:“今天这太诡异,我有一种不详的征兆。”

心知紫女的担心,寻梦宽慰道:“没事的,生意好就多赚点钱,距离天黑还早,何必如此忧愁。”

“子房呢?”

见只有寻梦出来,紫女不由出言询问道。

“哪来的子房,紫兰轩可不是相国之孙能够来的地方,他会被相国打断腿的。哈哈””

知晓事情原委的紫女不由会心一笑,看着楼下迎来送往的女子,紫女眼中一抹不舍与挣扎之色闪过。

似是感受到紫女的心绪,寻梦同样看着楼下的莺莺燕燕,悠悠说道:“紫女姑娘能够在这乱世,给予这些苦命的女子一处安身立命之所,当为大善。”

对于寻梦的夸奖之词,紫女并不在意,但是以寻梦的为人,能够问出此话,必然有所图谋。

韩非曾对紫女说过,寻梦此人心思变化莫测,性格诡谲多变,其所在意的东西必然会不择手段的达到,若是他想要的东西无伤大雅,还可合作,否则将是流沙最大的敌人。

“先生,此言何故?”

心知与寻梦打交道,最好直来直往,否则互相算计,恐是不好,而如今双方还是合作关系,最好能够维系一二,不然按照紫女的性格,早已经转身离开了。

“这座紫兰轩是紫女姑娘的心血,也是这些可怜女子的家,如今流沙汇聚于此,紫兰轩必然成为众矢之的。紫女姑娘作为她们的大姐,应当要做准备。”

“多谢先生好心,紫兰轩我自会处理。”

见紫女直接拒绝,寻梦也不好说什么,摸了摸鼻子,一股让他不舒服的气息不知何时飘荡在紫兰轩内。

眼神扫过楼下在场之人,一个漂亮的女子引起了寻梦的注意,非是好色。

而是怪异,仿若一个男人假扮成女子,走在自己面前一般,别扭至极。一个大胆的猜测,不由在寻梦脑海浮现。

转头看向紫女,寻梦说道:“紫女姑娘将紫兰轩关闭停业吧!让这些小姐姐们都离开吧!快要下雨了。”

看着转身离去的寻梦,紫女心中忧虑万分,权衡再三,心知此时也只有相信寻梦的判断了,转身下楼准备遣散紫兰轩内的顾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