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天泽的落网,使得李斯这一次出使韩国的任务得以圆满完成。

再将天泽交给李斯之后,韩非与李斯的赌约也可以说是到此结束。

对于李斯而言,谁是凶手都不重要。出身贫寒的他,所求者不过仕途横通。

初到秦国的他,与天生便是韩国公子的韩非不同,唯有选择投靠秦国相邦吕不韦,在此时的秦国,吕不韦食客过千,权势滔天。

只要获得他的赏识,李斯相信自己未来必然会有一番大作为。

出身贫寒是李斯最大的弱点,然而这个弱点在某程度上来说,却是最大的优点。

相比较于韩非只能侍奉于韩国,除非韩非心性改变,自己当上韩王,否则按照当今天下形势,韩非的失败已然能够看得到。

李斯则有了选择的余地,出身贫寒是劣势,亦是其能够让上位者放心的优势。

从韩王宫回转驿馆的李斯,却接到了韩非的邀请,说要推荐一个人给他。

李斯细思良久结合自身近几日所知所见,心中亦有了几分猜测。

或许李斯在才学之上,不如韩非许多,但对于实际操作之中,韩非却是不及李斯。

若李斯是韩国公子,求学归来,纵使有心变法图强,其首要目标必是登上那权利的顶点,而非韩非一般理想化的去试图改变韩王安。

纵使能为滔天,但是对于一个装睡的人,是怎么也叫不醒的。

包厢内,焰灵姬熟练的炮制着寻梦带来的茶叶。

简单而熟练的动作,在佳人的手中,增添了一份别样的美感。

寻梦与嬴政相对而坐,两人看着正在泡茶的焰灵姬。

嬴政赞叹道:“先生雅趣果真有趣。”

“大王却是缪赞了,左右不过是多了一个说话的人而已。不及大王甚多。”

将冲泡好的茶水,恭敬的摆放在嬴政与寻梦面前。

“大王,少爷请用茶!”

对于焰灵姬的表现,寻梦甚是欣慰。终于体会到有人服侍的滋味了。

对视一眼,焰灵姬恭敬的来到寻梦身边,跪坐下来。

拿起桌上杯盏,嬴政细细品味其中滋味。寻梦亦品尝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对于来到这个时代的做梦而言。

平时习惯了饮用何种口味奇特的饮品的现代人而言,无味的白水自然不是其首选。

而此时酒水,哪怕是所谓的烈酒,在寻梦眼里也太过于寡淡。

平时各国贵族最引以为傲的茶,这种不知何时出现在人们杯中之物,成为了寻梦的首选。

然而,当世流行的煮茶,在寻梦这里犹如焰灵姬的饭菜一般,与毒药无异。

实验若久,终于有了比较优秀的成果,自然要与老板分享一下,寻梦不会承认这是在攀附权贵,讨好老板。

“如何?”

看着闭目回味的嬴政,寻梦放下杯盏询问道。

“饱满醇正,汤色清透,口感鲜嫩而柔和,回味甘甜,苦后回甘,此茶可谓当世极品。”

“大王缪赞了!”

焰灵姬再次为两人添上茶水,嬴政看着寻梦模样越看却是越熟悉,然作为一国之君,却不能表露于色。

而对于寻梦身世的调查,嬴政已然有了想法,曾经询问过寻梦的出身,而寻梦亦没有隐瞒,自己失去昔日记忆这件事也如实相告。

每个人只要在这个世界,必然会拥有过去,虽然寻梦仿佛凭空出现,但是当初追杀的那一帮人,寻梦自己的出处,他也想弄明白。

无论结果如何,再怎么糟糕的出身,相比于未知亦要好上许多。

“先生如今可谓得偿所愿,韩非亦得到他自己想要的东西,不知先生对于这股即将掀起的波浪有何想法?”

嬴政离开咸阳所要面对的事情,其自是知晓,秦国内部之人,有多少觊觎秦王之位,六国又有多少人希望秦国内乱,作为当今最强大国家的主人嬴政岂能不知。

是无奈亦是必然,当其跳出秦国这盘棋局,来到韩国,既得到的自己想要的答案,见到了想要见到的人。

那么其中所要面对是风险,也应当承担。

并未回答嬴政的问题,寻梦缓缓道:“大王该回国了。”

跳过了回答,直接给出了结论。此时的新郑危机四伏,一张无形的巨网悄然间,将整个韩国笼罩。

而这张巨网的目标便是秦王嬴政,在寻梦眼里,此时不走那么接下来所要面对的,恐怕不是嬴政所能承受的。

“先生是知晓了什么事情了吗?”

“有一个人来到了新郑”

“谁?”

“昔日诛杀长安君成蟜,罗网天字号杀手黑白玄翦。”

焰灵姬看着一脸郑重的寻梦,她从未看到过寻梦在提到一个人的时候,如此忌惮。

哪怕是面对秦王,寻梦亦从来没有如此重视,但是黑白玄翦这个名字却让焰灵姬感到了寻梦心中的不安。

伸手抓住寻梦的衣袖,有些担心的看着寻梦。

“先生如此重视,不知比之盖聂先生如何?”

伸手拍了拍焰灵姬的手背,表示安心。

寻梦起身,看着窗外天空,一朵乌云不知何时,悄然来到天空,不急不缓的在空中摇曳,仿佛宣告着山雨欲来。

“我曾听闻,盖聂与卫庄两人交手与半残的黑白玄翦交过手,结果显而易见,黑白玄翦还活着。”

还活着遍已经表明了纵横两人的失败。

对于盖聂的能力,嬴政知根知底,如今嬴政身边,盖聂可谓是第一高手,然而纵使以盖聂之能,还要与不弱于他的卫庄连手,却只是对付半残的黑白玄翦。

嬴政自是明白此人的恐怖,看着寻梦的背影,嬴政心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对一个帝王而言,当登上这座至高的位置之时,遍已然做好了,面对任何意外的准备。

刺杀对于秦国君主而言,并不意外,早已经习以为常。

寻梦能够此时遍发现,劝谏自己回国,足以说明其能力,而已嬴政对于寻梦的了解,当他劝解自己回国之时,已然有了对付玄翦的办法,只是其必然有所求。

“先生所求为何?”

闻听此言,寻梦脸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淡淡的回道:“我想要大王赦免一个人,另外玄翦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王上在此却是太过于危险,所以想请王上暂避锋芒。”

嬴政思索了一番,最终言道:“可以,不过孤有一个条件,将玄翦的人头带来。”

并没有询问赦免的人是谁,对于这一点嬴政并不关心,而对于杀死长安君之人,对于嬴政而言,纵使长安君意图谋反,罪责难赦,但赢氏宗族之人,不应该被一个外人以这样的方式处决。

称呼的改变,代表着身份的改变,此时的嬴政不是尚公子,亦不是与寻梦相对而坐的朋友,而是天下最强大国度的主人:秦王。

寻梦转身,对嬴政躬身一礼道:“尊大王旨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