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朝阳迎着缕缕清风,自大地点点升起,一处安静的庭院内,一人盘膝坐在房顶凝神静心打坐。

初升的阳光洒在那张平凡却又充满神秘色彩的脸上,为其增添了别样的魅力。

一缕缕天地紫气随着呼吸,自周身四肢百骸融入寻梦体内,不断修复着强行运功而对于经脉的损伤。

滚滚天地精气入体,化作真元在体内奔腾不息,不断的增强着寻梦的身躯。

一阵细微的声响,传入寻梦耳中,缓缓收功,睁开双眼,看向天空。

已然不见昨日阴霾,取而代之的是纯净无暇的蔚蓝。

等了许久,却并未见房间内的那个人出来,寻梦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既然醒了,那便出来吧!怎么这是不打算做我的小侍女了吗?”

房间内的佳人,听到寻梦话语,俏脸上却是现出一阵踌躇。

经历了昨夜的风雨,焰灵姬很累很累,只记得寻梦最终放过了天泽。

抱着自己离开了,那一刻焰灵姬许久压抑的情绪,长久以来的紧张不安感彻底爆发。

靠在寻梦那不算宽广的怀抱,头一次焰灵姬感觉到如此的安心。

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

清晨醒来的焰灵姬,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昨日的记忆依然清晰,天泽的选择与寻梦曾经的话语仍然历历在目。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那张床,但躺在床上的女人,却已不是昨日的自己。

床边不远处,那张曾经与寻梦一起吃饭喝茶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套新的衣服。

焰灵姬下床,走到桌前,捧起衣物,泪水模糊了双眼。

脑海中过去种种浮现,不知过了多久,记忆逐渐模糊,脑海中留下的却是那张仍然稍显稚嫩的脸庞。

褪下长久以来,陪伴自己的火魅服,绝美的身姿暴露在空气中,只可惜无人能够欣赏。

焰灵姬心中想让欣赏的那个人,此时却并未在这里。

穿起寻梦早已经准备好的长裙,焰灵姬走到铜镜前,仔细的打量着自己,喃喃道:“或许你说的对,我应该只属于我自己,但是我更想自己属于你。”

打开房门,初升的朝阳,照在脸上,并不炙热,却是最能给人带来温暖的力量。

“很漂亮!”

抬头看着站在房顶的寻梦,焰灵姬会心一笑。

“谢谢你!”

谢寻梦将自己从血衣侯府救出,谢寻梦为了自己,选择放过天泽,亦是谢寻梦将自己从那无尽的黑暗深渊之中捞出。

“你可是我的侍女,未来可能比我的夫人陪伴我的时间都长。谢谢不是应该用行动证明吗?”

寻梦看着身穿蓝色长裙,不似当初诱人犯罪的魅惑,却更添一份让人心动的温柔。

“那亲爱的少爷,想让人家如何答谢呢?”

焰灵姬心中似是想到未来,不由露出娇羞之态道。

看着焰灵姬的神态,寻梦一时却是心动不已,虽然血气方刚,但是作为一个正直的人,寻梦以大毅力斩断心中杂念。

淡淡的说道:“那就从先让你家少爷我从厨房解脱出来如何,以后早餐你来作。”

白了寻梦一眼,焰灵姬第一次对于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

从一开始相遇,再到如今,寻梦的确曾经对自己的身体有所向往,可是一段时间的相处之下,焰灵姬却发现寻梦并未沉迷半分。

有些失落的焰灵姬,委屈道:“可是我不会做。”

“不会做饭,我可以教你啊!”

纵身一跃,来到焰灵姬身边,抓住焰灵姬修长的手臂,寻梦笑着说道。

“好呀!”

展颜一笑,眼中一抹寻梦未曾察觉的狡黠闪过。

“走吧!“

拉着焰灵姬,寻梦想厨房走去,不久之后,原本安静的院子,在寻梦抓狂的喊声中变得喧嚣。

“这是盐,不要放这么多”

“快添水,要糊锅啦!”

…………………………

日进正午,寻梦揉着仍然有些不舒服的肚子,缓缓的走在去向紫兰轩的路上。

身后三丈开外,焰灵姬笑脸盈盈的看着寻梦的背影。

“这做的饭实在太难吃了,幸亏本人功力高深,否则得被这女人毒死。”

“她不会是嫉恨我昨天,把天泽打个半死吧!”

“那以后……”

寻梦心底一万种猜想,在脑海浮现,对于焰灵姬这顿饭,或许寻梦会终生难忘吧!

看着寻梦的背影,焰灵姬脑海中不由浮现出,经历千难万险,终于做好的那顿饭菜。

寡淡的米粥之上,一颗颗黑色的颗粒漂浮其中,颜色诡异的菜色却是让人望而却步。

桌前焰灵姬看着寻梦,大口大口的吃着饭菜,心底却是万般感觉。

对于第一次做饭的焰灵姬而言,这样的饭菜却是难以入口,但是寻梦却说这是人生的第一次,需要纪念。

最终寻梦化身饕餮,将饭菜一扫而光。而作为主厨的焰灵姬却只浅尝了几口而已。

经此一事,也让焰灵姬对于寻梦的认识更近了一步。

走在有些炎热的石板路上,寻梦心中不断吐槽着焰灵姬。

喧嚣的叫卖声,偶尔孩童玩耍开心的笑声充斥着四周。

“啊!死人……”

一阵孩童的尖叫声,将寻梦的思绪,自日后如何惩罚焰灵姬的念头中拉了回来。

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来自于华夏一脉,自古刻印在血脉深处的烙印。

凑热闹的本能驱使之下,寻梦向已然围满了围观群众的现场走去。

只见十几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倒落在一条窄小的巷道之内。

巷道口被围观的众人堵住,透过人群的缝隙,寻梦看向现场,不由眼神一凛。

只见尸体倒落的方向,角度尽介不同。

一把把青铜长剑毫无规律的摆放在尸体身边,每具尸体死壮皆不相同,但他们的身上都有一道细长的剑痕。

“难道是他?”

习武以来,不知是寻梦天资高觉,还是识海深处,那柄破刀的效果,寻梦进境可谓一日千里。

以寻梦的眼光看得出,这些人尽介死于一柄极薄的剑器之下,而且行凶者只出了一剑。

而在如今的新郑,能够拥有如此绝顶修为,剑术超凡之人,寻梦脑海不由浮现出,那个能够让鬼谷纵横,暂时放下争锋念头,而连手对敌的人。

那个可怕的杀手——黑白玄翦。

“跟我走。”

回头一把拉住焰灵姬,寻梦头也不回的向紫兰轩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