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乌云掩盖住了月光,天地一片昏暗。

大地上,冰冷的人,诡异的咒术,至刚至阳的气血,诡谲莫测的痋术,在冷彻的剑光下节节败退。

冰冷的眼神,象征着剑者争锋击败对手的决心。

锁链化作道道长虹,破空而至,长剑虽开单锋却凌厉异常。

寻准天泽与寻梦交手间隙,无双手持一柄不知从哪座破碎的宫殿中,拆下来的石柱。

踏破大地纵身一跃,直袭寻梦空门大开的后背。

眼光六路耳听八方,背后无双那沉重的脚步,以及踏碎大地的阵阵轰鸣之声,携带狂风而至。

持剑一挡,强接天泽势大力沉的一掌,左手呐气,顿时狂风大作。

一掌直袭破空而至的无双,交击瞬间寻梦只觉一股庞然压力袭身,足下大地难承雄力顿时破碎,风雨侵蚀的石板,破碎成一块块碎石,寻梦身行不由矮了几分。

不及寻梦抽身,驱尸魔操纵亡灵,诡异吟唱声中,一具具白骨仿若自九幽地府爬出。

森森然,攻向寻梦。

心知自己决不能被拖住,寻梦气沉丹田,沉足一撮。

一股无丕狂风自周身而起,夹杂凌厉剑气,横扫四野。

无双见状立刻改变攻击方向,挺身挡在天泽面前。

而驱尸魔就没有那么好运可,狂风扫境。

虽然咒术高绝,然在仿若无穷无尽的狂风剑气之下,一具具白骨化作齑粉,随风飘散。

本就瘦弱的身躯,在剑气纵横的狂风中,仿若无根浮萍,随风飘散,嘴脸一抹鲜红的印记,表明驱尸魔已遭重创。

狂风过后,却已然不见寻梦身影。

天泽立刻凝神戒备,眼睛扫过四周,顿时大惊,冷汗自额头直流而下。

“无双小心……”

却见寻梦不知何时,出现在无双身后,左手握剑,右掌凝聚无丕真气,直袭向无双。

只闻一声闷响,足以开山裂石一掌,仿若拍在一块钢板之上,寻梦只觉右臂一麻,随即不做停留,足下真气激荡,身影化作一道残影,袭向天泽。

“风流千湍”

剑气凝风化剑,万千剑气龙腾挥扫,寻梦紧随剑气之后,步步紧逼。

天泽面对寻梦狂暴攻势,身影急退,然纵使天泽反应及时,但寻梦却更快。

剑气化作狂风,扫境而过,天泽只觉一阵剧痛袭身,寻梦之剑已然贯胸而过。

滴答滴答……

穿过胸口的剑身,鲜血一滴滴滑落,象征着这场战役即将划上终点。

然而,天泽的选择却是出乎寻梦意料。

却见天泽牙关一咬,心中疯狂之念涌动,雄浑一掌打在寻梦胸口。

两人距离太近,寻梦来不及反应,顿时身影击飞而出。

手中之剑,亦被天泽折断。

“啊……”

就在寻梦被击飞瞬间,一声惨嚎,被寻梦打了一掌的无双,一口鲜血喷出。

周身毛孔大开,原本凝练极强的外功,应声而破。

双眼中血泪滑落,周身骨骼膨胀,似要脱离而出一般。

跌落尘埃,寻梦缓缓起身,幸亏危急之时,寻梦强行运气护住内府,否则天泽这全力一掌之下,寻梦必然受创非轻。

“你对无双做了什么?”

眼见无双如此惨状,天泽一脸心悸的看着寻梦,眼底深处一抹弄弄的恐惧之色,悄然升起。

“没什么,中了我的《天伦断》,除了我之外,无人能解,死的痛快点,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

抬手擦掉嘴脸鲜血,寻梦默默运转真气,修复着方才之伤,对于天泽的询问,嗤笑不已。

一直观战的焰灵姬,眼见无双痛不欲生的样子,心中不由悲痛。

曾经在百越天泽手下之时,无双心性单纯,焰灵姬对其及其照顾,而在焰灵姬危难之时,也是无双挺身而出,将她从那阴暗的水牢中救出。

而如今,因为自己的原因却让无双受如此痛苦,纵使见惯了悲欢离合,已焰灵姬的心性,也不由悄然落泪。

纵身来到无双身前,看着痛苦的无双,焰灵姬对着寻梦恳求道:“求求你,放过无双,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看着焰灵姬哭泣的样子,这是寻梦第一次见到她哭,心头不由一软,暗叹自己还是难过美人关。

对着焰灵姬说道:“将你丹田的那缕真气,调动起来,运转功法,为无双稳住体内暴动的真气遍可以了。”

话语落,寻梦转头看向天泽,道:“第一个回合,你搭上了无双,接下来该你了。”

随着焰灵姬的真气导入无双体内,无双痛苦缓缓减轻,原本欲要透体而出的骨骼亦不再暴动。

天泽转头看向寻梦,眼中燃起滔天怒火,伸手将贯胸而过的断剑拔出,扔在地上。

“失去兵器身受重伤,今天你休想活着离开此地。”

“就凭你,还不配。天底下还没人见识过我的真正实力。今天就由你的失败,见证我的武者之路。”

仇心炽盛,再交手寻梦在无保留,功元饱提,双掌携带滔天之势,搅动天地风云之力,招招夺命,式式摧魂。

杀红了眼的两人,摒弃一切防御,只为击败眼前对手。

重伤的无双与驱尸魔两人有心相助,可是面对已然战至极端的两人,四周上下升腾起的足以断石分金的气劲亦是无能为力。

百毒王操控毒物欲要接近寻梦,却也被无尽凌厉的气劲吹散。毒虫纷纷化作齑粉,飘向四周。

“这个小屁孩竟然能够战到如此程度!”

“此时两人他们两人已然到了最关键时刻,就看谁胜一筹了。准备出手吧,小庄!”

眼见战况,观战若久的卫庄与盖聂两人,心知寻梦安危不容有失,纵使卫庄对于寻梦印象极差,然在见到今日之战后,对其却也有了新的看法。

伤交错,汗淋漓,顷刻间,方圆数丈大地,在凌厉气劲摧残下,化作齑粉,阵阵拳风掌劲掀起尘沙漫天。

交战的两人,无有防御,拼的是谁先力尽,赌的是对方先倒下。

寻梦感受着不断极限运转之下,体内经脉不断在奔流的真气激荡下,变的坚韧,招式在你来我往间越加纯熟。

而与寻梦不同,在如此高强度的攻击之下,天泽浑厚的真气,此时已然见底,心知胜败就在一瞬。

两人似有默契一般,提元一震,强行脱离战圈。

在场之人心知,此战即将分晓。不由纷纷凝神戒备。

屋顶之上,盖聂与卫庄对视一眼,手中长剑亦赫然出窍,随时准备出手。

“哈,热身结束了。天泽准备饮败吧!”

一声长啸,寻梦气震八方,不同方才的威势,迥异的真气流转,磅礴气势直贯苍穹。

“败的只会是你。”

察觉寻梦变化的天泽,眼中闪过一抹不可思议,眼前之人,真气仿佛无穷无尽,交手至今竟然还有如此威势。

先前全力一掌竟然仿佛并未对其造成伤害,甚至天泽感受到,此时的寻梦比之先前要危险数倍。

“漂浮手初式:起手扬涛”

不予天泽喘息之机,寻梦强招瞬出,顿时一股独特气劲横扫四方。

大地上散落的碎石尘土,仿若受到牵引,脱离地面漂浮而起。

天泽察觉之时,只感觉足下虚浮,身形竟然不受控制,脱离地面。

来不及多想,立刻运转真气,欲要避过寻梦之招。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无论天泽如何应对,竟然无法脱离这股牵引之力。

寻梦足下急旋,瞬息已至天泽身前,雄浑一掌,直透天泽五脏六腑。

轰天裂地之威,天泽身躯犹如断线风筝一般,急飞而出,本已经破败不堪的残垣断壁,在天泽身体的摧残下纷纷倒塌。

看着被废墟掩埋的天泽,寻梦缓步而行,仿若地狱使者,即将宣判天泽命运。

一掌擎天,就在寻梦即将结束天泽生命之时,一道倩影挡在了寻梦与天泽中间。

“求求你,放过他好不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