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未来

这是一个史诗级的时代,亦是一个人才辈出,文明璀璨的时代。

有如老子、孔子、墨子等等这般绝代圣者,在这片璀璨的大陆之上留下诸子百家的文明结晶。

亦有秦楚燕韩赵魏齐,这般经历数代仍然屹立不摇的强大国度。

然而,往往战争时期乃是文明突飞猛进之时,亦是作为普通人的老百姓,最为恐惧的时代。

这个时代没有老百姓这个说法,只因为,能够拥有姓名的无一不是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贵族。

当今七国尽皆如此,只是相对而言,恐怕也只有此时最强大的秦国,对于老百姓而言,友好一些。

相比于其他国家,秦国最少普通人想出人头地,成为上层人士,只需要加入军队,只要能够在战场之上杀敌立功,人人都有可能成为贵族。

而其他国家,更多的是贵族们享受着平民的服务,压迫着绝大多数的普通人,而作为一个普通人想要成为贵族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血统在这个时代,却是人一生成就的先决条件。

而寻梦对于自己却是知之甚少,作为一个普通人,他却拥有姓氏,只是这个姓氏却不能够提及。

而作为贵族,寻梦却从未享受到任何与普通人不同之处。

一切的缘由,只因此时的寻梦,已然不是曾经的寻梦,此时的他虽然还活着,可是内在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寻梦拖着沉重的身体,独自在密林之中穿行了十几里,这才找到一处荒废的山洞。

将洞口杂草清理了一番,捡了一根树枝将躲在山洞内躲雨的蛇虫鼠蚁赶了出去。

随即,打开方才那位公子给的包裹,只见包裹内,一件锦衣,一个钱袋,以及一些干粮仅此而已。

拿起干粮,囫囵的吃了一点东西。将自己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脱了下来,用手撕成布条,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寻梦遍倒头睡死了过去。

寻梦本来自一个蔚蓝色的星球,曾经自小辍学打工的他,在面对社会上日益激烈的竞争之中,最终学历不高的他败下阵来。

犹豫长年不规律的生活,使得他患上了癌症,面对天价的治疗费,走头无路的寻梦亦只能选择自己消失,离开那个让他喜欢,却又讨厌的世界。

寻梦唯一的遗憾,或许是不能面对家人,也只能在最后,对着天空说一句:“对不起!”

相比于知晓自己去世,还是让自己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让时间淡忘家人对他的感情最好。

或许有人说这样不对,可是在寻梦看来他只能这样做。

当寻梦再次拥有意识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已然倒在血泊之中。

已然死过一次的他,再也不想经历一次死亡,在生死之刻,寻梦爆发出了,从前他不曾有过的力量,将敌人反杀。

同时他发现,一柄与前世自己因为贪玩,而在市场之上买到的一柄玩具刀,样子相同的长刀悬浮在脑海之中。

这具身体过去的记忆却是在寻梦醒来之时,变得逐渐模糊了起来,转世还是夺舍,寻梦一时并不清楚。

也没有机会让他弄清楚,反杀了敌人的寻梦,在醒来当天遍遭到了一群神秘人的追杀。

在不断的逃亡中,数次经历在生死之间,多亏那柄长刀在寻梦第一次杀人之后,遍有一篇经文出现在寻梦脑海。

也因为这篇经文,让寻梦不断的提升自己,这才在短短一个月之内,从被单独的追杀,而到反过来狙杀追杀自己的人。

好不容易将麻烦彻底解决,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了放松。

睡死过去的寻梦,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烈火伴随着女子的呼喊声充斥着寻梦的脑海,一声声凄厉的惨嚎,使得本已经放松的寻梦,即使已然睡了过去,仍然紧握着双手。

雨慢慢小了,风也不再狂暴,雨后的密林之中,一片生机盎然,偶尔一声声鸟儿的鸣叫,似是在欢呼这场灾劫的结束,新的生活也将重新开始。

马车不疾不徐的行驶在雨后仍然泥泞的道路上,盖聂仍然一丝不苟的驾驶者马车,仿若未曾见到过方才路边那惨烈的战场。

车厢内,当今天下最为尊贵的尚公子,低眉思索着方才的少年,手中一枚碧绿色的玉佩在手指尖不断倒腾。

仿若公子此时的内心一般,思绪也不由飘向数年前,仍然还在战国的HD之时。

“阿政哥哥,你长大以后要做什么?”

“我以后要让这天下不再有战争,那样就不会死人了。你说好不好啊!小弟”

“嗯,那阿政哥哥你要加油哦!我以后要成为全天下最厉害的人,帮阿政哥哥实现愿望好不好。”

…………………………

不知过了,尚公子也就是当今的秦王嬴政缓缓从回忆中醒来。

伸手撩开窗帘,看了一眼窗外,只见此时已然到了深夜。

盖聂依然恪尽职守的驾驶者马车,作为当今秦王的首席剑术导师,最基本的职业操守,便是负责嬴政的安全。

对于这一点,盖聂一直做的很不错。

若不是因为盖聂刚刚来到秦国不过短短两年而已,以其鬼谷传人的身份,嬴政又怎么能够让其只是做一个剑术导师呢!

雨后车厢,嬴政感觉很是闷热。随即打开车门,起身与盖聂一同坐在车辕之上,示意盖聂继续向目的地行驶。

闭上眼睛感受着大自然的气息,在秦国朝堂之上,因为各方争斗而烦闷的心,也不由平静了下来。

脑海中不由浮现方才见到的少年,嬴政下意识的说道:“盖聂先生认为,方才的少年人如何?”

盖聂并未马上搭话,而是不由自主的伸手握住了剑柄,似是察觉到身边之人乃是秦王,如此不和规矩。

松开剑柄,这才回答道:“眼神凌厉,果决,坚毅,虽然武功似是不高。然而如此心性日后必有大成就。只不过……”

见盖聂欲言又止的样子,此时在场不过两人而已,对于盖聂嬴政还是比较放心的,摆了摆手道:“先生,但说无妨!”

见嬴政如此,盖聂这才接着说道:“此子,年纪轻轻。却能够独自斩杀如此高手,其周身杀气腾腾,日后若是与秦国为敌恐怕……。”

说到这里,盖聂并未继续说下去。

两人尽介当今天下难得的聪明人,盖聂的意思,嬴政自是知晓。

只见嬴政微微一笑,言道:“若是其成长起来,或可以成为大秦助力。而若是置疑与我大秦为敌,孤又岂会畏惧挑战,击败强者才最为令人愉悦”

“尚公子,大胸襟!”

不知睡了多久,当寻梦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然日近中午。

从山洞出来之后,查探了一番四周,见并未有人类或者猛兽出没的迹象。

拿出睡前还未吃完的干粮,和着雨水吃饱之后,运转这些时日以来早已经熟悉的功法。

顿时周遭天地精气,似受到召唤一般,涌入寻梦体内。

对于武者而言,战斗是其提升最快的方法,生死间有大恐怖,但是同时亦有大机緣。

数次经历生死的寻梦,此时一身功元已然不弱,手中兵器也已有了几分造诣。

在经历数个时辰的调息之后,功元更进一步,虽然距离先天仍然还有距离,但是寻梦自信,若是此时的自己遭遇不久前的围杀,必定不会如同先前一般狼狈不堪。

如今,自身安全短期内应该不会有问题。脑海中的记忆仍然还未恢复,不过从仅有几个片段,寻梦却是找到了几个有关的消息。

“罗网,黑白玄翦,农家六堂难道……!”

综合已知信息,寻梦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曾经自己一直向往的那个世界,一个剑与理想的世界,一个美人与阴谋诡计交相辉映的世界。

心中不由开始盘算了起来。

“如今大秦仍未统一,韩国应该还在。如此或许应该去一趟韩国,看看具体是哪个时间段!”

念及此处,寻梦不再纠结。

有了目标,便有了动力,虽然自身伤势仍然还未完好,但是距离韩国还不知道有多远,随即寻梦在森林之中,按照前世书本上学到的知识,抓了一些野味作为干粮。

将那位公子送的衣服穿在身上,随便抓了一只野马作为坐骑,找了一条大路,沿着道路疾驰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