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破败的残垣断壁,偶尔一只只躲在暗处的老鼠,从残砖断瓦上跑过。

一幅幅虽然被风雨侵蚀,依然能够看得出雕刻的工匠水准极高的壁画,预示着曾经这里的繁华。

时间会淹没一切,曾经的喧嚣,如今在时间长河中,变成了一处废地。

当初左右天下局势的霸主,已然化作黄沙,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郑国一个久远的国度,一个让世人遗忘的名字。

当初让郑国崛起的郑庄公所在的宫廷,已然不再。成为了,任何人都可以前来参观的存在。

寻梦踏着黑夜下昏暗的土地,那柄破剑随意的挂在腰间,踏着脚下日积月累而形成的尘土,缓缓的在这残垣断壁上穿行。

天气不如前几日晴朗,乌云缓缓汇聚,明亮皎洁的月光,偶尔透过厚重的乌云缝隙,映照在寻梦不是很帅气,却透着一股独特气质的脸上。

来到约定地点,四处打量了一番,约定的人还没有来。

有些嫌弃的拍了拍身上,行走时沾上的灰尘。

看了一眼月亮所在的位置,虽然被乌云所掩盖,但是此时还能够看清一点点,那犹如玉盘一般的轮廓。

一阵清风过境,掀起漫天尘灰,寻梦眉头一皱,足下一点,纵身而起来到一处断裂的屋顶。

看向方才所在之地,却见焰灵姬身穿火魅服,亦如当初一般魅惑苍生,高开叉的裙角,让人浮想联翩,修长的玉壁,犹如白玉一般洁白无瑕。

“你就是这么欢迎你家少爷的吗?”

寻梦有些不悦的对焰灵姬抱怨道。

身影一闪,已然来到焰灵姬身前。

不过一日不见,对于眼前这个妖娆的女子,寻梦还是很想念的,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焰灵姬全身上下。

见并未有所损伤,不由放松了下来。

“小弟弟,你就这么担心姐姐我吗?”

焰灵姬看着寻梦的眼睛,似是感受到寻梦的心意,调笑道。

眉头一皱,对于焰灵姬的话,她的称呼却让寻梦有些不悦。

“小不小,只有试过才知道。不过一天没见,怎么我的小侍女这是要造反吗?”

数日的相处,焰灵姬知晓寻梦的秉性,此时他的确动怒,只不过她相信,寻梦并不会太为难自己。

毕竟一个男人,面对自己仍然能够不被迷惑,足以说明其心性。

“小女子可是不敢呢!只是我家主人对于我做你的侍女,可是很不高兴呢!而且……”

焰灵姬话未说完,却只感觉丰润的翘臀一痛,寻梦不知何时已然已到身后。

“我说过,我不喜欢你说主人两个字。”

耳边寻梦湿热的呼吸,打在焰灵姬白皙的脸颊之上。

焰灵姬只觉一股羞恼之一袭上心头,正欲反抗却感觉一只手臂搂上自己的腰肢,身体一软倒在寻梦怀里。

耳边破空声袭来,寻梦眼一凛,搂着焰灵姬,沉足一撮纵身而起。

只闻一声惊爆,方才两人所站之地,顿时出现一座大坑。

焰灵姬看着这一切,心中却是一阵五味杂陈。

对于曾经救了自己一命,并且给了自己活下去意义的天泽,焰灵姬心存感激。

百越的覆灭,天泽的失败,即使如此焰灵姬也从未想过背叛天泽。

然而,世事的变化,总是超出了焰灵姬的期盼。

“放开她!”

眼神紧紧锁定寻梦,天泽身披蛇鳞软甲,身后数道铁链,仿若群蛇乱舞一般,在空中摇曳,对着寻梦呵斥道。

缓缓落地,解开方才对于焰灵姬的禁锢,重新让她体内那一道真气回归焰灵姬丹田,寻梦有些生气的看着天泽。

“这就是百越太子对待手下的态度吗?正是让人耻笑。”

对于天泽攻击自己,寻梦并不意外,毕竟自己是要挖人家墙角的,让寻梦无法忍受的是,对于跟随其多年的焰灵姬,竟然不顾其安危出手,已然惹动寻梦杀机。

“她是我的人,她的命由我说了算。”

本来天泽手下人丁单薄,焰灵姬作为一个高手,对于天泽而言极其重要,但是被血衣侯所擒,后又被寻梦带走。

当天泽再次见到焰灵姬之时,才发现焰灵姬已然被人控制,其体内的那道真气,纵使天泽费尽心力,也无法拔出。

更让天泽愤怒的是,归来的焰灵姬,竟然想要离开自己,本已经穷途末路的天泽如何能够允许手下的背叛。

这才有了方才之事。

“呆在这,照顾好自己就好。我去去就回!”

转头看着焰灵姬绝美的面容,寻梦放开搂着焰灵姬腰肢的手臂,柔声说道。

焰灵姬感受到寻梦身上那似有似无的杀气,有些紧张的抓住寻梦的衣袖,眼中尽是请求之色。

“放心吧!我不会杀他,但是他不顾你的安危,这一点我决不允许。”

拉开焰灵姬的玉手,寻梦转头看向天泽,眼中怒火炽盛,周身一股庞然真气浩荡。

足下一登,身体犹如离弦之箭般,向天泽而去。

腰间那柄破剑,不知何时已然握在手中,手臂一抖,剑鞘顿化飞灰。

天泽见状亦是身影快速腾挪,背后蛇链宛若有意识一般,破空而出,四面八方直取寻梦。

足踏天罡,每每当锁链袭身刹那,巧妙的躲避开来。

眨眼间,以致天泽身前,长剑一画,斜斩而出,直取天泽首级。

天泽身体后倾,险险避开极速之剑。

“不差!”

瞬间措身,寻梦已在天泽三丈开外,手中粗糙单锋,遥指天泽称赞道。

看着寻梦略显稚嫩的脸庞,天泽眉头一皱,心中对其危险程度不由提升了一个等级。

就在方才措身瞬间,寻梦长剑换手,左手持剑一撩,若非多年来生死搏杀之中,养成的身体本能,天泽相信此时自己已然重创。

“你有资格让我拿出全力杀死你。”

寻梦给天泽带来的危机感,已然不在血衣侯之下,天泽心知已然得罪对方,无有转圜余地。

以寻梦如此年纪,遍拥有这般修为,若是日后必成大患,欲除之而后快的心思,亦愈加高涨。

“就凭你?还是说凭借他们呢?”

寻梦长剑一挥,一道剑气破空,顿时不远处一处断墙轰然倒塌。

露出已经埋伏许久的无双等天泽手下。

顿时现场一片肃杀之景。

而在战场之外,一处相对完好的宫殿之上,一黑一白两道人影,手持长剑,眼睛牢牢锁定寻梦所在。

“这个小屁孩的实力也不过如此。”

“他的底牌还未出现,你如何肯定这就是他的全部实力呢?”

“师哥,秦王让你来保护他的安全,可是嬴政他自己呢?”

“小庄,不要小巧任何人。尤其是这个孩子。你怎么知道,是秦王让我们来的。而非他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