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寻梦的理论

弱国无外交,这句话无论在那个时代都是最基本的定律。

人类自蛮荒开始遍不断的追求自身实力的提升,只因人族孱弱,只能选择群居而抵抗外敌入侵。

人多了,遍形成了国家。

当人类终于凌驾于天地万物之上,所有其他种族的存在,已然无法撼动人类地位,威胁人类生存的时候。

源自蛮荒时代,那一份对于生存条件的追逐转向了同族。

整顿生存空间,是每一个生物的本能。

空间是有限的,资源亦是有限的,因此人类在成为世界主宰的时候,遍不可避免的开始同族争夺。

万物皆有差异,有强有弱。

在争夺中,强者胜得到所有,弱者败失去一切,成为了人类刻画在血脉深处的烙印。

最终,强者成为了,高高在上的贵族。

弱者沦为了任人宰割的奴隶。

然,弱者真的横弱吗?

当越来越多的强者掌握绝大多数资源的时候,亦是他们互相攻伐的时候,此时那些失败者,弱者已然没有了,强者想要的东西。

但,彼此之间的争夺,却不能让这些手握无尽资源,站在人类顶端的强者亲自动手。

当初那些失败者,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强者们争夺的工具。

因此,有了国与国之间的战争。

人类自蛮荒,互相残杀到如今,已然走到了鼎盛。

自周以来,这些所谓的强者,彼此征伐,互相角逐之下。

终于,只剩下了七个国家。

维持数百年的征伐,这片华夏大地之上,已然不知埋葬了多少强者的尸骸。

然,每个强者的倒下,必然有无数弱者为其培养,每个强者的崛起都是无数弱者用生命所换来。

因此,弱者也已然成为了资源。

让弱者崛起,让弱者重新看到成为强者的希望,重拾昔日的斗志,成为了这片大地之上,最顶尖的那一群人必须要做的事情。

只因,你如果不做,当其他国家的弱者,重拾斗志之时,那么作为仅剩不多的强者,必然将被掠夺,最终沦为弱者。

而让弱者重拾斗志的这份事业,名曰:变法。

七个国家,犹如七个星辰,都曾变法,然每个星辰所发出的光芒都是不同的。

而这七颗星辰之中,一颗名曰:秦的星辰光芒最为耀眼。

当光芒炽盛之时,必然掩盖其他的光泽,如今便是秦国这颗星辰最为耀眼的时刻。

而韩国这颗星辰,早已经在秦国这颗闪亮的星辰照耀下,昏暗无光。

被秦所覆灭,已然成为了必然的结果。

“汝认为可以借此机会灭韩?”

对于嬴政而言,大秦东出的百年大计,必然将在自己手中完成。

秦国历代先王,筚路蓝缕,励精图治,所求者不过东出。

如今秦国国力日升,大秦内部自然对于东出函谷关之事,有所想法。

而作为秦王,如何能够不为灭韩,这几乎是每一代秦王都想要完成的事,不动心。

“灭韩对于秦国而言,不过小事而已。不过,劣者想问大王,是想此时灭韩还是未来灭掉山东六国,成为那至高的天子呢?”

嬴政已然给寻梦画了一张饼,投桃报李,寻梦亦要给自己的老板,画一张符合他胃口的大饼。

毕竟,老板喜欢的事情,员工做起来也会很方便。

“有何区别?”

灭掉韩国,将韩国纳入大秦版图,作为秦王,嬴政拒绝不了。

而灭掉山东六国,成为天子,亦是嬴政最高的追求。

“此时自然可以灭韩,然有韩非在,必然合纵六国,到时六国攻秦,劣者可以保证秦必然胜利,韩国亦可以覆灭。

只是,到时候秦国必然元气大伤。给了其余五国喘息的机会。”

此时的韩国,看起来大将军姬无夜权倾朝野,韩王安已然被其架空。

然而,在这个时代,韩王安的血统便是其最大的底牌。

韩国老贵族,各大氏族,在韩国所拥有的势力,本就服务于韩王,只要韩王安还在,那即使姬无夜权利再大,亦无法一手遮天。

韩国相邦乃是张氏世袭,文武不和,韩王安的地位才能够稳固。

寻梦认为,姬无夜能够在韩国坐到如今位置,韩王安功不可没。

秦国对于韩国的压力实在太大,韩国需要一个有能力的将军,统领军队。

而能力太强,韩王必然不放心,这个人不能是王室之人,亦不能是氏族之人,那么出身草莽,毫无根基的姬无夜遍成了必然的选择。

血衣侯亦可以坐上大将军的位置,只是血衣堡屹立韩国已然百余年,韩王不敢选,亦不能选。

韩非一直想要变法图强,但他却忽略了,韩王最需要的便是其地位的稳固。

寻梦端起热腾腾的茶水,抿了一口,继续说道:“如今秦国,虽然强大。然而,其内部仍争斗不断。

楚系外戚势力,自宣太后起遍把持朝堂,赢氏宗族势力亦要掌握大权。

秦国新贵族与昔日老氏族之间的斗争仍然还在继续。

相邦吕不韦大权在握,犹如姬无夜此时在韩国,秦王大权被架空,纵使灭掉韩国,于大秦有利,然对大王恐非好事。”

嬴政眼中闪过一丝差异,秦国的问题嬴政自是明白,正因为在各大势力的争夺中,秦王已然显得不那么重要,嬴政每日如履薄冰。

在秦国已然无有对策之下,不得不来韩国,找寻一条出路。

未曾想,年纪轻轻的寻梦,竟然能够看到这一点,虽知其略有才干,未曾想其情报能力,竟然如此厉害。

“先生之情报,果真让人赞叹。”

见嬴政误会,寻梦亦不想解释什么,因为没有必要,解释了反而不见得是好事。

“只是大王却是忽略了自己,才是秦国内部最大的势力。”

在秦国,嬴政幼年继位,吕不韦成了托孤之臣。

太后垂帘听政,老氏族与吕不韦争斗不休。

相邦权倾天下,思前想后,嬴政好似自己除了秦王之位的法统,以及一身血脉,以及宗族中一部分人的支持之外,并无多少筹码在手中。

“先生此话何意?”

洞若观火,寻梦能够说出此话,必然有其所指。

此时年轻的秦王,或许已然及其优秀,但是相比于日后,垂坐高位而掌握天下风云变幻的始皇帝,仍还是差了一点。

“大王乃是先王选定的继任者,此无有争议。

太后乃是大王母亲,其手中的权利,只因大王乃是她的儿子,大王是秦王所以她是太后。

虽然吕不韦大权在握,太后亦及其相信他,可是在吕不韦与自己的亲生儿子之中选择,大王认为太后会如何选择?”

“母后……”

赵姬作为当初,吕不韦送给子楚的筹码,如今已然成了秦国太后,但是其身份以及一直以来的习惯,让她对吕不韦可谓言听计从。

然而,权利的毒药,可以腐蚀这世间一切事物。

即是权利欲望并不太重的赵姬,母亲对于儿子,从来都是无私的,即使是身为太后的赵姬亦不例外。

对于嬴政而言,母亲却非是如此。

当初从赵国归秦之后,嬴政被父亲带走由宗室之人负责培养教导。

而赵姬则身居后宫之中,母子两人虽然近在咫尺,却犹如隔了天涯海角,只有在宫中举办宴会之时能够见面。

后来嬴政成了秦王,但长久以来,失去的母爱,以及对于身边人的不信任,嬴政虽然比同龄人成熟许多。

母亲却是,愈加疏远,久而久之,嬴政亦不明白自己母亲的想法,更不敢去相信自己的母亲。

看着嬴政有些失落的样子,寻梦略一思索,遍明白其中原由。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悄声劝慰道:“大王却是不必伤心,感情是需要培养的,等归秦之后再说吧!”

话附落,房间门外一阵脚步声。

寻梦与嬴政对视一眼,随即两人端起茶杯,仔细品味着杯中香茗。

心中却是截然不同的想法。

一阵敲门之声传来,门外盖聂打开房门,韩非踏着欢快的脚步而来。

已然得到秦王赏识,并且表示愿意退兵的韩非,心情可谓是犹如阵雨过后的天空,格外晴朗。

看着韩非那俊俏的脸庞,寻梦却是一阵头痛。

“麻烦呐!“

摇了摇头,有些心烦的寻梦,挥袖一扫,顿时一阵清风过境,只见嬴政手中杯盏之中的茶水,竟然脱离引力,漂浮起来。

空中几只蜜蜂,被这股奇特的牵引力禁锢,赤裸裸的暴露在空中。

寻梦起身走到动弹不得韩非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韩非兄,汝这次可是带来了大麻烦呐!”

不知何时,盖聂的手已然握在剑柄之上,只见几道剑光闪过,数十只蜜蜂顿时惨遭肢解。

看着这一切的嬴政,眉头微皱,目光却看向韩非与寻梦二人。

“阁下好本事,不过这麻烦可不是冲着在下来的。”

脱离寻梦控制的韩非,整理了一番,被寻梦方才有茶水的手,碰过的肩膀,心思电转间遍明白关键,目光炯炯的看着寻梦。

寻梦一摊手,笑着对韩非说道:“九公子可是韩国的王族,这里可是有秦国最重要的人,哪怕是掉了一根头发,我相信韩国也不好受,你说是吧!”

“你……”

很无奈的推卸责任的做法,寻梦作为刚刚加入秦王嬴政这家公司的新员工,很无奈的将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工作推给了韩非。

一时让韩非无话可说,寻梦之言虽然在耍无奈,可是对于韩非来说,却也是事实。

毕竟韩国,实在太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