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无题

在寻梦离开之后,韩非与嬴政进行了一场深度的交流。

两人尽介被彼此所折服,两人也各自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亦或者想要得到的答案。

韩非顺利的得到嬴政的承诺,解决了这一次在秦国大军压境,而带来的灭国之危机。

嬴政亦解开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虽然对于韩非明确拒绝了秦王的招揽。

但彼此内心都清楚,两人尽介是两个国家王室成员。

嬴政乃是当世秦王,韩非虽然只是一个九公子,在韩国也不过是一个小小司蔻而已。

但是很多时候,一个人的命运在他出生的那一刻起,遍已经注定了下来。

彼此内心亦知晓对方的难处,这也是寻梦认为两人乃是知己的原因所在。

嬴政一直以来都是孤独的,曾经在赵国,他没有朋友,可是却有幼弟陪伴。

一场归国之旅,改变了这一切。秦国可以说对于嬴政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但是很多人都希望他坐上那至尊无上的位置,而他自己为了目标,亦选择了妥协,坐上了秦王之位。

本在秦国没有朋友的嬴政,将长安君当做亲弟弟看待。

但嬴政忽略了,权利这一剂毒药的可怕程度。

长安君的背叛,令嬴政伤透了心,亦是从这个时期起,嬴政的心变得及其孤独。

人一生很长,也很短。

能够拥有一个知己已然是万幸。

韩非的才学,寻梦的主张,以及自己的处境,让这位少年的帝王,一向沉稳的内心,亦起了波澜。

每当想到寻梦,嬴政总是会想起那下落不明的弟弟。

不知缘由的,下意识将两人联系在了一起。

奇怪的是本应该有些烦躁的嬴政,却出乎意料的接受了这件事情。

想着关于寻梦的信息,以及其对于天下之事的看法。

尤其是寻梦对于律法的解读,却是让嬴政受益匪浅。

虽然如同寻梦自己说的那般,实行起来当今之世,并不适合他的理念。

但嬴政却认为,总有一天,寻梦的想法,会得到实现。

“没想到,尊贵如秦王,竟然愿意栖身在这风月场所之内,可真是难得一见。”

寻梦看着嬴政,戏谑的调笑道。

方才来紫兰轩之时,顺手带来的茶叶,也在寻梦的手中,遇到了它最合适的搭档。

滚烫的热水,顺着壶口一点点注入,早已经盛放有新炒的茶叶。

茶具内,翻滚的茶叶。随着热水的浸泡,逐渐缓缓展开。

一缕缕茶香,伴随热气弥漫在房间四周。

端起茶杯,仔细品位,嬴政赞叹道:“好茶!”

“自是好茶,此茶当世独此一份。别的地方,可是喝不到的哦!”

轻佻的语气,看着手中杯盏内变了颜色的水,寻梦悠悠说道。

“茶是好茶,但此茶也甚是烫手。”

嬴政看着寻梦,眼中莫名神色闪动,意有所指的提点道。

如今秦国已然陈兵韩国边境,秦使被杀一案中,虽然众人尽介知晓乃是百越太子天泽所为。

但脱出控制的百越太子,已然再无去向,台面上,此时唯有焰灵姬与天泽有关。

作为焰灵姬明面上的老板,寻梦自然成为了韩非所关注的对象。

秦国需要一个说法,韩国亦要一个理由,但是寻梦的态度很关键,却又不重要。

关键是因为秦王嬴政对于寻梦的态度,使得韩非忧虑慎重。

不重要是因为,若无秦王在此,此时卫庄已然提着剑,站在寻梦面前。

“烫手是的确烫手,不过若是等一会,茶凉了可就不好喝了。”

焰灵姬牵扯到天泽,韩国如今诡谲莫名,寻梦贸然出手,的确抱得美人归,但美人也同样代表着麻烦。

“你意欲何为?”

不愿与眼前这个小屁孩打机锋,在此时嬴政的眼里,寻梦仿佛一个喜欢穿大人衣服的孩童,虽然有模有样,但却总是似是而非。

“哈,让秦王见笑了。我没什么理想,但是美人与武功却是我的追求。

韩非想要打发秦国,大王希望收服韩非,让其为您效力。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微微一笑,寻梦直接点出了嬴政的想法,亦表明了自己的需求。

简历与期待值已然抛了出去,就看这位老板给自己开多少工资了。

寻梦不喜欢受制于人的感觉,所以在做事之前,最好先把工资谈好,这才是寻梦最关心的。

“若是美人与武功秘籍遍能够换得,韩非这样的大才,孤绝不吝啬。然一个焰灵姬又如何能够,这天下美人,自当任君挑选才是。”

嬴政这位老板的大度让寻梦很是开心,不过他画的饼对于寻梦而言,却是有些大了。

连连摆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大王却是太过于大方了,劣者岂是好色之人。”

工资已然谈好了,那接下来便是寻梦该体现自己价值的时候了。否则工资没要到,命可能就没了。

毕竟,对于一位霸道总裁而言,不怕手下人开条件,就怕拿了好处不办事,那样总裁会生气,后果很严重。

“秦使一案的最终结果并不重要,只有韩国之人,以及大秦出使韩国的使臣,韩非的同窗李斯等人在意。如何结案都行,左右不过是一个公告而已。”

韩国之人在意,乃是这是秦国大军压境,而尽快结案,是目前最稳妥的解决这次战端的前提条件。

否则,韩国要么亡国,要么割地赔款。这两样,相信韩国之人都不会喜欢。

李斯一个在荀子门下,学习多年的人才,若是一个贵族,必然名动天下,仕途一片坦途。

然而,李斯他只是一个落魄之人,虽有才,却难以得到施展才学的平台。

当今六国唯有秦国,愿意接受李斯这种身份之人入仕。

因此李斯选择去秦国,也只能去秦国。

与李斯形成对比的韩非,出身王族,亦有大才,如今韩非早已经名满天下,但他是韩国王室,别无选择,只能归韩。

“一切抉择,尽介在大王手中。韩非别无选择,他手里没有牌,同样韩国手里也没有牌可打。

就看大王是否愿意现在灭韩而已。”

韩国与秦国国力上的差距,已然到了几乎无法弥补的地步,哪怕韩非再次合纵,只要秦国愿意,灭韩几乎已成定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