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日常

夕阳西下,喧嚣的新郑亦逐渐归于平静。

夜幕即将笼罩这座韩国最繁华的城市。

踏着夕阳最后的余晖,寻梦缓缓回到了,自己破旧的庭院之内。

看着院中一草一木,细细品味着空气中弥漫着的清香。

思绪却已然飘向远方。

跟随寻梦奔波了一天的焰灵姬,坐在堂前石碣之上。

右手把玩着寻梦送给她的那根玉簪,双眸异彩连连。

初始焰灵姬自以为,寻梦虽然有些本事,可是终究不过一个少年人而已。

然而,今天一天的经历,却让焰灵姬对寻梦有了新的看法。

看似不着调的背后,每一步似乎都有其算计。

从紫兰轩的卫庄到那位秦王,每一言每一行,寻梦似乎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当所有人对于寻梦的记忆串联在一起之后,一种莫名的神秘色彩却覆盖在了寻梦身上。

看似真切,却又虚幻。

细思一切似乎都很合理,然而当所有事物都汇聚之时,却又显的如此矛盾。

秦王之前,寻梦是有大才的智者。

卫庄之前,寻梦则是年少轻狂的不羁少年。

而在她焰灵姬眼里,却是谦谦君子做派。

很合理,却又不合理。

有大才,然焰灵姬却发现,寻梦竟然并不识字。

偶然间,寻梦在读书之时,明明手中拿的乃是儒家著作《论语》,然当焰灵姬问起之时,寻梦却言读的是《老子》。

不羁潇洒的做派看似与寻梦极为契合,然每一次卫庄的出现,寻梦都不曾意外,仿若等的便是他一般。

对于焰灵姬而言,故作姿态的背后,眼中却时不时流露出丝丝欲念。

矛盾的集合体,让焰灵姬感到了一丝不真实的感觉。

仿佛眼前之人,距离似近亦远,一股微妙的力量促使着自己,想要去探究眼前少年的内心。

“你为什么要回来。”

耳边响起焰灵姬那充满魅惑的声音,将寻梦的思绪拉了回来。

转头看见坐在石碣之上的美人,寻梦会心一笑,解释道:“我这人怕麻烦。而如今秦王那里便是最大的麻烦!”

“嗯!你不是答应了秦王,为他效力吗?”

对于寻梦这奇怪的做派,焰灵姬充满了疑惑。

此时,姬无夜的禁卫军正在全城搜捕秦王,而这位答应秦王招募的人,却在自己未来老板,危难之时,回到了这里。

而理由更是及其敷衍,仅仅只是觉得累了,回家睡觉。

对于回来之时所看到的,姬无夜的军队动向。

以焰灵姬对于寻梦不多的了解,其必然知晓这件事,只是刚刚投诚,遍扔下自己老板不管不顾的寻梦,让焰灵姬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有韩非在,秦王嬴政不会有一点事情。而且秦王此来韩国便是为了拜会韩非,给他们独处的机会吧!”

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无论是历史上,还是这一个以剑与美人闻名于世的世界,未来韩非的结果已然注定。

而秦王与韩非这对知己,终将走向不同的结局。

焰灵姬思索着寻梦话中的意思,想了许久,却是并未有何头绪。

“那你回到这里,是为了什么?我可不相信你是真的累了,想休息。”

寻梦微微一笑,走到焰灵姬身前,低头看着坐在石碣上的佳人。

伸出右手感受着焰灵姬手臂的细滑,回答道:“当然是睡觉了……哈哈哈!”

听到寻梦这有些猥琐的笑声,焰灵姬不由白了寻梦一眼,手指微动,一缕火焰自指间升起,随即向寻梦手臂弥漫而去。

悻悻然的将手收了回来,寻梦脸色一正,认真的看着焰灵姬,一脸诚恳之色,让焰灵姬都不由感到一阵不适应。

“我回来,也是为了你啊!毕竟作为我的侍女,叫别人主人,我可是会很不高兴的。”

平淡而又诚恳的话语,却让焰灵姬不由遍体生寒。

作为曾经的百越太子,焰灵姬的主人,赤眉龙蛇天泽。焰灵姬深知其能为。

即使如此。这几日通过自己观察的结果。

虽然,焰灵姬并不想承认,但是寻梦其能力,却远在天泽之上。

寻梦若是想要杀死天泽,届时天泽必然难以逃脱。

“你想杀了他?”

寻梦不喜欢主人这个词,焰灵姬下意识的改变了对于天泽的称呼,即便是如此简单的一点,亦被寻梦敏锐的捕捉到了。

“不,他还不能死!”

焰灵姬脑海在这一瞬间闪过无数种可能性,但是寻梦的回答却是超出了焰灵姬的认知。

看着寻梦那人畜无害的面容,焰灵姬心底不由升起一种恐惧的感觉。

并没有卖关子,寻梦直接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曾经他是你的主人,但是如今你是我的侍女,这一点我决不允许,毕竟你们一同共事多年,我不想让你伤心,仅此而已!”

不知不觉中,寻梦发现自己对于这个妖娆的女人产生了一种情愫。

人类与动物不同之处便是人类拥有完整的感情,无论是何种感情,寻梦不会压抑自己的感受。

同时作为一个男人的本能,对于焰灵姬服侍多年的天泽,寻梦心头第一念头是让他消失。

对于美丽的事物,男人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要拥有,而当他拥有这一切的时候,却也会本能的维护这份美好。

或许在焰灵姬心底,相比寻梦天泽更加重要,也正因此天泽还不能死。

寻梦要的从来不止是焰灵姬这个人,还有她的心。

一直以来,寻梦都相信命运的存在。而天泽的命运也将由寻梦为其选择,在他还有价值之时,寻梦是不会让他死的。

毕竟,一个活着的人,永远比一个死人重要。

“你去通知他,我要见见他。”

寻梦做出了他的选择,而焰灵姬却陷入了纠结之中。

天泽对于焰灵姬而言,是她的救命恩人,曾经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手帮她的是天泽。

虽然,天泽的性格有时候焰灵姬很不喜欢。

而且在天泽心底,焰灵姬不过是一个用的顺手的工具而已。

女人往往都是感性的,哪怕是武功不弱的女人亦不能摆脱人之本性。

“你真的不会针对他吗?”

“放心吧!你可是我亲爱的侍女,我可是舍不得让你伤心。

我是想从他那里换取你的自由,我让你堂堂正正的去追寻自由,我不想让你伤心。”

简单直接的话语,却让焰灵姬冰冷敏感的内心一暖。

看着寻梦有似乎变回放浪不羁的样子,焰灵姬会心一笑。

“好,我去见他!”

焰灵姬缓缓起身,不知不觉中,原本祸国殃民的妖女,不知何时竟然变得柔软而知性。

性格上的改变,或许焰灵姬自身都未曾注意到。

寻梦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只是并未点名。

深深地看了寻梦一眼,焰灵姬好似要将眼前这个少年郎,刻进自己的脑海之中,眼中闪过一抹坚定,不再有昔日的迷茫,纵身一跃,脚踩着房顶有些破败的瓦片,极速消失在茫茫夜幕之中。

看着焰灵姬离去的方向,寻梦的嘴脸不由勾起了一抹笑意。

“女人呐!你难道不知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吗?

以后安心做我的贴心小侍女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