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尚公子

一座有些破败的庭院内,一人静静的看着眼前翠竹林立,流水自院外缓缓流过。

哗啦啦的水声,仿若天地间最优美的音符,人影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闭目聆听着,来自天地间绝美的旋律。

人影不远处,一个少年,目光炯炯的看着眼前背对着自己的高大身影。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少年的心思却如同初见,有矛盾有欣喜,亦有一抹难以磨灭的向往。

曾经少年无数次幻想过眼前这个人的形象,可是却从来是那么模糊,那么高大。

焰灵姬看着从热切再到恢复往日模样的寻梦,见他只是紧紧的盯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

此人身份,焰灵姬已然有了猜测。而与之同行而来的卫庄,早已经在不久前离开了。

这个高大的人影,正是盖聂口中的朋友,但是在场之人却都未把盖聂的话放在心上,只因为对于同为纵横一脉传人的卫庄,这个高大的人影,却并未表现出多么大的兴趣。

作为年轻一代,首屈一指的强者。卫庄的能力有目共睹,但是在此人眼中,这一切不过小道。

与卫庄相比,此人对于韩非的兴趣,却是最大的。

甚至,以他的身份。若是想要见韩非,何需要亲身前来,只因为他乃是此地的主人,当今天下最为尊贵的人之一,大秦的尚公子。

这些都只是焰灵姬的想法,而寻梦此时的想法却是与在场之人大不同。

从来到此地,寻梦并未说过一句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尚公子,从开始的激动,再到冷静,直到如今眉头紧皱的忧虑。

对于寻梦尚公子的表现也在盖聂的眼底有一些不同。

盖聂可以肯定,尚公子与寻梦除了那次意外的相遇,并不认识。

但是作为天底下最尊贵的人之一,对于寻梦的态度却令人费解。

越是站的高,越是地位超然的存在,越是讲求一个规律。

而尚公子的身份,哪怕是盖聂再其面前亦是极度遵守着那繁琐的规矩,虽然以盖聂的性格并不喜欢。

然而,寻梦的一举一动,却仿佛在挑战底线一般,可以说毫无规矩可言。

从一进来,遍目光灼灼的看着高大的尚公子,甚至一度走到身旁,仿若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般的观察。

出乎意料的是,从来威严的尚公子却从未生过气,也并未阻止。

身为尚公子的保镖,盖聂对于这种行为,却是很不喜欢,只因这是在给这位年轻的剑客,增加工作量。对于莫名的加班,任何人都不会喜欢。

焰灵姬心中有些惊奇,今日的寻梦不同寻常,而这位尊贵的尚公子,也很奇怪。

美目在两人间来回切换,勾起的嘴角暴漏了,此时她那看热闹的心思。

“你不该来这里!”

寻梦仍然有些激动的心情,让说话的语气也变得稍微颤抖了起来。

虽然,声音很轻。却也让在沉思的尚公子,回过神来。

并未回头,尚公子目光看向远天。那里仍然皎洁的玉兔旁,不知何时一颗明亮的星辰浮现,在冷彻的月光下,绽放着属于他自己的光芒。

“那你呢?为何出现在这里!”

并未回头,只是轻轻的摆了摆手。盖聂见状悄悄退了出去。

见尚公子动作,焰灵姬目光流转,看向寻梦。

只见寻梦眼中一抹精光闪过,转头冲焰灵姬点了点头。

寂静的院落,只余寻梦与尚公子两人独处。

对于眼前之人,寻梦即是佩服,也是崇拜。

曾经的寻梦眼中,他的事迹被万世传颂。

他用短暂的一生,完成了辉煌的事业,他让他的子民,即是过去了数千年,仍然默念他的名号,以身为他的子民而感到骄傲。

他为一个名族打下了坚实的根基,纵使这个名族并不以他的国号为名,但是他却值得人们万世传颂。

他的国号名曰:秦

他的名号曰:始皇帝

他有一个永远让三秦之人无法忘却的名字:嬴政。

深吸一口气,寻梦此刻终于压下心底的躁动。

回答道:“我在等一个人。”

“何人?”

“你!”

简单的回答,却让尚公子心底一紧。猛然转身,震惊的看着眼前比自己小不少的少年。

难以置信的问道:“你记得我!”

闻听此言,寻梦眉头一皱,这个问题很是奇怪,的确不久前寻梦见过尚公子,可是能够问出这句话,必然表示着曾经自己与这位当今秦王,未来的第一位皇帝认识。

联想到,自己丢失的记忆。寻梦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认识我?”

尚公子有些失落,略微思索了一下,问道:“你既然不认识我,为何会在此等我。”

很平常的一问,却也让寻梦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如实说却是不可能,但是若是回答不好。寻梦猜测,可能下一刻,盖聂的长剑便会架在自己的脖颈之上。

似是看出寻梦的纠结,尚公子走到寻梦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愿回答,那便不用回答了。”

寻梦略带少年气的脸上,不由皱的更紧了。

思索了一番,最终还是直接了当的问道:“你知道我是谁?”

尚公子深深地看了一眼寻梦,随即走到不远处茶桌让,招手示意寻梦,过去坐下。

看着坐在身旁的寻梦,尚公子缓缓说道:“既然忘记,那便不重要了。你在此等我,所谓何事?”

虽然心中有很多疑问,但是寻梦知晓,如今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作为一个后来人,这具身体曾经发生过什么。寻梦也并不在乎,过去如何并不困,未来他也只是寻梦而已。

整理了一下思绪,寻梦悠悠说道:“你此来是为了韩非,只是在我看来却是大错特错。”

“为何!”

对于前来韩国,尚公子的确是为了韩非而来,只是其目的也远远不止如此。真正的原因,也只有尚公子他自己知晓而已。

寻梦接着说道:“将自己置身险地,收益与回报相差太大不值得,而且,如今你有可能会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