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被抓壮丁

这正愁着怎么给楚云飞干一仗呢,小鬼子的侦察机一来,顿时让孔捷来了个想法。

“干鬼子机场?”

魏大勇闻言两眼放光。

看着鬼子飞机三天两头,耀武扬威地从独立团防区掠过,战士们早就气得直骂娘了。

恨不得摆出所有的高射机枪对着鬼子战机,就是一阵突突。

但鬼子战机掠过的速度极快,现在对着天空开火,不仅干不掉鬼子战机,还会暴露根据地的位置。

因此,战士们只能对头顶上的飞机干瞪眼。

一听团长孔捷要干掉鬼子机场,魏大勇顿时来劲了。

一旁的赵刚却皱眉道:“老孔,我知道,你这个人啊,打仗从不吃亏。

可是还得谨慎,打鬼子机场可不是闹着玩的。

将失一令而军破身死……”

孔捷笑道:“老赵啊,别文绉绉的,你还不如跟我合计合计怎么干鬼子机场。”

赵刚顿时沉吟道:“修建机场首先得需要一大块平地,另外,还得运输战机用的燃油、炸弹、维修替换的零件等等,我看啊,咱们得沿着铁路找起。”

孔捷闻言笑道:“老赵啊,刚才还跟我扯犊子说不行,这一转头,就跟我出谋划策了。

我孔捷真是烧了高香了,碰见了你这么一个好政委。”

赵刚笑骂道:“你个狗日的少给我戴高帽!”

孔捷顿时向旁边的魏大勇乐道:“你看,咱们政委,这高材生,大知识分子,咋还学会骂人了?不是你们这群兔崽子学的吧?”

魏大勇不乐意道:“团长,咱们全团平时就属你骂得最凶了!

别他娘的废话!

都给我冲,把狗娘养的小鬼子给老子干掉!

……”

“你小子还敢说老子的不是,小心我揍你!”

孔捷这刚伸出手,魏大勇就闪到一旁了。

他咧嘴笑道:“团长,俺可是少林寺出身的!”

孔捷骂道:“少林寺出身的咋了,有本事跟老子比划比划!”

赵刚连忙上前拦住道:“好了好了!

老孔啊,你得想想办法。

就是有了方向,沿着铁路排查,那也是个不小的工作量。

咱总不能把整个山西都翻一遍吧?

别到时候,好戏好没开场,他楚云飞做观众先散了!”

孔捷闻言笑道:“老赵啊,我看你也属驴脾气的,这较起劲来,比我还着急!

要我说,咱也不至于把整个山西翻一遍。

你们注意到嘛?

刚才过来侦察的那架鬼子战机,是个双翼机。

那是九五式战斗机。

这种战斗机的航程大约是1100公里。

充当侦察机,起码得在目标范围内来回跑个两三趟。

所以,这架飞机的基地,肯定在距离咱们根据地两三百公里的范围内。”

赵刚闻言顿时欣喜道:“老孔,在三百公里的范围,沿着铁路线侦察。

工作量一下就缩减了不少。

我看,除了安排咱们独立团的人手,还可以发动民兵们帮忙搜索。”

孔捷笑道:“这个办法好,也别等明天了,现在就把任务布置下去!”

……

冯村,位于赵县的东南角。

四面环山,唯中间地带是一片平原。

另外北部还有一条长河蜿蜒而下,可作天然的防御屏障。

早在一年前,日军就看中了这一片的地势,占领了冯村与不远处的泊乡县并强抓这一带的民工在此修建机场。

最开始这个机场仅有数百亩的规模,经过不断的扩建,占地面积已达近两千亩,并建有导航台、水塔、地洞、探照灯、铁丝网等完整系列配套设施,已逐渐成为日军重要的空军基地之一。

现在这个机场仍在紧急的扩建之中。

自日军占据了冯村之后,村里的妇孺老小都被逼去观音庙居住,而那些青壮年都被抓来扩建机场,整修铁路,与运输物资等等。

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世代耕种的田地也被敌人占据,村民们怨声载道,仇恨不已,但在鬼子伪军的枪口之下,只得顺从。

“伊吉米哼西!”

听到鬼子监工这么叫唤,不等翻译换成中文,那些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老百姓们连忙站直了身体。

虽然大家都是不识字的老农民,但干了这么久的活,也知道鬼子喊话的意思。

像是“八嘎呀路”就是混蛋,吃饭了,就是“米西米西。”

这个“伊吉米哼西”,就是一二三点人数的意思。

那个把头发梳的油亮,身上挂着一个盒子炮的汉奸翻译赵三,神气十足的点完名,就连忙弯下腰,向矮他一头的鬼子军官汇报道:“报告太君,应到三百五十二人,实到三百五十人。”

“纳尼?”

鬼子军官闻言怒问道:“怎么少了两个人?”

赵三顿时直起腰板,向村民们喝问道:“听到没有?

太君问,怎么少了两个人?

都给我老实交代!

不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村民们闻言面面相觑。

有个干瘦的青年犹豫了片刻,小声的开口道:“昨天晚上下工之后,他们日本人要练摔跤,点了俺们村的两个老乡。

摔完跤,刚抬回去他们就死了。”

赵三闻言,连忙弯着腰跟鬼子军官解释。

那鬼子军官听完了来龙去脉,无所谓的把手一摆,意思是开始上工吧!

“哈依!太君慢走!”

赵三满脸堆笑,点头哈腰的送走鬼子军官。

转过头,就对村民们恶狠狠道:“都给老子好好干活!

要是敢偷懒,老子抽死你们!”

“他娘的,这狗东西,瞧把他神气的!”

有个身材高大的劳工看着赵三,忿忿地啐了一口唾沫。

旁边的一个干瘦的劳工冯天听到这话,吓得脸色一变,连忙道:“你小声点,要让他听到,你就得挨鞭子!”

说罢,冯天又觑了他一眼,问道:“你是刚来的吧?瞅着面生,不像是俺们冯村的。”

只听那高大的汉子一边拉着石碾子,一边道:“我不是本地人。”

他不是别人,正是独立团的战士高泰。

本来奉命沿着铁路线搜寻机场,路过泊乡县之时,误打误撞,被鬼子抓来修机场。

他正愁着怎么把消息上报团部,旁边的冯天忽然小声道:“俺们村有句老话,不打勤,不打懒,就打你这不睁眼。

你干活的时候,得长点心眼,鬼子来了就加把劲干,鬼子走了,你就趁机歇歇。

要一直这么干,会累死人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