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端掉炮楼

夜色已深,岗楼之上负责执勤站岗的日伪军纷纷打起了哈欠。

有一个伪军还殷勤的给旁边的小鬼子点起了香烟。

“吆西吆西!”

执勤的鬼子兵,在长期与伪军相处之下,耳濡目染,也学会了磨洋工。

一时间岗楼之上烟雾缭绕,看起来一派和谐。

而矿场外围,在漆黑的夜幕之中,赵大虎带着一百余名突击队员,躲着探照灯,悄悄摸到了距离西门大约五百米处的位置。

随后,就地在灌木丛中隐蔽了起来。

而孔捷也带领着主力部队向前推进了两公里左右,在突击队的后方隐蔽起来。

趁着炮兵连构筑阵地,孔捷向身旁的沈泉下令道:“准备战斗!”

二营长沈泉立刻将命令下达给每一名战士。

拉栓上膛的脆响顿时在黑暗之中,密密麻麻的响起。

一挺挺高射机枪也相继架起。

没多久,炮兵连准备完毕。

孔捷大手一挥,喝令道:“开炮!”

这一声令下,十门75mm榴弹同时发出了怒吼。

咻咻咻……

二十发高爆弹带着尖利的呼啸声,划破夜空,向鬼子岗楼附近轰击而去。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顿时响彻整个矿场。

守在西门外围的十数名鬼子守军被当场炸翻。

一个个被炸得血肉横飞,惨叫连连。

一轮试射之后,炮兵们纷纷微调角度。

咻咻咻……

二十门榴弹炮再次发出了怒吼。

一发发高速射出的高爆弹顿时如陨石一般,精准的往鬼子岗楼处砸落而去。

轰轰轰……

鬼子原本工事坚固的岗楼,在二十门榴弹炮的强大威力之下,简直如同泥捏的一般。

几轮齐射之后,岗楼就被轰成了一片废墟。

驻守在岗楼内部的日伪军,还未来得及逃出,就被轰然倒塌的岗楼生生砸死。

此时的整个西门也已被炸成了一片火海。

见炮击效果明显,孔捷立刻令身旁的一名战士们吹响冲锋号。

听到嘹亮激昂的冲锋号声响起,赵大虎立刻从掩体后跃出。

只见他抱着一挺捷克式轻机枪怒吼道:“突击队,都跟老子冲!”

说罢,就端起轻机枪,扣动扳机。

一边向鬼子们扫射,一边带头冲了出去。

“冲啊!”

在赵大虎的带领下,百余名手持轻机枪的突击队员们的,纷纷怒吼着,争先恐后的向前猛冲而去。

而后方,孔捷亲自操纵着一挺高射机枪,带领着机枪连,对西门的鬼子不停扫射,进行火力压制。

一道道炙热的火舌在夜幕中如同流星一般,交织成密集的火力网,向敌人覆盖而去。

在独立团猛烈的炮火之下,守在西门的鬼子原本就已死伤殆尽。

百余名突击队员冲上去之后,齐齐开火。

在数十挺轻机枪以及冲锋枪的组成的强大的火力之下,余下的西门守军,根本有反击的余地。

一通扫射之后,就被纷纷打成了筛子。

……

矿场内部,日军指挥部。

睡梦之中鬼子指挥官新谷少佐被震耳欲聋的炮火声猛然惊醒。

他匆匆披上衣服,就往指挥部外面跑去。

一名鬼子副官正迎面前来汇报。

“长官,不好了!”鬼子副官一脸惊慌道:“西门方向遭到不明武装的炮击!”

说话间轰隆隆的爆炸巨响此起彼伏的传来。

从西门方向冲天而起的火光,将漆黑的夜空照得亮如白昼。

如此猛烈的炮击,令鬼子指挥官新谷少佐大吃一惊。

“敌方究竟是哪支支那武装部队?晋绥军?中央军?”

火力竟然如此强大!

他这个大队,也只装备了两门70毫米的九二式步兵炮。

而敌方装备的大炮,数量最起码在十门以上,而且威力远超于他们麾下的九二式步兵炮。

想到这,新谷少佐顿时冷汗直冒。

敌人的火力如此凶猛,只怕这大丰矿场不保。

但此处丰富的矿产资源,对大日本帝国来说意义重大,不容有失。

新谷少佐立刻下令道:“快,通知通信员向联队请求战术指导!”

鬼子副官却苦着一张脸道:“长官阁下,电话早已打不通了,恐怕是支那部队剪断了我们的电话线。”

“八嘎!”

新谷少佐勃然大怒,伸手就打了副官一巴掌。

随后,他猛地拨出指挥刀怒吼道:“集结部队,跟我去西门!”

而独立团这边,孔捷见突击队已冲过吊桥,将手中的高射机枪交给身旁的一名战士,就拔出驳壳枪,大吼道:“战士们都给我冲!”

“冲啊!”

二营、三营的战士顿时在沈泉、王怀保的带领下,如潮水一般,争先恐后的向西门冲去。

从矿场各处循声赶来的鬼子守军还未来得及反击,就被突击队员依托着围墙和有利地形,架设好的机枪工事纷纷击倒。

此时孔捷带着主力部队也已火速冲进西门。

数以百计的冲锋枪、半自动步枪齐齐开火,迎面而来的鬼子兵相继被射成了筛子。

见敌人的炮楼不停喷吐着火舌,孔捷立刻下令,主力部队兵分四路。

分别由自己和沈泉、王怀保以及二营一连长,各带着部分兵力拔除矿场内的四个炮楼。

命令一下,各部立刻分头行动。

……

孔捷这边,有他这个神射手在,鬼子在炮楼之上假设的九二式重机枪完全成了摆设。

谁若是敢靠近这挺重机枪,就会受到孔大团长给予的子弹问候。

而炮兵们熟能生巧,纷纷把迫击炮放平,对准炮楼使劲轰炸。

轰轰轰……

一连几轮齐射之后,鬼子炮楼直接被射成了马蜂窝。

“冲啊!”

“杀啊!”

在孔捷一声令下,战士们纷纷端起枪,向炮楼发起了冲锋。

炮楼之内鬼子兵,有不少被迫击炮当场炸死或被倾塌的工事砸死。

而仅剩的十几名鬼子,依托着居高临下的地形与炸得破破烂烂炮楼工事,妄想反击,不停的开火阻击着独立团的战士。

而战士们毫不畏惧,顶着枪林弹雨就勇猛地向前冲。

火速挨近了炮楼,就将成捆成捆的手榴弹往里面一丢。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火光大作。

本就摇摇欲坠的炮楼,在十数枚手榴弹的冲击之下轰然倒塌。

里面的鬼子兵全被砸成了肉泥。

解决完这座炮楼,孔捷立刻令战士去别处支援。

几个干部各显神通。

沈泉那边背着火焰喷射器,将喷嘴对着炮楼的机枪口一通乱扫。

效果显著。

里面的鬼子不是被活活烧死了,就是因吸入过热的空气和油烟,窒息而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