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看望李厂长

独立团团部。

孔捷和赵刚坐在炕上。

面前的小桌子上摆了几瓶酒、几盘子下酒菜。

赵刚一本正经道:“老孔啊,喝酒可以,但是不能过量,影响到工作。”

孔捷一边给赵刚倒酒,一边笑道:“老赵,你来独立团也有不少日子了。

你知道我,平时不咋碰酒。

也就是上回咱兄弟俩说好打下了县城,就喝好好一顿。

结果这一仗接一仗,就拖到今天。

来,咱废话少说,先干一碗!”

赵刚端着酒盏,有些犹豫道:“老孔啊,我以前可是滴酒不沾,也不知道能喝多少。

要是喝多了,你别介意啊!”

孔捷笑道:“老赵,你放心喝吧,这就是小鬼子的清酒,不醉人。

上回,丁伟来咱独立团,嫌洋鬼子的威士忌一股胶皮子味。

我又让他带几瓶鬼子的清酒。

谁知那小子连看也不看,说这酒淡的跟水似的,没鸟味!”

哈哈哈!

两个人相视而笑,碰了碰盏。

几杯酒下肚,赵刚说起了心里话,道:“老孔啊,我这也是头一回当政委,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就多多指正。”

孔捷把头摇得的像拨浪鼓,道:“我哪有啥要指正的?

你老赵是深藏不露啊!

上回在训练场,你不是还给战士提供训练建议吗?

那一枪下去,两百米的距离,正中靶心。

连王喜奎那小子看了都佩服啊!”

赵刚笑道:“实不相瞒,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位射击教员曾教过我枪法。

那位教员还说我有狙击手的潜质。”

孔捷闻言道:“看来咱独立团的政委同志是孔夫子挂腰刀,文武双全啊!”

“哪里哪里,”赵刚谦虚道:“我看老孔也差不到哪去。

我都听战士们说了,你孔大团长在战场上,那是一个百发百中,弹无虚发。

整个团的战士们都对你由衷的佩服。”

孔捷乐道:“咱兄弟俩也别互夸了,来来来,喝酒!”

酒过三巡之后。

赵刚拿着空酒碗,嘀咕道:“这小鬼子的清酒,确实不醉人。

我这都喝了十来碗,也没什么感觉。

老孔,我酒没了,给我倒酒!”

“啥?”

已有些醉意的孔捷,迷迷瞪瞪看着赵刚,惊讶道:“老赵,没想到你是多面手。

这要文化有文化,要枪技有枪技,还是个千杯不倒的。

这不喝还没啥,一喝就要把老子给喝趴下!

行行行,我给你满上。”

赵刚呵呵笑道:“老孔啊,没想到你的酒量这么浅,主动找我喝酒,自己倒先不行了!”

“不不不,我还能再喝!”

赵刚却道:“再喝就过量了,我们就干完这最后一碗,怎么样?”

孔捷道:“你是政委,听你的!”

喝完了最后一碗,孔捷清醒了一下,说起了正事。

“老赵,咱们独立团最近打了不少胜仗。

先是攻下了鬼子的县城,又端了鬼子的战俘营。

小鬼子吃了大亏,接下来肯定要报复,不得不防啊。”

赵刚也深以为然道:“老孔,你打算怎么做?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

孔捷道:“我打算,在咱们驻地周围,修筑加固防御工事。

你呢,就把咱团从战俘营救回来的国军俘虏,尽快筛查,能吸收就吸收。

最好再去周围村子动员动员,多补充几个新兵。”

人手一多,咱们的驻地也稳当。”

“好,我这就去安排!”

赵刚的行动力很强,当天下午,就带着几个警卫连的战士,去周边村子动员百姓,动员新兵。

而孔捷则带领战士们热火朝天地挖战壕、修建堡垒。

杨村的北面靠着大山,南面是断崖,占据地形优势,易守难攻。

上回山本特工队从南面断崖,前车为鉴,孔捷打算在断崖下修建暗堡,再布置一片地雷区。

杨村本来就是个空村子,大多数村民们都逃难去了。

只要布雷的同时,精准的记录下雷区的位置。

这样就不用担心,战士们和百姓们进出被误伤。

一连两场胜仗,系统又爆出了不少奖励,其中就包括不少地雷。

但若是想在村口、村尾也布置大片地雷区,这批地雷就不够用了。

装备不够用,咱就去找兵工厂要。

上回,旅长下令,将冲锋枪、半自动步枪送去兵工厂仿制,被黑风寨那帮土匪给耽搁了。

要送给李云龙的地瓜烧,也没送到。

孔捷决定自己跑一趟,一来打打秋风,二来会会老李。

说走就走。

孔捷给几个营长交代几句之后,喊上魏大勇,带着枪支与给老李的慰问品就上路了。

……

被服厂。

原新一团团长,现在的被服厂厂长——李云龙,正踩着一台缝衣机,制作做军装。

在他周围,有数十台缝衣机齐齐运作,发出了阵阵嘈杂的声响。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大喝:“老李,李云龙,我来看你了!”

李云龙闻声忽然愣住,这咋恁像老孔那小子说话?

“这当了厂长,派头就是大,老战友过来,你屁股也不挪一下!”

李云龙见孔捷走了进来,顿时露出一脸惊喜的笑容。

他立马站起来,拍着孔捷的肩膀,道:“孔二愣子,还真是你小子!

你他娘的还知道过来看看老子!”

孔捷跟他是老战友了,当年参军入伍就被分在一个班。

现在猛然见上一面,高兴的心情都写在脸上。

孔捷正打量着李云龙。

这标志性的大脑袋,不愧被称为李大脑袋。

据说李云龙这家伙苦练铁头功,把头练得越来越大,才有了李大脑袋这个外号。

孔捷见李云龙穿着干净整洁的军装,不由得打趣道:“老李,我看你小子在被服厂过的滋润的很啊,还他娘的白了!”

李云龙闻言把脸一板,道:“我就说你小子没安好心,咋想着来被服厂看咱老李,敢情是要看老子笑话!”

孔捷不乐意道:“李云龙,你以为我孔捷跟你一样。

我要是来看你笑话,还带什么酒,带什么肉罐头?”

李云龙听到这话,脸色变得飞快,带着一脸笑容问道:“还真有酒啊!”

“那还有假?和尚!”

魏大勇闻言连忙将包袱皮打开。

李云龙看到那几瓶地瓜烧,还有不少肉罐头,顿时欣喜道:“老孔,还是你小子够意思!走,咱去喝两口!”

孔捷故意问道:“你不缝衣服了?”

“缝个屁!”

孔捷却拿起那缝了一半的军装,称赞道:“别说,你老李干啥是啥,这缝得像模像样。”

“你忘了,老子之前是篾匠,这点小活还能难得到我?”

说罢,李云龙将军装一把扯下,道:“走走走,还看啥看,又不是新媳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