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功过相抵

副总指挥闻言看向参谋长,道:“师长那是护犊子,孔捷给你什么好处了?你怎么也净替他说好话?”

参谋长笑道:“老总啊,孔捷这阵子可打了不少胜仗。

不说这次,就说上回。

若不是他提前布防,说不准,敌人的偷袭部队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咱们大夏湾了!”

上回旅长来独立团调查后,就已将情况上报总部。

那几十名鬼子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和普通的日本士兵不一样。

晋绥军17团的惨重损失也印证了这点。

但临时换防的独立团,硬是在孔捷带领下,以极少的伤亡,重创了这支特殊部队。

“这样的干部简直是宝贝啊!”

参谋长总结道。

副总指挥也点头道:“这小子确实是块打仗的料,使起来也很顺手。

可这私调部队的毛病不能惯。

咱们那么多个团,都跟着效仿,还怎么指挥?”

师长还想替自己的部下说几句话,副总指挥突然沉吟道:“这样吧,鉴于孔捷全歼守敌,收复县城,立下大功,对他犯下的重大错误,不予追究,对战功不予表彰,功过相抵,下不为例!”

说罢,副总指挥又看向师长道:“我知道你小子爱护下属,这样安排,师长你看行不行?”

师长咧嘴大笑道:“首长,看您这话说的,行行行,首长说啥就是啥!”

“你啊你!”

副总指挥指着师长,忍不住哈哈大笑。

旁边的参谋长顿时也跟着大笑起来。

……

太原,日军第一司令部。

筱冢义男正端坐在桌前练习书法。

一名通讯兵匆匆跑进来,报告道:“将军,刚刚得到消息,长丰县城失守了!”

“纳尼?”

筱冢义男吃了一惊,手中的毛笔也停了下来。

“说清楚,怎么回事?”

“将军,据前线传来的消息,长丰县城守备军官松本少尉在扫荡之时,被一支土八路部队偷袭。

一个小队的皇军,与一百余的皇协军,不幸殒命。

这支土八路又趁机偷袭长丰县城,用巨量的火药炸开了城墙。

自守备司令福井浩之大尉以下,一百余名皇军,与数百名皇协军,全员玉碎。

囤积在长丰县城的数百万斤军粮、一大批武器弹药,与不少军用物资,全部损失。”

筱冢义男闻言腾地站起来,凛声问道:“是哪支部队干的?”

通讯兵低着头,紧张答道:“129师386旅独立团。”

“独立团?”

筱冢义男猛然想起,导致山本特工队损失惨重的,不正是这支部队?

“指挥官是什么人?”

“将军,指挥官名叫孔捷。”

筱冢义男死死的盯着通讯兵,又问道:“有这个人的详细资料吗?”

在筱冢义男锐利的目光下,通讯兵战战兢兢道:“暂时还没有。”

“责成情报部门迅速调查!”

筱冢义男下令道。

“哈伊,将军!”

通讯兵正要离开指挥部,身后的筱冢义男忽然道:“等等,通知特工队山本一木大佐,请他来见我!”

“哈伊,将军!”

不久之后,山本一木就奉命来到指挥部。

“将军!”

筱冢义男问道:“山本君,长丰县城失守之事,你听说吗?”

山本一木应道:“听说了,将军。”

“你对长丰县城的战况,有什么看法?”

山木一木挺身道:“将军,请恕我直言。

我们用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占领了华夏的首都,征服了大半个华夏。

我们的很多将领就因此而沾沾自喜。

竟然主动选择了三个战场,华夏的战场还未解决完,我们又在太平洋和南洋群岛陷入苦战。

而长丰县城,工事坚固,易守难攻。

守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

福井大尉因此麻痹大意,轻视敌人,才会让支那部队有机可乘。”

筱冢义男闻言沉吟了一会,又问道:“山本君,你对华北战场有什么看法?”

山本一木道:“我认为,应当使华北成我们真正战略后方,以公路、高垒、深沟,在平原地区进行网格化分割,使支那军丧失回旋余地。

他们的根据地会被分割成若干小块,使之首尾不能相连。

而我们可以随时按坐标,向网格中任何一个点迅速出击。

一旦网格形成,下面需要做的,就是组成重兵集团,进行拉网式清剿……。”

……

独立团驻地杨村。

旅长拿着马鞭,走进团部大院。

看到那一把把崭新的冲锋枪、半自动步枪,诧异不已。

独立团啥时候成了土财主?

孔捷、赵刚听到旅长亲自到来,连忙出去迎接。

“旅长!”

赵刚立正敬礼。

孔捷则是满脸笑容道:“旅长,您怎么有空过来了?”

旅长冷哼了一声,道:“你孔大团长攻下了县城,我特意过来听听你的英雄事迹!”

赵刚心里咯噔一声,旅长这是给处分来了。

他连忙道:“旅长,攻打县城的决定,是我和孔团长一块下的。

我身为政委,没有及时将情况上报……”

孔捷见状拦住道:“老赵,这事跟你有啥关系?你少往身上揽!”

说罢他又向旅长道:“旅长,打县城是我的主意,总部有啥处分,我都认!”

“你都认?老子撤你的职!”

旅长甩着马鞭,大喝道。

孔捷挺身立正,道:“旅长,我孔捷当兵就是为了保家卫国,当不当团长都是次要的。

只要让我上战场,让我给炊事班扛大锅,我都乐意!”

“好好好,”旅长大喝道:“给我叫炊事班长,把行军的大锅给老子搬来!”

孔捷一怔,道:“旅长,还真让我扛大锅啊?”

见这小子吃瘪,旅长心里暗笑,面上却板着一张脸道:“你小子不是乐意吗?”

“这……”孔捷苦着脸道:“扛就扛吧,没准大铁锅还能给我挡刺刀。”

旅长用马鞭指着他,道:“你小子还委屈上了,你犯了多大的错误?

只批评你,就是对你最大的爱护了!”

孔捷听到这话,顿时咧嘴笑道:“旅长,这意思是不让我扛大锅了?”

旅长差点没崩住,他故意喝斥道:“你乐什么乐?嘴里吃蜜蜂屎了?

功过相抵,不予追究,再有下次,老子我……”

见旅长举起马鞭作势要抽,孔捷连忙上前拦道:“旅长,消消火消消火!”

“不抽你几下,我没法消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