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家底子全露出来了

独立团团部。

两个团长坐在炕上。

小桌子上已摆满了热气腾腾的饭菜。

一大碗肉罐头炖白菜、一大碗红烧肉、还有一叠花生米。

同志们连连打了两轮胜仗,是得好好嘉奖。

今天全团改善伙食,人人都有肉吃!

孔捷拿起一瓶威士忌吨吨的往泥碗里倒。

“老丁,这是洋鬼子的威士忌,咱今天也来尝尝。”

丁伟摸了几颗花生米,一边往嘴里送,一边道:“老孔,你他娘的还真成地主老财了,连鬼子的洋酒都喝上了!”

孔捷笑道:“这不都是咱从鬼子运输中队搞来的?

上回忘了分你几瓶,这次走的时候带上两箱!

来,咱先喝两口!”

两人碰了盏,就闷头往嘴里灌。

琥珀色的酒水一入口,喉咙里就跟火烧似的。

孔捷攥着拳头,“哈”地一声吐出酒气。

而丁伟却直接将一口酒都喷了出来。

“呸!什么破酒,洋鬼子就喝这玩意儿?一股胶皮子味!”

孔捷仰起头大笑。

像丁伟这种喝惯了高度白酒的,哪喝的习惯西洋酒?

不过,孔捷早有准备,伸手往桌子底下一摸,就跟变戏法似的拿出了几瓶地瓜烧。

“咣!”

瓷碗再次碰撞。

两人咕咚咕咚往嘴灌,两碗酒瞬间空盏入肚。

微微的苦涩味与烧灼感在口腔蔓延。

丁伟一脸享受道:“还是咱自家的酒对味!”

孔捷呵呵一笑,拿起酒瓶又给两人倒满。

酒过三巡之后,两人都有些醉意。

丁伟开始数落道:“老孔啊老孔,你可不厚道。

说好的去打援,你小子却一声不吭端了鬼子的临时站!”

孔捷靠着土墙,抽着大烟袋,笑道:“咱不是说了嘛,都是顺手的事。

哪比得上你老丁啊。

三百五十多匹军马,个个都是好马,愣是零伤亡,全给牵回来了!”

丁伟却不乐意道:“你少给我装傻充愣,万家镇的那帮二鬼子,你能不清楚?

都是群软骨头!

枪声一响,全他娘的投降了,老子想打都没得打!”

孔捷呵呵笑道:“这不显得老丁你威风嘛?

二鬼子一听说丁大团长你也来了,魂都吓飞跑了,哪还敢反抗?”

丁伟摆手道:“去去去,你少给我戴高帽。

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们团缴获的装备。

他娘的,一挺九二式重机枪,两挺歪把子!

万家镇那群二鬼子手里虽说有四挺歪把子,但全都是仿造的。

你小子吃着肉罐头的,喝着洋酒,还天天哭穷?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孔捷笑道:“老丁,你又不是不知道。

咱啥时候过年,不就是打小鬼子的时候?

我们独立团也就富裕这几天。”

丁伟却道:“你小子少给我打马虎眼。

平时掖着藏着,一打仗,家底子就全露出来了。

你那一个加强连拿的都是啥装备?

洋鬼子造的冲锋枪!

旅部都没有几把吧?

你小子倒好,一下搞了六十多把!

哎哎,你先别急着否认。

这可是你的一营长赵大虎亲口说的!”

孔捷闻言,在心底暗骂,他娘的,赵大虎那小子嘴上咋没个门把手,啥话都往外头说。

“难怪你小子这么大方,问你要装备物资,说给就给。

原来是你们独立团早就成了地主老财,看不上塞牙缝的!

敢情我们新一团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只能吃你小子的边角料?

你小子不是想要我的人嘛?

行!

我就把话撂在这,不给十把洋鬼子造的冲锋枪,你就别想我放人!”

孔捷无奈道:“老丁啊,你这么做,可就不厚道了。

咱之前说好的装备物资,我一件没少给吧?

你小子倒好,全部打包带走,转脸又给我搞一出坐地起价。

我们独立团的装备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都是战士们拿命换的!

再说了,洋鬼子造的冲锋枪,口径大,子弹特殊,想缴获都没地缴获。

我们独立团虽然有六十多把,但子弹是打一发少一发。

再是洋鬼子造的冲锋枪,没了子弹,不还是成了烧火棍?

算了算了,谁让咱是兄弟?

我就给你十把冲锋枪,五百发子弹,这下够意思了吧?”

都是打鬼子的部队,谁跟谁啊!

再说了孔捷有系统在,打一场伏击,不就全回来了?

丁伟也就是眼馋独立团有那么好的装备,顺势提了这么一嘴,没想到孔二愣子还真给了。

“算你小子识相!”

丁伟虽然话里不饶人,脸上却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我算看出来了,”孔捷打趣道:“你小子哪是来喝酒的?分明是要过来打土豪!”

“你得是土豪,老子才有得打嘛!”

哈哈哈哈。

两人相视而笑。

“来,喝酒喝酒!”

……

太原,日军第一军令部。

时任第一军司令官的筱冢义男中将正与参谋长宫野少将对弈。

宫野少将端起茶盏,啜饮了一口。

清幽淡雅的茶香顿时充满口腔,令人回味无穷。

宫野少将忍不住称赞道:“好茶,我似乎喝出了富士山的云雾味道。”

立在一旁的山本一木闻言道:“宫野将军的想象力真是妙不可言,这不过是华夏南部的碧螺春。”

宫野少将看了山本一木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心中十分不满。

他向来对山本一木所鼓吹的特种作战嗤之以鼻。

尤其是在特工队首次出击却大败而归之后。

陆军部为他提供了最优秀的战士、最精良的装备,他却交出如此失败的答卷,简直是陆军部的耻辱!

打仗就是这样,只要打赢了,你就是英雄。

反之,你就狗屁不是。

筱冢义男看出这两名优秀的下属有些摩擦。

出言调停道:“茶道的真谛,在于保持内心的平和,山本大佐,你不觉得自身的劳碌全被这茶香化解了吗?”

山本一木顺着上司的话,道:“是的,将军。”

宫野少将有些夹枪带棒道:“山本大佐,据说,你正在为补充特工队的战士们,制定特殊的训练计划,进行的如何?”

山本一木回答道:“训练计划已经完成,等到帝国精锐就位之后,就可正式实施。”

宫野少将正要细问,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忽然传来。

三人不约而同的循声望去。

来人正是第一通讯参谋岩久少佐。

筱冢义男见岩久少佐神色紧张,问道:“什么事?”

岩久少佐连忙来到三人面前,立正汇报道:“将军,刚刚得到消息,运载五十名帝国精锐来我处的列车,途经方水镇临时车站之时,遭到了伏击,五十名帝国精锐全员玉碎。”

“纳尼?”

山本一木大吃一惊,追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说清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