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全歼鬼子关东军

“板垣参谋长?”

相原翔闻言,对自己新任直属长官的印象,又低了几分。

与板垣参谋长同届的毕业生,大部分已跻身于陆军名将行列。

唯独这位山本大佐军衔最低。

由此可推测出他的才能一般,不然也不会将他们这些关东军调过来补充特工队。

“八嘎!

在任何战斗中,凭借制空权和绝对的装备优势,皇军完全可以碾压支那军,

无往不利,所向披靡。

一支小部队能在偌大战场中起到什么作用?

难道要我们这些帝国精锐去和土八路打游击吗?”

另一个关东军龟井野发泄出自己的不满。

“土八路不过是拿起了枪的农民,连真正的士兵都算不上!

山本大佐败在晋绥军手中,尚有情可原。

若他败在土八路手中,将是莫大的耻辱!”

其他的关东军也深以为然,正要附加评论。

忽然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一阵巨大震荡袭来。

原本正襟危坐的五十名的关东军精锐,顿时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车厢上。

数个鬼子关东军因为激烈的撞击,喷出了鲜血。

“八嘎!”

龟井捂着脑门上的伤口,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

他使劲摇了摇发昏的脑袋,努力让自己清醒。

爆炸的一瞬间,冲天的火光滚滚而起,不少铁轨、枕木都飞上了天。

火车失去了铁轨的支持,数节车厢直接脱离铁轨横飞而出,倒在地上。

漫天火光将这一片照的亮如白昼。

滚滚浓烟之中,几个鬼子关东军神色慌张的端着枪,畏首畏尾的走出车厢侦察情况。

孔捷透过望远镜,确定了鬼子关东军所在的车厢。

他立刻端起一把三八大盖,瞄准,扣动扳机。

当子弹贯穿一名鬼子关东军脑袋的同时,轰的一声巨响,一发炮弹落在敌人的阵地。、

紧接着……

“轰!”

“轰!”

一发发炮弹不断在火车附近爆炸,地面剧烈的震动起来。

从鬼子炮楼搬来的九二式重机枪和几十挺捷克式机关枪齐齐开火。

从前后两侧,左右两翼不停扫射,交织成一张强大的火力网向敌人覆盖。

孔捷见敌人被压制的不敢露头,大吼一声:“上!把小鬼子全部干掉,一个不留!”

“冲啊!”

“杀!”

在轻机枪、迫击炮的掩护下,数以百计的独立团战士端着步枪、冲锋枪,齐声怒吼。

争先恐后的向鬼子发起了冲锋!

剩余的关东军想冲出车厢,到广阔地带展开阵型。

十几个鬼子刚刚奔出,就被前后包抄的独立团战士,打成了筛子。

“八嘎!”

侥幸存活的鬼井带着剩下几个鬼子,疯狂倾射子弹,妄想突袭出去。

没有与战士们冲锋,而是伏在一百米外的一处高坡上的孔捷。

正好在此时瞄准,并扣响了扳机。

子弹爆射而出,瞬间洞穿了龟井的头颅。

龟井闷头栽倒在地,没了气息。

在孔捷的精准点射之下,鬼子关东军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又有十来个小鬼子分散开来,三人一组,向独立团的战士们发动突袭。

但在数以百计的步枪、冲锋枪齐齐开火,所组成的强大火力面前。

鬼子完全没有任何招架之力。

密集弹雨覆盖而去,鬼子关东军顿时如割麦子一般一片片倒了下去。

成捆成捆的手榴弹扔进车厢。

轰隆隆一阵巨响之后,残存的几个鬼子被当场炸死。

“叮!”

一道机械音出现在孔捷的脑海。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奖励已发放到包裹之中,供宿主随时提取。”

孔捷顿时咧开了嘴,野鸡脖子总算到手了!

战斗大获全胜,战士们激动的欢呼起来。

沈泉兴奋道:“团长,咱今天可没白来,端了鬼子的车站不说,还干掉了几十个鬼子关东军!

关东军不是号称鬼子的精锐吗?今天一看,也就是那回事!”

孔捷道:“什么狗屁精锐,不过是咱独立团的一盘菜!”

“团长,你说的是!”

哈哈哈哈。

两人相视而笑。

孔捷又道:“好了,时间不早了,赶紧通知战士们返回驻地!”

搞了这么大的动静,敌人那边肯定会收到风声。

刚打完两场胜仗的战士们,已没有精力、体力与鬼子的支援部队再干一场。

沈泉问道:“团长,咱不打扫战场了?”

孔捷道:“就那几十支步枪,还不够老子看的!”

沈泉一想也是,独立团现在成地主老财了。

人手一把枪不说,还有富余。

另外,从鬼子车站那还缴获了,两挺完好的歪把子机关枪和一挺九二式重机枪。

想到这,沈泉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战士们正准备返回驻地,侦察兵忽然跑过来道:“团长,丁团长和赵营长带着部队过来了!”

话音刚落,丁伟等人就已匆匆赶到眼前。

来时的路上,众战士隔着老远就看到方水镇位置,浓烟滚滚,火光大作。

丁伟心里咯噔一声,立刻令战士火速前进,赶去支援。

没想到,着急忙慌赶到之后,孔捷这小子屁事没有。

丁伟虽然才放下心来,但随即又骂道:“孔二愣子,你他娘的都干了啥好事?搞出这么大动静!”

赵大虎也道:“是啊团长,俺在万家镇都能听到爆炸声!”

孔捷笑道:“这都到方水镇了,还能空着手回去?

咱老孔就和加强连的战士们,端了小鬼子的临时站,炸了一段铁轨。”

“啥?”丁伟懵了:“你他娘的说啥?

老子让你过来打援,你老孔直接端了鬼子的临时站,还把铁轨给炸了?”

孔捷摸出了烟杆,笑道:“嗨,这不就是顺手的事嘛!”

丁伟拿起孔捷胸前挂的望远镜向浓烟处望去。

只见原本完好的铁轨,已被炸得面目全非。

一节节车厢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

而那白花花的一片,正是被扒光的鬼子尸体。

丁伟又透过望眼镜向方水镇的车站望去。

只见一个炮楼,三个碉堡都一片漆黑,显然是被人摸掉了。

丁伟有些不敢置信,老孔这小子只带了一个加强连,就敢搞这么大动静?

最离谱的是,还他娘的被他干成了!

而赵大虎看得直眼馋,他娘的,俺当兵这么久,还没炸过一回火车。

这么大一仗,俺竟然没赶上!

丁伟张张嘴,还想细问。

孔捷却打断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我独立团,咱兄弟俩好好喝一顿!”

丁伟点点头,暂时把话头放下。

两人趁着夜色,带领着战士们返回独立团驻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