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盗墓世界

“叮咚,恭喜宿主来到盗墓世界!正在绑定中……”

“绑定已完成……”

“已发放新手大礼包……”

“任务一:完成鲁王宫之行,本系统会跟你宿主的表现,所了解认知度来评分,进行奖励发放,请宿主加油,我们会后续跟进,感谢您对817集团的支持!”

童桦略微茫然的睁开眼睛,眼前黑漆漆的,还有些发闷,周围有着很冲的霉味。

用手摸了摸上面,触感有些凉和硬,好像是一块石板,不过这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里的氧气不太够,他已经开始感觉呼吸困难了,不从这里早点出去恐怕会憋死在这里。

咬着牙,童桦双手双脚撑住石板,同时用力,就听“咯吱”一声,石板与身边的石壁之间露出一丝缝隙,外面的空气视乎流通进来些,接着就听到外面隐隐有人说话的声音。

“小…小哥…你看那个棺材动了。”

“你这粽子语也不太好使啊……”

“诈尸了!!”

棺材?诈尸?

这两个词传到童桦的耳朵里,使他一时有些发懵,不会吧?不会是有人趁他睡着了把他关在棺材里了吧?这样也太恶劣了!

想到这,童桦觉得怒从心来,想要去跟外面的人理论理论,进行亲切友好的交流。

浑身的力气朝胳膊和腿使去,那沉重的石板净硬生生的被他推动了。

只听“哐当”一声,石板侧着滑倒在地上。

“妈呀!闹鬼了!”

“粽子出来了!三叔,快拿黑驴蹄塞他嘴里!”

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童桦耳边。

童桦从棺材里站起来,摸到自己的挎包,松了一口气,幸好作业和卷子还在。

又看向前面跪着的五个人,其中还有一个一边跪着一边朝他磕头,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什么,突然就茫然了,心中的怒气也消失了一半。

“众爱卿平身!”

戏精童桦突然一脑抽,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是人?”

一位瞳孔幽深,肤白发黑,长相出尘的青年突然问道。

“那你以为?”

童桦面色古怪的看着这群人,该不会他是被一群神经病给绑过来的,然后推崇他当邪教教主吧,可不兴这样啊!这样是会被枪毙的!已经危害社会治安了。

“操!你他妈是人?”

“给老子滚下来!老子特么要打死你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

“干他丫的!”

童桦话音刚落,就见两个壮汉外加一个青年撸着袖子冲了上来。

“卧槽,你们神经病吧?有绿码吗你们,不知道人与人之间要保持一米距离吗!”

童桦有些慌了,看着其中一个面容清秀、有些书卷气的青年,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实力,朝那个男生笑了笑,上去就是毫不犹豫的一脚,将那青年踹翻在地,然后从石棺爬下去,慌不择路下钻进一个通道。

“侄子,你没事吧?”

“小三爷!”

被叫小三爷的青年顾不上墓室里的危险了,站起来捂着胸口就追了上去。

他妈的三个人,偏偏就踹老子,合着老子就长了一张欠踹的脸呗?

“跟上去。”

带刀的青年淡淡说了句,也便朝两人的方向追去。

洞里黑漆漆的,童桦担心跑的时候摔卡了,从包里掏出手机照明。

“你大爷的,小兔崽子有本事别跑,看老子不打死你的!”

后面的人依旧骂骂咧咧的,童桦被骂烦了,面无表情的回头朝他比了一根中指。

小小中指,不成敬意。

跑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在他面前就出现一扇巨大的玉门,非常的通透,而今已经大开,那玉门的边上,有两个雕像,是两个饿面鬼,一个手里拿着一只鬼爪,一个手里举着一只印玺,浑身漆黑。

童桦来不及多想就跑了进去,只见他的面前出现了七座棺材。

看到这一幕,童桦突然脑中灵光一现,他妈的这不会是七星凝棺吧,刚才那一串提示音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系统吧?

也不知道自己这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心中吐槽两句童桦就开始呼唤系统。

如果刚才没做梦的话,他记得还有个新手大礼包!

“系统,大礼包呢?”

“叮咚,已发放1×1芥子空间,已发放锻玉长剑。”

意念闪动,童桦脑中就出现一片白色空间,空间的一个旮旯位置躺着把长剑。

“你不挺能跑的吗?怎么不跑了?”

吴邪追了过来,一脚踹着童桦屁股上。

“嘶,你能不能轻点?”

童桦捂着自己被踹的生疼的屁股,瞪了一眼吴邪。

“你先踹我的你还有理了?说,为什么要躲在棺材里吓唬我们!”

吴邪又补了一脚,看起来并不解恨。

这个时候三叔和小哥几人也追了上来。

“三叔,我把这个家伙抓住了。”

童桦见这几人脸色都阴沉着,仿佛要吃人一般,狠狠盯着自己,突然觉得很委屈,谁能想到他的出生点是在棺材里,刚好这几个人在这跪着。

“那我想吗?我就是一个高中生,我一觉醒来就出现在这里,你看我这还穿着校服呢!”

童桦记得三叔几个人手里有枪,而且他们这伙人是盗墓贼,脾气性格都很难说,万一走火把他枪毙在这里可就憋屈了。

三叔几人打量着童桦,就见他穿着校服,背着挎包,一脸的怨种像,看起来确实很无辜。

“那你凭什么踹我?”

吴邪还在记刚才那一脚的仇。

“放屁,是你们主动攻击我的,我是正当防卫!”

童桦面对吴邪倒打一耙的无赖样子,也是无语。

“行了,侄子你过来,看看这石棺上写着什么?”

三叔给潘子使了个颜色,告诉他看着点童桦。

“棺材里的那具血尸哪去了?”

小哥走了过来,问道。

童桦一愣,血尸?

那棺材明显就是一个单间,刚才只有他一个。

“没看见啊。”

小哥叫了一声不好,抽出黑金古刀,朝刚才他们来的地方跑去。

“都怪你,一出现把我们的计划都打乱了。”

大奎抱着胳膊在一旁抱怨道。

童桦想起眼前这个人,就是刚才一边跪着一边朝他磕头很神叨的人,估计刚才的场景太过难堪,所以想要重新找回点颜面。

“呵!要不是我你们能发现这七星凝棺?”

童桦嗤笑一声,不过话一出口,瞬间后悔,完了,说错话了。

三叔果然一下子就注意童桦这边的动静了,走过来拍了拍童桦的肩膀,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放轻语气:“小朋友,你知道的很多嘛,要不要跟叔叔讲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