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药,没了?

凉州市第四人民医院。

“你妹妹的药拿不到了。”

主治医师漠然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怎么就拿不到了呢!”

林栋听了这话,双手抓着医师的衣领质问道:“你不是说凑够了钱就可以了吗?”

“你缴费太慢了,这种药本月的配额已经卖完了,你就算动手打我也没药,只能等下个月。”

医师皱着眉头一把推开林栋:“想别的办法吧,她时间不多了。”

而林栋呆呆地站在原地,只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侵袭全身,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他还能想什么办法?

能用的办法都用了,努力了这么久,最后就是这么个结果?

他不知道如何面对病重的妹妹。

以她现在的情况,还能撑到下个月?

“不行就放弃吧,你还年轻。”

医生的话犹如一柄重锤锤在林栋心头,让他呼吸都为之一窒。

放弃?

放弃自己唯一的亲人?

两年前,林栋的父母在某处工地因为意外事故身亡,黑心老板卷钱跑路至今未被抓获,为了让妹妹林悦安心读书,成绩极好的林栋不得不辍学打工。

本来林栋打工供着妹妹快要毕业,一切顺利。

可半月前,妹妹自习时晕倒,送医得知患上了慢粒白血病。

用医生的话来说,这是烧钱的病,特效药三万八一瓶只维持一个月,而且每家医院每月只有那么多份额。

这两天林栋为了药钱想尽办法,甚至不惜出卖色相,用俊朗的外表去相亲会所登记,只求入赘给一个女人换钱,结果就这?

病房内,林栋在妹妹病床前失魂落魄。

难道自己只能亲眼看着她死?

此时林悦恬静的着,娇俏可人的脸却白的过分,双唇微微发紫,眉宇始终带着几分忧愁,像是在睡梦中也无法安宁。

林栋心中一紧,也许妹妹现在还在疼。

恐怕根本没睡着。

不行!还得再想想办法。

刚走出病房打开手机,就收到一条陌生短信。

“没药了是吧?看看你周围的人,求他们也许会给你。”

林栋一愣,紧接着几个穿着衬衣身上纹龙画虎的人出现在了林栋面前。

其中一个梳着大背头带着墨镜的家伙对着林栋咧嘴一笑,伸手拿出一个药瓶晃了晃。

“嘿嘿,想要吗?来,求我!”

随后,他当着林栋的面将药瓶高高抛起到天花板,落下后接住,循环。

林栋的心和药瓶一样高抛低落,这可是救他妹妹命的药!

他忍不住冲上去想抢。

结果却被一脚踢开,摔倒在地,还未起身耳边就响起“啪”的一声。

想到了某种可能,林栋心猛地揪了起来,惊恐的看向耳边。

红色的药液摔落在地。

“不!”

他疯狂的伸手去想要捞起救命的药,手被药瓶碎片划破,很快红色的血液落在地上跟药液混在一起,无法分辨。

这不是药,是他妹妹的命!

林栋颤抖着想伸手护住流淌的药与血,心里却又知道已经无济于事。

“谁让你来抢的?本来能接住的,唉。”

墨镜男此时故作可惜,还蹲下来欣赏着林栋的痛苦,看了眼四周,低声说道:“想跟我动手?我混的时候你还在背书上学呢!”一边说一边拍了拍林栋的脸。

随后站起身来,拿着手帕擦了擦手,笑道:“看在你这么废物穷酸的样子,估计也赔不起,我就大人有大量的放过你了,哈哈。”

林栋听到这话,看向这个家伙,对方脸上轻蔑得意的笑容像是一根刺,扎得他生疼。

双拳不自觉的紧握,手上的滴落在地上却浑然不知。

“呦呵!你不服?悄悄告诉你,刘少把省内的特效药都买了,在家里给狗吃,你求我,说不定我一乐呵去给你要一支来。”

林栋听到刘少名字的时候愣了愣,前几天他去婚介所和那个女人见面的时候,手机就收到了自称刘少的警告短信,但他当时别无选择。

回头看了看妹妹的病房,只犹豫了一会儿,便强笑道:“大哥,我求你,给我一瓶药,谢谢你了。”

“哈哈哈,你看他这个样子,像条哈巴狗一样!”

“蠢货,你算个什么东西,真以为我会为了你去拿药?”

“你和你妹妹连一条狗都比不上,还敢跟刘少抢女人,找死!”

几人狂笑着,让医院里诸多不明觉历的人纷纷侧目。

“混蛋!!”

林栋感觉到被耍,怒火攻心起身就是一拳,但寡不敌众,很快就被按在地上暴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