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漆黑的夜空 突如其来的悲伤 魔帘骑士

已经入夜很深很深了,整个魔石城堡都被漆黑的夜空所笼罩。

魔帘骑士站在大殿的门口,在气球人和其他公主宴会上的客人的房间中来回踱步,他想要看见一些,或者听见一些他们留在这些房间里的东西,房间已经被整理过了,魔帘还是用他的眼睛去看一看,哪里还不够整齐,再整理一遍。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他每天的工作都是公主安排,现在,公主已经受伤了,再也没人跟他说,他该做些什么了。

公主自从受伤之后就再也从她的房间里出来过。

甚至,她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过。至少,魔帘没有听到。

魔帘看见罗衣经常进出公主的房间,是了,公主受了伤,应该有一个人照顾她。也不知道公主现在怎么样了。

不知不觉,魔帘就朝着公主的房间走去,他想问问从房间里走出来的罗衣,问问她,公主现在怎么样了。他变成了人的形态,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上走,没有用魔帘形态往上飞行。

一步一步,等他快走到公主房间门口的时候,一把剑从上而下,刺了下来,直直地刺入了魔帘前面的地面之中,发出了剧烈的响声。那只剑说:“前面是公主的房间,没有她的允许,任何人不许再往前走一步。”

魔帘说:“我只是来问问罗衣,公主的伤怎么样了。”

那只剑说:“前面是公主的房间,没有她的允许,任何人不许再往前走一步。”

魔帘叹了叹气,说:“好吧,那我先回去了。”

就在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罗衣叫住了他:“哎,魔帘?你来这里做什么?”

魔帘转过来说:“我来问问你,公主究竟怎么样了。”魔帘看见罗衣手里拿着一朵冰花,跟他们在雪雾森林里看见的那朵一模一样,就是那种花,只有两个花瓣,非常漂亮。

罗衣一边说,一边跟着他往下走,“嗨,你就放心吧,公主能有什么事?她好着呢。”

魔帘问她:“那是什么?那不是冰花吗?”

罗衣说:“这个啊,这不是冰花,这是气球花,只是是那朵冰花的样子而已。”

魔帘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疑惑:“气球冰花?你手里怎么会有这个?”

罗衣说:“这个啊,当然是气球王国那些小鬼送给公主的喽,我看见这朵花真的稀奇,就问公主拿过来看看嘛,没看出来啊,气球王国那些小鬼还有这一手呢,做的真是可以,你看。”

魔帘拿过来看了看,这朵花确实是气球,可是外形真的和那朵冰花几乎没有差别,只是没有了那股寒气而已。魔帘心里越发疑惑了,气球王国的小鬼做了这朵气球冰花,为什么要送给公主呢?他们不是已经送了公主生日礼物了吗?

“看够了没?拿来,你要是想要,自己问他们要去,这是我的,哦不,公主的。”罗衣头一扭,就走了,急匆匆地留下了最后一句话:“我呢,为了照顾公主,就先在这里住下了,你不用帮我整理,我一个人住好几个房子,别来打扰我,不然,有你的苦头。”

魔帘看着这个小巫女走进了那些客人的房间,突然觉得,这个家伙说的话,简直不可信。他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公主和罗衣,一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甚至瞒着国王。

冰花。气球冰花。气球人。罗衣。

......

那朵气球冰花如果不是送给公主的,那一定是送给气球王国的人的,比如他们的爸爸妈妈。那朵花变到了罗衣的手中,那原来的礼物变成了什么呢?

公主!!

罗衣把公主变成了礼物放在那个盒子里,然后公主就偷偷去气球王国了!这两个家伙,怎么能这么闹呢?出了什么事怎么办?把别人吓到怎么办?

魔帘突然就想明白了这些,他很慌张,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要不就去找罗衣问个明白:“你是不是帮公主偷偷跑去气球王国了?”可是这样好像不太好,她肯定不会承认。怎么办呢?应该?

想了一会儿,他走出大殿,变成魔帘形态,飞向高空,找到那两把和他一起去气球王国的魔剑骑士,跟他们说:“告诉你们一件事情,公主偷偷跑去了气球王国,你们不要张扬这件事情,去那里找到公主并确认她的安全,再回报给我。”

其中一把魔剑说:“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吗?”

“我—”魔帘说:“我不去了。你们快去快回。”

“是。”

那两把魔剑走了之后,魔帘心里越发地慌了。他渐渐地想明白了这其中的种种:公主想去气球王国玩,可是国王不允许,因为她受了伤,而她自己又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去。所以就让罗衣偷偷地用她掉包了,把盒子里的礼物拿出来,把公主变成礼物放进去了。这样的话,公主不会有危险吗?比如说,那个接到礼物的人,一打开盒子看见了公主,吓了一跳,一拳打过去?不管什么样,魔帘越想越慌,越来越不安。

也许还有什么未知的危险,那两个家伙,真的太能捣蛋了,就算自己没事,吓到别人也不好。

现在,就只能等那两个人回来跟他说,公主好好的,他才能放心吧。

这真是一场漫长的等待,那两个人很久都没有回来。魔帘望着漆黑的夜空,渴望着,能从夜空的尽头看见点什么。

也许,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事,是自己想太多了。

是啊,就算礼物是公主,又能发生些什么呢?大不了把别人吓一跳,还能怎么样呢?总不会伤了她们自己。哎。

可是为什么,魔帘心里这么地慌呢,这么这么地慌呢?

逐渐地,魔帘终于看见,那两把剑出现在了漆黑的夜空中。看来,公主是没什么事了,嗨,自己真是瞎操心,现在想想,好幼稚啊,呵呵呵呵。

公主根本没什么事么,还好没人知道,魔帘曾经这么慌张过,谁都不知道,还好还好。

然而,就在那两把剑逐渐靠近的过程中,魔帘看见的事情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只魔剑上背着昏迷的公主。

魔帘整个人都惊呆了,他一把上去抱住公主,大声地问:“这是怎么回事!!”

一只魔剑骑士说:“我们在气球王国的一条街上发现了昏迷的公主。”

魔帘说:“你们快去报告国王大人,我去找罗衣,快去!”

魔帘抱着昏迷的公主直入大殿,喊着罗衣的名字:“罗衣,罗衣!”当罗衣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魔帘的时候吓得手里的气球冰花掉到了地上。

“看看你干的好事!”魔帘一路往上走,直奔公主的房间,罗衣跟在后面,快走到公主房间的时候那只剑还是掉了下来,掉在半空中的时候魔帘猛地挥了挥手,那只剑连转了几圈,就刺进了旁边的墙上,魔帘冲进房门,把公主放在床上,公主的小精灵和各个小宠物都拥过来了那个气球王国送来的小公主气球娃娃也叫着:“公主怎么了?公主怎么了?”

罗衣跟了进来,摸了摸公主的脸,说:“天呐,已经这么冰凉了。”魔帘看见公主的嘴角居然有血迹,看来这绝不是简单的昏迷。

罗衣惊慌失措地用手拉住公主的手,一股魔法的力量进入到了公主的身体中,罗衣说:“天呐,她的魔体受到了巨大的创伤,几乎已经不能修复了,必须马上给她更换魔体,否则公主很有可能会死去。”

魔帘也跟着慌了起来:“她的魔体是什么?怎么会受到创伤呢?”

罗衣说:“你不知道吗?公主的魔体就是那朵冰花呀!”

魔帘整个人都怔住了。原来那朵冰花就是公主的魔体,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公主的魔体。

“所以你就把原来盒子里的气球冰花拿出来,把变成魔体的公主放了进去,是吗?而公主的魔体却在气球王国遭遇了不测,是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遭遇不测,她只是一朵花,难道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我不知道。”

“公主难道不是醒着的吗?有什么突发情况她不能应对呢?”

“而且亮亮说,他的礼物是送给村长的,村长是不可能害公主的呀。”

对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公主的魔体是怎么会受到创伤呢?

国王也应声赶过来了,他一进门就哭着喊:“女儿,我的宝贝女儿,你怎么了?”魔帘说:“公主背着我们偷偷跑去了气球王国,没想到居然昏迷在了那里,也没有人管她,是魔剑把她背回来的。”国王楠楠地说:“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我的女儿是怎么会变成这样的,谁会想要害她呢?”

罗衣说:“国王大人,且不说别的,公主的魔体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创伤,然而更换魔体,除了要有新的魔体之外,必须要有爱的魔力心情作为魔力支撑才可以。”

国王说:“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爱我的女儿了,我给她爱的魔力就可以。但我也要先搞清楚,是谁把我的女儿害成这样的。”

罗衣说:“国王大人,公主可能撑不了多久了,必须要尽快了。”

魔帘说:“这样吧,国王大人,我们分两路走,我去雪雾森林为公主找到新的魔体,国王大人去气球王国一探究竟,看看是谁害了公主。”

国王一把抹掉眼泪,说:“好,你们放心,我弄明白就马上赶回来,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应该也就回来了,罗衣在这里照顾好公主,我们马上就回来。”说完,国王就带着许多魔剑骑士去气球王国了。

魔帘嘱咐了罗衣几句,也赶紧出发,朝雪雾森林飞去。

魔帘急速地向前飞行,这回,他完全没有任何心情理会旁边的来阻止他的小动物了,更没有什么心情欣赏什么风景,他一路飞奔到长着那朵冰花的冰洞深处,找到了他们看见的那朵冰花,也就是公主的魔体。

正当他要摘一朵的时候,一根冰刺一下飞到了他的手边。他回头一看,竟是冰雪王子。王子问他:“你要这花,做什么?”

魔帘说:“王子,救救公主吧,公主的魔体受了重伤,如果再不给她更换魔体,她就会死。”

王子一惊:“你说什么?莫不是在骗我?”

魔帘说:“我说的都是真的,公主不知为何昏倒在气球王国,罗衣说她的魔体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如果再不给她更换魔体,她就会死。”

王子显然已经被魔帘惊慌失措的神情惊住了,他在手中凝了一个小冰球,说:“把这个放在冰花的花蕊中,可保这朵花在离开雪雾森林之后,短时间内仍不会融化,记住,在这个小冰球融化之前,这朵冰花必须成为公主的魔体,且公主还要像以前一样穿着富有冰魔力的衣服,否则,冰花就会消融。”

魔帘说了一句:“多谢王子。”就赶紧拿着被王子的魔法保护着的冰花一路飞奔回去,在路上的时候,他逐渐地想明白,为什么,公主从小到大,一直穿着冰白色的衣服,也从来没有看见她变成魔体的样子,原来她的魔体一直就是这朵冰花。

很快,魔帘就赶了回来,他拿着花冲进了公主的房间。一见他,罗衣就说:“新的魔体拿到了么?太好了。可是国王大人怎么还没有回来?公主已经快不行了。”

魔帘把花交给罗衣,说:“不旦公主,王子说这朵花也不会撑太久,在这个小冰球融化之前必须让这朵花变成公主的新魔体。”

外面的天空逐渐地出现了一点小小的亮光,天已经快亮了。从公主的房间向外看,一望无际的夜色,直直地蔓延到那一丝光亮中,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王国大人连一点回来的意思都没有。

“国王大人还没有从气球王国回来,难道那里真的出了什么事?”魔帘尽可能地让自己平静下来,期盼着,国王的身影,可以出现在天的那边。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罗衣快要哭了,她说:“我真的不知道,公主还能撑多久了,这可怎么办呀?”她说着就哭了出来。

魔帘问她:“你是说,只要有爱公主的心情就可以,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也可以救公主。”

罗衣瞬间擦了擦眼泪,说:“你?你确定吗?如果你不爱公主,你可就把她害了呀。”

魔帘认真地看着公主,看着她的美丽,她的可爱,以及,此时此刻,她的危机,说:“我从小和公主一起长大,做她的魔帘骑士也这么多年了,我确定,我一定是爱她的,你要相信我。”

罗衣也振作了一下,她说:“可是,重新建立魔体,要消耗大量的魔力,就算是国王也不是很容易,你这么小的年纪,很有可能会承受不住,万一出点什么意外,你可是会死的。”

魔帘沉默了。在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魔帘心里停驻了什么呢?窗外的夜空,罗衣的眼泪,还有公主美丽的,嘴角带着血迹的脸。

怕什么呢?罗衣说的是,万一有什么意外,你可是会死的。你看看这天空,你再看看这城堡,你再看看,罗衣和公主,还有这些小石头,小宠物。

会有什么意外呢?

呵呵,如此宁静安详,若不是公主莫名其妙出了事,连这个意外都不会有。

不可能有什么意外的。

“没事。”魔帘说:“就让我来救公主吧。”说完,魔帘又朝天空看了一眼,他希望,能在漆黑的夜色和星星点点的亮光中,看见一些什么。然而,窗外的那些剑,那些风都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

罗衣说:“国王大人还是没有回来,没办法,只能一试了。你想好了吗?给公主换魔体需要一段时间,你可要坚持好。”

“嗯。”魔帘说的很快。从回答罗衣的速度上看,他确实没有任何犹豫。

“快,不然,花会融化,公主会死。”

本来嘛,就没什么事。不就是消耗一些魔力么,休息一阵子就好了啊,这个罗衣,问来问去,好像真的很恐怖一样。

国王不在,只能魔帘救公主,还能是别人吗?

况且,看看这魔石城堡,这么多的人保护这座城堡,在这座城堡里又有这么多的人保护着公主的城堡,他们在这里为公主疗伤,还能发生意外?

罗衣真是小题大作,不然你说,这么严密的保护,能有什么意外呢?况且,谁会来害公主啊?谁会故意跑过来制造一场意外啊?

哎呀哎呀,怎么想都没可能,别胡思乱想了。

罗衣强忍着最后的泪水,“嗯”了一声,一只手抓住了魔帘的手,一只手抓住了公主的手。

魔帘的一只手抓住了公主的手,一只手抓住了罗衣的手。

要开始了,魔帘。

好。

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怎么想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

不是么?

可是,可是。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慌呢?

为什么,就是平静不下来呢?

为什么......

等一下!!

怎么了?魔帘?

让我,再看一眼。

公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